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121节 异常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21节 异常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求推荐票!求月票!呵呵,连续一周了,每天都更新一万字,诸位好书友,能否多投些票过来鼓励老墨?拜谢!

众人见石来说的自信满满,都有些发怔。

单飞、张辽心中多少有分奇怪。

如今看形势,阎行似乎忌惮戴斗笠那人,不然以他的心狠手辣,再加上几个手下,说不定早将孙轻一帮人清常

如果石来的信息无误的话,眼下他们脚底就是卜氏后人的墓葬,也就是七星坟中的天璇位。

可天璇位和卜千秋墓毕竟不过是个定位点,卜千秋墓葬内虽然陪葬品不少,但绝对不入曹棺的法眼。

曹棺要的是七星指路最终的北极星位的地点。

既然如此,依单飞的想法,该退就退,不必和阎行、孙轻一帮人硬抗,事后再来确定此事就好,可石来为何一定要插上一脚?

石来所说的方位应无偏差。

单飞深通此道,知道倒斗这行被传的邪乎,甚至有人神乎其神说什么探骊取珠术,只要望气观地就能算准墓室的情况,从地顶打个极小的洞下去,就能用工具取出墓葬主口中的那颗珠子。

古人很多人信灵魂不灭,因此很多富贵之人多是想方设法求得稀有珍珠含在口中,说是可保肉身不腐,甚至灵魂重生。

探骊取珠术当然是针对这种情况应运而生。

但先不说墓室顶部的土层复杂情况,就算打洞到了主墓室,其中亦有棺椁阻挡,现代高科技下个探头还差不多,凭古人的一般工具,绝难实现这点。

因此官倒很多是用大揭顶的方法,就是直接清了砖墓葬的顶盖,然后详细挖掘,一件不留,但私倒呢。更多是采用探到甬道再入主墓室的方法,摸金就走。

不过无论哪种方式,下手人必须对地下的墓葬结构清清楚楚才行,单飞丝毫不怀疑石来的技术。摸金校尉当然不是浪得虚名的,可石来为何要参与进来?

阎行看着石来半晌,含笑道:“没想到阁下倒是此中高手,不知道几位大名?”

“石来,单飞。张远。”石来径直道。

石来入行摸金校尉,身份可说极为神秘,外人根本不可能知晓,单飞一个家奴,当然没什么名声,石来随口给张辽改个假名,看起来竟执意参与此事。

阎行皱眉不语,显然没听过这三人的名姓,可见石来极为自信的样子,心中微动。暗想若消息真实无误的话,自己还确实需要懂得盗墓的高手,此人挖墓若是真的有些本事,倒也可以利用一下。

看着石来,阎行缓缓道:“阁下想要什么?”

石来见孙轻等人满是敌意的样子,微笑道:“我三兄弟结义后一直以盗墓为生,想要的自然是金子。”

孙轻等人冷哼一声。

阎行淡淡道:“好说,若有金子,你和孙轻商量如何分就好。孙老丈,还请你的这些手下帮帮忙。”

他说话间。一指孙轻那帮手下带的铁钎和铁锸,又指指石来的脚下。

那些汉子只望着孙轻,孙轻却看着戴斗笠那人。

张辽见状心想——听闻孙轻是黑山军的帅主,也算是一方人物。怎么似乎对戴斗笠那人颇为依赖,孙轻那帮手下对金子贪婪,想必是挖墓兼寻财。可戴斗笠那人对此事看起来并不热切,似和孙轻并非一路,那他是哪里的人物?

孙轻见戴斗笠那人只是点点头,哼了一声。低喝道:“挖吧。”

众人各怀心思,但暂时算分赃完毕,孙轻手下那些汉子不再废话,拿铁锸开始下挖。

先清杂草树皮枯枝烂叶,然后现出草下黑土,三尺之后有黄土呈现。

张辽一见黄土,立即想到单飞所言,暗想黄土过后应是墓室顶了。

十数人轮番开挖,坑洞益发的深邃,将将**尺的光景,众人就听“当”的声响,似乎铁锸遇到硬物的声音,均是围了过去。

戴斗笠那人仍旧站立不动。

阎行亦是不动,只是摆下手道:“杨冬,你去看看。”他身后一人应了声,过去低头望去,就见坑中的汉子已经去了浮土,露出下面青色的墓砖。

“孙帅,是那时候的青砖。”有汉子叫道。

“弄开。”孙轻握紧拳头,缓缓近了墓坑。

石来却拉着单飞、张辽退后了几步。

随着一声欢呼,有青砖送上,下方蓦地现出个似乎难见底部的黑洞,早有汉子踩着坑壁道:“孙帅,真的有了。”又有人将火折子送下去试了下,叫道:“没有问题。”

这帮人显然对盗墓也有分心得,虽然不知道空气成分,但还知道先试试空气是否适合呼吸。

单飞不看盗洞,只见送来的青砖一面是黄泥涂抹,另外一面却是色彩斑斓,上面竟绘制个白兔,单飞心中暗道——卜千秋墓室墓砖多是先涂白,然后着墨上彩,以仙人为主题,玉兔琼枝也是有的,这个墓室看来是一脉相承,应是卜氏后人无疑。

阎行竟然还能忍住不动,见孙轻望过来,微笑道:“我们都派几个人下去看看?”

孙轻点点头,指了几个汉子道:“你们下去看看。”

“杨冬,你去。”阎行简单明了道,转头望向石来道:“阁下好本事,你不下去看看?”

石来看向单飞,张辽突道:“***?”张辽暗想洞下谁知道有什么东西,单飞下去恐怕会有危险。

单飞知道张辽的心意,暗自感激,微笑道:“没事,***了,我更熟悉一些。”

石来只是点点头,低声在他耳边道:“看看就好。”

单飞知道墓室中最怕的不是死人,而是活人,分赃不均死在墓室的倒斗人绝对比见鬼吓死的要多上太多,明白石来的关切之意,让他不要贪婪,心道我见过奇珍无数,可总得有命花才行,贪是肯定不会的。

可他心中多少有分奇怪。暗想石来若认为这墓室没有价值,为何还一定要看个究竟?

孙轻那面显然也是有备而来,早有个大眼汉子坠了绳子下去,不多时。洞内就有声音传来,“没有问题。”

又有三个汉子依次下去,腰间却带了斧头,拿着铁钎。

单飞一看这些人的装备,暗想这些人无师自通。多半也是业余中的九段了,杨冬站在坑边,看了他一眼,做个请的手势。

单飞暗自戒备,拉着绳子下去,等脚一着地,就见到前方一点火折子的光芒引路快行,感觉杨冬就在他身后,单飞缓步跟上。

石来判断无误,打开的就是墓室的甬道。单飞闭眼都知道前方不远就是主墓室——停放棺椁的地方。

甬道并不宽敞,比他上次去的那个活死人墓要小上很多,这么算来,墓室离的也不会太远。

他入甬道就在脑海中开始根据实际来绘制墓室的形状,和所学预测参照,留意异常发生,这本是他多年养成的习惯。

果然前方星点火光一顿,有汉子低声道:“到了,是这里1

墓室极静,已经算是另外一个世界。外边人声不闻,低语都是清晰可闻。

单飞倒是不紧不慢,身后的杨冬身形一闪,早从单飞身旁窜过。到了墓室之中,借火折子光亮一点,众人早见到有具木棺停在墓室中央。

主墓室能有六十平方,周边倒有不少铜器瓦罐之类。

单飞粗略估算下,暗想卜千秋墓是九十平,这里只有六十平。看来这里的人比卜千秋要穷一些。

除单飞外,杨冬和孙轻手下的四个汉子均已围在棺前,其中那个大眼汉子还取出一根香燃起,放在墓室棺椁顶角。

单飞暗自好笑。

入墓烧香不知道从哪个时代就开始流传,说主要的目的是拜土地公或后土娘娘,因为古代倒斗的都是土里刨食,对鬼神很有畏惧,认为这两个神仙是保佑地下倒斗人平安的。

当然也有烧香的是心中有鬼,自我安慰,求墓主保佑,那只能算是自身的精神问题。

不过在单飞看来,烧香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墓室内是封闭空间,常在其中会造成缺氧,香灭必出是倒斗人必须明白的道理。

当然了,这后来又演化成什么鬼吹灯,烧香“神三鬼四”各种越传越邪乎的说法,倒是不一而足。

他入墓本来就是为了确认下墓主身份,心中倒不急切,见杨冬等人围在木棺前,脚步才踏进主墓正门。

火折子似突然明亮了一下。

单飞心口却是剧烈的跳了下。

那股跳动极为的突然,单飞猝不及防,暗自骇然,立即退后一步。

杨冬倏然望过来,低喝道:“怎地?”

单飞呼了一口气,感觉心跳已平,心中惊诧,还是道:“没什么,就是……感觉有些……”

他没再说下去,有汉子只以为他在害怕,嘟囔道:“怕就不要进来。”那汉子嘟囔中早取了腰间的斧头道:“大目,是木棺,可以劈开。”

那个大眼汉子点点头,低喝道:“劈1

这些汉子平日都算是颇为困顿,不然也不会入了黑山军,单飞眼中的墓室没什么规模,可在他们眼中,绝对认为是好地方了。

墓葬最值钱的东西,肯定是在棺椁之内,尸体之上。

破棺取财显然是最直接的做法。

杨冬并不反对,只是点点头,众人目光均是聚在木棺上,谁都没有留意到单飞一步步正向主墓室的木棺缓缓挪动。

他方才突然心跳剧烈,那股感觉本是得到什么神女灵符后遇到危险时的反应,可这里好像没什么危险,他为何如此?

心中困惑,单飞还是上前数步,他这次早有防备,就感觉心跳怦怦又起,随着他越近那个木棺,竟益发的剧烈起来!

Ps:还请您订阅支持老墨,谢谢。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