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116节 七星指路 (求推荐票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16节 七星指路 (求推荐票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求点推荐票!兄弟姐妹们登陆起点账号,把您今天的推荐票投给老墨,可否?老墨在此谢谢您!

张辽完全是一头雾水的模样,显然对其根本全无头绪。

荀奇在石来叙说的时候,当然早就凝神思索,他得卢洪举荐,再加上做事颇为用心,能在月余寻出八条龙脉,自己都觉得有分傲然,可当石来提出问题的时候,他亦是很有些茫然。

卢洪不满的皱了下眉道:“曹三让你说……你就痛痛快快的说出来好了。”

石来看向单飞,见他亦是沉吟不语,终于开口道:“三爷和在下均认为,这本是极为罕见的七星坟。”

荀奇饶是干这行的,听到“七星坟”三字还是愕然不解,更不要说是张辽。

卢洪倒是怔了下,喃喃道:“七星坟?真的会有人做这种事情?”

石来一见卢洪如此,立即道:“卢大人见多识广,对这个当然很是清楚。”

卢洪见众人均是望过来,眨眨眼,突然笑道:“这个嘛,我只是知道一星半点,还是麻烦石来你仔细说说了。”

单飞见卢洪如此,心中倒想,此人看似火爆的脾气,大大咧咧,实则老奸巨猾。

要知道曹棺、卢洪一帮人倒斗起家,看卢洪一张骷髅般的脸,摸尸经验绝对比摸女人还要多,七星坟虽然罕见,可卢洪怎会只知道一星半点?

再说卢洪身为赵达的副手,又岂会是个鲁莽之辈?

“单校尉可知吗?”石来看了眼单飞。

单飞不想石来会向自己发问,见众人都是望过来,除张辽外,多少都有分轻蔑的目光,心思转念间,“石校尉客气了。我只是略知一二。”

“那说来听听了。”卢洪一旁道。

单飞并不客气,看着墙上的绢图道:“据我所知,七星坟本有另外一种说法……叫做七星指路。”

众人均有分***,卢洪眼中却有丝寒光闪过。立即问:“何为七星指路?”

单飞作为考古专家,对从先秦到明清诸多古代葬法均有涉猎,一听石来说到七星坟,立即想到以前见过的资料。

见石来缓缓点头。单飞更是肯定自己所猜无误,回道:“七星指路本是一种古老……”顿了下,改口道:“是一种神秘的葬法。”

七星就北斗七星。

华夏观星记录极早,但对北斗七星的完备记录始见汉代,从单飞的角度来讲。这种葬法自然古老,可他如今是在三国,知道古老一词就用的有点问题。

众人都不知道他这个心思,荀奇一旁冷冷道:“还要听单校尉详细说说这古老、而又神秘的葬法。”

荀奇话语中显然有着讥讽之意,单飞心中暗自戒备,心道这人被自己在兔子上摆了一道,又被鬼丰砍了一剑,最要命的是鬼丰将这件事在小白马寺当众说出,荀奇年少气傲,本是荀家的人才。看这样不像是什么宽洪大量之人,自己这次一定要留十二个心眼才行。

“七星一为天枢,二为天璇,三为天玑,四为***,合为斗魁,五星为玉衡,六星为开阳,七星称摇光,合为斗柄。斗魁和斗柄合在一处,就是常人称作的北斗七星。”

单飞侃侃而谈,众人神色多少有分异样。

“天人合一”的思想在华夏源远流长,摸金、发丘中的高手能相地的自然知天文。可听单飞对其随口道来,如数掌纹,还是微有意外。

张辽暗想——单兄弟简直是个天才,难道是曹棺这些年暗中培养出来的?

“七星坟本是合天上七星之位,传言中,只要家有七代。按七星之位下葬,子孙后代必定大富大贵,寿不可言。”

单飞说这些是根据记忆照本宣科,睡觉都能说出来,可说到最后四字时却是心中一颤。

寿不可言会不会就是长生之意?

七张羊皮卷……

一念及此,单飞豁然开朗,望着石来道:“石校尉一直说卜家有七卷羊皮,难道说卜家七代人是按照这种葬法来葬?”

“不错。”石来道。

荀奇想问却是不愿开口,一旁的张辽终于忍不住好奇之意,“石校尉,单飞说的极为清楚,可这和我们此行任务何干?”

张辽心中其实很有分嘀咕。

那晚鬼丰离去后,郭嘉和他、单飞叙说三香一事,张辽虽然半信半疑,但赵达随后说司空有令,让他前往洛阳参与此事。

张辽很有些意外,可见郭嘉只是朝他笑笑,立即明白过来。

这等事神秘亦是机密,能够参与的都算是司空信任之人!

他张辽一个降将,当初虽在河北对三香一事略知端倪,但素来知道犯禁,绝口不对外人提及。这次能参与进来,就说明他在司空眼中的地位已有所改变。

是因为郭嘉、还是因为单飞?

张辽是沉稳,可不意味是老实,不然当初也不会替单飞说谎,等来到此处,一看到这种局面,怎会不明白其中的瓜葛。

他一定要选择一边,虽然默不吭声,但他早对单飞当作兄弟来看,单飞这小子别看以前是个家奴,可不走寻常路线,最要紧的一点是——单飞这小子行事很对他的胃口。

知道自己除了武技,摸金这活儿根本不入门路,张辽暗想只要和单飞一起,能完成这任务回去就算大功告成。

可到现在,隔行如隔山,张辽仍旧茫然不知头绪,根本不知道这些人在做着什么。

听张辽询问,石来点头道:“张将军问的极好,这其中的关系简单来说……梁孝王陵的修建本是卜邑一手包办,而三爷早在挖掘梁孝王陵时,曾发现有梁孝王日常记录数十卷。当初赵大人、卢大人都忙着搬着墓中的金银珠宝,三爷却将那些竹简统统带了回去。”

卢洪记得倒有此事,冷哼一声,听石来道:“三爷将梁孝王生平一览,杂事不烦赘述,但有几件极为关键的日常线索……”

众人立即都是竖起了耳朵,就听石来道:“第一件就是梁孝王二十五年。梁孝王记录曰——兄应允传位于吾,甚喜。”

他简简单单说了这几个字,有的人茫然无语,单飞知晓那段历史。却是清楚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梁孝王本是汉文帝的次子,他大哥就是景帝刘启。梁孝王刘武和景帝刘启是一母所生,娘亲就是窦太后。

梁孝王和景帝刘启兄弟间关系不错,又因为自古以来的“老儿子,大孙子。老太太的命根子”的传统,梁孝王反倒比刘启更得窦太后的喜欢。

景帝对窦太后也是孝顺,知道娘亲的用意,对梁孝王有求必应,有一次在梁孝王入朝时,景帝估计是喝高了,闲谈竟对梁孝王说——千秋万岁之后,传位于梁王你!

梁孝王自然高兴,窦太后亦是喜欢。

不过后来景帝酒醒后可能发现不对,自古帝王除了尧舜。都有点私心,若无意外,谁会

不传儿子传兄弟?

后来景帝终于没有兑现说过的话,传位第十子刘彻,也就是汉武帝,开启了一代盛世。

梁孝王至死也就没有当上皇帝。

石来不管旁人懂还是不懂这段历史,继续说道:“第二件就是梁孝王三十五年记载——吾不为帝王,当走仙路,盼卜邑音讯。”

众人心中均是一凛。

单飞推算下时间,暗想梁孝王是三十六年死的。这句话是他死前的那年记录,听闻梁孝王在三十五年曾入朝再见景帝,请求留在京师,估计还是觊觎帝位。只盼景帝言而有信,不过景帝拒绝了梁孝王之请,很快让其返回了封国。

梁孝王想必知道景帝的潜台词,心中闷闷,这才转走求仙之路?

寻长生香?

单飞当初和曹棺阁楼一谈,对曹棺的断定还有分怀疑。这会儿见曹棺行事如此缜密费力,显然是对长生香一事势在必得。

可无间、变异又是怎么回事?

就听石来那面道:“第三件就是梁孝王三十六年记录——良山终见卜邑,见牛足生背不可思议之事,始知世事玄奥更胜帝王之位,得其香,无憾1

堂中静寂。

单飞记得曹棺和他提及过此事,心中微凛。

许久的光景,就算张辽都有分明白,开口问道:“那石校尉的意思是——梁孝王求帝位不成,转求长生,而卜邑帮他找到了长生香?”

张辽感觉自己声音都有分涩然,本认为石来会否认,没想到石来肯定道:“不错,梁孝王就是得到了卜邑所求的长生香,因此梁孝王陵再没有梁孝王和王后的尸体。”

荀奇眼中精光大盛,卢洪摸了下干瘪的脸皮,半晌才道:“曹三,当年你第一个进入王陵,老子一直以为你是要贪点贵重的东西,没想到你反倒去搜梁孝王的尸身,当年老子一直奇怪你把尸身弄到哪里,做梦也没想到还有这种隐情。”

曹棺在车中冷冷道:“我和你说过了,只是你根本不信罢了。”

卢洪并未反驳,反倒点点头,眼眸中的精光微闪,望向石来道:“石校尉,你把这段往事说的很是清楚,可老夫还有一事不明……”

顿了片刻,卢洪皱眉道:“这和七星坟又有什么关系?”

你真的不知?

单飞心中怀疑,就见石来望过来道:“卢大人不解,可单校尉想必已经清清楚楚?”

众人目光又落在单飞身上,这次不是轻蔑,而是有分凝重之意。

单飞沉吟片刻才道:“如果我估计不错的话,卜邑既然能为梁孝王求得长生香,自己当然也不会一无所获,因此在三爷看来,要找长生香的关键,本在卜邑留下的七星坟线索中。”

“你这不是废话?”荀奇不由道,“关键是如何来找?”

单飞笑笑,“荀郎将,如何来找,我方才不是说过了?”

荀奇怔祝

Ps:老墨求几张月票,还请您支援!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