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94节 替罪的妙才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94节 替罪的妙才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三更!在八风和惜缘的帮助下,暂时守住了周推榜第一的位置,老墨希望有越来越多的朋友来给老墨投票,众人拾柴火焰高!老墨心里盼望♀本书的书友,都能把推荐票投过来!谢谢!

夏侯渊心中骇异,没想到曹操蓦地如此发怒,讪讪坐下来,脸色却是极为难看。

曹操发怒之后似觉得失态,换了笑容道:“用饭用菜。”

他虽没用过什么公箸,但一听到单飞所言,根本不用单飞解释,就用公箸为曹冲碗中夹了烂熟的***肚配上鸡肉,眨了下眼睛,又看了眼丁夫人。

众人见状均想,诸多儿子中,最疼的是曹冲,如今看来,一点不假。

曹冲拍掌笑道:“***肚鸡,真的好名字。还真是巧了,我记得大娘曾经说过,以前还给爹做过这种粥呢,只是那时候肯定没有这多***肚和鸡肉。大娘……你尝尝,和你做的有什么不同?”

他乖巧的将曹操分过来的***肚鸡肉又夹到丁夫人碗中,向曹操又眨了下眼睛。

曹操嘴角有分不易觉察的微笑,多少有分惴惴的看着丁夫人。

单飞对曹冲颇有好感,一见曹操和曹冲的模样,立即明白过来——曹冲是不是想把丁夫人、曹操重新撮合在一起?

今日曹冲到这里,当然不是碰巧,而是有备而来。

曹冲通知了曹操,然后再带丁夫人前来,看似巧合,实则经过刻意的安排?

单飞一想到初见曹操的模样,几乎可以百分百肯定这点,嘴角也不由露出分微笑——曹冲这小子,倒真的有点可爱。

单飞当然不是死板的人,对这种事情素来喜闻乐见,只是不知为何,总觉得这招恐怕很难奏效。

丁夫人坐下来后一直无语,望着曹冲夹过来的***肚和鸡肉,默然许久,突然道:“单飞……”

众人均是一怔,大是惊奇,暗想曹冲认识单飞就让人莫名其妙,怎么丁夫人竟然也认得单飞?

单飞亦是有分讶然,还是上前一步道:“夫人有何吩咐?”

“有生鸡蛋和米饭吗?”丁夫人询问道。

“有,***给你取来。”单飞根本不用丁夫人再说什么,立即如飞的去厨房取了一篮鸡蛋和一盆米饭递过来,“夫人,够用吗?”

曹洪看到眼中,暗自点头,心道这小子倒是机灵。

丁夫人涩然一笑道:“怎用得了这多。”她伸手从篮中取过四个鸡蛋,先将那盆米饭分了部分到锅中,而后将鸡蛋打碎,分出蛋黄和蛋清,分放两只碗中。

火锅中香气更浓。

众人却均没有动筷。

曹操望着丁夫人的举动,透过雾气重重,眼中似有分朦胧。

曹洪一旁笑道:“原来大嫂也想露一手,我也很想再吃一口大嫂曾经做过的饭菜。”顿了下,曹洪望向曹操道:“大哥,多少年了?我记得很多年没有再吃过大嫂做的饭菜了。”

曹操只是望着丁夫人,良久才道:“我记得……”

他不等说完,丁夫人打断道:“妙才,我记得……当年你坐牢的时候,我给你送过牢饭?”

夏侯渊本自气闷,闻言怔了下,嘴角终露出分笑意,“妙才当然记得。当年……”他看了眼曹操,并未说下去。

丁夫人只是搅着鸡蛋,缓缓又道:“当年乡里豪强横行,欺凌妇孺,司空大人那时和伯权、及远如今仿佛,都正少年。”

“可司空比妙才的犬子要强上很多。”夏侯渊忙道。

丁夫人沉默片刻,终于点头道:“是的,他当年任性好侠,比伯权、及远要强上一些。有顾姓恶霸顾财强抢民女,逼人致死,司空大人见不惯顾财所为,竟然翻墙入内,一剑杀了那恶霸。”

她说的显然是陈年往事,曹操、曹洪、夏侯渊不知她为何提及,但神色间都有了分感慨。

张辽听到丁夫人讲曹操的往事,多少有分尴尬,但也有几分知己的感觉,他自问若是自己当年碰到此事,估计也是用刀来解决。

律令在那时根本无法执行。

缓缓搅拌着鸡蛋,丁夫人又道:“只是那顾财父亲顾霸在乡里很有些势力,家里又是养了颇多恶狗高手,儿子死了怎会善罢甘休,司空大人当时虽然手脚利索,没留下什么痕迹,可顾霸认定是司空大人所做。”

曹操只是叹口气,低声道:“丁香,你当初不也认定是我做的?”他不知夫人为何突然提及往事,但往事历历,如在眼前,让他也有分恍若隔日之感。

丁夫人并没有去望曹操,只是搅拌着鸡蛋,缓缓又道:“顾霸带人上门,眼见要将司空打死之际,是妙才站了出来。”

夏侯渊嘿然一笑,喃喃道:“我以为夫人都已忘了。”

“以前的事情,我一件都没忘。”

丁夫人霍然抬头,盯着夏侯渊,一字字道:“我一直想问妙才一个问题,当初你明知认罪就是认死,为什么还要替司空大人站出来?”

酒楼喧嚣远,往事尘烟前。

众人一听丁夫人突然发问,均是有分茫然,夏侯渊眼中却有分感慨,他看了丁夫人很久,终于道:“因为一碗饭的缘故。”

曹操似是一怔。

丁夫人却像不出意料,只是叹口气。

夏侯渊虽未叹气,声音却略有涩然道:“当年饥荒,夏侯渊家贫,养***许多儿女,甚至要丢弃伯权……”

他说到这里,突然住口,垂下头来。

“你要丢弃嗷嗷待哺的伯权,只是因为……你要收养亡弟的儿女,你不想让亡弟无后,我知道你那时候也很痛苦。”丁夫人道。

夏侯渊许久才道:“不错,要不是夫人每日分碗饭过来,伯权不见得会在许都,说不定已不在这世上。”

顿了许久,夏侯渊喟然道:“妙才每念及此,都感觉对他有些歉然。”

曹洪看了眼曹馥,曹操拍着曹冲的脑瓜,神色中蓦地有了分凄然。

单飞暗想这帮人亦是战乱起家,可不要说顾家,很多时候子女都是无法顾及,如今总算稳定下来,对子女难免有些溺爱。

“你这种汉子,我能帮就会帮了。”丁夫人涩然道。

夏侯渊感慨道:“夫人赠饭之恩,妙才永铭心中。”

“因此司空大人落难时,你明知道替他认罪,以顾霸的残忍,就是认死,你还是站了出来?”丁夫人又问。

夏侯渊沉默许久,缓缓点点头,“是。”

“那天你被顾霸等人抓了,立即一阵好打。等***看你的时候,你已被打的不***样。”丁夫人看着夏侯渊道:“不像现在威风凛凛的,真像个将军。”

夏侯渊笑道:“那时候我夏侯渊真以为自己就会死在了牢中,不过夫人的一句话让我坚持活下去。”顿了下,夏侯渊缓缓道:“夫人说——一定会救我出来1

望着丁夫人鬓角的银发,夏侯渊道:“夫人当年正是如丁香花盛开的年纪。”

他下意识说了这么一句,突觉有些唐突,正尴尬之际,一旁的曹操接着道:“在我眼中,夫人始终是如丁香花盛开的时候。”

众人见得曹操对丁夫人满是讨好,好笑之余又有分尴尬,只有曹操深情的望着丁夫人,没有任何尴尬之意。

丁夫人苍白的脸上似有分红晕,转瞬又散了。

夏侯渊接下去道:“后来妙才才知道,夫人变卖了所有的陪嫁之物,甚至被家人怒责一顿,疏通官府,这才暂免了妙才的死罪。”

“可也多亏了曹洪……还有曹棺……”丁夫人终向曹洪看了眼。

曹洪嘿然一笑,“自家人,还说这些做什么?”

丁夫人摇摇头,沉默许久才道:“本来事情还不会就这么解决,多亏曹棺突然回来。曹棺回来后听了这件事,不知从哪里找了许多好手,立即带人去***顾霸家。”

Ps:众人拾柴火焰高!老墨期望您的投票!***码字,等您投票!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