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96节 阿瞒和丁香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96节 阿瞒和丁香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一更!继续求推荐票!

往事如烟,历历眼前。

那时阿瞒不过还是阿瞒,丁香却在怒放。阿瞒不知道为何会得到丁香的喜欢,可知道丁香为了阿瞒,几乎绽放了所有花环。

丁香美丽。

阿瞒落魄。

丁香说阿瞒忘记曾经说过的话,可阿瞒真的记得,每日睁开眼都宛若又回到从前的时光。

——那时候他受了伤……因为他喜抱打不平,义气用事,斗鸡走狗,在父亲眼中是不肖,在亲人眼中是无用、在旁人看来是无能,只有丁香在榆树下见他一面,就义无反顾地认为他的好,为了他抛弃家里,为了他舍却荣华,坐着简陋的牛车嫁到曹家,毅然决然和他在一起,纺织维持生计,他颓废时她鼓励,他受伤的时候她落泪……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那时候丁夫人不是丁夫人,还叫做丁香。

——那时他本如野狗一样,没有个栖身之地,就算父亲都不见容,可他负伤的时候,却终于能有个家,家里有个人叫做丁香,家里有盆花也叫丁香。

丁香曾经怒放。

不像今日的一见,鬓角的发丝满是沧桑。

——他无数次倦累负伤的时候,都蜷缩在家中,感觉生命中那难得的静谧,难得的安宁,哪怕他伤好后又向往四处去闯荡。

可闯荡不意味着遗忘。

眼前的粥饭岂不和以前一样?

每次受伤的时候,醒来的案边,都有碗热气腾腾的粥饭,肉不多,但满是甜香。

——那一次他又受了伤,伤得很重,昏迷中只记得有人守候在身边,漆黑的梦中都感觉到温暖,睁开眼的时候,却听不到熟悉的织布机响,也没有闻到熟悉的肉香。

——他有了莫名的惊慌,终于发现一切并不是理所当然的那样,等他走到灶边的时候,才发现瓜拢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