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119节 杀鸡儆猴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19节 杀鸡儆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求些推荐票,如果有月票就更好了,呵呵。

张辽、单飞、石来三人都是胆壮之辈,可在这种天气下,蓦地见到黑黝黝的洞中有个阴森森的人影,还是心头一颤。

张辽拉单飞到了身后,已要伸手按刀。

石来亦是伸手摸腰,似要掏出什么,可突然止住了动作。

张辽亦没有拔刀。

洞外闪电划破阴沉的天空,照亮了洞中的情形。

前方那个影子是人影。

女人的影子。

二人均是看了出来,不是因为旁的,只是因为那女子虽罩着飘逸的长衣,却挡不住紧致巧俏的身躯。

女子蒙着面,黑发有几缕过了白皙的额头,落在如雪的脖颈上。

黑的如墨,白的如雪。

蒙着面看起来仍美的惊心动魄。

石来、张辽互望一眼,虽然略放下敌意,但没有丝毫大意,只因为他们不但感受到女子的美,还看到那女子过肩处的剑柄。

剑柄金线缠绕。

未出鞘,仍有凌厉之意。

这是个带剑的孤身女子?敢自己一人呆在这种地方,亦要不凡的本事。

洞中沉寂,只听到远方闷雷轰隆隆的响起。

单飞在张辽身后终于拨开张辽的手掌,上前了两步,暗想你们是相面还是相亲,这么站着,准备站一晚吗?

“姑娘,在下姓单,和朋友避雨路过这里,你放心……”他才要说下去,就见那女子望过来,眼神清冷,单飞略惊道:“我们不是什么好人。”

***!

本来想说我们不是坏人,是好人,怎么合在一起了。

单飞还待解释,就听那女子道:“我认识你?”

“应该不会吧?”单飞从不感觉自己人缘会好到这样。

“那你认识我?”女子又问。声音如冰泉水般清脆,不带一点渣滓,亦不带半分暖意。

“应该也不会吧。”单飞有点明白过来,就听女人冷漠道:“既然萍水相逢。阁下请自重。”

女子只说了这么一句,转身走到洞中一角缓缓盘膝坐下来,再不理三人的动静。

单飞回头望过去,见到张辽似笑,石来亦像要捧肚子的模样。终于笑道:“你们应该认识我吧?”

三人终于在洞中找个干净的角落坐下来,石来掏出干粮,用竹筒径直接了点雨水回来,与二人分食。

闪电不停,雷声轰鸣。

三人见女子不语,亦是不再多说什么,用饭过后,均是靠石壁闭眼微憩。单飞虽对那女子的奇异有分兴趣,不过兴趣不算太过浓厚,本想小憩片刻。没想到困意上涌,闭眼再睁开时,就见前方火光闪动。

单飞微惊,发现火光旁就是张辽、石来,二人见单飞醒来,点头示意,向女子所在的地方努了下嘴。

女子已然不见。

单飞皱眉道:“她走了?”心中其实有分惭愧,暗想若论警觉,自己究竟还是不如张辽和石来这般常年刀头舔血的人物。

张辽道:“雨一停就走的。”他显然没有如单飞那般熟睡,一直留意着对方的动静。顿了下,张辽道:“那时是深夜了,她一个孤身女子会去哪里?”

单飞摇摇头,看向石来道:“石兄。你觉得她是什么来头?”

石来亦摇摇头,淡淡道:“不管她什么来头,最好不要和我们目的一样。”说话间打了哈欠,单飞见状道:“我睡了好一会儿,你们先歇着,我来守夜。”

石来、张辽也不客气。知道有体力才能做事,靠壁闭上了眼睛。

单飞望了二人一眼,心中却总有分不安,暗想七星指路如果没错的话,那路的尽头会是什么?

曹棺若真的对长生香如此执着,为何不多派人手查探天璇点位,只派他单飞、石来来探,曹棺究竟想着什么?

三更时分,石来醒来,替换单飞。

等天明时分,鸟儿叽叽喳喳叫起的时候,三人均已准备妥当,继续向前方出发。转瞬一天就过,却没有什么异样,也再没见到那蒙面女子。

张辽跟随二人一路,倒学会不少看土之法,这日近晌午时,张辽忍不住道:“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石来、单飞均是看着他,齐声道:“当讲。”

张辽反倒有分犹豫,低声道:“我感觉好像始终没有头绪,不过石兄你不是说过,卜氏下葬坟上有三棵等距柏树,既然如此,石兄为何还是慢悠悠的来找,径直去找柏树林不是更好?”

见石来不语,张辽有分忐忑道:“我若说的有什么不对,还请石兄指教。”

石来摇摇头道:“张兄,常理来说,你说的不错。但事实是——我们要找的是三棵柏树,而不是柏树林。柏树可能混杂在其余树林中。”

张辽有分恍然,听石来又道:“而且经过许多年,柏树在不在都难说。”张辽一怔,暗想柏树不在还怎么找?

石来又道:“因此我们还是要看土行事,好在前天下了场大雨,很方便我们继续寻找。”

张辽困惑不解,感觉这帮人做事的风格简直迥乎常人,下雨是泥泞不便,怎么会方便寻找?

单飞笑道:“不错,多亏了这场雨,我们寻找方便很多。”见张辽不解,蹬大哥对地势熟悉,却恐怕不知道下葬时土质很有讲究。”

石来一边走着,一边也是饶有兴趣的听着。

“前一两百年下葬的墓地,虽是砖墓室结构,但封土时多会采用大量黄泥土夯实墓顶,如此一来,土质吸收性就要强于未动过的土质。”

单飞见张辽还是不解,知道这个专业性颇强,耐心道:“这样的话,一场雨下来,因为墓室上黄土吸水的缘故,地下有墓室的地方就比旁的地方要潮湿许多。”

张辽终于明白过来,“因此只要观察地势是否适宜埋葬,看地表干湿初步判断后。再看看周边花土与否,就能大致知道地下是否有墓?”

石来、单飞均是一笑,异口同声道:“不错。”

张辽很有分振奋,有分后悔没早听到这个方法。就听石来道:“这一路下来,我们最少发现十七座坟墓,不过和卜氏无干。”

单飞点点头,在山腰向下望去道:“下面倒有片树林,不过是松树……咦。怎么好像有人?”

石来、张辽举目望过去,这次倒真见到有人在林中,影影绰绰的着实是有几个。

三人互望一眼,均看出彼此困惑之意。

单飞道:“总不会也是挖坟的?去看看?”

石来紧紧腰间,点头道:“都小心些。”

三人从山腰而下,不多时到了林子前,就见林中竟有十来人,一听有人,均是向这个方向望过来。

单飞见那些人无不灰头土脸,衣衫蔽旧。可无不手脚有力的模样,暗自惊凛。

林边坐着一个老者,胡子斑白,头发也有分花白,正坐在一个树桩上,见单飞等人前来,睁开惺忪的老眼赔笑道:“几位,哪里来的埃”

石来目光从众人身上掠过,回到老者身上,亦笑道:“从城里来。看看有什么猎物来打。”

“是吗?”老者见三人弓箭都没背一张,却老糊涂的模样视而不见,只是道:“这里好像没什么猎物,只有些蘑菇。我带着几个子侄过来采些蘑菇。摘点野菜。”

老者踢了下脚下的一个筐,里面果真有点色彩斑斓的蘑菇和绿绿的野菜。

单飞一见筐中的蘑菇,向张辽使个眼色,暗想这一定是同行。

他常年考古,当然知道很多私倒都对行事秘而不宣,怕官府来查。多是做个幌子遮掩身份。

可你不要当老子是傻的,将这些毒蘑菇采回去下酒吗?

张辽虽然认土不行,认人绝对不差,见到单飞眼色前,早见到林中站的十数人不少背着手,藏着手上的工具,那些人手上的工具不是铁钎就是铁锸。

只要不是挖的变异蘑菇,如何用得着这种工具?

还有几人腰间斜插着短刀,一副剽悍的模样。

张辽知道这些人肯定路数不对,暗想无论他们做什么,我等不过是来找墓,何必和他们不对付。

转望石来,张辽暗想没必要惹些麻烦,才要开口,就见石来一直看着那老者,目光微有向下。

张辽随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心中微震。

老者坐着个木桩。

是柏树木桩,看起来着实有些年头。

张辽立即游目四望,就见不远处有两人并排站立,初时张辽还不在意,可随机透过那两人的缝隙看到他们身后也有一根木桩。

缓缓向旁看去,张辽等到发现第三根木桩的时候,又向地下望去。

林中清爽,周围土地不过略有潮湿,但那十几人站着的地方均是脚下潮湿带土。

三棵被折断的柏树。

潮湿的土地。

若是一天前,张辽当然还不清楚状况,可到如今,早听到不少寻墓葬之法,又看到单飞、石来凝重的脸色,张辽立即明白过来。

这就是他们要找的地方!

他们费力这久,这帮人怎会捷足先登?

“老人家贵姓?”石来笑问。

老者看着石来,不等回答时,就听林中有个粗壮汉子霍然拔出牛角短刀冲过去就向石来刺去,嘴上还道:“老子姓老,你老子的老1

他话未说完,刀尖已经堪堪到了石来的近前。

石来未动。他身旁却是刀光一闪,血光飞溅,一只手已经随着牛角弯刀落在了地上,刺来那人看着地上的断手,惨叫一声,似是不信自己见到的一样。

林中众人正待冲来,见到这种情况,骇然的望着出刀之人,僵在当常

出刀的正是张辽。

老者眼皮似跳了下,目光从石来身上移向了张辽,寒声道:“阁下贵姓?”

“不才姓张。”张辽刀已回鞘,淡淡又道:“嚣张的张1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