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138节 连环杀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38节 连环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单飞紧紧盯着曹棺的举动,见他手中火石光闪,心头剧烈一跳。听寒风袭来,几乎毫不犹豫的冲了过去,一把就抱住了曹棺。

就地一滚

寒光几乎擦着单飞的后背而过,“夺夺”声响,钉在血树上。

单飞心中发寒,立即拉着曹棺躲在了血树之后。

若得无间,死而无憾

他早听说过这句话,可做梦也没想到香还未燃,死神竟到瞥见血树上那锐利的铁矢,单飞心头一沉。

有脚步声如狸猫般轻盈,但单飞清楚听见。他不等有什么反应,曹棺突然合上了匣子,拿着匣子从树后走了出来,缓缓道:“卢大人”

单飞更凛,从树后走出,抬头望过去,见到对面不远的地上站着一人,脸若骷髅般,果然是卢洪。

卢洪身旁还有三人,一人拎着把加重的缳首刀,另外一人却是手持狼牙棒,均是当初在山腹溶洞中拦截阎行的发丘神将。

第三人个头不高,发育没有完全的模样,神色木然,赫然就是石来

单飞瞥了眼树上的铁矢,又看了眼身前的四人,暗自凛然石来怎么会和卢洪在一起他们又是从哪里来的

曹棺手拿匣子,居然比单飞还要冷静,见卢洪嘴角带笑只是盯着他手上的盒子,曹棺缓缓道:“不知道卢大人这是什么意思”

卢洪摸了把微秃的脑门,嘿然道:“曹三,枉我把你当作兄弟,你就是这么待我”

“我怎么待你”曹棺捏着盒子反问道。

卢洪叹口气道:“若不是石来告诉我,枉我发丘多年,竟不知道溶洞下居然另有洞天。曹三,你早知道这点是不是”

曹棺向石来望去,冷冷道:“是你告诉的卢大人”

石来垂下头来。并未回答。

卢洪淡淡道:“曹三,你不能怪石来的。要是他才跟你的时候,我想他也不想这么做。那时候的曹三要什么有什么,谁肯叛你”

曹棺竟没有半点怒容,只是道:“我现在一无所有了”

“说不上一无所有,可也很让你的一帮手下失望。”卢洪叹口气道:“你一直在找什么三香,你可以不顾自身的死活,可你的手下还要为退路考虑一下。”

顿了片刻,见曹棺居然神色平静。卢洪微有奇怪,十分戒备,还是道:“溶洞要塌时,我一入巨棺的时候,就感觉有分不对。”

“有什么不对的”曹棺嘲笑道:“是不是觉得丢下我你这个称呼多年的兄弟,有些过意不去”

他显然是讥讽卢洪的惶惶离去,招呼也不打一个。

卢洪脸也不红,又摸摸秃头笑道:“这些年来,曹三就算身体不好,可也从来没有让谁照顾过。兄弟我自然不用越俎代庖。”

看了单飞一眼,卢洪缓缓道:“我知道曹三或许是个不要命的人,但这些年来。也没谁要了曹三的命,你留在这里,肯定有你的打算,而不会凭白去死。”

“卢大人果然很了解我。”曹棺缓缓点头道。

“那是自然。”

卢洪大笑起来,可一双眼只是看着曹棺的双手左手的盒子、右手贴在腰间。

“我既然这么了解曹三你,见石来进来,自然问了几句。”卢洪伸手一拍石来的肩膀,“我对他说了,只要他和老夫合作。绝对不会亏待他。”

单飞心中一沉,暗想石来得曹棺信任。这一路来虽是诸多隐瞒,但总感觉此人不差。难道真的为了前途出卖了曹棺

石来仍旧垂着头,身子瑟瑟发抖。

卢洪笑道:“石来不愧是你曹三最得力的手下,终于告诉老夫,据他所知,溶洞下别有洞天,你曹三就是要去那里看看。兄弟一听,当然急的不得了,只怕帮不上曹三你的忙。”

曹棺终于皱了下眉头,“看来老天开了眼,还能让你过来帮忙”

卢洪明白曹棺的讽刺意思,哈哈大笑道:“说的好,说的妙。不过不是老天开眼,而是土地神开了眼,曹三你千算万算,算准溶洞塌了,谁都跟不过来,却没想到这次土地神脾气特别大,不止给你曹棺开出一条路来,还给我们也开出一条路来。你们应该看到那个卜涣了,他就是从那条路下来的。”

单飞心中一凛,暗想卜涣难道不是自己摔下来的,而是卢洪扔下来探路的

卢洪继续道:“不过老夫当然不能像卜涣那么匆忙,下来还是慢了几步,这次真的是老天开眼,幸好听到你曹三鬼哭狼嚎的叫着什么诗言”

“你住口”曹棺突然截断道:“你不要提诗言,这个名字,不是你叫的。”

他一直客客气气的,哪怕卢洪张口曹三、闭口曹三的,也是没什么不满,但这一刻说的却是极为愤怒。

卢洪从未见曹棺如此模样,心中微寒,转瞬笑道:“不叫就不叫,有什么大不了的,不管曹三你叫什么,不过总算让兄弟找到了你。接下来的事情就不用多说了。”

单飞暗自皱眉,心道自己当初见卜涣摔落,就隐约感觉不安,看来这个卢洪心狠手辣,先扔下了卜涣,然后想办法带人坠下来,之后就是一路跟过来,他和曹棺都在留意三香所在,哪里想到后面还跟着几个阴魂不散的人物。

“我觉得你还是要说两句。”曹棺听卢洪不再提及诗言,竟然很快平静下来,“你一来就给了我两矢,难道是觉得我聋了听不见,这才改用别的招呼方式”

卢洪微笑道:“曹三,多年的兄弟,你总不认为我想杀了你”

“难道不是吗”曹棺反问道。

“我若想杀了你,方才就不止两枝铁矢了。”卢洪摇头道。

“或许你只怕射坏我手上的长生香”曹棺淡淡道。

单飞心中微动,暗想曹棺方才说这香是无间香,为何又改口长生香

卢洪目光微闪。含笑道:“曹三,你这么说,实在让兄弟太过伤心了。兄弟和你为司空携手做事这多年。难道这点信任都没有”

曹棺凝望卢洪半晌,“你觉得我该如何信你”

卢洪双目余光仍不离开曹棺的双手。缓缓道:“这长生香是为司空所求,可兄弟我方才却看到曹三你想用用”

见曹棺沉默无言,卢洪沉声道:“只要你把匣子给兄弟,兄弟什么都不会向司空说的。”

“包括长生香的事情”曹棺淡淡道。

卢洪似是怔了下。

曹洪缓缓道:“这些年来,我曹棺自认没有对不起卢大人,也很少再和卢大人争什么,卢大人如今功成名就,就算留在手上的珠宝恐怕都够用上几辈子了。”

卢洪脸色微沉。

他们发丘中郎将、摸金校尉都是为曹操做事。挖坟倒斗极少空手,名义上当然为了军需所用,但经手截留一事自然心照不宣。

“兄弟我不信曹三你什么都不留。”卢洪微吸了一口气道。

曹棺笑笑,“人不为己,世情难逢。但我感觉你卢大人益发的贪心,只怕你要了这长生香后,又想要曹棺的性命。”

卢洪叹息道:“曹三,你这人哪里都好,就是太过疑神疑鬼。这么多年的兄弟,我怎么会要你的性命。要不要我对天发誓”

他本是随意一说,见曹棺只是盯着他不语,卢洪扬声道:“那我卢洪对天发誓。取长生香只为司空,更绝无加害曹棺之心。若违此诺,不得好死”

话音落地,卢洪盯着曹棺道:“兄弟都这样了,难道曹三你还不信我”

曹棺看了卢洪许久,缓缓道:“既然如此,长生香给你。”

众人均是一怔。

单飞只想卢洪这种人立誓不过是个牙疼咒,曹棺说的不错,只要香一到手。卢洪很可能就杀曹棺

脸皮已破,卢洪怎会不考虑曹棺会对他算计

既然如此。曹棺自然留香在手才是道理,更何况这香是诗言留给曹棺的。曹棺就算命都不要,肯定也不会将香交给别人

可曹棺偏偏手一挥,已将匣子扔了出去

匣子在半空中划出道优美的弧线,向卢洪飞去。

血树明耀,卢洪脸色微变。他的确如曹棺所言,这些年早就积累珠宝难数,但人就是如此,没钱时求钱、有钱时求权,等有了钱权后,能如尧舜般为世人尽心的不太常见,益发贪婪的反倒是屡见不鲜。

权利巅峰,再求成仙。

这本是千古循环的一个怪圈,从不因流年而有丝毫改变,秦皇汉武都是如此,卢洪自然也不例外他若得到长生香,当然不会交给曹操。

谁不想长生不老

他迫石来说出***,虽知地缝开启,也可能随时会合,但心想曹棺既然敢进,肯定会留有退路。

一念及此,他心中火热,立即命两个发丘中郎将镇守天坑入口,却带着另外两个高手连同石来坠绳而下。

他只射出两矢,倒不是心慈手软,实在怕曹棺临死会毁去长生香,那大伙可是一拍两散,谁都得不到好处。

本想慢慢诱骗曹棺交出长生香,可卢洪又知道可能不大,他卢洪老辣,曹棺更是人精,正寻思间,他却没想到曹棺会将装长生香的匣子丢了出来

其中有诈

卢洪脑海心思如电,没接匣子,反***后一步。

“嗖”的声响。

有一寒光蓦地从暗夜击出,倏然到了匣子前,只是一卷,竟将匣子取了回去。

是阎行

单飞一见那链子***出,第一个念头立即就是阎行竟然也来了,这人如此胆壮,居然亦敢到了地下。

众人脸上色变,扭头望去,果见阎行一***出手取了长生香后再不停留,早已飞身纵起,同时还有闲暇开启下匣子。

匣子开启。

“嗤”的一声。

血树明光下,有一物向阎行咽喉倏然射到

ps:求点推荐票,看偷香的朋友还请把票投过来,谢谢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