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102节 挑战(新书求月票!)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02节 挑战(新书求月票!)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一更,新书求月票!兄弟姐妹们,月票给力投过来吧!另,感谢书友wangruoyu打赏,成为≮十位盟主!

等什么?

单飞心中不解,可见那青衣人没有再说下去,他也没有追问。成功人士就是要有眼力,人家不想说,不要勉强。

单飞心中自嘲,多少开始收敛心神,悄然看着青衣人的背影,就见他衣着亦是朴素,长剑却背在背后。

长剑比寻常宝剑要长出尺余,插在乌黝黝的剑鞘中,剑柄亦是乌黑,很难想象如此的一柄剑怎么能发出雷电一样的光芒。

单飞正偷看时,就听青衣人道:“马未来在哪里?”

虽知道此人迟早会有此问,单飞还是难免心中一震,苦笑道:“大侠,我和马……先生并不熟悉。”

青衣人终于回转头来,面具后的眼眸有光芒闪动,“你和他不熟,他会把神女灵符交给你?”

什么灵符?

单飞错愕难言,解释道:“我真的和马先生并不熟悉,我只是见他一面,听他讲了个故事……”

他不等青衣人逼问,就将墓室的事情大概说了遍,只是有很多删减。

人家连马未来和他的关系都知道,墓室的秘密算不了什么,说出去还能让人家觉得咱老实。

叙说到最后,单飞心中陡然一动,下意识想要触***口的那个玉像,强自扼住了这个举动。

马未来是交给他一个东西,就是那玉石雕像,难道就是什么神女灵符?

可这个青衣人怎么神仙一样,什么都知道?

“拿出来。”青衣人淡淡道。

单飞故作糊涂道:“拿什么?”

“你胸口的灵符。”青衣人一字字道。

单飞背心见汗,不知道这人怎么会有如此敏锐的感觉,手指尖触摸到袖中的破天矢,单飞少有的犹豫。破天矢的强劲他早已验证,那人方才始终背对着自己。单飞却没有出手。

一来他其实也好奇这人的身份和用意,二来这人始终对他没有过生死相逼,他不到迫不得已的时候,也不会和别人拼命。最要命的是——这人方才背对着他。他都不敢出手,顾忌对手的有恃无恐,如今面对着他,他出手会有机会?

一矢击出的后果,单飞真的很难想。

指尖终于离开了破天矢。单飞知道在这种时候根本没有拒绝的余地,人家一剑干掉你,再取石像也是一样。

石像虽奇异,可命没了,什么都是一样。

缓缓伸手入怀,单飞拿出了那个玉像,真的有分不解道:“大侠说的可是这个?”

青衣人只是招招手,单飞见状只能缓步上前,双手将玉像递了过去,青衣人面具后的双眸没有任何表情。只是拿了玉像在手,看了很久后突然抛了过来。

单飞立即双手抓祝

“好好的保管。”青衣人淡淡道。

单飞一怔,搞不懂这青衣人有几个意思,从他的角度来看,这玉像价值不菲,最奇异的是玉像和他似乎有分呼应,关键时候还能帮他个小忙。这青衣人既然连什么神女灵符都知道,肯定知道这石像更多的事情,没道理不据为己有又还给了他。

这个青衣人究竟想着什么?

许久的时光,青衣人问道:“你说马未来给你讲个故事……他当然也会让你选择……”

“是的。”单飞有分头大。

“你选了什么?”青衣人平静问。

单飞迟疑片刻。终于道:“我说能不能三样一起循…只是马先生说我在做梦。”

青衣人反倒怔了下,喃喃道:“三样一起选?”他念了半晌,这才轻叹一口气道:“我如果是你……就会选择流年。”

那时候根本没有流年这个选项好不好!

老子要是知道还有个选项,肯定也会选流年。

单飞心中嘀咕。但还是真心请教道:“为什么?”

青衣人抬头望向夜空,见明月已出,繁星黯淡,喃喃道:“只因为……”他话音一顿,眸光突然一闪,低声道:“你知道方才曹纯为什么拦你?”

单飞心口一跳。不知道自己脸色是否也变的难看,故作不知道:“他可能是感激我。”

青衣人看了单飞许久,这才道:“你知道不是这样的,是不是?他和你没什么交情,有什么道理让你小心些?”

单飞感觉青衣人的目光似看透他的心底,只感觉背上冷汗沿着背脊流淌而下,如虫子爬的一样难受。

“他好像……有点别的用意?”

有幽香暗传,逃不过单飞的鼻尖,可单飞没想到亦没有逃过青衣人的鼻尖。

“他拦着你的时候,拍了下你的肩头,顺便在你肩上种了一股暗香。”青衣人缓缓道:“这股暗香虽然淡薄,但对于他们来说,却是最好的追踪线索。如果是白日,香气夹杂在旁的味道中会变的难辨,但如今是晚上,这里人又稀少,他们应该很好分辨。”

单飞只感觉一颗心跳的如同打鼓般,强笑道:“大侠觉得曹纯种下暗香后,会来救我?”

他在曹纯拍他肩头那一刻就发现这点,心中多少还有点期待,不想青衣人早知道这点。

青衣人明明知道曹纯的打算,为何还在这里停留?

一想到青衣人方才所说的“我在等”三个字,单飞心下骇然——这个人看起来清醒无比,实则是个疯子,他明知曹纯的打算,竟然还等在这里,究竟想要做什么?

青衣人摇头道:“他们不是想救你。”

单飞一颗心沉了下去,就听青衣人冷冷道:“你就算救了曹丕,可在他们眼中,你的性命绝对算不了什么,是不是?”

青衣人说的冷酷无情,单飞却不能不承认这点,如果他和曹纯互换了位置,恐怕也不会为救他冒险。

他单飞算个什么?

怎值得虎豹骑的统领前来冒险?

“可曹纯一定还会追来的,你知道为什么?”青衣人问道。

单飞实在难想眼前这人是不是人格***,做的事情不但疯狂冷血。而且有分莫名其妙,终于还是摇摇头道:“我不知道。”

面具后的眼眸似乎有分讥诮的笑,青衣人淡淡道:“他们追过来……是要杀我1

单飞心中一震——这人和曹纯并非初次见面?

月更明,夜却冷。

那人抬头看着天上的明月。喃喃道:“我很少杀人。”

你这个逼装的我给满分。

单飞想到方才这人一剑就干掉四个人时,实在难想这人要是很多杀人的时候,会是个怎么样的情况。

可无论如何,这终究是个好习惯,最好你和那些古怪的武侠高手一般。立誓这辈子再不杀人才好。单飞心中祈祷,就听青衣人冷然又道:“可如果挡住我路的人,我从不介意给他一剑1

单飞立即侧了下身子,避免自己站在青衣人的面前。

青衣人缓缓从屋脊上站了起来,盯着单飞,我现在不想杀你。”

单飞忍不住舒了口气,就听那青衣人一字字道:“因此你最好好好的活着,一直活到见到无间那一刻。”

无间?

这是什么意思?单飞困惑不解,不等发问时,就见青衣人面具后双眸带分嘲弄的寒芒。沉声道:“既然来了,何必遮遮掩掩,为何不出来一见?”

青衣人只是寻常的一句话,并没有刻意提高声调,寂静的夜中却是清晰可听,四野可闻。

单飞心中一凛,举目望过去,只见到前方青石砖铺就的佛院中静静的没有人踪,有的只是沉冷的寂寞。

如今丝毫不怀疑青衣人的耳力和判断,单飞见到前方幽静的情形。那一刻心如擂鼓,似已看到下一刻的功夫,这里已被鲜血淌满。

无回应,青衣人的青铜面具更是冷漠。缓缓道:“我现在给你们个机会杀我,错过这次,只怕你们不会再有这种绝佳的机会。”

他话音方落,一人缓步从佛院暗树后走了出来,腰间随随便便插着一把单刀,除此之外再无旁的兵刃。

月色正明。照那人魁梧的身影。

单飞一见那人的身形,心中微沉。

就见那人抬头抱拳,向殿顶的青衣人道:“张辽张文远,请阁下赐教1

是张辽!

单飞一颗心倏然提到了嗓子眼,方才青衣人重创曹纯,连杀四人,他看着虽然惊心,但毕竟和他关系不大,可一见张辽来此,忍不住为张辽担了分心事。

他是怕?怕张辽不是青衣人的对手?

单飞虽想否认这点,可内心对张辽能够胜出实在没有半分把握。

青衣人站在屋脊之巅,居高临下的看着张辽,缓缓道:“张辽张文远,本聂壹之后,先投丁原,后归董卓,再奔吕布,成为吕布手下八将之首,却始终难展抱负,数年前和关羽合解白马之围,可算是稍舒拳脚。”

张辽心中暗骇,不想这人竟将他生平说的一清二楚,连他为聂壹后人都是一清二楚。

他祖上聂壹本雁门马邑豪富,有感匈奴征战连连,百姓受苦,通过朝臣向汉武帝献计,派兵设伏马邑,然后诱骗匈奴人前往马邑,希望一举击杀。不想事情败露,匈奴单于退军,汉武帝空跑一趟,结果聂壹虽是忠心耿耿,却不但惹匈奴忌恨,更被朝廷不满,无奈下聂氏改姓埋名避祸,在汉朝再无作为。

这本是张辽的秘密,哪想竟被这青衣人知道的一清二楚。

“聂壹算个汉子,可惜所托非人。”青衣人淡淡道:“你张辽也是不差,只可惜你要向我挑战,还是差了点1

Ps:一转眼,六、七年没在起点上架新书了,激动还有点忐忑,不确定成绩如何,但又有着对你们的期盼。还请一如既往的支持老墨,老墨不会让你们失望!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