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100节 一剑飞仙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00节 一剑飞仙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二更!求推荐票!兄弟姐妹们,投票向前冲!!

“世子,不要1

曹宁儿见曹丕额头青筋暴起,握剑的手一紧,立即横身拦在单飞的面前。

无论如何,曹丕都不会对她出剑。

曹丕果然并未拔剑,只是望着单飞冷笑道:“单飞,你一辈子只是躲在别人的背后吗?以前是郭嘉,现在是曹宁儿。你若是有种,站出来和我打一场,赢了,再说你的那些废话。”

单飞拳头一紧,转向卞夫人望去,就见她早走到堂前,向他遥施一礼,却是示意他离去。

心中叹口气,单飞笑道:“我不如世子有种的。”

他蓦地说了这么一句,曹丕反倒一怔。

单飞只是摇摇头,转身向外走去道:“最少我不会向世子一样,有怒火却向无辜的家人发作1

他才走出两步,就听身后“呛啷”剑响,转瞬有利刃破空之声。

“不要1

曹宁儿见曹丕一个错步绕过自己,拔剑向单飞刺去,拦截不及,不由一声尖叫。

单飞早就一个纵身,在利剑及体之前窜出丈远,缓缓回身望过去,眼中寒光一闪——老子要不是顾全大局,早就一矢出来让你吃点苦头。

他指尖已经触摸到袖管中的破天矢,终于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

曹丕没想到单飞纵跃竟是这般敏捷,可心中怒火大盛,厉声道:“你有种就不要逃命……”他持剑上前,一剑要刺出。

一人喝道:“世子不要冲动。”

声到人到,一人夜色中闪出,剑鞘一搭,压在曹丕剑上。

曹丕只感觉长剑微沉,竟然无法刺出,先是一骇,随即发现出手之人正是曹纯,怒道:“你闪开,今天我要是不教训……”

他话不等说完,就听夜色中一人淡淡道:“单飞,你和马未来一样,总是些陈词滥调,却不知道……这些早不新鲜。”

那声音似从院外传来,但暗夜中声音未尽,一人倏然出现到了曹纯、曹丕的面前。

众人均是一惊。

曹纯扭头一望,心下骇然,就见来人身材修长,一身青衣,脸上青铜面具在夜色下极为狰狞。

这人是谁,怎么会擅闯曹府?用意何来?

曹纯念头才转,剑鞘微抖,长剑已脱鞘而出,半空中寒光一点,径向那人胸口刺去。

单飞和曹丕之间,不过是年轻人的意气,曹纯看在眼中并不觉得严重,眼见事态扩大这才出手。但见来人带着面具,极为的诡异,用意却是让曹纯心寒。

曹纯拔剑出剑、一气呵成,并没有半分犹豫。

当年虎豹骑初建,其中高手云集,不乏人中死士,将中精才,自然彼此不服,曹操伊始都不知谁来统领方能服众。直到曹纯担纲后,身先士卒又兼抚恤将士,才得虎豹骑众人的拥护。

可若无出类拔萃的本领,果毅决断的英明,又怎能降伏桀骜的虎豹群英?

变生肘腋,那戴青铜面具之人如同地下冒出来一样的突然,曹纯却也是反应极快,一剑刺出,口中亦有尖锐哨声突起。

此人身手绝对不差,只怕擒不住这人,先退此人保护世子和夫人,再召集手下将其拿下。

他想的极好,暗忖这一剑当能让来人退后数步……

可他剑才出,蓦地心头大跳。

天光大亮!

如今正夜晚时分,月隐星稀,灯笼才燃,又如何会有这种光亮?曹纯先是错愕,后是骇然,这才意识到对手出了一剑。

一剑击来,竟如一道雷电从天引下!

曹纯断喝声中,身形倒纵而出,刹那间竟退到堂前,只是他退的虽快,仍没有避开那如雷霆般的一剑,有前襟衣裳尽开,露出****雄壮的胸膛。

众***惊,不信世上竟然还有这般高手,这般犀利的剑法,轻易一剑就将曹军虎豹骑统领曹纯逼退。

青衣人一剑击退曹纯,手中长剑一抖,径刺曹丕的咽喉。

事发极为突然,曹丕只听到只言片语,转瞬就见一人到了附近,曹统领出剑,转瞬被那人击退,又见那剑瞬间到了喉间。

曹丕走马习剑,自负剑术不差,却也从没未想到世上会有这种人、这种剑法,厉喝声中,一剑斩出,正中对手的剑光。

当!

他手臂如被雷电击中,麻到了指尖,长剑高高的飞起……

“不要1卞夫人见到儿子危险,骇然惨叫。

单飞扑出。

若说走马箭术,单飞当然不如曹丕,可若论情形的判断,他还是比曹丕要聪明太多,眼见那人一剑逼退曹纯,曹丕竟然还要硬抗,单飞暗叫糟糕,飞扑而出竟将曹丕推出丈许之远。

只是如此一来,他就暴露在长剑袭击范围之内。

果不其然,长剑陡转,方如雷霆,现如毒蛇般向单飞噬来,单飞推开曹丕,暗想老子有教养,不和你这屁孩子过于计较,看在***份上,最多帮你到这儿,剩下的死活全靠你自己打算。

微吸了一口气,单飞还在飞扑中,身形蓦地变线,一跃、再纵、等到第三跳的时候,倏然竟窜到了墙上。

那剑落空。

单飞却是心中骇然,他根本来不及去看剑势,完全依仗自己的直觉——等他见到青衣人出剑,说不定已经是死人一个。

绕是如此,三次纵跃间,他还是感觉那剑几乎就抵在他背心刺来,仍能隐约感觉到背心刺痛,来不及去看是错觉还是真的被刺了一剑。

有雷霆怒吼!

世子闪开!

曹纯得单飞出手相助,终于有分喘息的余地,毫不犹豫的再次扑来,他本是****统领,遇挫愈勇,虽知道来人身手高的出奇,可职责所在,从不想退却。

曹丕若是聪明,趁他曹纯还能顶一时半刻,抓紧离开再做打算,那无疑是还算聪明的举动。

来不及过多吩咐,就在青衣人一剑几乎刺飞单飞,而单飞如猴子般窜到墙上时,曹纯再次出剑。

空中厉风大作。

那青衣人一剑刺空,青铜面具后双眸似有光芒闪了闪,见曹纯扑来,反手一剑,天空又是一亮。

众人从未想到会有人使出这种剑法,不像世人尘舞,反如天人指路。

曹纯这次却是没有躲避,目微咪,剑更急,仍刺那青衣人的胸膛。

他使的已是两败俱伤的剑法,他知道青衣人武功绝高,他已不是青衣人的对手,只盼能和对手以命搏命,这才能换回曹丕等人的一线生机。

夜空似凝。

眼看那道闪电就要将曹纯一劈两半,而曹纯之剑,显然离那青衣人不过尺远……

青衣人突然回剑。

劈出如电,收回如闪,轻巧只是一转,剑锷就击曹纯的剑尖之上。

曹纯只感觉如雷轰来,手中长剑竟倏然两断,那剑锷余力不减,反击到他胸口,他只来得及用手中剑锷挡了一下。

剑锷裂成碎片。

曹纯就感觉一股大力撞在胸口,半空飞退,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等再落地上时,单膝微软,竟跪地难起。

曹宁儿从始至终都是没有太多的反应,直到单飞上墙时,这才转身想跑,可不知为何,双腿有如灌铅,举步维艰。

等见到曹纯被那人击伤***,曹宁儿俏脸苍白,悄然才动了一步,只感觉全身发冷,头一次感觉生死离别就在眼前。

嚓!

啪!

一物掉在地上,曹宁儿低头看去,这才发现那不过是她头上的步摇,但已裂成两半。

夜空里,只听那青衣人冷冷的声音传来。

——谁再动一动,就会和这步摇一样。

——我的话,不说二遍!

Ps:晚上还有第三更!感谢这些天来一直关心支持老墨的兄弟姐妹们!推荐票还请您多多投过来!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