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97节 夫人请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97节 夫人请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二更!继续求票求收藏!

单飞很有分意外,不过还是点头示意知晓,回头看到一大锅***肚鸡,灵机一动,“莲花,你找罗老爹、孙苇他们把这锅***肚鸡分了吧,还没有怎么动。”

自感成功消灭了不成功的案例,单飞走到门前,不等开口,曹纯只是摆摆手示意单飞跟随,转身下楼。

楼外有军士牵着两匹马等候,曹纯接过缰绳上马,向单飞客气道:“不知道你可方便跟我走一趟?”

国家部门请你喝茶,方不方便都得去埃

单飞心中嘀咕,搞不懂曹纯究竟要找他做什么,可暗想总不至于是**失败的缘故吧?从军士手里接过缰绳,翻身上了马儿,单飞道:“麻烦曹统领带路。”

曹纯并不废话,轻驱马儿,一路轻扬向北而去。单飞骑术不行,不过知道曹纯有意放缓了马儿,也是尽可能跟上去。

只是见曹纯一路向北,单飞益发的惊愕,暗想酒楼已是坐落在许都繁华的商业街上,再北可是大户所在,非皇亲国戚,就是朝中重臣所居。

曹纯和他无话,那是谁要找他?

单飞默然跟随炷香的功夫,就见曹纯微一策马,入了街旁一条颇为宽敞的巷子,巷子尽头只有一道门,

应是后门。

单飞暗自琢磨,凭直觉揣摩着这庭院的规模,只感觉这府邸绝不比曹洪府邸要小,甚至更胜一筹。

究竟谁要找他,所为何来?

难道会是……

是曹操要找他?

单飞心中琢磨,对这个***倒不稀奇,暗想能派遣曹纯来找的人,天子刘协恐怕都不能做到。

可曹操找他,没必要走什么后门,走个偏门不就好了?

单飞心中困惑,但感觉死***不怕开水烫,自己没做过什么亏心事,管他哪个要见,只要不是想干掉他就好。

曹纯进了门,示意单飞下马,早有家奴过来将二人的马匹牵走。曹纯领单飞沿着鹅卵石铺成的小路前行,到了间厢房前这才止步,指指那厢房道:“你在此稍等片刻。”

他一看就是不喜多话之人,丢下这句话和单飞,转瞬不知了去向。

单飞坐下厢房,很有分莫名其妙,见厢房布置颇为简易,庭院虽大,家具上漆的不过是最简易的黑色,暗想这家人真是吃豆腐脑,逛酒吧,该省的省,该花的花了。

等候不多时,就听门前有碎步声响,转瞬一丫环模样的现在门前,见到单飞先是好奇,后是掩嘴笑笑,随后肃然道:“单公子,夫人有请。”

这是个什么情况?

单飞一听那丫环的话,感觉莫名其妙,原来曹纯找他,却是曹纯的夫人想要见他?恩,能支动曹纯的除了曹操,当然也就是曹纯的夫人了。可曹纯的夫人为何想要见他?单飞这次真的打破头也想不明白其中的缘由。

若是潘安宋玉之流,他倒还能有点菲菲之想,君不见小鲜肉还是很有市场的,可咱眼下不过是能做点饭菜的木匠,腊肉一块,恩,也难保有人会喜欢这一口……

丫环的催促打断了导乱想,单飞起身跟着丫环身后,又过了回廊长道,总算到了个偏堂前,才一抬头,就见到一少女身着蓝白襦裙坐在那里,如云的秀发上带有花枝般的珠玉步摇,一见他进来,快速的扭过头去,惹的头上的步摇清脆微响。

“你来了。”那少女淡淡道,看也不看单飞一眼。

单飞忍不住揉揉眼睛,不为分辨那步摇的价值,只是不信自己看到的一切,“大小姐,你怎么在这里?”

那少女正是曹宁儿。

要见他的是个夫人,曹宁儿是什么夫人?

单飞正迟疑间,就见曹宁儿盈盈站起,向外施礼道:“卞夫人。”

回头望去,单飞就见一妇人正静静的站在门前,那妇人衣着极为简朴,头上不过插着根银钗,再无旁的头饰,眉梢眼角依稀见得到往昔的俏丽,只是显然已是徐娘半老。

“还不见过卞夫人?”曹宁儿一旁低声道。

单飞搞不清楚状况,可终于明白是这个卞夫人要见他,虽不解曹宁儿为何在此,还是施礼道:“单飞见过卞夫人。”

卞夫人微微一笑道:“宁儿怎么这么客气,单公子不用多礼。”她说话间进了堂中坐下来,见单飞有分诧异的站着,含笑道:“单公子请坐。”

单飞见堂中有两张低榻被什么卞夫人占据一张,曹宁儿占了一张,心道我能坐哪儿?和夫人共坐不知道会不会被曹纯打死,曹宁儿旁边好像还有个位儿,不过这大小姐翻脸比翻书要快,自己要是不顾身份的坐过去,说不定有什么乱子,还是不招惹的好……

暗自叹口气,单飞笑道:“夫人客气了,在下从前不过是个下人,站着就好。夫人……”他话到嘴边,蓦地怔了下。

卞夫人?

哪个卞夫人?总不会是曹操的那个老婆,以后的武宣卞皇后?

卞夫人似看出单飞的困惑,缓缓道:“想单公子已经知道,妾身就是子桓的娘亲。”

单飞微吸口气,立即又补了一礼,“单飞见过卞夫人。”

他不能不多礼,子桓说的就是曹丕,卞夫人原来就是曹丕的亲娘,也就是曹操的第二位正室。

曹操身边女人难数,但正室只有两个,第一任是丁夫人,第二任就是眼下的这个卞夫人。

卞夫人一连为曹操生下曹丕、曹植、曹彰和曹熊几个儿子,在许都城,那可是等同于伏皇后的存在,甚至伏皇后见了,恐怕都不敢傲慢无礼。

卞夫人见单飞多礼,似有分意外,含笑道:“单公子不用多礼,听闻宁儿说,你曾当街呵斥过子桓,妾身知道此事后,本一直想见见公子。”

你见***什么?

总不是为你儿子出头?

单飞暗自皱眉,偷偷看了眼曹宁儿,见她也正在望着自己,见他望来,曹宁儿却又移开目光,就听卞夫人缓缓道:“子桓纵马长街,妾身多次提醒,他总是不放在心上,有公子代为劝阻,妾身很是感谢。”

单飞一听,终于微松口气,恭敬道:“在下当时不知那是世子……”

“若是知道呢?”卞夫人反问道。

单飞怔了下,避开话题道:“夫人找在下不是兴师问罪,那所为何来?”

卞夫人见状也不追问,轻声道:“若非宁儿过来提及,不时陪妾身说两句,妾身还真不知道此事。”

曹宁儿总是找卞夫人聊天?

恩,她们都算是一家人。

单飞缓缓向曹宁儿望过去,见她这次却是一霎不霎的望着自己,单飞微有心虚,缓缓又移开目光。

曹宁儿是为了他?

“妾身不知还好,知道后反倒有些担心。”卞夫人叹口气道:“丕儿本是个倔强的孩子,妾身一直没有教好。”

单飞见卞夫人细声轻语,暗想以她的地位之尊,竟如此谦虚,无论有没有教好孩子,显然比很多父母要强了很多。

就听卞夫人又道:“妾身只以为丕儿会对此事耿耿于怀,又担心他对公子不利。”

单飞道:“世子后来并没有找在下的麻烦。”

卞夫人欣慰一笑,“那就最好。”转瞬想起了什么,卞夫人又道:“丕儿这些日子不停的拿些有趣的饭菜送给妾身,有什么包子、饺子、馒头、***脚之类,妾身尝了,很是美味方便,后来听宁儿说了,才知道是出自公子之手。”

单飞反倒怔住,倒没想到曹丕那小子闷声不响的从他这儿采购了许多饭菜。

卞夫人抿嘴笑道:“我后来问了丕儿,这些饭菜是从哪里来的,丕儿说是曹家酒楼买来的,还说……”顿了下,模仿曹丕的语气道:“我倒他究竟还有多少本事。”

稍正了坐姿,卞夫人笑道:“看起来他并没有对公子太过气恼。”

Ps:看到书评区这几天很热闹,老墨很是高兴,对一些书友的建议,老墨也会考虑的,感谢你们的支持,让我们一起努力,让这本书被更多人知道,谢谢!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