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122节 神通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22节 神通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砰!

斧头砍在棺盖棺体的缝隙之间,墓室中满是沉闷的回声。

砰砰砰!

有个汉子连砍数斧,坚硬棺材盖已经裂出条缝隙,有汉子见状,立即将铁钎***缝隙,硬生生的翘着。

墓室中满是让人牙酸的声音。

单飞却没留意那种声音,他离棺椁不过十数步的距离,可这十数步却是他有生以来最难行走的一段距离。

每近一步,他都感觉自己胸口跳动剧烈了一分,等近了棺椁前时,竟如剧烈跑了千米一样的反应。

怎么回事?

棺椁里有危险?

这里的粽子难道会活过来?

墓室是一种地下环境,和地面截然不同,其中必定有在地上人类看起来极为古怪的事情,单飞身为考古学家,当然见过尸体百年、甚至千年不腐的事情。

人体腐烂本是微生物的一种反应,人体不腐和是否尸体被处理过有关、或者尸体本身所处的环境的影响。

可单飞倒从来没有见过什么活蹦乱跳的粽子。

据他所知,诈尸有几种可能,一种就是这人根本就没死,一种要归结微生物和空气的反应让尸体有所活动,比如当年清王朝慈禧棺木被开后,根据记载都说慈禧竟然还睁了下眼睛,还当场吓死了一个士兵。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他这种。

单飞心中自嘲时,心跳剧烈不改,眼见一个汉子拿铁钎就要将棺盖撬开,单飞突然道:“等等。”

一定有什么怪异的事情!

他没有去摸那汉子的肩头阻拦,因为他知道在这种环境下,这种举动绝对是禁忌,因为这动作甚至可能吓死被摸的那个人。

那汉子闷喝道:“等你娘1他一句话后,其余三人均是笑了起来,与此同时,棺材盖崩的声。已经挪开半截。

火折子光照下,棺材内尸体自然已剩白骨,乍一见颇为骇人的模样,可里面陪葬的玉器、珍珠、金锭在火光下却散发着醉人的光芒。

单飞提示义务已荆在棺材盖开启的时候,忍不住后退了一步,随时准备意外的事情发生。

可除了心跳依旧剧烈外,棺中并没有任何让他意外的情形。

腐烂的尸体,陪葬金玉器、一些鼎器珍珠、幽黄的火折子光芒……

这一切看起来诡异。但可说正常,那他心跳为何还是如此剧烈?

四个汉子一声欢呼,早就将棺盖用力掀在地上,几乎砸到单飞的脚面,单飞那时候就感觉心跳益发加剧,忍不住低头向棺材盖望了过去……

“等等1杨冬突然道。

那四个汉子对阎行的手下显然有分畏惧,带分敌视看着杨仁裁础!?p> “我取件东西,只是一件。”杨冬看着那四个汉子,伸手竟从木棺中摸出一块牌位模样的东西,然后淡淡道:“你们拿吧。”

那些汉子本以为杨冬要取玉器珠宝。见他不过取了块牌位,均不放在心上,欢呼了声,有人早就取了麻袋,将玉器、金锭一股脑的装进袋中。

四个汉子激动的多少有分手抖,有一红脸汉子捧着玉器就要塞到麻袋中,手指缝突然漏了颗珍珠到了地上。

珍珠落地之声颇为悦耳,一跳一跳的竟然到了单飞的脚下。

单飞弯腰似要去捡……

那红脸汉子见状,立即放下手中的活儿,冲过去一把推向单飞。喝道:“滚开1他们的同伙被张辽断了只手,若非阎行出来,他们说不定早和单飞等人起了冲突,方才进入墓室。见单飞落在最后,疑神疑鬼的模样很是懦弱,更是看单飞不起。

杨冬取了牌位,他们无话可说,反正那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可单飞要取他们的一颗珍珠。也让他们极为不爽。

红脸汉子一把推了过去,本以为能将这瘦弱的少年推个跟头,不想单飞突然出手,竟然抓住了他的手腕。

铁箍一样!

红脸汉子一怔,借微弱的火光突然见到单飞有分充血的眼眸,在墓室中竟有分诡异之意,红脸汉子心中发寒,左手被抓,右手早就抽出别在腰间的斧头,一斧头砍了下去。

这种环境下,阴森的让人心中压抑,很多人和野兽并没什么两样。一遇危险,不是逃避就是本能的反击,当求铲除对自己不利的因素。

那红脸汉子完全是下意识的反应,可动作干净利索,几乎没有思考的时间。他本以为这一斧头定能将单飞砍得脑浆都出。

没想到单飞突然松开了他的手腕,在他胸口推了下。

那红脸汉子就感觉胸口如被锤子擂了下般,斧子还在半空时,整个人就倒飞了出去。

砰!

一声大响后,红脸汉子重重撞在了木棺之上,墓室中乱响大作,所有人却是停了手上的动作,骇异的望向单飞。

单飞心中错愕,一时间亦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状况。

方才棺盖落在他脚旁的时候,他只感觉心跳如战鼓狂擂,脑海中眩晕阵阵,他这次并没有退却,反倒上前一步,一脚踏在了棺盖之上。

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他一只脚才踏在棺盖,就感觉一股热力从脚底直冲而上,瞬间都到了胸口,胸口之处反倒一凉,那股凉意转瞬再扩周身。

那种反应就如当代人检查身体时做核磁共振类似的模样。

问题是在棺材盖上,而且就在脚底那地方?单飞想到这里,立即蹲了下来用手一摸,就感觉手上先是摸到木棺略粗糙的表面,随即就摸到了块冰冷的圆盘。

圆盘似镶嵌在棺盖之上!

棺盖上怎么会块金属圆盘?

圆盘冰冷,可随即一股热力从他接触圆盘的手心传来,又到了胸口,单飞胸口随即一凉,心跳再急,转瞬有凉意再扩。

单飞心跳虽急,但对那种感觉只如同坐过山车仿佛,颤栗中带分激动。他考古多年,当然不肯放弃这个奇怪的发现,正要弄个水落石出时,那玉珠弹了过来。

他抬头望去,就见那红脸汉子一把推来,随手抓住,单飞心中却是一怔——周围环境似有分不同。

他那时候还不清楚哪里不同,可他随即发现红脸汉子眼中的杀气,眉头一紧,右臂向后一探,抓到了斧柄之上。

墓室幽暗,只有那个叫大目的汉子手中有个火折子,自然照不到许多地方,可单飞在那一刻,竟然对眼前这个红脸的汉子动作看的清清楚楚。

甚至连红脸汉子脸上肌肉轻微的抽搐下,都是看的明白。

这人要杀我!

为什么?

单飞大部分心思都放在脚下的圆盘上,并没有想到一颗珍珠就会让对方起了不满,可知道那红脸汉子的杀意后,他立即奋力一推,只求先让此人离的远点。

他也没想到红脸汉子竟然腾云驾雾般的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木棺上,他只见到红脸汉子脸色倏然变白,嘴角竟然溢出了鲜血。

活见鬼了。

他怎么会有这大的气力?

单飞一怔,大目那帮汉子也是一怔,就算杨冬都是怔了下。

韩遂手下有高手阎行,关中八将,杨冬本是八将中杨秋之弟,武功绝对不差,杨冬这次随阎行到此,对孙轻的一帮手下很有分轻视。

什么黑山军、黄巾军在杨冬眼中,除了统领的宗主、帅主外,大部分不过是活不下去的百姓组成的乌合之众。

那十数个汉子或许有点本事,可还不被杨冬放在眼中,可你要说让他随意一掌就将那红脸汉子推到半空,杨冬自负也是绝对做不到。

这个瘦弱的单飞年纪轻轻,又是如何做到这点?

沉寂只是片刻。

墓室转瞬波涛暗涌。

那叫大目的汉子见到同伴被单飞击飞,心中虽惊,可几乎毫不犹豫的怒吼一声,拔出腰间短刀,和另外两个汉子冲了过来。

“等等。”

单飞瞥见脚下的那颗珍珠,终于有点明白过来,皱眉喝道,同时也明白了方才为何感觉环境有分不对。

周围环境虽然幽暗,可竟然比方才清晰了许多,他怎么会看的这般清晰?

那叫大目的汉子双眸圆睁,左边的汉子额头青筋如蚯蚓般的蠕动,右边的汉子喉结错动,似咽了下口水。

三人冲来似是不分先后,可左手的汉子落在最后,叫大目的汉子越棺而来,冲在最前,有个汉子紧随大目之后,又要拔斧。

单飞心中一动,就在那叫大目的汉子飞跃刺来时,一把突出,准确的抓住大目的手腕,然后一抡!

呼!

那叫大目的汉子不等反应,就被单飞当空抡了出去,正撞在身后那汉子的身上,二人滚到第三个汉子的身前,那汉子骇了一跳,慌乱之中手中火折子当斧头扔了出来,人却退到墓室墙壁之旁。

墓室立暗。

只闻众人有分粗重的喘息之声,还有地上那一点点的微薄的火光。

那几个汉子均是心下骇然,从未想到这瘦弱的少年竟然有这般的本事,杨冬手按刀柄,亦感觉额头满是冷汗。

“咔”的声响后不久,火折子被一人从地上捡了起来再次吹燃。

众人举目望去,见到火折子赫然被单飞持在手上。看着紧靠墓室墙壁的几人,单飞眼中红赤之意退却,目光从棺材上的金锭玉珠上掠过,一字字道:“我不想抢什么珠宝。”

那几个汉子都是一怔,就听单飞寒声道:“不过我警告你们,不要再逼我出手,我还不想杀了你们1

Ps:求几张月票支持!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