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103节 对攻 (第二更,求月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03节 对攻 (第二更,求月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新书上架,月票很重要!还请兄弟姐妹们多多支持,把您的月票投给老墨!拜谢!感谢书友云风随心,信手拈来雪花,八风皆动,啸归来的打赏,成为∧盟主,老墨谢谢你们了!

张辽人在月下,身形多少有分寥落,却只是不丁不八的站在那里,不知对青衣人所言默认还是否决。

“但你能站出来向我挑战,已远胜那些缩头藏尾的鼠辈。”青衣人目光远眺,眼中闪过分讥诮。

“荀氏荀奇,亦向阁下挑战。”一人从暗影处走出,手按剑柄,仰望屋脊上的青衣人,嘿然冷笑道:“阁下自诩颇高,虽不是缩头藏尾,但只会在殿顶说些风凉话吗?”

单飞见荀奇出现,心中惊愕。

要知道他被抓不久,就算曹纯诺大的能力,但在单飞眼中,能让张辽赶到亦是让人意外的事情,可荀奇竟然也在此地?

这些人蓦地汇聚,绝非仓促为之!

而荀奇出言讥讽,看似心高气傲,实则还是引青衣人落地一战。

单飞一念及此,心中微凛,终于明白青衣人站在屋脊之上的用意,青衣人武功奇高,再兼占据地利,无论谁要来对青衣人下手,绝难当青衣人迎头一击!

张辽、荀奇显然都知道这点,这才引诱青衣人下房一战。看这二人从夜色中冒了出来,幽灵一样,前方黑暗深处,寺庙周围还有多少人手,实在让单飞不得而知。

单飞越想越是骇然,他本以为这青衣人擅闯曹家,败曹纯、要挟曹丕已经是胆大包天,可见如今的阵仗,这人不知还做过多少耸人听闻的事情,这才让曹营如此动容。

那青衣人看了眼荀奇。淡淡道:“荀奇,荀氏年轻一代杰出剑手,听闻在洛阳城外,以一独斗关外十八匪盗。杀三人,重创七人,然后还能全身而退,剑法还算不错。”

荀奇见青衣人说出他数月前才做之事,得意中还有分意外。他在洛阳城外独斗巨盗,自己都不敢确定对手的身份,青衣人又是如何知晓此事?

可这等成绩,在青衣人眼中只是剑法不错?

荀奇心中气恼,不等多说时,就听青衣人又道:“听说你又拜发丘中郎将卢洪为师,显然是准备取代曹棺,成为摸金校尉的头一号角色?”

荀奇叱道:“胡说八道1他虽是如此呵斥,但内心忍不住颤了下。

许都城曹司空幕府***别的国家机器有三,分别是校事、摸金校尉和发丘中郎将。这三个部门互相渗透,分有支援,都是灰色的存在,除了曹司空外,就算朝中重臣也只知道这些人明面的职责,却不知道他们暗中还有什么更诡异的举动。

赵达、曹棺、卢洪分别统领校事、摸金校尉和发丘中郎将三个部门。只是如今曹棺身体大不如前,荀氏荀奇拜卢洪为师,得卢洪举荐进入发丘中郎将,实则还是有分觊觎曹棺之位,这时被青衣人蓦地说出。难免神色异样。

青衣人嘿然一笑道:“只可惜你心比天高,手上的本事就不见得高明,听说还输给我身边这个叫单飞的一场,实在让所有***失所望。”

单飞心头一跳。不知道这青衣人为何事无巨细,均是清楚明白?

就见青衣人转望他笑道:“单飞,我还是很看好你比荀奇要强上一些。”

你小子在挑拨离间。

单飞知道不要说当初让荀奇失了面子,就算今日这青衣人一句话,他和荀奇的梁子就算彻底架上,不过他只是笑笑。

这时候再说什么都不会有用!

荀奇那面脸色早已铁青。握剑柄的手不住发抖,看起来就要冲上去和青衣人一搏,却听张辽一旁低声道:“莫中他的激将之法。”

荀奇一凛,长吸了一口气。

张辽说的虽轻,青衣人竟然能够听到,叹口气道:“张辽,我若要杀他,何必用什么激将。只是才来你们两个吗?那未免太让我有些失望,赵达,你再不出来,我可不再奉陪了。”

单飞心中一震,骇异这青衣人究竟目的何来,怎知赵达一定会来?

夜幕沉沉。

半晌的时光,一人从佛院门前踱了进来,月色下,脸上的刀疤如蚯蚓般的蠕动,赫然就是校事赵达。

轻轻叹口气,赵达抬头望着青衣人道:“鬼丰,你一意孤行,究竟所为何来?”

×××

鬼丰?

单飞一听这名,隐约有分印象,记得这人好像是什么关中豪侠,但具体如何,却是再无别的记忆。

一见赵达至此,单飞益发感觉鬼丰这人的不简单,能惊动特别部门出手的人,显然做了威胁到曹营的事情。

联想到赵达给他看的虎头蜂,说的那些话,难道说……这些事情和这个鬼丰有关?

他才想到这里,就听那青衣人低声说了句,“你若不想死,就留在殿顶1那声音极是轻微,除他二人外,旁人显然均是无法听到。

单飞一怔。

青衣人在殿顶凝望着走出来的赵达,面具后的眸光微闪过分锋芒,“我来的目的,本和你来此一样1

天光一亮。

青衣人出手。

谁都知道双方难免一战,谁都以为赵达出现后,总要和青衣人谈谈,可谁亦没有想到过青衣人会这快出手。

赵达来此当然不是为了找青衣人聊天,而是想要杀了他!带张辽、荀奇到此伏击已是明证。

那青衣人一直在这等候,也是为了赵达?

所有人念头才转时,就见那青衣人拔剑、从殿顶一跃,就如苍鹰般从殿顶飞扑而下,剑尖所指的方向正是赵达。

众人骇然。

殿顶离地足有数丈之高,常人就算跃下,不跌死也要重伤,但那青衣人强悍如斯,竟然行若无事般出手。

赵达爆退。

他显然早知道青衣人的底细,方才出来不过是怕青衣人旁路离去,他的精心策划全部落在空处。他就是要引青衣人下来,青衣人一旦落地,想要再回殿顶夺路而走,绝非易事。

有长啸声响。

荀奇出手!

他心中早就忿然。若不是听从赵达的命令,他说不定早摸上殿顶和青衣人一战,无论赵达将此人说的多么神奇,可他荀奇不怕。

见那青衣人来势剽悍,荀奇反倒激发出昂扬的斗志。长啸声中脚尖一点院中那口巨钟,转瞬到了钟顶,再一用力,竟然高高跃起,直迎殿顶扑来的青衣人。

众人看的心中一紧,从未想到这二人竟是一般的强悍,能够独斗关外十八盗匪的荀氏荀奇,果然非比寻常!

不想那青衣人半空还能说了一句,“你不知道赵达派你来就是让你送死?”

话未说完,青衣人手中长剑由刺转劈。半空中一个闪电就击了下来。

两军交战勇者胜。

勇者本无畏,无后顾之忧,全部的力量谋取一战,取胜的机会自然比患得患失要大的很多。

荀奇本是勇者,可青衣人那一句话就如利箭般击穿了他的防范。

天底下从来没有任何阵营会是一团和气,无论阵营如何一致对外,但内部的勾心斗角在所难免。赵达和卢洪素来不合,他荀奇是卢洪的徒弟,赵达派他打头阵,难道真是如青衣人所言。要他来送死?

思绪只是一转,剑光却如雷电,荀奇只见青衣人来势剽悍,却从未想到此人竟如雷神般的出剑。

这是什么剑?

这又是什么剑法?

他荀奇能不能抵抗?

荀奇本长剑劲刺。被青衣人一句话就击穿了防御,终于放弃了对杀,长剑一横,来日方长,挡住这剑后再做打算。

他打算的极好,可做梦也没想到过他根本挡不住那剑。

“当”的大响。

空中竟有火球一闪。

荀奇就感觉有泰山之力从剑身传过来。下一刻就要将他碾压成齑粉碎片,生死关头,荀奇再顾不得杀了对手,爆喝声中,全力退却。

只能退。

再不退,下一刻的后果就是湮灭在这如雷电般的剑法之中。

他由刺转挡,由挡转退,说慢实快,其实只是转念。众人却只见半空二人一招就分出了胜败。

青衣人一剑劈下,荀奇已如弹丸般被击退,重重撞在那口巨钟之上。

咣!

巨钟轰鸣,荀奇一口血喷了出来,虎口全裂,再看手中还紧握的那把百炼的宝剑,竟然如曲尺般折折弯弯。

他心下骇然,知道这口剑本是取自古墓,百炼成钢,刚中带柔,在许都城绝对算得上数得上名号的好剑,可如今竟然变成这般模样?

若是青衣人再来一剑……

青衣人一剑劈飞荀奇后,却是看也不看,脚尖再点,直扑退缩的赵达,赵达带人杀他,可他看起来也是等着这机会将赵达斩于剑下。

赵达退的快,青衣人更如闪电,手中长剑展动,光芒距赵达不过数步之远……

有单刀飘逸,直奔青衣人的咽喉划来。

是张辽出手!

单飞人在殿顶,见青衣人一剑劈飞荀奇后不由血脉贲张,不想天底下竟有这种剑手、这般武功,可见张辽拦截青衣人时还是心中一沉。

他武功不算入道,但感觉这青衣人的武功之强可说到了匪夷所思的地位,只怕就是吕布再生,也是不过如此,张辽多半不是青衣人的对手。

电光石火间,张辽出了数刀,罩在青衣人四面,单飞在殿顶望见,只感觉刀光如水银泻地般、明月千里,层层叠叠的已有八面埋伏之意。

刹那间,只见刀光,不见青衣。

青衣不见,天光却起,下一刻的功夫,只听青衣人“嘿”了一声,就见亮光突出,震的银光乱溅,明月都暗。

下一刻的功夫,张辽一个跟头翻了出去。

有衣袂飘落。

张辽神色凛然。

Ps:感谢所有给老墨投票订阅支持的朋友们,谢谢您!呵呵,‘啸归来’白银盟主,要不要这样啊,≮一个白银盟主!好吧,以后每日的第三更答谢盟主们,今天有第四更,为拉风的啸归来白银盟主加更一节。老墨不会赖账的,每个盟主都有加更!还请诸位朋友多多投票订阅支持我!谢谢你们!!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