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135节 诗言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35节 诗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

为新盟主“失落的帝国”加更,感谢他对墨武的支持!

第三更!求月票!求推荐票!

单飞霍然抬头上望。

这里怎么会有鲜血?

树散绿光,暗色中颇为灿烂,但正因如此,他一时间看不到树上的情况。

“三爷……”单飞一拉曹棺,准备让他离开这里,蓦地脸色又变,有血水竟从曹棺灰色的手掌上一滴滴的流淌下来。

单飞退后一步,一只手立即摸在破天矢上,就见曹棺缓缓转过头来,那如爆裂般的一张脸上带分无言的悲哀。

“不是我的血。”

“那是谁的?”单飞听曹棺语气冷静,一时间惊疑不定。

“是血树上的血。”曹棺终道。

血树?

单飞一怔,随即哑然失笑,放松了下来,暗道自己实在太过紧张。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他蓦地想起有的植物不但会发光,还会流血。

植物会流血听起来很奇怪,但在中原南方就有种鸡血藤,切开后会有红棕色的汁液流出,慢慢就会变成鲜红的鸡血色,也门也有一种龙血树,能分泌出血一样的树脂。

曹棺说的好像诡异,但单飞一听“血树”两字,反倒舒了口气。

原来这树不但会发光,还会流血。

曹棺还在摸着那树干,任凭血水从他手上流淌而下,喃喃道:“是这里了,是这里。”

这里就是长生香所在之地?

单飞才要发问,陡然间心中一凛,将沾了血树汁液的手掌凑到鼻子前闻了下,突然道:“三爷。血树的汁液也是有血腥味的吗?”

不对!

植物的汁液怎么会有和人体血液一样的腥气?

曹棺闻言一怔,蓦地抬头向上望过去。

单飞突然扑过来将他拉开两步。

有道黑影从上方落了下来,重重的砸在曹棺方才站的地上。有鲜血流淌!

那是个死人!

单飞下意识的退后一步,曹棺反倒上前一步。单飞心中诧异。暗想这个曹棺实在与众不同,遇到这种情况就展现出非同一般的胆量。

可这里怎么会有个死人落下来,而且还很新鲜——能流血的人当然不会死了太久。

单飞心中骇异,见曹棺上前望着地上的那个死人,神色木然,缓缓又抬头向上望去。点点的绿光,虽然如同长到天上一样,却照不到更远的情况。

曹棺不动。单飞终于上前一步,轻轻用脚尖翻了那死人一下。

死人翻转过来,露出鲜血淋漓的一张脸,单飞望见,失声道:“怎么……是卜涣?”

单飞没办法不吃惊。

他当然认识卜涣,此人带着阎行一帮人来到这里,却中了曹棺、卢洪设下的圈套,阎行只活了一个手下、孙轻的手下却死的干干净净。

溶洞要塌,除了曹棺这个疯子想趁机利用天地的力量开启地下的岩层、同时不让鬼丰有机会跟踪,卢洪都是立即离去。阎行逃命要紧,自然顾不得卜涣。

那卜涣怎么会到了这里?

单飞抬头向上望去,暗想难道经过爆炸震动后。地层不止破了一个窟窿?卜涣不小心掉进裂缝这才跌落下来,只是他一直卡在这能发光的树上,这时才落了下来?

他想到这里,心中微动,伸手去试下卜涣的鼻息,微扬了下眉头。卜涣没死,还有微弱的鼻息,上面极高,这人落下来能不被摔死。显然得益树枝的阻拦。

“走吧。”曹棺道。

“去哪里?”单飞反问道。

曹棺看着单飞半晌,“你跟着我就好。他不行了。”

“可他还有死1单飞沉声道,他若是没有看到卜涣。自然管不了太多,可这时卜涣就在他脚下,任凭这人死去的事情,他很难做得出来。

“那你要怎么办?”曹棺冷然道。

单飞不再理会曹棺,见卜涣额头还在冒血,伸手从衣襟撕下块麻布,缠在他的额头上帮他简单的止了血。

曹棺神色漠然,终究还是没有强迫单飞离去。

单飞缠好卜涣额头的伤口,可见他嘴角亦有鲜血流淌,暗想从如此高空落下来,就算有树缓冲,但五脏六腑还是难免损伤,曹棺说卜涣不行了,倒也绝不是虚言。

对于人的生死,曹棺比他看的要透彻许多。

感觉自己再做不了什么,单飞缓缓站了起来,曹棺见状向前行去,单飞才待举步,突然感觉衣袖被人拉祝

低头下去,就见卜涣虚弱的拉着他的衣袖,嘴唇喏喏。

单飞只以为他是害怕,低声道:“我一会儿回来看你。”他心中有分无奈,知道自己虽会点常用的救治方法,但对这种内伤,他却是无法可施。

他再回来时,卜涣能不能活着都是两说,但他不这么说,又能说些什么?

“谢谢你。”卜涣低声道。

单飞一怔,没想到竟没从卜涣眼中看到任何害怕之意,见卜涣嘴唇动动,喃喃道:“你记转—见水跟走,遇山而回,寻花则拜,可保平安。”

他只说了这十六个字,轻轻松开单飞的衣袖,缓缓闭上了眼眸。

单飞不解卜涣的意思,可感觉他像是好意,见曹棺再次举步,单飞跟了过去,低声道:“三爷,你……没感觉卜涣好像也对这里知道些什么?”

卜涣毕竟是卜氏后人,他父亲卜歆既然能知道这里,说不定是从先祖卜邑那儿知道些消息。

单飞说这些本想看看曹棺有什么方法来救卜涣,但说完后反倒怔了下,他用了个“也”字。

他潜意识中,早认定曹棺肯定对这里知道的更多!

曹棺回头看了他一眼,目光中不知为何,带分少有的冷漠。并没理会单飞,举步再向前走去。

血树极高,照周围安静幽亮。

曹棺果然如单飞所料。虽然身子虚弱,但脚步越来越快。

单飞暗自诧异。心道这里绝不会是什么墓葬,更像是个天坑——天坑本是地下比喀斯特更加奇特的一种生态环境。

这种生态环境自成生物链,其中的变化,就算当代人都很少搞的明白。

曹棺一路竟然不停,渐渐离开血树照耀范围,前方慢慢黝黑起来,单飞望见前方暗中的轮廓,突然上前几步。一把拉住了曹棺。

“三爷,前面好像是座小山。”

见水跟走,遇山而回,寻花则拜,可保平安!

单飞一直琢磨卜涣说的十六个字,见到前方依稀是个小山的轮廓,虽然不高,但绝对不敢大意。

遇山而回是不是说山上会有危险?

曹棺眼中不知为何,突然有了分奇异的光芒,喃喃道:“是的。是座小山,没错的,这里就应该有座小山。有座小山……”

他不知念了多少遍,突然放声狂笑起来,“我找到了,就是这里1

这里就是长生香所在之地?

曹棺显然早有预期,才会如此反应!

单飞虽对长生香很有兴趣,但从未想过能看到,更未想过占有,但见曹棺竟然有了分疯狂之意,不由暗自戒备。

可他不等再说什么。突然心中一寒,不为曹棺的疯狂。而是为前方小山中好像传来一些古怪的声响。

那声响就像什么动物在咀嚼东西一样。

可如果仅仅是这样,单飞还不会心寒。他心寒更是因为,那像是成百上千的动物在咀嚼东西一样!

究竟是什么声音?

单飞心中发毛,忍不住凝神向前看去,背心突然全是冷汗。

暗色中,前方地下尺许,突然现出成百上千只绿色的光芒。

下一刻的功夫,那绿色光芒就近了许多。

单飞只感觉周身发冷,见曹棺还在狂笑,一把抓住他的手臂喝道:“走1他根本来不及解释什么,更没空去解释。

他虽未看清那些光芒背后是什么,但早已经猜到——那是老鼠、成百上千的老鼠、如同狸猫一样大的老鼠!

当初在入谷时,他就见过几只,可没想到这里会有这多变异老鼠出现!

他抓住曹棺的手臂,几乎是拖着曹棺前行,才跑了几步,回头望过去,就见铺地般绿色光芒又近了许多。

见曹棺脚步踉跄,单飞额头冒汗,猛然一把揪起曹棺负在背上,脚下如装了弹簧般前冲。

绿芒更近。

老鼠奔跑声音虽是轻,但上千的老鼠同时追来,那声音简直不是一般的骇人。

单飞不知奔了多久,突然闻前方有水声传来,不远处竟有溪水流淌。单飞精神一震,记起卜涣曾经说过的话语,立即沿着那溪水而奔。

那些老鼠只是穷追不舍,益发的近了很多。

单飞暗自叫苦,心道这么跑下去,老子能跑多久?突然听背上的曹棺道:“去前面的桃花林1

什么桃花林?

单飞一怔,抬头望过去,脚步差点缓下来,前方竟又有一棵血树,照暗色微亮,血树比起方才见到的那棵无疑矮了很多,但那血树周围竟然好像有桃树围绕。

有桃花盛开!

他是奔近时才看清那是桃花树,不清楚曹棺怎么知道,暗想奔进林中,到树上躲避也是个好的主意。

一念及此,他几个纵身就到了林中,回头望去,倏然一怔。

绿芒竟停!

那成千老鼠追到林旁,居然没再追过来,反倒向后退去,再过片刻,竟然尽数不见!

单飞心中错愕,从未想到过这里的老鼠竟然很是畏惧桃花林的样子,才放下曹棺,就见曹棺快步向前走去,一直到了血树之下,然后……就定定的立在那里。

血树之旁,竟然堆个土堆。

这里竟然有座坟?

单飞不解曹棺的用意,上前几步,看到土堆前面地下竟写着亮晶晶几行字,借血树之光望过去,字迹清晰显现,单飞心中狂颤。

那里前两行写的是——云在水中水行船,花在心中心在岸,纵明千古兴衰事,难忘桃花三月天。

这四句话不文不白,听起来浅显,但细思之下却是颇有含义,可让单飞心颤的并非这四句话,而是这首诗后面写的一行让他惊心动魄的小字——曹棺,你会找到我的,是不是?

这里怎么会有曹棺之名?

单飞心中骇异,霍然向曹棺望去,就见他立在血树旁,只是呆呆的望着那几行字,任凭血树上一滴滴如血的汁液落在身上、脸上……

血红的汁液顺着眼角合和泪水流淌下来。

许久的功夫,曹棺身躯晃了晃,无力的跪了下来,梦呓般的说了两个字——诗言。

ps:墨武今天半夜到家,凌晨就不更新了,明早更新!还请诸位多多投票支持!谢谢!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