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105节 南皮隐秘 (四更!求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05节 南皮隐秘 (四更!求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四更,为墨门神医‘啸归来’白银盟主加更!也感谢诸位打赏投票订阅的朋友们!还请支持老墨,把手里的月票推荐票都投过来吧!拜谢!

张辽听郭嘉所言,脸色似变了下,只是看了单飞一眼,欲言又止。

单飞见状,知道这个大哥想说什么,不过顾及他在一旁,很有分犹豫,遂道:“如果不方便说的话,我……”

“不是的。”郭嘉看了张辽一眼,含笑道:“张将军只是感觉那件事颇为奇异、也很是机密。不过……”

郭嘉握住张辽和单飞的手道:“司空用人不分高下,唯才是举。眼下司空对张将军很是器重,芄鄹幸彩遣淮恚偎嫡源笕恕⒉芄锥家欢ㄒバ值懿斡虢矗虼宋颐侨酥洌富安挥糜惺裁垂思伞!?p> 张辽心中一暖。

单飞亦是精神振作。

张辽本是降将,自归曹操后,其实一直战战兢兢的安守本分,不然也不会在鬼丰提及身世时,很有分慨然。听郭嘉如此一说,张辽多少放下心事,立即道:“郭祭酒说的可是邺城一事?”

单飞一怔,不知道二人为何谈论到邺城?

郭嘉点点头,随即摇摇头道:“事情看起来比邺城的时候还要严重很多。”

张辽脸色微变。

郭嘉见单飞一头雾水的模样,含笑道:“这件事说来话长,但我尽量的长话短说,给单兄弟以后的行动做些参照。只是……我说的事情,我自己也很是怀疑,一直没有说出来,只是怕弄巧成拙,反倒干扰到单兄弟。”

“单兄弟是个有主见的人。”张辽一旁道。

单飞老脸多少有些发热,他并不怪张辽对他有所隐瞒,实际上他最清楚一点。很多事情,本是你努力到了一定的层次后,才有资格参与,不然也就是跑跑龙套。最多活两集的命。

世情本如此。

见张辽、郭嘉对他这般如此,单飞内心很是高兴,更多的是激动,点点头道:“还请郭大哥明言。”

郭嘉沉吟片刻,似不知道从何说起。半晌才道:“事情还是要从去年说起,去年袁绍病死,曹公渡河欲取河北之地。袁尚、袁谭不敌,连败数场,袁尚命手下郭援联同南匈奴单于呼厨泉、***欲下河东分司空之心,司空用钟繇大人说服马腾联手,钟繇大人很是明断……知郭援刚愎自用,急于求胜,趁其渡河未济而击之,大败郭援。郭援败后。被马超部将庞德所杀。”

停顿会儿,郭嘉喃喃道:“关中马腾、韩遂虽渐老迈,只是马腾之子马超,马超部将庞德,再加上韩遂手下阎行、关中八将等人,均是桀骜不驯之辈,只怕……”

单飞见郭嘉将天下大事娓娓道来,暗自钦佩,心道自己或多或少也知道这些人的事迹,知道这些人都在历史上有些名号。但那是占了便宜,郭嘉对这些人如数家珍般,显然一直留意这些人的动静,那绝对凭的是真本事。

不过他对马超、庞德之流所知多是来自演义。却对钟繇很有兴趣。

钟繇可算楷书鼻祖,痴迷书法,对楷书定型贡献很大,后来什么王羲之、张旭、颜真卿、黄庭坚历代书法大家,可说均是从钟繇书法中取过经。

单飞擅长考古,对于这种事情自然清楚。不过他亦知道一点,这个钟繇还是钟会的老子。

知道三国演义的人对钟会绝不会陌生,那是灭蜀的关键人物。

不过那都是数十年后的事情,单飞对其并没有太大兴趣,方才差点都活不过今晚,如今暂时考虑明天怎么活就好。

人嘛,一定要先活在当下!

“郭大哥可是怕他们日后会妨碍司空平定中原?”单飞随口问道。

郭嘉目光中有分诧异,缓缓点头。

张辽见单飞对天下大势认知不差,暗想这种人物怎么会屈身做个家奴?

“不过我说的倒有分远了。”郭嘉自嘲一笑,“河东战局顺利,河北伊始亦是如此,直到……虎豹骑出了意外。”

单飞一怔,“虎豹骑有什么意外?”

郭嘉看了张辽一眼,“这件事张将军也是知晓。”

张辽这次并不隐瞒,径直道:“我听闻司空有感民生疲惫,军心厌战,不耐和袁谭、袁尚久战,遂派曹纯将军率虎豹骑兵分三路,对南皮的袁谭进行了突袭。结果,虎豹骑损失极大,听说曹纯将军的副手都是死在那役。”

单飞心中一凛,暗想虎豹骑毕竟是曹操手下的王牌突击队,怎会有如此惨败?心中微动,单飞将郭嘉所言一切略加串连,反问道:“这件事难道和……鬼丰有关?”

张辽微震,从未想到单飞敏锐如斯。

郭嘉却是不出意料的点头道:“我知道单兄弟多半会想到这点,不错,本来曹纯将军能一举定胜,但鬼丰突出,竟然率人伏击虎豹骑,只是一役,就斩虎豹骑兵三百有余1

单飞心下骇异,搞不懂鬼丰为何如此作为。

虎豹骑兵本曹操骑兵中王牌,王牌中的精英,如此损失,曹操怎不心痛!

郭嘉亦是道:“曹纯将军当时并未碰到鬼丰,但知部下损伤,又知袁谭有备,无奈撤回。这件事秘而不宣,除了少数几人,旁人不过都是以为司空是听我之计退兵。”

单飞苦笑一声,暗想我也一直这么以为。

“司空、赵达大人和我等略有商议,一方面知道袁尚为人狂傲,外敌一去,必攻袁谭。另一方面却知道要平河北,恐怕要先解决鬼丰的问题,于是开始调查鬼丰的来历。”

单飞不想曹操从邺城退兵竟然还有这个隐情,皱眉道:“鬼丰究竟是何来头?”

“没人知道。”

郭嘉叹口气道:“我只知道凉州有个杨阿若,击剑任侠,后来因嫌自己长相太过俊美,曾带面具行事,斩杀关中豪杰,自号鬼丰。只是……传闻他的武功,也没有眼下这么高强。”

单飞知道两汉时期游侠风甚剑很多时候上街不带把剑的都和现代不带***出门一样,证明不了自己性别,听郭嘉的语气,似乎对杨阿若的武功只觉得泛泛。就难免怀疑他自己的推断。

说不定这个杨阿若另有奇遇?

单飞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哂然一笑。这个时代通讯不便,人口调查远逊他那个时代,就算赵达调查起来,恐怕也是颇费周章。

“就算无法确定这人的身份。但总要明白他的用意?”单飞问道。

郭嘉秀气的脸上有分涩然,“他的目的和曹棺一样1

“他也在找长生香?”单飞吃惊道。

张辽在一旁本默默,闻言终道:“郭祭酒,想秦始皇、汉武帝那般人物,寻求长生亦不过是空忙一场,这世上怎么会有长生香?”

郭嘉苦笑道:“当年曹棺提及此事时,无论司空还是荀氏,甚至是赵达,均觉得不过无稽之谈。”

原来寻找长生香是曹棺的提议,而不是曹操想法?

单飞心中一动。知道郭嘉话中有话,不由道:“那现在呢?”

“他们只怕都有些后悔没有听从曹棺所言。”郭嘉喃喃道,见单飞、张辽困惑不解的模样,郭嘉叹口气道:“这件事的确很是复杂,若非鬼丰,谁都几乎忘记曹棺的话。当年司空为筹军饷,就曾发梁孝王陵,曹棺亲自领摸金校尉入陵,却发现梁孝王和王后尸体根本不见的秘密。”

见单飞只是点头,郭嘉知道曹棺多半对他提及此事。继续道:“曹棺那时候就说,梁孝王定是用了长生香才变成如今的情况,因此建议司空追查长生香的下落。只是司空那时势力甚微,可算是朝不保夕。又哪有闲暇调查此事?”

这说的也是,长生很多时候都是帝王家奢华过度追求的产物,如果整日提心吊胆,谁会去想长生的事情?

单飞见郭嘉也是困惑的神色,知道其想必也是将信将疑,忍不住问道:“后来呢?曹三爷独自调查此事吗?”

郭嘉默然片刻。喃喃道:“原来他对你也没说太多。”他神色似有分感慨,轻声道:“曹公虽对此事并不热衷,曹棺对这件事却是极为迫切,在随后的日子中虽和以往一样,但我知道他一直没有放弃这个线索。曹棺他……”

顿了片刻,郭嘉望向单飞道:“你觉得他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单飞不解郭嘉为何突然有此一问,沉吟片刻才道:“他似乎很寂寞。”

就是寂寞。

不是阴狠可怕。

单飞初见曹棺时,只感觉这人颇为神秘难测,但最近一次见到后,却真的感觉到曹棺的寂寞哪怕寻找长生香,也有着一种寂寞。

他当时就想问一句,如果像曹三爷这样,就算找到长生香能如何?可他终究没有问,他有自己的原则,但亦尊重别人的原则。

只要这原则不损伤他人,坚持什么都难以说错。

郭嘉竟然点点头,喃喃道:“不错,是寂寞,他最近益发的寂寞。可他和我也是朋友。他朋友不多……”

“郭大哥朋友也不多。”单飞插了一句。

郭嘉目光从单飞、张辽身边扫过,微笑道:“每个人对朋友的定义不多,有些人纵然朋友遍天下,知己能有几?我朋友不少了,最少还有你们两个。”

三人均看出彼此的温暖,一时静然。

郭嘉回忆着往事,怅然又道:“有一日曹棺突然来找我,竟然是少有的兴奋,他一见我就急急的说道是真的,记载说的全是真的,你知道卜千秋吗?”

单飞心中一颤,失声道:“卜千秋?”

Ps:今天四更送上!老墨也是拼了命了,手里没啥存稿,欠几位盟主的更新我都记得呢,绝不赖账!哈哈,看在老墨第一天更新一万三千多字的勤劳份上,还请大家把月票投过来吧!另外啊,新书开始,订阅很关键,决定一切官方推荐位置,所以还请您先订阅看看,拜谢!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