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95节 物是人非 (第四更!)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95节 物是人非 (第四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为所有给老墨投推荐票的书友加更!再求推荐票!老墨更新这么多,您今天手里的票,还不投过来吗?

单飞一怔,没想到病泱泱的曹棺年轻时居然也是这般热血,又想曹棺带来了不少好手,连丁夫人都不知道,那难道是在认识马未来之后?

曹操轻拍桌子道:“曹棺斩了顾霸,却放了顾霸的全家。”

“不错,冤有头、债有主。”丁夫人道:“我虽然最恶暴力,但对曹棺的所为,也是拍案叫好1

曹操含笑道:“夫人当年如丁香一样,可性子刚烈,绝不让男人。”

丁夫人仍旧不看曹操,继续道:“那天我就给所有人做了一锅如今天一样的饭。”说话间,她将蛋黄放到火锅中,缓缓的搅拌。

木炭微熄,火锅正热,蛋黄一入锅中,金黄点点。

“那时候锅中没有这多鸡肉,***肚也少的可怜。”丁夫人望着火锅道。

夏侯渊一旁笑道:“可那是妙才此生吃的最香甜的一碗粥饭。”

“是吗?”

丁夫人淡然道:“那你今日为何吃不下这里的粥饭?”

夏侯渊老脸一红,一时间无话可说,伸手拿碗盛了一碗粥饭,苦笑道:“夫人,妙才错了还不行?”

他不理丁夫人所言,吞了一口粥饭,暗自皱了下眉头。

不是粥饭不好吃,而是太香了点,就算他夏侯家的酒楼一比之下,都有分相形见绌。

曹操见状哈哈一笑道:“对,对,用饭,用饭。我也许久没有吃过夫人做的饭菜了。”他站起来盛了一碗,放在曹冲面前。

曹冲立即将粥饭移到丁夫人面前。

曹操心中赞许,暗想冲儿自幼聪颖,最懂孤的心思,才又盛了一碗,曹操闻了下,叹道:“好香好香。真的和夫人当年做的一样香。”

得,这***肚鸡的专利看来也不属于我单飞了。

单飞一旁含笑不语,倒从未想到曹操竟是这般的人物。

不想丁夫人看着眼前的那碗粥饭,突然道:“粥饭和以前一样的香甜,可人呢?”

曹操一怔,笑容僵硬在了脸上。

夏侯渊被滚热的粥饭烫的舌头发麻,放下饭碗道:“夫人,人不还是和以前那些……不但如此,反倒多了几个。”

“妙才,你可还记得,你出狱之后,和我等一起用饭时,和司空大人说过的话?”丁夫人喃喃道。

夏侯渊一怔,暗想当日死里逃生,大吃了一顿,众人都是兴高采烈的,说了很多,怎知道丁夫人说的是哪句?

丁夫人低声道:“原来你们都不记得了。”

“怎不记得?”曹操一旁道:“当初夫人你说的每句话,阿瞒都记得。

单飞恶寒。

他知道曹操小名叫做阿瞒,可这种小名一到功成名就的时候,多嫌不雅弃而不用,曹操这会儿自称阿瞒,显然是想借此回忆和丁夫人曾经美好的时光。

这个阿瞒还挺长情的。

单飞要不是知根知底,感觉几乎都要被曹操痴情的演技所吸引,这要拿到奥斯卡去,小李子还是得不到小金人埃

“司空大人说的每句话,我倒也都记得。”丁夫人冷淡道。

曹操见丁夫人冷冰冰的样子,不像追忆起从前的甜蜜,反倒是秋后算帐的模样,不由惶恐,“我……我当时说了什么?”

“你和妙才当时放言……”丁夫人一字字道:“恨不能斩尽天下恶霸1

众人沉寂。

张辽蓦地有热血上涌,想要说些什么,可终于沉默下来,却见郭嘉似乎不经意的望了他一眼。

曹操、夏侯渊面面相觑,许久的时间,夏侯渊终道:“不错,妙才恨恶霸横行,当初和司空大人的确如此放言,只是……”他看了曹操一眼,终没有再说下去。

“只是……那时你们还很年少。”

丁夫人眼中不知为何,有了分讥诮,“你们不知道这天下恶霸是斩不绝的。”

众人默然。

单飞看着丁夫人言辞灼灼的满是恨意,他心中有分戚戚,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可自感身份太低,未免唐突,终于咽了回去。

他并没有留意到郭嘉也看了他一眼。

“粥饭或许比从前的更香,可惜……人早和从前两样,当年想要斩绝恶霸的人,从未想到自己也会变成别人讨厌的恶霸。”

丁夫人站了起来,声音竟有分哽咽道:“多谢司空大人赐饭,只是以后……”

她还要再说什么,见曹冲可怜巴巴的拉着她的衣袖,终于没再说下去,硬下心肠拉开了曹冲的手,快步向酒楼的方向走去。

“丁香1

曹操霍然站起,却没有追上去,只因为他知道无论怎么追,都追不回从前的那些时光。

见丁夫人脚步顿下来,曹操推了夏侯渊一把,低喝道:“还不向丁香赔礼。”

怎么是我?

夏侯渊满是不解,可见曹操焦灼的面容,终于道:“夫人,一切都是妙才的错。”

丁夫人霍然转身望向曹操。

那是她今日第一次正眼看着曹操。

曹操望见,只感觉那一眼如电,直看到他的内心深处,让他满腔的话语蓦地噎在了嗓中。

“曹阿瞒,你真的很让我失望1

丁夫人说完这句后,再不多说什么,不顾曹冲的呼唤,快步走出花园,穿过酒楼,终于不见了踪影。

曹操呆呆的立在那里,失魂落魄的模样。

众人沉默,只望着火锅内的不知是***肚鸡、还是***肚粥慢慢的滚,蒸腾了热气,转瞬被秋风吹散。

不知许久,夏侯渊这才转望曹操,单膝跪地道:“司空,妙才管教儿子无方,求司空责罚。”

见曹操不语,夏侯渊望向曹洪道:“这场比试,妙才输了。”

众人愕然。

他们见夏侯渊又请匾,又找人的,声势浩大,从未想到过夏侯渊会主动认输。

曹洪本以为自己会哈哈大笑,可笑容到了嘴角却变成涩然,他走过去扶起了夏侯渊,瞪了一眼曹馥。

曹馥终于明白过来,讪讪过来道:“夏侯伯父,一切本是及远的糊涂。”

曹洪、夏侯渊互望一眼,都看出彼此眼中的复杂之意,转望曹操,见他还是呆呆的望着丁夫人远去的方向,二人想要相劝,但早知为何如此,一时间竟无话可说。

曹操突然扶着额头一个踉跄。

曹洪、夏侯渊大惊失色,慌忙左右扶住叫道:“大哥1

曹操摇摇头,示意自己无事,缓缓坐了下来,伸手拿起汤勺,默默的给自己盛了一碗粥饭。

“是啊,用饭,用饭。”曹洪、夏侯渊竟异口同声的劝道。

曹操听而不闻的样子,只是垂头看着那碗热气腾腾的粥饭,不知是水气还是怎地,湿润了眼帘。

雾气那一面,有往事流年,那个年少的阿瞒正抱着晕倒在地上的丁香,泪水盈上了眼眶。

///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