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106节 要命的任务 (求月票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06节 要命的任务 (求月票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老墨凌晨更新,请您投月票!新书期,月票订阅很关键!还请多多支持!拜谢!

郭嘉追叙着往事,似有分困惑,却还是留意到单飞言语中的惊诧,看向单飞道:“你也认识卜千秋?”

单飞只感觉嗓子有些发干,想要摇头,可知道郭嘉眼里不揉沙子,苦笑道:“说不上认识,只是听说过这个人物。”

郭嘉来了兴趣,“你听说的是怎样?”

单飞搔搔头,一时间还不知道该怎么说。

他认识的不是卜千秋,而是卜千秋墓,卜千秋墓不算当今极为重大的考古发现,但也可说是当代一个不大不小的发现,因为那里的墓葬颇具汉朝当时特色——和求仙主题密切相关。

卜千秋墓,在洛阳北邙,因有铜印从墓中出土,上有阴刻篆书“卜千秋颖四字,是以后人以卜千秋墓名之。

墓室是砖墓室,有墓道、主室和左右耳室组成,算是汉朝墓葬结构标准的大户型,能埋在里面的自然都算是大户人家。

今人从卜千秋墓中起出文物千余件,不过最让单飞记忆深刻的不是其中的器物,而是墓室的壁画。

那墓中的壁画可和如今的一个画像展览馆仿佛,顶脊、山墙,以及甬道壁上均是绘满了壁画。

壁画中人物多有仙人、仙女、伏羲、女娲,可说是难以尽数,后世的阴宅好像气魄极大,占地也多,但和卜千秋的墓室比起来,完全不在一个格调上。

现代人挖掘墓室后,发现卜千秋墓的主墓室并列有两口木棺,墓主人看起来是对夫妇,后人除了姓名外,对其身份难考,单飞也是由卜千秋墓立即想到卜千秋。做梦也没想到从郭嘉口中还能得到卜千秋的消息。

可这些怎么对郭嘉来说呢?

单飞暗自苦恼,苦笑道:“我就知道他死了好多年,好像还挺信神仙的,因为他下葬的时候。墓室周围都是画满了神仙,应该是希望神仙能接引他***了。”

郭嘉看了单飞半晌,终于道:“我还真不知道这些。”

单飞一怔,反问道:“那你知道什么?”

郭嘉回忆道:“我当初听曹棺提及卜千秋,反问他卜千秋是谁?曹棺兴奋的连连搓手。只是道——是真的,你知道张宝《太平经》最后那句话说的无间其实是一种香吗?我只要再找到最后一部分羊皮,就能找到一切。”

单飞思绪飞转,暗想梁孝王陵、张宝、无间、长生香,如今再加上个卜千秋,听起来乱七八糟的,曹棺究竟从中发现了什么?

郭嘉只是看着夜空,继续道:“我当时虽有好奇,可见曹棺的那样子,反倒有些皱眉。反问他道——就算让你找到了长生香能如何?”

“不错。”

张辽一旁本是默默无言,一拍大腿道:“郭祭酒此言甚合我意,想人活一世,草活一秋,皆是定数,丈夫活在世上,当求问心无愧就好,如果只是空求长生,于世无益,又有何用?”

郭嘉看了张辽一眼。缓缓道:“我当时也和张将军一样想。”突然轻叹了一口气,默然无语。

单飞见郭嘉本是不羁世俗,今日少见他这般,皱眉道:“郭大哥后来不这么想了?”

郭嘉心中暗道。张辽是铁血汉子,单飞却是闻音溯源,比张辽要活络很多。

“我一直当曹棺是朋友,这才有话直言。不过我当时话一出口,就感觉有分不妥,因为曹棺的脸色突然变得极为的难看。”

郭嘉皱下眉头。继续道:“他见我这般说,兴致似乎也低落了很多,转身竟然离去。我当时感觉不妥,就问他究竟什么意思?”

顿了许久,郭嘉终于又道:“曹棺只是回我道,不但张宝说的无间那句话大有渊源,而且梁孝王所用的长生香也是真的,根据记录,除了长生香和无间,这世上应该还有种异形香,这三种香都有匪夷所思的妙用,张角、张宝兄弟三人一直在找这三种香。”

他说完后又叹了口气,喃喃说了一句,“我那时为何没有信他?”

单飞听到郭嘉的解释,反倒更是莫名其妙,暗想长生香倒好理解,得之长生嘛,无间的意思就有些莫名其妙,他只知道佛教中有无间的说法,无间地狱说的就是阿鼻地狱,落入此地狱中将受苦不停,没有间息。

可一个长生成仙,一个无间受苦,这其中究竟什么关系?如今又多了个异形香,这个香意思又好理解,但总不成是出来个X战警吧?

他越想越是头大,多少还有分好笑,蓦地见到张辽脸色竟然异常的难看,又瞥见郭嘉紧锁的眉头,意识到什么问题,迟疑道:“张大哥怎么了?”

张辽听而不闻,眼中却多少有分惊恐之意,让人看了心中发寒。

许久的功夫,张辽突然向郭嘉道:“郭祭酒,当初在南皮一战,三百余虎豹骑死于非命,但还是活下一个人……”

见郭嘉点头,张辽道:“我见过那人,他脸上被抓了数条血痕,虽着扎甲,胸口还是被开了膛,回转不久就死了,只是临死前,他说了几个字。”

顿了片刻,张辽缓缓道:“是‘很多山魈’是不是?”

郭嘉又是点点头,若有所思的看了单飞一眼。

单飞脸色突然有分发青,因为他想到不久前才发生的一件事情……

何为山魈?

《山海经》有云——南方有巨人,人面长臂,黑身有毛……

传说中,山魈迅猛如豹,徒手可撕裂猛虎,实则山中霸王。

单飞脑海中闪过这些话的时候,最近发生的事情再加上郭嘉方才所讲,霍然的汇成了洪流,在脑海中奔腾不休,让他骇异莫名。

许久的功夫,就听郭嘉问道:“单兄弟,你想到了什么?”

单飞感觉自己声音有分干涩,半晌才道:“如果什么长生香、无间香、异形香都是真的话。那这三种香肯定有它的效果。”

知道这是废话,可见郭嘉神色凝重,单飞终于说出郭嘉想说却没有说的***,“异形香顾名思义就是这种香可以产生异样的形状。鬼丰怎么会有能力率领很多山魈?杀死虎豹骑的山魈都是他……他培养出来的?他难道已经有了异形香?”

这个想法简直可说让单飞脑袋都有点发炸,他本来以为郭嘉很难理解,没想到郭嘉只是道:“赵达大人和我、还有曹棺事后商讨,只感觉有这个可能1

单飞一呆,沉默片刻。凝声又道:“山魈不但杀了虎豹骑,在丁家村外还绑架了曹冲?”

他不知道在丁家村遇到的怪物是什么玩意,但如今一想,除了是鬼丰带来的山魈外,还有什么可能?

郭嘉又是点点头。

单飞反问道:“或许鬼丰又将什么异形香放在了蜂巢之中,引发虎头蜂变形,这才产生如拳头大小的蜂子?”

张辽显然不知这点,可神色显然益发的凛然。

单飞却是心情激荡,这种事情在现代其实并不少见,什么多腿***。双头蛇什么,总体来说均是基因突变,科学家大多将其中归结为环境恶化。

但单飞毫不怀疑,当代会有某些人就在做着这些事情,却归咎于意外。可他从未想到过古代人竟然也有这种本事。

他甚至开始有点怀疑自己是在三国吗?

郭嘉凝望单飞许久,叹口气道:“单兄弟实乃我见过最具想象之人,我还以为要对你解释很久,没想到你对这些毫无头绪的事情竟这快就能滤清脉络,倒省了我一番功夫,怪不得曹棺会举荐你来参与此事。”

他有分庆幸的样子。显然是感觉这些话如果要和旁人说,三天三夜对方恐怕也未见得明白,更不要说将一切自动关联起来。

“鬼丰究竟要做什么?”单飞仍旧搞不懂鬼丰的真正用意。

一人远远突道:“鬼丰在向我们挑战、向曹公挑战,可无论他要做什么。我们没听曹棺忠告已经错过了先手,就不能一错再错下去。我们决不能任由鬼丰横行,你要做的就是和曹棺一起,最快的找到异香,然后将他击败1

***!

单飞回头向远处望去,就见到青色的月光下。赵达的脸色也有分发青,脸上的刀疤又如蚯蚓般蠕动,看起来异常的狰狞可怕。

你开玩笑是吧?

单飞沉默无语,心中却在咒骂——许褚、张辽、荀奇加上你手下的那多好手,连人家一根毛都没有碰到,老子从殿顶跳下来都有分吃力,你让我将鬼丰击败?

你今天没吃药是吧?

×××

夜色幽幽,明月窥人。

单飞不知道青衣人从殿顶飞离后,并没有立即离开许都城,反倒是沿着鳞次栉比的屋脊一路行去,等到了城隍庙处,青衣人突然顿了下,身形飘忽,已落在城隍庙中。

青衣人没有任何逃命的样子,反倒很有分悠然。

立在院中,青衣人抬头看了眼天上的明月,眼中似闪过分讥诮之意,并不急于远走,只是踱进城隍庙中。

庙内蛛网盘结,纪信的泥塑早已蒙尘,青衣人看着城隍雕像,许久的功夫,突然道:“进来吧。”

城隍庙内本空无一人,他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多少有分鬼气森森,门口没有任何动静,青衣人却是霍然转身,青铜面具后的双眸突然闪出道寒光,低喝道:“谁?”

他看来竟是在等人,只是若是他等的人到了这里,闻声早就入内,绝不会还等在院中。

那会是哪个深更半夜的前来?

当然不是烧香拜城隍的百姓,可也绝不是赵达的手下——那些人不但没有跟来的胆量,亦没有跟来的本事。

一念及此,青衣人眼中精光大作,竟还能若无其事站在那里,只是肩头的黑黝黝的剑柄颤动下,竟似要脱鞘而出。

许久的功夫,青衣人终于道:“如今天底下能一路跟来,却不让我发现的人,并不多见。”

说话间,青衣人缓步走到门前,面具更青,眼中有道凌厉的光芒闪过。

院中静静站着一人。

手中拎着一个古怪的箱子。

月色下,箱体幽幽,似泛着七彩的光芒,述说着流年的沧桑。

青衣人看着那拎着箱子的老人,许久终道:“马未来,你终于来了1

Ps:有票票,有订阅才有动力,哈哈,老墨希望一觉醒来,月票订阅都飞涨!帮我圆梦吧!诸位好书友!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