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115节 骇人的手段 (求月票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15节 骇人的手段 (求月票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新的一天了,大家手里的推荐票又有了,请多给老墨些,哈哈,《偷香》幼苗需要您的推荐票滋润!月票也请投几张!谢谢!

卢洪听荀奇汇报成绩,缓缓点头,嘴角带分微笑,显然对其有分满意。

单飞心中却有分嘀咕。

三香就在北邙?

当然应该这样,不然卢洪、曹棺不会这么大张旗鼓。

常言说的好——生在苏杭、葬在北邙。这句话的意思就是,人活着在苏杭是最舒服的,但死要埋骨,洛阳北的邙山就是个好去处。

邙山山水宜人,适合落葬的风气不知从何传起,反正历代帝王将相、骚人雅客都以葬在北邙为幸事。

就是因为历代积累,后来***倒斗的前往北邙,几乎几锄头就能干出个古墓来,不知道那些蜂拥扎堆葬在那里的人,若是知道这种情况,做何感想?

实际上不止是后辈倒斗工作者对北邙有兴趣,当年董卓在洛阳时,就已经对邙山的墓葬群进行过大肆扫荡。导致尸骸漫谷。

这一切的一切,或许不过是因为风水龙脉几字。

谁不想沾沾龙脉的光儿?

单飞倒没想到荀奇一开口就说出八条龙脉来,暗想这东西对古代人的吸引实在非同寻常,荀奇开口就是八条龙脉,难道寻找三香要从龙脉开始?

这听起来是玄之又玄的理论,可单飞却知道荀奇并非做什么无用功。

《禹贡》中划天下为九州,后人风水师就有依其山川河流绘出所谓龙脉,而且信的人颇多,到西汉年间,更建立了风水界极其有名的“三条四列说”,将天下山脉详细的划分后,形成后世所谓的龙脉学说。

不过龙脉也有各种说法,不同人有不同的解释,什么飞龙、潜龙、山龙、海龙不一而足。

华夏自古对龙的崇拜多种多样。也引申出风水先生对龙的不同理解,牵强附会多有,故作神秘的更是难以尽数,不过对后代的影响着实不校

单飞对这些龙脉的作用持怀疑态度。但他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古代人很信这点,而且大多依照这些学说来寻脉落葬。

这也就形成个怪圈,要找前人所葬,尤其是大葬,多少也是按照龙脉学说来找。高明的人几乎十有九成。

如今荀奇开口龙脉,难道埋三香的也会按照这个理论?

单飞颇有兴趣的看着墙上的地图,见其中山势起伏,颇有几处浓墨重笔,单飞仔细数了下,果然有八条之多,想必就是荀奇依照山势寻出的龙脉。

荀奇又道:“卑职循脉找寻,在八脉中均有不菲的收获,可证卑职所绘无误。”

你小子的那个兔子就是从坟里挖出来的吧?

怪不得一赌就是百金。

单飞暗自叹口气,心道自己要晚穿越一段时间。说不定能成为三国第一首富,谁知道第一次开工就入了个笼子,第二次开工不要说发财,能不能活着回去都是问题。

天意弄人啊,单飞嘀咕的时候,就听曹棺在车中淡淡道:“卜千秋的墓葬在哪条龙脉上?”

单飞心中一凛,蓦地想起郭嘉当初所言——曹棺是发现卜千秋墓葬后异常激动,难道说卜千秋也和三香有关?

荀奇却是一怔,脸色发红。

卢洪大笑道:“曹三你又在为难兄弟了,我们发丘中郎将。说起来风光,可更多就是做些跑跑腿,搬搬石头的活儿。卜千秋墓,我也听曹三你说过。可和这次任务有什么关系?”

“我记得对卢大人说过……卜千秋本是此次任务最关键的一环。”曹棺在车中不冷不热道。

卢洪脸色沉了下,“可曹三你也没再说下去。”

“因为我那时也不太确定。”曹棺叹了口气,“石来,对卢大人说说你的发现。”

石来走了出来,却是望向单飞道:“麻烦阁下帮个忙。”他从怀中掏出团如同拳头大小的丝绢,抖了开来。几乎透明一样。

单飞不解他要求什么,暗想这次国家任务看来也是分为两派,这个石来是曹棺的手下,出口向他求助,而不找别人,显然是认定彼此同路。

心中不解,单飞还是接过那丝绢,感觉和荀奇拿出的绢帛尺寸仿佛,就见石来向墙上那幅地图指了下。

单飞心中一动,将石来的丝绢罩在荀奇那幅地图之上。

荀奇脸上有怒容一现,可随即怒容隐去,盯着墙上的丝绢陷入沉思之中。众人虽奇石来的举动,不过亦如荀奇一样,望着墙上的丝绢不语。

丝绢和地图一叠,并没掩盖地图的地形,只是让地图多出五个黑点。

石来也不废话,遥指丝绢道:“我绘制的地相和荀郎将尺寸仿佛,那最大的黑点就是卜千秋墓葬所在。”

众人向那黑点望去,只见黑点明显不在地形图的八条龙脉之上,都不由向荀奇望去。

荀奇心中恼怒,锯世上并非所有墓葬均在龙脉之上。”

“荀郎将说的不错。”石来微笑道:“这或许也可以说明……这次任务或许和龙脉无关?”

卢洪脸色微冷,随即淡淡道:“图上除卜千秋墓葬外,还有四个黑点,又是什么?难道也是卜千秋的墓葬?”他说出这话多少有些嘲讽之意,但也知道石来是曹棺的得力助手,绝不会凭白多画出那几个黑点。

其余的黑点究竟意味着什么?

“石来,你说给卢大人听听。”曹棺虽在车中,但对堂中众人的神色显然尽数看在眼中。

石来立即道:“三爷,这件事要想说个清楚,恐怕要从头开始。”

单飞倒是极为赞同,暗想这里就老子一个人稀里糊涂的,张辽恐怕也不算知情,从头来讲最好不过。

卢洪却是微笑道:“好,但说无妨。”他虽对任务知道不少,可最关键的秘密一直都是曹棺掌控,不然也不会坐这儿枯等。听石来要从头来说,他善变而又狡猾。暗想这些日子都等得,当然不会这点时间都等不得。

石来见状,看了单飞一眼,开口就是石破惊天。“梁孝王陵我等都有所闻,但恐怕少人知道,梁孝王府的大管家本来姓卜1

众人脸色均变,显然都是有所发现。

单飞脑海中轰鸣一声。

曹棺和他说过梁孝王陵,郭嘉又和他提及过卜千秋。只是他所知不多,一直没将其中有所关联,一听石来这般说,单飞第一个念头就是,按照年代推算,梁孝王是在汉文景帝之时,卜千秋墓葬据考证,应是西汉中叶以后,那卜千秋不应是梁孝王的管家,难道是卜姓管家的后人?

果不其然。石来随即道:“卜千秋本是梁孝王管家卜邑的后人。”

“这些你是如何知道?”卢洪突然问道。

石来道:“当年入卜千秋墓葬后,我等未取旁物,只取了卜千秋墓葬中的家书,因此知晓此事。”

卢洪冷哼一声,扬声道:“曹三,你也太不够意思,这些事情为何不和兄弟说?”

曹棺不语。

石来却道:“当年挖掘梁孝王陵时,三爷早说过长生香一事,不过无论司空和赵校事、卢大人均认为是无稽之谈,三爷知道司空和几位大人不信。事后做的一些事情就未再说与卢大人听。”

卢洪不再吭声。

事实也是的确如此,他们当时可说一边掘墓一边作战,生死不知,自然对什么烟里雾里的长生香没什么兴趣。秦皇汉武都没有完成的壮举,他们当然不想浪费生命去寻什么长生。

石来继续道:“据卜千秋家***载,其中有个极为奇异的事情。”

众人竖着耳朵听着,均不想错过任何有用的信息。

“卜邑本梁孝王管家,在梁孝王入葬后随即归隐邙山,留下七卷羊皮卷。嘱托后人每代依次开启一卷,依卷上所言行事。”

卢洪知道这件事肯定和三香有关,但琢磨不透究竟,耐着性子道:“后来呢?”

“卜千秋已是卜邑之后第三代传人,他依先人遗训打开属于自己这代的羊皮卷,然后……”石来见众人都在望着他,终于说出了***,“他就给自己盖了那座坟墓。”

卢洪冷笑一声,“这就是你和曹大人得出的结论?”

“当然不止这些。”石来道:“据我所知,卜千秋前后的几代,均是如此做法……”

众人面面相觑,暗想这究竟是个什么鬼?

卜邑留下七张羊皮卷,让后人盖坟……

单飞看着墙上的丝绢道:“那几座墓葬不是在一起的?”

荀奇哂笑道:“这怎么可能?”

要知道按照常识,家族之墓,大多都是合葬在一地,一来风水宝地不是那么容易找的,二来也是方便祭祀,卜邑后人既然都葬在邙山,为何要分散来葬?

单飞蓦地提出这个问题,荀奇感觉此人外行,可见单飞只是望着丝绢,荀奇心中一颤,“这五个黑点的意思是?”

“当然是卜家五代人墓葬的所在。”单飞淡淡道。

众人均是一怔,齐齐望向石来,就见石来眼中闪过分诧异,半晌的功夫,石来一挑大拇指道:“单校尉说的不错,这是……三爷说的?”

见单飞摇摇头,石来心中钦佩,暗想三爷眼光绝对不差,举荐之人亦是不凡,竟然一眼看出关键所在。他不知道单飞并没正式官衔,可暗想三爷的人,当然是归属摸金校尉,总不是归在发丘中郎将了。

“单校尉说的不错,三爷自从知道这羊皮卷一事后,立即派我等在北邙搜寻,先后挖了数百座坟墓,终于查出卜家连同卜千秋五代人下葬的地点,而且确信无疑1

单飞心中一寒,看着石来瘦弱的身躯,实在难想他竟然能做出这种骇人听闻的事情。

一连挖了数百座坟墓来寻找其中的秘密?

“那你和曹大人究竟得到了什么结论?”卢洪忍不住问道。

石来向马车的方向看了眼,就听曹棺道:“说吧。”石来立即道:“诸位从这五个黑点中看出了什么?”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