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104节 破阵 (三更求订阅!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04节 破阵 (三更求订阅!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三更,为盟主‘云风随心’加更,感谢他这阵子为《偷香》宣传做的努力!感谢书友炽缘Rush的打赏,成为《偷香》新盟主,感谢风之舞者563,惜缘£天涯两位盟主再次打赏,也感谢所有订阅,投票,打赏老墨的书友们,谢谢你们!

衣袂是张辽的衣袂。

张辽心下骇然,他绝没有小瞧青衣人,可也没有想到这青衣人恁地神通,这快破了他八方刀法,若不是他退的快,说不定已被青衣人拦腰斩断。

青衣人击退张辽,眼看赵达退出了院门外,身形一纵,看起来就要跟随赵达冲出门外,只是他人在空中,突然做了件奇怪的事情,他一剑就砍下了一扇门板,随手就将那门板身前一横。

夺夺夺……

下一刻的功夫,不知道有多少铁矢击在了门板之上,声如爆豆般。

单飞人在殿顶看的清楚,早在赵达退却时,就不知道有多少人从暗影中涌出,集在墙后、门侧,手中或硬弩或是圆筒,就如他袖中的破天矢一样,在赵达才出,青衣人追击到门前时排山倒海般射出。

只是青衣人不但武功极高,预判也是极准,显然知道赵达绝不会只带张辽、荀奇前来。

佛法无边,寺庙的门板亦是极厚。

硬弩、破天矢虽然来势犀利,但仍击***门板,只是击的青衣人身形稍顿,转瞬就听青衣人一声沉喝,连人带门板的冲入那些黑影之中。

闷哼不断。

鲜血飞天。

单飞人在殿顶,就见那青衣人抛了门板,不知砸倒多少黑影,长剑圈动,不知道有多少人头飞天。

恩,你很少杀人。

单飞人在殿顶,看的冷汗都冒,殿下院子内外的惨厉可见一斑。

赵达心中凛然。见青衣人料其先机,竟破了他铁矢合击,连退数步,见青衣人再斩数人。向他冲来时,低声喝道:“动手。”

他得曹纯传警,当机立断召集了这多人马,本来就是一定要将青衣人杀于小白马寺内,此人不除。后患无穷。

铁矢合击只是他的一个手段。

命令一下,早有四人动作一致的纵跃而出,手腕一挥,有道黑影从四人手上飞起,就要罩向那青衣人。

那是张大网。

网本乌蚕丝所制,刀剑不伤,只要罩上那青衣人,无论他有通天的手段,一时半刻都是无法破围而出。

赵达额头有汗,就见那黑网已到半空。陡然神色一变。

青衣人箭矢一样的窜来,长剑只是抖动两下,有两个撒网之人不等反应,翻身摔倒,喉间鲜血如泉。

赵达暗叫糟糕,才要再次喝令,就见青衣人一把竟抓住黑网,抡起那面的两人,竟连人带网的向他罩来。

就地一滚,赵达躲避的狼狈不堪。却已到了黑网之外,电光之前!

青衣人出剑。

一剑径刺赵达的喉间。

当!

有大响发出,一人横在青衣人之前,横短戟挡住了青衣人的雷霆一剑。

青衣人瞳孔微缩。低喝道:“虎痴不差。”他说了四个字,瞬间刺出五剑。那长剑在他手上或如雷霆,或比灵蛇,曲折如意,叱诧当空。

替赵达挡住那剑的赫然就是许褚。

许褚挡住一剑,退后一步。等被刺了五剑后,连退五步,竟然仍旧不离赵达的身前。

若说青衣人如无双之矛,许褚显然就是不破铁盾。

青衣人攻的急,许褚防的亦密。

单飞一见,暗想怪不得曹操要将此人留在身边,只凭许褚这种肉盾一样的防御,刺客一时半会还真的攻不进来。

许褚连挡五剑,脸上却已发红,陡然间怒吼一声,双戟一合,竟然并成一支长戟的模样,一戟刺出。

“不错。”

青衣人剑快人快,就在许褚击出那戟时,突然做了件谁都想不到的事情,他一剑削在铁戟之上,借力身形一闪,倏然竟然到了院墙之上。

“不要让他逃了。”赵达一见青衣人如此,立即明白他的想法。

早有人断了青衣人的后路,有数人冲上院墙,却被青衣人长剑一挥,有三人摔落,却有两人还能立在院墙之上。

青衣人长笑一声道:“摸金八门,发丘鬼将,改日再见。”

他只说了这几个字,纵到庭院之中,荡开张辽劈来的一刀,竟然瞬间冲到了荀奇的面前。

荀奇大骇。

他方才被青衣人一剑劈的***,浑身发软,这时方才勉力站起,不想那青衣人一出一进,竟然又反杀了回来。

荀奇勇气早失,知道青衣人的厉害,不等青衣人出剑,倏然滚了开去。

“当”的一声大响。

青衣人蓦地一剑击在巨钟之上,有如雷般轰鸣四散而出,单飞虽是远在殿顶,听到那钟声还是两耳轰鸣,有数人追上,正迎着那钟声,所受的冲击简直如怒雷灌耳。

那数人就感觉眼前发花,耳边声响全无,大骇之下再顾不得追击,奋力跳开。

青衣人早趁此光景上了殿顶,掠过单飞身边时低声道:“活到去见无间。”话音未落,他身形一晃,早沿着殿顶远去,单飞却是倏然趴下。

就听“砰砰砰”一阵乱响,那一刻不知有多少铁矢打在殿脊之上。

赵达冲入院中,见铁矢不出意料的落空,青衣人去远,怒视了躲避到一旁的荀奇一眼,骂道:“没用的东西。”

荀奇心中恼怒,暗想老子拼死拼活的,却不见你来厮杀?只是赵达位高权重,他不敢顶撞,只是垂下头来。

许久的时光。

单飞人在殿顶,就听殿下脚步繁沓,但再没人说话,不知又过了多久,殿前竟再无任何声响。

单飞终于缓缓露头,提防有暗箭射来,却见殿前院内那些人影竟然消失不见。不由愕然,也多少有些凄凉。

他正考虑怎么从殿顶落下,就听到身后有人道:“准备在殿顶上过夜吗?”

单飞回头望去,见张辽就立在他身后不远。心中微暖,脱口道:“张大哥没事吧?”

张辽摇摇头,转瞬叹了口气,伸手道:“郭祭酒让我带你下去。”

单飞一怔,“郭大哥也来了?”

等他和张辽联手下了殿顶。就见院中不知何时站了一人,赫然正是郭嘉。

郭嘉宽衣缓带,足着木屐,仿佛不知方才这里才经过一场惨烈的厮杀,只是听到单飞、张辽走近,郭嘉转身一笑,笑意中却多少有分黯然,只是道:“今晚月亮好圆。”

单飞、张辽都有分意外,不想他见面说的竟是这么一句,抬头向天空望过去。只见一轮明月当头,却洗不去暗夜的血腥气息。

郭嘉负手立在院中,喃喃道:“天上月圆,人间月半。世事本难全,很多人再也见不到这么圆的月亮了。”

他神色中带分无尽的伤感,单飞不明所以,张辽却道:“郭祭酒,今晚之事,本是和你无关,是赵大人……”

“不错。和我无关。”郭嘉淡淡道:“可就是和我无关,我才是这般伤感。”转望单飞道:“鬼丰和你说了什么?”

“那人叫做鬼丰?”单飞反问一句,见郭嘉点头,单飞回忆片刻。却感觉鬼丰如同与他聊家常一样,好像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

除了无间!

鬼丰两次提及的无间!

若是对赵达,单飞恐怕不会说起此事,他知道赵达这种人心机深沉,这些特别部门的人,素来都是给你个崇高的理由。行着他们不想告诉世人的秘密,你和他托根托底,他会拿你当个棒槌,可郭嘉不同。

郭嘉也是有事却不说的人,但他的不说和赵达的性质截然不同。

“他说让我活到去见无间。”单飞终道。

张辽有分错愕,似乎不知道单飞在说什么,郭嘉秀气的双眉挑了下,抿了下嘴唇才喃喃道:“无间?他为什么要你去见无间?”

“无间是什么?”单飞终于忍不住道。

郭嘉神色有了分恍惚,许久才道:“我没有见过。只是传说中……无间也是一种香。”

单飞留意到郭嘉用了个“也”字,不由跟了句,“就和长生香一样?”如果曹棺知道的事情,郭嘉多半也会知道。

曹棺要寻什么长生香难道是真的?无间香呢?和长生香有什么关系?

果不其然,郭嘉并没有任何意外之意,只是点点头,走到台阶上坐了下来,见张辽、单飞也跟着坐下,郭嘉突然道:“单兄弟,你当然知道黄巾军为乱一事?”

“只是知道皮毛。”单飞谦虚道,他对古董在行,但对史书上说的历史素来不敢全信,知道若论真实性,恐怕远不如郭嘉所知。

郭嘉沉思片刻才道:“黄巾为乱屈指一算,其实也不过十数年前的事情,那时候天下正惨,民多互食,生存都难。张角、张宝、张梁三兄弟蓦地起事,建四道、八门,统领三十六方,声势浩大,竟有数十万人马。”

单飞知道这时候人口稀缺,有个几千人马都可以叫诸侯了,刘备那种贤人,被演义说的仁德无双,可跟随他的兵力一直都是在数千左右晃悠,而那时张角能有数十万的人马,势力是可想而知的恐怖,也就怪不得朝廷震惊。

“只是张角暴死,张宝张梁也是随后被杀,黄巾军瞬间土崩瓦解。”郭嘉凝眉思索,突然道:“张宝临死前,有人在他秘藏一卷《太平经》最后读到一句话。”

顿了片刻,郭嘉见单飞、张辽都在盯着他,摇头笑笑道:“那句话就是——若得无间,死而无憾1

张辽、单飞均是怔住,齐声问:“这句话什么意思?”

郭嘉摇摇头,“我后来才知道这句话的意思。”看了眼天上的明月,郭嘉眉头紧皱道:“看来鬼丰也知道。”

又静寂了很久,郭嘉补充一句,“看来他不但知道,而且有了线索,甚至……还有了收获1

Ps:起点搞了个什么精品书库,要求好像是均订三千才能进去,老墨以前的书都在里面,这本书还是新嫩,希望有条件的朋友暂时还是订阅看看,给老墨增加点成绩,可好?拜谢!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