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113节 爱、离开 (求月票)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13节 爱、离开 (求月票)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看到惜缘盟和众多书友又发了很多红包求推荐票,月票!老墨心里感动!不过呢,感觉许多书友的推荐票还没投呢,就请没投票的书友把您的推荐票给老墨些,拜谢!

秋阳升起,照在身上微有暖意,莲花却是打了寒颤,她虽然也见过不少丑恶的事情,可从未想到过竟有女人会向对自己一往情深的男人这般下手。

“那后来呢?姜叔叔……当然没有事?”莲花知道自己问的是废话,还是忍不住的问。

“我本来或许会死在那里。”

姜岐嘴角带分讽刺之意,“我还能活下来,不过是因为我当时见她离去,心中感激,只感觉她对我如此,我此生再无憾事,于是我将怀中所有的积蓄都拿出来,想放在她的梳妆匣里,然后就离开。我本来……只想再见她一面、说几句话足矣。”

莲花认识姜叔叔的时候,年纪还小,这会儿大了几岁,又兼和单飞相处一段日子,总是想念,对男女之情早就清楚明白。一见姜叔叔这般,莲花心中只是想——怪不得姜叔叔说我和他很像,我今天,不也只是想见单大哥一面?姜叔叔,原来也是深情的人。

不知许久,姜岐又道:“她知道我对她一直都是如对仙女一样敬重,从来不会动她的东西,可没想到我这次破了例。打开梳妆匣的时候,你猜我看到什么?”

莲花心中有分不安,垂下头来看着手中的鞋垫,摇了摇头。

“我看到的是里面的金饼和一些珠宝。”姜岐笑道:“你说姜叔叔那时候是不是很傻?”

莲花蓦地抬头道:“你不是傻,你只是太爱,根本没有去想旁的事情。”

姜岐一怔,看着莲花的泪眼,终于笑道:“说的好。”

“那后来怎么样?”莲花终于暂忘了自己伤悲。

姜岐淡然道:“我那时真是爱的再没有留意别的事情,可在一见到那些金饼珠宝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很有分可笑,也有分可怜。可更多的却是怒火冲天。”

“那你……”莲花心中有分惴惴,喵了姜岐背后那麻布包着的短棍一眼。

“可我那时候不知怎地,竟然出奇的冷静。”姜岐看着远方的天际道:“我只是把梳妆匣盖好,然后退出了房外。找了个地方躲了起来。不多久,我就见到她带着我的仇家围住了她住的地方,她以为我肯定会留在房中,因为我一直听她的话。”

秋阳起,有几只蜜蜂废园飞舞。盘旋在杂草中黄花之上。

姜岐望见,伸手从树上取下根枝条才道:“她端着一壶酒,盘上还有一串钱,然后她就叫着我的名字走进房中,声音还是那么轻柔婉转,以前我是每次听到她的声音,都是感觉如仙乐一般。”

莲花的娇躯忍不住都有分颤抖,她虽然知道姜叔叔肯定没事,但想到那时候的场景,还是不寒而栗。

酒壶里装的难道是毒酒?

一个女人端着毒酒。想要将那酒送给房中那痴情的少年。

房外满是冰冷的刀剑!

“她当然没有看到我……”姜岐淡淡道:“我听到酒壶碎裂的声响,然后看到她慌慌张张的跑出来,对我的那些仇家发誓我一定还在。我在屋顶看着他们无头苍蝇般寻找,终究没有了下文,然后我选择了……离开。”

莲花舒了口气。

姜岐手握树枝,看着黄花上盘旋的蜜蜂,轻轻道:“我再见她的时候,又过了三年。”

莲花一颗心顿时又提了起来,“姜叔叔,你是找她报仇吗?”她有这个想法自然而然。换成要是自己的话,肯定亦是要报仇,只要她有能力的话。

“没有。”姜岐摇摇头,“我听说她要成亲。亲自登门送了两个金饼祝贺。”

莲花讶然,她实在不明白姜叔叔究竟怎么想的。

“然后呢?你们就言归于好了?”莲花不敢相信这个结局,可除了这个结局外,还能有什么可能?

姜叔叔这么大度的一个人……

姜岐看着莲花,许久才笑道:“你究竟还是个孩子。”

“我不是。”莲花否认道。

姜岐淡淡道:“你要不是个孩子,就应该知道这世上的天真只存在于孩子的眼中。问心有愧的人通常不知道悔改,只知道掩埋1

莲花心中一颤,终于明白过来,“那女人不想和姜叔叔和好?她很怕,她怕姜叔叔是来找她报仇的?”

她终于明白过来,不知为何,心中很是悸然,究竟为了什么,她也说不明白。

姜岐笑了起来,“不错,她和她的夫家当然不认为我是去祝贺,只觉得我满是恶意。因此他们表面上留下了我,然后立即派人去通知了我的仇家。”

莲花看着姜叔叔嘴角若有若无的笑,这次没有再问,却仿佛看到了结局。

“我的那些仇家蜂拥而来,就和这蜜蜂一样。”

姜岐手一抖,手上的树枝颤了几颤,点在了面前盘旋飞舞的几只蜜蜂之上。

几只蜜蜂跌落到了地上。

可不到片刻,那几只蜜蜂竟又飞了起来。

莲花看到这里,心中震颤,她常在铁匠铺,当然也知道剑手、刀客,可相对姜叔叔来说,那些人拿的无非是屠狗杀***的刀剑。

如果姜叔叔手中是一柄剑的话,那会是怎样的一种情况?

“我对付他们就没有对待这几只蜜蜂那么客气。”姜岐淡淡道:“一剑下去,他们就再也不会起来1

许久的功夫,莲花忍不住又问:“那姜叔叔你……”她很想知道那女人的结果,似乎都看到姜叔叔一剑刺在那女人咽喉中的血意。

姜岐竟知道莲花要问什么,仍旧笑道:“我没有杀她,我仍旧留下那两个金饼作为贺礼,然后转身离去。”

莲花怔祝

“她显然也没想到会这样,竟然在一堆尸体中,哭着喊着对我说……她最爱的是我。”姜岐又道。

莲花突然有种想作呕的感觉。

姜岐看起来仍旧神色淡淡,“她虽然还是三年前的她,可我已经不是三年前的我。我走了,她自然也没有嫁得出去,她夫家当然比她还要怕。”

“她是自找的。”莲花毫不客气道,转瞬苦笑道:“我要是姜叔叔的话。不给她一剑都是好的,怎么会留给她两个金饼。”

“其实我反倒想要谢谢她。”姜岐突道,见莲花一脸错愕的模样,姜岐解释道:“那时候的我并不懂得爱,就像这蜜蜂盘旋在花丛中。无非是本能的存在。她是有错,但我何尝没有?”

丢了手上的树枝,姜岐拍了拍手上的尘土,似乎拍去所有的尘霾,轻松又道:“谁都会有过不如意,真正失败的人,从来只知道自怨自艾。”

莲花脸色苍白,就听姜叔叔道:“我没有给她一剑,因为她不值得我爱,更不值得我出手。我谢谢她。是因为她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不值得你爱的人,尽早离开1

莲花苍白的脸上突然涌上了两点红晕,那是激动所致,“但值得你爱的人,就不要忘怀!姜叔叔,我知道你给我讲这件事的用心,你只担心我爱错了人。”

姜岐默然,只是看着那倔强的女孩。

莲花大声道:“可单大哥值得***爱1

她本以为姜叔叔会骂她不懂事,没想到姜岐嘴角竟带了笑意,“你真的爱单飞?”

“是1莲花毫不犹豫道。

这句话在单大哥面前。她当然说不出来,因为其中有自卑的掩盖,可不知道为何,她却能在姜叔叔面前说出来。

唯一的原因或许就是——她和姜叔叔真的很像。最懂她的就是眼前这个姜叔叔。

姜岐道:“那你就一定不要放手,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刻这个世界还会不会存在。”

他说的古怪,莲花不知为何,却感觉周身热血都燃,可燃烧不过是片刻的功夫,她还是垂下头来。看着手上的鞋垫,“但我不配。”

“谁说你不配?”姜岐反问道。

莲花低头看着自己的粗布衣裳,有些破旧的布鞋,就连手上包裹都是那么的陈旧,虽然是她从家中最干净的布中找了出来。

“说不配的只是你自己罢了,我不觉得你不配。”姜岐道:“其实我给你讲我的故事,只是希望你永远记住一点……”

顿了片刻,姜岐一字字道:“爱……祈求不来1

爱——祈求不来?

莲花喃喃念着这几个字,突然悲从中来,“那我该怎么做?姜叔叔,你能不能教我?”

姜岐笑了起来,“当年我离去的时候,问你想要些什么,你只说要一技之长养活家里就好,可你现在当然不这么想。”

莲花缓缓点头,转瞬道:“我只想姜叔叔教我,怎么……”脸上有分红晕,莲花还是坚决道:“怎么让单大哥爱上我。”

我一直爱着他。

只要他再爱我!

“我当然可以教你。”姜岐眼中有光芒一闪,“但你心愿达成后,也要帮我做件事情。”

“没有问题。”莲花欣喜道。

“你答应的这么快,是因为你不知道我的事情有多么难做。”姜岐道。

莲花看着姜岐,不解姜叔叔为何说的如此慎重其事,“莲花只知道一点,为了单大哥,莲花什么困难都不会害怕。”

许久的功夫,姜岐点头道:“很好。”

“那姜叔叔你教我怎么做。”莲花很有几分迫不及待。

姜岐反倒十分平静,“你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离开、单飞。”

“离开单大哥?”莲花只感觉姜叔叔的想法和她总是不同,吃吃道:“我不想离开,我为什么要离开?”

她只想等待或许还有希望。

“你要是为了爱,就一定要离开。”姜岐道:“离开不过是为了最好的归来。”见莲花似懂非懂的样子,姜岐看着秋日蓝天,有孤雁南飞,淡然道:“等你再次回来的时候,你一定会成为天下独一无二的女子,那时候的你不用再自卑的话都不敢说出来,你甚至可以骄傲的告诉天下所有人——你最爱的人是哪个1

Ps:单飞求月票!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