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124节 死亡之路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24节 死亡之路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众人耸然。

不但孙轻听闻阎行所说心中狂跳,就算那戴斗笠之人一直风清云淡,诸事无关的样子,闻言亦是向阎行看了眼。

众人显然都不信张角做不到的事情,阎行竟然能够做到。

石来眼中闪过分寒光,转瞬笑道:“我感觉阁下真的会说笑话。”

“怎地?”阎行淡淡看了石来一眼。

石来并不被阎行气势所迫,只是道:“这里是什么卜恬的墓室,没有三香?”

阎行只是“嗯”了声。听石来又道:“如果阁下真的知道三香的具体所在,何必在这里浪费时光?”

众人微微点头,没想到石来这人不但会找坟,头脑亦是这般缜密。他们本以为阎行无话可说,没想到阎行反倒笑道:“我就是因为知道三香的具体所在,才一定要来这里看一下情况。”

见众人多是不解,阎行却不过多解释,只是道:“只要你们跟着我走,不出两天,我一定带你们到达三香所在的地方1

单飞很有分错愕,不解阎行为何这般肯定,可他知道一点如果按照七星指路之法,北极星位一定在邙山之内,阎行这般说,似乎并无偏差。

看孙轻很有分意动的模样,阎行道:“孙轻,你尽管放心,你的这点珠宝,还不被韩将军放在眼中。”

孙轻听阎行提及韩遂,暗想韩遂坐镇关中多年,不知发了多少坟墓,积累了多少钱粮,阎行身为他得力手下,自然不会将他手上这点财物放在眼中。更何况听大目所说,在墓室中,杨冬亦没有贪财。

一念及此,想到三香传说的玄秘,孙轻颇有分意动,“可老汉一没本事。二也不知道再多的墓室……”既然如此,阎行为何要拉他入伙?

阎行一笑,看了眼孙轻身后的十数个汉子道:“做这件事还需要颇多人手,只要事成。无论如何,阎行不会亏待孙帅主。”

孙轻看了眼戴斗笠那人,见他微微点了下头,心中微动,终于道:“好的。既然如此,老汉就舍命陪阎将军跑一趟。”

阎行点点头,转望石来道:“我知道你等绝非泛泛之辈……”见石来只是笑笑,阎行缓缓又道:“如今中原正乱,关中虽是地偏,但有韩将军坐镇,繁华比不上许都,但比洛阳要好上许多。你等若是能肯帮手,韩将军定然感谢,别的不敢说……”

一拍胸膛。阎行道:“事成后你等若到关中,就凭阎行这两个字,你等要财有财,要名有名,阎行绝不食言1

单飞见阎行这般模样,暗想此人初见狠辣,这会儿却是很有分乱世枭雄的模样,知晓收拢人心。

若是热血少年人听到阎行这般话语,多半早被他所言打动,可他却拉拢到摸金校尉身上。难免让人好笑。

石来没笑,只是沉默半晌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情,谁都不敢保证。”

阎行神色一冷,却听石来又道:“不过阁下盛情相邀。我等倒真想看个究竟,只盼到时候若真有三香的话,阁下总要分我们几支才行。”

三香有很多?

单飞心中错愕,不清楚石来究竟做何打算,阎行神色微有松缓,瞥了戴斗笠那人一眼道:“只要尽力的人。阎行一定不会亏待1

×××

阎行说服众人跟随,不再废话,立即起身向北行去。

众人各怀心思,跟在他身后不远,翻山越岭的前行,阎行本有五个手下,其中三个都是和杨冬仿佛,如同行伍之人,只有一人身着***,看起来只像个寻常百姓。

偏偏阎行对那人颇为亲近的模样,经常和那人低声谈论两句,那人指点下方向,阎行这才继续带众人走了下去。

单飞默想当初石来绘制的卜氏六个墓室的方位,配合北斗七星的形状,早知道北极星位是在北方,见阎行如此做法,心中微有吃惊。

难道阎行真的知道三香所在?但这怎么可能?

无论谁都已经看出,其实是阎行身边那人懂得方向,但那人看起来平平常常,又如何懂得七星指路这种神奇的葬法?

秋意萧瑟,苍山叶黄。

众人走到天黑,稍歇一晚后第二日再行,等到日近黄昏时,前方又有山脉横断,众人行走在山群中,似乎感觉自己都被世间遗忘,暗想这般行走,恐怕再走不远就是黄河了。

***人突然止步,向阎行指了下前面的方向。

众人见山路逶迤,暗皱了下眉头,心道难道还要翻山不成?

不想阎行缓缓点点头,转身对众人笑道:“到了。”

众人面面相觑,打量着空旷苍翠的群山,实在看不出这里哪有传闻中的三香。

阎行道:“我从未到过这里。”孙轻冷哼一声,暗想原来你也是瞎撞,不等说些什么,就见阎行一指前方的山崖道:“但我知道这里有条缝隙勉强可过,如果没错的话,三香……就在其中。”

众人本是走的疲倦,闻言精神一震。

孙轻立即道:“大目,你先去看看。”他知道阎行能带他入伙,绝不是菩萨心肠,而是希望他们能够出力,眼见三香在望,他们总要尽些力量。

大目点头,带着两个汉子顺着阎行指的方向走去。

前方断崖一片,枯藤青蔓如蛇般在崖上盘旋,青黄浓密,有冷风吹过,崖上枝蔓起伏不定,被斜阳光辉一照,很有分苍凉之意。

众人对这种景象看的多了,平时并不在意,但听阎行说三香就在周围,难免心中异样,感觉到眼前这寻常的环境多少变的有分诡异起来。

大目显然也有分凛然,只怕藤蔓中有蛇暗藏,用铁钎在崖壁上探了半晌,突然顿了下,叫道:“孙帅,这里真的有条窄道。”

不但孙轻振作,就算阎行都是精神一振,看向身边那***人低声道:“卜涣,你好好做,答应你的好处我绝对不会忘记。”

阎行说的声音虽轻,可单飞这两天感觉不但眼睛看东西敏锐了很多,耳力竟然也有分长进,一听到卜涣两字,单飞心中蓦地有分恍然这人是卜氏的后人?卜氏多听祖上行事,***蹬蹬的按部就班的下葬,为何这人能找到北极星位?

他心中不解,向石来看了眼,转瞬又有个困惑这次是官倒,就算钟繇没有清场,可发丘中郎将和摸金校尉毕竟不是吃干饭的,他们这一帮人在邙山行进,为何路上连个鬼影子都没有看到。

单飞心中越想越感觉此行诡异非常,不等多想时,陡然听到那面崖边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

所有人霍然向大目那三个汉子的方向望过去,就见大目连连退后,他身旁的一个汉子竟然脚下不稳,连滚带爬的逃命,似乎断崖那里有极为诡异的事情发生。

阎行、孙轻倏然上前。

这两人一算是韩遂手下高手,一是黑山军的帅主,毕竟见过世面,关键时候不退反进,孙轻一把拉住大目道:“怎么回事?”

“很多……很多……很多……”大目饶是胆壮,一时间竟然也是牙关打颤,终于说完道:“很多死人1

孙轻冷哼一声,斥道:“死人有什么可怕的?”这兵荒马乱的,除了少数几个太平地,很多地方都是如曹操《蒿里行》所言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

孙轻自感见多了死人,推开了大目,向大目扒开蔓藤的崖缝中望去,心中陡然一寒。

那宽不及丈的崖缝竟然极是漫长,远处晕黑让人看不清楚究竟,如同通往十八层地狱的模样。

可这么延绵的窄路上,赫然铺着难数的白骨,一望过去,密密麻麻的让人头皮都是发麻。

孙轻微吸口凉气,暗想白骨不可怕,可怕的是究竟是什么力量,竟然能一口气杀死了这么多的人。

断崖的尽头,究竟是什么样恐怖的地方?

他人老了,想的自然多了许多,越是思量,益发的怀疑,最后一颗心都忍不住颤了起来。

阎行望着眼前的白骨,眼中却闪过分凌厉之意,转望石来、单飞、张辽道:“你们三兄弟都是很有些本事。”

单飞一听这话儿就知道不是好来头,果如他所料,阎行微笑道:“如今三香所在我已经告诉了你们,还请三位前头带路。”

张辽目光一寒。

他这一路行来多是沉默,可不代表他不想,他所思和孙轻一样,暗想既然这么多人死在这里,前方所在的危险不言而喻,你阎行算是什么,能逼我等送死?

“你们难道怕了吗?”阎行微笑又道。

张辽冷哼一声,“你要是不怕,不如和我一块前头看看?”

阎行一怔,他身后杨冬几人神色怒然……

石来突然上前了一步,微笑道:“难得阁下如此看重我等,要是我等退缩,实在让阁下不免失望。”

阎行一时间不明石来的意思,就见石来转望单飞、张辽二人道:“这次,我前头带路,你们跟上1

石来转身又向阎行笑笑,就向崖缝中走去。“咯”的声响,有白骨在他脚下断裂,发出人的声响。

Ps:急需月票,推荐票……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