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99节 指点迷津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99节 指点迷津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感谢书友风之舞者5638的打赏,成为≮九盟!盟主威武!也谢谢众多打赏和投票的朋友们,谢谢大家对老墨的厚爱和支持!

心中隐约有点了记忆,可单飞依旧记不起环夫人的资料——不能怪他孤陋寡闻,实在是老曹的女人多了点。

卞夫人轻叹道:“司空和环夫人相见说来也有些玄奥,我们都称她为环夫人,只因为当初司空赠予她个玉环。”

环夫人没有名姓的?

单飞皱了下眉头,卞夫人似看出他的疑惑,点点头道:“我们都不知道环夫人的名姓,家人何在,只知道她对司空很好,这就足矣。”

眼中不知为何,闪过分怪异,只是卞夫人很好的将心事藏起,接着又道:“冲儿比丕儿要小很多,但却比丕儿明白很多事理,知道司空的心意,一心想要帮司空挽回丁夫人,环夫人对这个也是赞同,这才让冲儿跟着丁夫人。”

嘴角带分微笑,卞夫人道:“丁夫人虽然对妾身不喜,但她很喜欢冲儿。”转望单飞,见他沉吟不语,卞夫人涩然一笑,“我想以公子的睿智,想必知道妾身要求什么。”

单飞见卞夫人若有期待的样子,沉默片刻才道:“在下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公子请讲。”卞夫人不解道。

单飞目光一扬,望向卞夫人道:“夫人真的想请回丁夫人?

“单飞1

曹宁儿一直沉默无言,可不代表她不关心卞夫人和单飞所说,一听单飞当讲不当讲一句,立即知道糟糕,听单飞问的如此直白,忍不住呵斥。

卞夫人望着单飞清澈的目光,并未回避,更未恼怒,只是凄然笑道:“妾身自幼漂流,从来只是祈求有个居所就已心满意足。后来得司空喜爱,又得丁夫人容留,至此后都是感激在心,这种心意……”顿了片刻,卞夫人缓缓道:“妾身从来没有变过。”

单飞一笑道:“既然如此,夫人根本就不用求在下什么。”

“为何?”卞夫人一愕。

单飞道:“两情贵诚、更贵在相悦,在下虽不太明白司空的心意,但今日在酒楼一见,就知道司空对丁夫人从未忘情……”

见卞夫人神色黯然,单飞道:“就像夫人对司空一往情深一样。”

卞夫人眼帘微润,喃喃念着单飞方才说的“一往情深”,只感觉这四字道尽她的全部辛酸哀愁。

“司空以前或许被乱花迷眼,但如今想必已知道往事如烟,终有落幕;掌上燕舞,亦作尘土。”

单飞含笑望着卞夫人道:“既然如此,夫人只需知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八个字足矣。”

掌上燕舞,亦作尘土。

曹宁儿本自担忧,可听到单飞说出这八个字时,心头没来由一酸,不解单飞年纪轻轻,为何会有这般感慨的心境。

那面的卞夫人眸光有亮,喃喃念着单飞方才所言,终于缓缓站起,竟然轻施一礼道:“多谢公子指点。”

她本对求单飞没什么把握,不信单飞这少年能解决什么,无论如何,她总是还想试试,为了至爱那个男人,她真的什么都肯去做。

但今日听单飞所言,她却有非同的感悟,她本历经沧桑,可还是不解这少年眼界为何看的如此透彻,对眼前这少年着实不再小看。

单飞忙回礼道:“在下信口而言,不敢当夫人之赞。”

二人对施一礼时,就听门外有人喝道:“娘亲,你在做什么?”

众人一怔,就见曹丕满面怒容的站在庭外。

夜幕已临,夜色青涩。

曹丕脸色更是发青,快步走进堂中,见单飞侧身到了一旁,却不放过他,一把抓住他的衣裳喝道:“你方才说了什么?”

“丕儿1卞夫人见状脸色微变,叱道:“放开单公子,他是为娘请的客人。”

“他一个下人,又是什么狗屁公子?”曹丕喝道:“娘,你不要听他胡说八道。他说的没一句真的。”

“世子。”曹宁儿急忙站起道:“单飞没说你的任何事情。”

“那他来做什么?”曹丕微有错愕。

曹宁儿只怕单飞受伤,急道:“是夫人有事请他帮忙。”她话一出口,蓦地感觉有些问题,因为她那一刻看到曹丕脸色变的简直有些可怕。

“娘,你为了丁夫人的事情求这个下人?”曹丕一字字道。

众人都是一怔,没想到曹丕对这件事竟是如此了解。

卞夫人脸色微有苍白,终究还是点点头道:“不错……丕儿……”

“你住口1

曹丕厉声喝道:“你还要脸不要?你这辈子还没被那个女人欺负够?就算她走了,你竟然还要让她回来踩你一脚?到如今,你连身份都不要,还要请个家奴帮手?”

“丕儿。”卞夫人身子摇了一遥

曹丕不理娘亲,狠狠瞪着单飞道:“你不要以为会做点菜,和郭嘉扯上关系,认识什么丁夫人就想什么事情都参合进来。你不过是个家奴,别忘记你的身份1

曹宁儿过来想要分开曹丕的手,曹丕却是死死抓住单飞的领口。

单飞并没有恼怒,只是望了眼卞夫人,保持着沉默。

“滚1

曹丕用力一把将单飞推到了院中,怒喝道:“你不要再在我的面前出现,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单飞踉跄两步,终于站住,曹宁儿冲过来扶住他,失声道:“你怎么样?”

并没有理会曹宁儿,单飞只是看着曹丕,嘴角带了分哂笑,“世子,你是不是有点怕?”

众人愣祝

曹丕一把抓住剑柄,眼中怒火喷薄,一字字道:“你说什么?”

夜色沉凝,单飞看了曹丕半晌,终于开口道:“我说你有点怕。”

“我怕什么?”曹丕上前一步,握着剑柄的手有些发抖。

曹宁儿手也有些发抖,只是这一次却没再喝止。

她终于发现了一点,单飞要不就是不做,可他既然决定做一件事的时候,旁人就很难改变。

“在下和世子不熟。”单飞突然一笑,“只是从令堂口中才知道,世子很是孝顺。”

曹丕楞了下,冷哼道:“那又怎样?”

“孝顺真很好埃”

单飞看着曹丕的表情缓和下来,轻声道:“可我感觉世子内心可能还是有点怕。”

“笑话1曹丕哈哈一笑,可眼中半点笑意也没有,“我怕什么?”

“世子可能是怕……”单飞迟疑下,终于道:“怕自己的自卑被别人发现?”

他是有感而发。

只是几天的功夫,参照他所知的历史,单飞已经知道曹丕眼下这个世子还有很大的水分,别人称呼曹丕是世子不过是尊称,可曹丕能不能成为货真价实的世子,还看老曹的心思。

老曹现在喜欢的是曹冲,以前喜欢的是曹昂,后来喜欢的是曹植,可唯独就是不喜欢曹丕。这就让曹丕不得不焦虑,不得不自卑。

可曹丕显然还是个年轻人,不知道怎么去处理这个问题。

单飞虽和曹操也不熟,但望见老曹对丁夫人眼神,就知道老曹如今很有分念旧。

人老了,莫不如此,无论是引车贩浆者,还是帝王将相。

卞夫人是个高贵的女人,也是个柔弱的女人,可更是个聪明的女人,知道女人要抓住一个男人心,不是要抓住他的胃,而是真正了解这个男人。

女人都怨男人成天不了解自己,可女人何尝真正的去了解过男人,牢骚满腹素来只会让很多男人厌恶逃避更加的烦累。

单飞知道卞夫人的心意,径直提出了解决的方法——掌上燕舞,亦作尘土,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就算赵飞燕那种女人,倾城绝代、权倾一时能如何?不过落个自尽的下常

老曹开始念旧了,就意味着花花草草对他的吸引力大不如前,只要你坚持对老曹的好,他终究能够看到。无论丁夫人是否回转,但你卞夫人在老曹的心目中的份量,亦是旁人无法取代。

卞夫人也是个聪明的女人,一听到单飞所言,亦是明白单飞的建议,这才很有触动。

可曹丕显然不明白。

他不知道自己娘亲的苦心,只为了自卑的自尊,恨自己不能让父亲喜欢,甚至因此迁怒自己娘亲的无用,硬生生的将家庭矛盾搞成阶级斗争,却不知道这种所谓的自尊只会不停的添乱,也就在老曹眼中不停的减分,这种做法在单飞的眼中,实不可龋

可单飞看的明白,还没再说时,曹丕握着剑柄的手一紧,已经怒喝道:“你住口1

Ps:求推荐票!还请分票的朋友,集中票源赠予老墨几天,拜谢!另外,这个月没有订阅消费的朋友,如果想要下个月支持老墨争下月票榜,还请您订阅消费满足保底月票条件,老墨这里先行谢过了!没书订阅的,可以订阅老墨的《江山美色》保证看了不后悔。嘿嘿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