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123节 知情人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23节 知情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为‘取名字就算了’盟主加更!感谢他对老墨的支持,也感谢众多订阅、打赏∧书友们!谢谢你们!

第三更!求月票!推荐票!

墓室幽暗,火光照在单飞的脸上,多少有分萧杀之意。

他若是方才说出这话来,众人只有发笑,可这会儿见他一掌就击飞那红脸汉子,随手就摔出那叫大目的汉子后,站在那里气魄骇人,心中均想——此人难道竟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单飞心跳终于稍缓下来。

点燃火折子之前,他早蹲下来在那棺材盖上一抠,金属圆盘不过巴掌大小,被他用力一抠就从棺盖上落了下来。

圆盘到了手上后,热流依旧阵阵,单飞借着前方一点火光望去,就见那圆盘外圆内方,有数层纹路,竟然依稀和他见过的古代出土的六壬盘仿佛。

六壬盘是后世罗盘的前身,多是以八干四维,十二地支、二十八星宿为配对,按照单飞的理解,就是古人从《易经》中演变出来的一种工具,用来观天地变化规律,后人更一步变化,成为测算风水之用,经历千百年来的注释解说,其中变化可说是极为繁琐复杂。

单飞翻过那六壬盘看了下,盘背依稀刻着个人形的图案,还有旁的花纹,他来不及细看,可感觉翻过六壬盘的时候,心跳竟然不再那么剧烈。

心中微动,单飞将六壬盘翻过来别在腰间,微吸了两口气,感觉心跳虽然还比平常要快一些,但终究不再那么剧烈。

吸气之时,他竟然感觉气息顺着胸口的石像处缓缓而下,一直到了海底,再由腰后六壬盘贴腰的部分反升了起来,那种感觉极为的奇妙,如果要他解释的话。这是一种内息在身体经脉里流动的感觉。

他任督二脉的气息?

经络早被医学证明,可说到内息,当代很多人都是嗤之以鼻,认为太过玄幻。可单飞知道绝非这样。

人体除了皮毛、血肉、筋骨之外,本是充斥着气体水分,气体不均乱窜,就如同自然界的狂风骤雨,会对人体五脏六腑造成伤害。人体就会生病,可气息温和有规,人体就会相安无事。

古人讲的气大伤身就是侧面印证了这个道理,而很多现代病早经科学的验证,亦是现代人多浮于外,不懂得静心,导致气息紊乱的结果。

这也是现代为何瑜伽在中产阶级之上这么盛行的道理。

年轻人以命换钱,不再年轻的人自然想办法以钱换命。

瑜伽不但调形,更重要的作用是调气,本质其实和中国古代养生气功没什么两样。六字诀、八段锦其实一样可以达到类似的效果。

可这圆盘竟然能调节人体气息流动?

当代人都做不出这个来,不然瑜伽也不用练了,古代怎么会有这玩意?

单飞虽是不解,可知道这东西绝对是好东西,远比棺材中的金玉鼎器要好玩的多,感受到墓室中众人的敌意,单飞回想方才发生的一切,明白一切不过是因为个“财”字。

起身吹燃了火折子,单飞经方才的交手,心中对面对杨冬等人多少有分自信。说了那番话后,见众人仍旧沉默不语,单飞知道他们的怀疑,将火折子放在棺材上后道:“这里的东西。你们尽管拿去好了,我不再奉陪。”

他向盗洞的方向行去,杨冬正站着那面,见他行来,不由手按刀柄,可身子却是侧了下。让开了道路。

单飞看到杨冬满是紧张戒备之意,暗自摇头,早从他身边走过,抓着绳索到了地上。

众人一看最先出来的是单飞,多少有分意外,暗想地下有杨冬,大目这帮人在,怎么会让这小子先取东西上来?

谁都觉得单飞不过是个捡漏的,别人吃剩的才能轮到他了。

看这小子两手空空,难道是吃瘪知道讨不到好这才抢先上来?

张辽、石来见到单飞出来,却均是松了口气,眼神询问他有事无事,单飞只是摇摇头。

杨冬很快从地下冒了出来,闪身到了阎行身旁,先将从棺材中取的那牌位递给阎行,然后在阎行耳边说了两句,目光向单飞望来。

阎行看着那牌位时,目光中似有分惊喜之意,可听到杨冬所言,先是愕然,随即向单飞看来,缓缓走了过来。

张辽只以为单飞和杨冬在地下有过冲突,阎行是过来找场子,一念及此,张辽立即守在单飞之侧。

阎行不看张辽,只是凝望单飞道:“阁下倒是真人不露相,听说方才竟已一己之力收拾了孙轻的四个手下?”

众人均惊。

不但孙轻眼神一冷,立即让几个手下入洞看看大目几个人的生死,就连张辽、石来都是难免讶异,搞不懂单飞如何做到的这点。

单飞不等回答,孙轻早走过来,冷冷看着石来道:“石来,我感觉你需要给我们一个解释?”

我解释什么?

石来暗想要是单飞能打的你的四个手下要找家长哭鼻子找回场子,再加上老子和张辽,我们根本不用解释什么!

你什么时候看到国安局的向别人解释?

单飞一旁道:“孙老丈,我感觉你有些误会。不是我收拾了他们,而是他们为了一颗珍珠想要砍了我。我觉得反倒是孙老丈要向我们解释。”

“珍珠呢?”孙轻一听到这里,头一个反应就是那珍珠必定是墓室中最值钱的东西。

“还在墓室中了。”单飞淡淡道。

孙轻脸色多少有分好看,可等几个手下和大目背着麻袋上来后,一听大目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孙轻的脸色可说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我们走。”孙轻望了那戴斗笠之人一眼,见他始终没有什么表示,盘算下已方的实力,知道若没有戴斗笠之人帮手,他们看来都斗不过单飞、石来、张辽这三个。

实力不如又不占道理,再不知道见好就收,到时候自取其辱。不要说保不住才取的珠宝,甚至性命都可能被留在这里。孙轻毕竟还是黑山军的帅主,当下做了决定。

“等等。”阎行突道。

孙轻心中微寒,手下那些汉子立即均站在了他的身后。虎视眈眈的看着阎行。

酒色乱人心,珠箔动人意。

方才阎行虽然做赌立誓,可谁都难信他会一直坚守誓言,这刻留人,莫非是为了珠宝?

阎行看孙轻一帮人紧张的神色。微微一笑道:“孙老丈不用紧张,阎行绝不是觊觎你们的财物,只是想问孙老丈一句……你就这么走了?”

“不然怎地?”孙轻缓缓吸气道。

阎行淡淡道:“我只是感觉到有些可惜罢了。”

“可惜什么?”孙轻反问道。

阎行见孙轻满是戒备的模样,只是摇摇头道:“想当年天公将军张角何等的神通,踏遍九州欲寻三香以求天下一统,怎知死后手下人如此不成气候,眼见三香就在不远,竟然取珠宝而走?古人买椟还珠,成为后人笑柄,没想到孙老丈也是这般人物。”

单飞心中一震。暗想阎行果然是为三香而来,而且看起来知道的绝对不少。

孙轻眼皮子跳了下,不由又向戴斗笠的人望了眼,声音有分沙哑,“你知道三香在哪里?”他身为黑山军帅主,当然对张角三兄弟一事很是熟悉。

暗中传说,张角天纵奇才,建四道八门,统领三十六方后率数十万人马起事,以至朝野都是为之震动。遇之溃不成军。

若非张角暴死,如今天下是哪个的还不得而知。而在张角死前,曾密令四道之主、八门英才秘寻三香一事也在黄涧之间有些流传。

孙轻来此,本是奉黑山军宗主张飞燕之令暗寻三香。他探得墓穴但没得到张飞燕所需之物并不在意,暗想这些年过去了,连张角都找不到的三香,他孙轻从未想到能得,拿这些珠宝回去交差,也算不负张飞燕所托。

可他没想到阎行竟然知道!

阎行笑而不答。转望单飞道:“你本事看来不差,方才入墓室却不取一物,显然志不在钱财。”

单飞一笑,感觉腰后硬硬的六壬盘,心中多少有分奇怪——只有他才能感受到这个圆盘的奇异?不然为何在墓室中,旁人均是没有任何异样?

“北邙墓穴难数,三位唯独对这里留意,依我阎行猜测,只怕三位也是为三香而来。”阎行沉声道。

张辽脸色石头一样,石来却是笑笑道:“可惜……三香绝不在这里的。”

阎行目光一闪,突然仰了下手上的牌位道:“你们不想看看这是什么东西?”

石来、孙轻均是若有期待,知道杨冬别的不取,只取这块牌位,这牌位肯定是很有问题。

阎行手一扬,牌位到了石来面前。

石来轻巧的伸手抓住,看了那牌位一眼,皱了下眉头。单飞、张辽在左右望去,见到那上面只刻了十个字——祖命立位,信得长生!卜恬。

单飞心思飞转,暗想这个卜恬肯定是卜邑的后人,这句话也不难理解,就是卜恬也不清楚祖上之意,但尊祖训将自己的墓室安葬在天璇位之上,以求所谓的长生。

石来翻看牌位两眼,见孙轻瞪着他,微微一笑,将牌位丢给孙轻。

孙轻拿过来一看,却是露出困惑不解的神情。

阎行留意着众人的神色,缓缓道:“这里本是个姓卜之人的墓室。”见众人都有分不屑,显然认为他说的是废话,阎行微笑道:“我也是近来得知,这家卜姓之人和天公将军所寻三香密切相关,而且他们这代人所葬之地是按照个奇怪的传承,只有***传承之秘,才能找到三香的下落。”

“你会***?”孙轻脸上发热,他的确听宗主张飞燕有这个说法,可就算张飞燕都是一知半解,他更是无从下手。

“我不会。”阎行摇头道:“张角当时恐怕不知此事,不然以他的才能,恐怕不难***。”

孙轻失望道:“那你说这些有什么作用?”

“因为我根本不用***。”

阎行看着讶异的众人,淡淡道:“我已知道三香的具体所在1

Ps:一周下来,更新二十二节,七万多字,老墨有点累,今晚就容我睡个整宿觉,凌晨不更新了,明早更新!不能熬夜的朋友也早点休息,熬夜投票的,老墨谢谢您!祝大家身体健康。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