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117节 疑点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17节 疑点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为风之舞者5638盟主加更!感谢舞者盟两次重金打赏而且在红包区为老墨辛苦拉票。谢谢!

第三更!求兄弟姐妹手里的推荐票!推荐榜告急!然后老墨再说几句,看到打赏的书友很多,老墨感动。只是考量作者成绩的还是订阅,还请有能力订阅的朋友多多订阅章节观看,谢谢您!

荀奇当然不服单飞,即便是当初鬼丰在小白马寺当众打脸说他计不如单飞,他亦不觉得单飞有什么高明之处,可听到单飞说已说过寻找方法,自己还是茫然不知,不由错愕万分。

卢洪哈哈笑道:“摸金校尉果然都是很有些门道,单校尉方才说的深不可测,老卢竟然也不理解,还请单校尉明言。”

他一会儿的功夫,称呼多变,和单飞着实亲热了起来。

单飞暗自戒备,却看了石来一眼,石来道:“石来只盼单校尉的高见。”

知道在这些专业选手面前不用搪塞什么,***本事才能让石来等人另眼相看,单飞不再推辞,“七星坟的关键不在七星坟堆所藏,而在七星指路四个字上。何为七星指路……”他开启手上的箱子,拿出其中一枝炭笔。

那是曹棺给他的工具箱,其中显然经过细致的筛选,无一不是野外实用之物,拿炭笔在墙上画出北斗七星的形状,单飞用炭笔在天璇星上一圈,引出一条直线通过天枢,两点确定一条直线后,延伸两星之间大约五倍多的距离后,又画了一个圆圈。

“这是北极之星1单飞道:“七星指路的关键是通过天璇、天枢两星定出北极星之位,而这个地方,才是……”

他没有再说下去,荀奇终于恍然道:“这是藏宝之地?”他盗的坟墓多了,倒是头一次听到这种寻宝的方式,接话后脸上微热。心中怦怦直跳。

三香之秘早在他们之间流传,荀奇其实也是将信将疑,可见卜氏这般大费周章,曹棺又是费尽气力来找。空穴来风,岂是无因?

那找到三香后……

荀奇微微吸了口气,就见众人有的望着单飞画在墙上的七星,有的在望墙上的丝绢,荀奇心中一颤——丝绢有五个黑点。其中就有卜千秋之墓,除了最重要定位的两星外,其余的形状竟和单飞所画的暗合!

单飞用当代定位北极星的方法标注出北极星,暗自却是摇摇头。

古代多有图腾崇拜,也就是古人希望从自然中获取超然的力量,而所谓的寻龙点穴、七星指路在单飞看来,均是在这种思想下的产物。

在古人看来,葬在龙脉中不是能借助龙的运势,就是能够从龙身上汲取到好运,七星围绕北极星旋转的自然现象。在古人眼中,显然也是认为七星可从北极星中得到一股神秘的力量。

如此一来,就产生了各式各样的埋葬方式,又产生了各种风水流派。

风水本先秦或更早就孕育而成。根据考古发现,先秦遗址很多地方都是建在靠水土坡之上。

为什么这样?

道理其实简单,因为那样选址取水和捕鱼方便,又不容易被暴雨淹没罢了,这本是古人适应自然的一种生存习惯,可到了后世风水学上,就变成“择水而居。背山面水”的风水理论,成为风水选址的一个关键指标。

可现代人多不用捕鱼求生,又都是自来水供应,选园林更多是为了呼吸点大自然的氧气罢了。

先秦风水相地建宅的方式简单明了。不过颇为实用,比如说地形靠河床,土质要干燥,地基要牢固,水源要充足,这些都是建宅的关键因素。

一般的风水师只要不是体育老师教的。这些基本道理一定要懂,不然你给人家相地建了坟墓第二天就被水泡了,丧主不会挖你家的祖坟?

很多风水先生除了知道这些基本的下葬道理,最厉害的本事绝不是寻龙点穴,而是有一张能说服活人相信他们下葬方法的嘴巴。

反正你死都死了,死后百***情,成则徒增神秘,败则怨风水被坏,风水师和算命师一样,有一百个理由来圆自己的理论。

从概率学的角度来讲,这实在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不过据单飞所知,帝王将相通常会找几个风水先生,而这时问题就会来了,除非风水先生是一个老师教出来的,不然理解出来的龙脉很多都是截然相反,就因为这点,为帝王寻龙脉的人,就有很多因此互相攻击,惹帝王怀疑,被砍头的也绝不在少数。

七星指路的葬法是有,可从北极星上汲取能量一说单飞很难相信。

但其中必定有个原因——让卜邑深信的原因,让曹棺也相信的原因。

这个原因真的是长生香?

那长生香是谁做出来的?

北极星的位置就应会有什么?

单飞琢磨的时候,那面的卢洪已道:“曹三,就算单校尉说的没错,我们还是无法动手。”

众人均是暗自点头,心道石来和曹棺不知道花费多少的功夫才挖出卜家的五座坟墓,邙山墓葬难以尽数,要找出其余两座墓葬,那不得到猴年马月?

“卢大人当然知道我开了间当铺?”车中曹棺突道。

卢洪一怔,不明白曹棺的意思,摸了下很有分发秃的脑门,“你说的是你那个鸟当铺?我到现在都不知道开了何用?”

曹棺淡淡道:“我一直在求购那七卷羊皮。”

单飞心中微震,立即记起当初和曹宁儿第一日出府后,就见曹宁儿和刘掌柜拿个匣子嘀嘀咕咕的,难道……

卢洪神色微动,失声道:“难道有人真的去当了那羊皮?”

“不错。”

曹棺声音中似也有分激动,“就在不久前,我取到了第六卷羊皮,发现天璇点所在1

卢洪霍然站起,喝道:“当羊皮卷的人呢?”

单飞心中微动,暗想这个卢洪不愧是安全部门出身,知道当羊皮的说不定和卜家有关,找到卜家人甚至比那卷羊皮还要有用。

曹棺回道:“人没有留祝只是当了一串钱后就离去了。”

单飞不由皱了下眉头。

卢洪缓缓坐了下来,“那羊皮卷呢?”

不等曹棺回答,石来已道:“在石来身上。”他说话间掏出一卷羊皮递到卢洪面前,卢洪展开看了半晌。问道:“天璇点在哪儿?”

他见羊皮卷上横七竖八的画的不知什么,一时间看不太懂的样子。

石来却已经在丝绢上又落了一个圆圈道:“据石来推算,应该在这个范围左近。”

众人一望,都有些皱眉。

地图当然是有比例的,荀奇画出邙山全图。挂在墙上不过方桌大小,石来画的一个圆圈虽小,但根据众人推算,最少也得十数里的找寻范围。

这是找墓地,不是找掉在这里的东西,难度可想而知。

更何况就算找到天璇点也是不行,没有天枢点,就算靠北斗七星的近似图案定位,但在真实地理上一条线延伸出去,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说不上,百来里还是有的,可找墓葬,十几里的差距就够很多人找一辈子的。

石来看出众人的困惑,解释道:“我等已经连找五座墓穴,多少发现些卜氏墓葬的特点。”

众人这才精神一振。

石来扬起手上的羊皮卷道:“卜氏落葬,均是砖室墓结构。上不留封土,但以三棵柏树为标,间距相等,大约我这种人的三个长短。他们这种做法。想必是为了自家找寻方便。”

众人看看他的个头,暗想这虽是个指引,但漫山遍野都是树木,柏树也绝对不少。要找起来也不容易。不过目标已经树立,大家均是赶到洛阳,无论如何还要去找。

卢洪哈哈一笑,“原来还有这门道,那找起来倒省了不少事情。荀奇,立即让兄弟们去看看。”

瞥了一眼单飞。卢洪不等开口,曹棺已道:“单飞、张辽、石来三人一起,亦可一块去看看。”

卢洪目光闪动下,微笑道:“如此也好,曹三你帮忙做点我们发丘中郎将的事情,老卢这里谢过了。”

×××

日正午,众人倒是说做就做,卢洪、荀奇等人转瞬不见了踪影,那面的石来却是到了曹棺的轿子前低声问了两句,然后走到单飞、张辽丧校尉,张将军,这边请。”

他带着单飞、张辽走进堂旁一间厢房,曹真亦是跟了过来。

石来道:“单校尉……”

“石校尉,大家都是跟曹三爷做事,不必叫的这般生分。”曹真一旁望向张辽道:“张兄,你说是不是?”

张辽先是一怔,随即道:“子丹说的极是。”

他心中隐有振奋,知道曹真在洛阳虽不过是个校尉,但若论权利地位,和他这个所谓的将军身份不可同日而语,他因为降将身份,被曹氏族人排斥、被曹操老资格的将领看轻,就算朝廷对其都是不冷不热。

刘协当然对曹操身边的人不算感冒。

可今日曹真一句张兄看似寻常,实则已表明曹真对其接纳融入的态度,这让张辽如何不有分振奋?

石来见状,微笑道:“那我也高攀称呼下张兄。”他一直跟随曹棺,在曹真眼中当然另眼看待,如此一说,房中满是暖意。

“张兄,子丹。”石来望向单飞道:“三爷说了,这次做事,我等不过是辅助,一切还要看单兄的判断。”

张辽、曹真互望一眼,都感觉有分意外之意。

单飞一直琢磨曹棺一定要他来的道理,暗想马未来举荐他,曹棺让他做事不足为奇,可今日见摸金校尉和发丘中郎将的调查后,他知道这帮人的专业能力绝对不弱,那什么事情会是他才能一定做到的事情?

石来、曹真这般表态,就意味着房中四人算是个工作小组,彼此间应绝对信任。

暂时压下困惑,单飞道:“石兄,既然如此,我有个问题不知当问不当问?”

“尽管说。”石来立即道。

单飞目光微闪,“难道三爷和石兄从来没有觉得……第六块羊皮卷的出现……很有些蹊跷?”

Ps:如果方便的话,老墨请您订阅观看!谢谢!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