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92节 举荐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92节 举荐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一更!求推荐票,求收藏!!

夏侯渊一张脸如同被打一拳的样子。

曹洪暗自流汗,见曹操今日少见的随和,立即盘算下方位,请曹操坐了所谓的主位,自己下手作陪,夏侯渊毫不犹豫的坐在曹操的另一侧。

夏侯渊落定,蓦地发现这种圆桌哪有什么高下之分?心中暗自好笑,只盼曹操恼怒掀桌子走人。

不想曹操只是笑道:“好久没有这么吃过了。”

夏侯渊反倒一怔,“司空什么时候这么用过饭?”

曹操喃喃道:“许久以前了。”不知怎地,精神微振,招呼郭嘉、张辽道:“一块坐了,不用拘礼。”

郭嘉打了个饱嗝,和张辽坐在曹操的对面,曹操和二人面面相对,不知何故,竟然又笑了下,随即道:“这个东西怎么吃?总不是喝汤吧?”

“不是,不是。”

曹馥连连摇头,解释个大概,曹操颇有兴趣的样子,“那就按照你们的做法来,简单点,不要奢华,”顿了下,曹操强调道:“一定要简单点1

曹馥一听反倒愣住,他早吩咐厨子准备最精美昂贵的食材,哪想到曹操竟这么吩咐。曹洪早看出不妙,立即起身将儿子拉到一旁,低声道:“单飞呢?把单飞找来做1

曹洪知道儿子的底细,亦知道一切都是单飞的杰作,方才忙碌一番,他只顾得照顾曹操,没顾得上单飞,暗想这小子没得司空吩咐,当然不敢进来。

可如今一定要单飞亲自处理!

曹洪这段时间基本都是吃自家酒楼送来的饭菜,尤其对曹氏***脚赞不绝口,几乎每天都要来一只。

得知是单飞做出来的,曹洪暗想这小子看起来不起眼,手下着实有点料儿。

曹司空要简单的饭菜,可当然也要美味。

简单美味的饭菜说来容易,但做起来绝对是个大考验。

只有单飞能行!

曹馥听父亲吩咐,立即冲出酒楼,见单飞正站在酒楼前发呆,一把将他拖进来,着急道:“司空要简单点的火锅,怎么做?”

单飞的确如曹洪所想,曹操没有让他进去,也没有道理让他进去,他绝对不会擅闯,要是被许褚当刺客干掉那也太过冤枉。

听曹馥焦急,单飞反倒笑道:“简单就简单做好了。”他进了厨房,见池惑忙的转圈子却不能端菜,显然也被简单二字难倒,一见单飞连忙求救。

单飞道:“有芋魁吗?”见池惑点头,单飞吩咐道:“汤底用双份汤料,多加份芋魁到锅底。然后切点鸡肉,包在处理煮熟过的***肚一块炖,羊肉两盘就好,再送几份时鲜蔬菜……”

他一连串的吩咐下去,池惑如奉圣旨般照做,等锅底重上后,热火一滚再端到后花园去,浓香四溢!

就算酒楼内的食客闻到都是窃窃私语——这什么东西,这么香?

曹洪暗自叫好,夏侯渊都忍不住咽了下口水,伸筷子要去捞捞看究竟是什么东西,却被曹操打了一把,低声道:“不急。来,我们先谈点正事。”

“啥?”

众人都是丈二的和尚摸不到头脑,心道你曹操饿死鬼投胎一样,赶到这里用饭,怎么饭好了反倒不急了。

单飞远远的候着,见曹操不时的向酒楼的方向张望,心中微动,暗想曹操莫非在等人?

可这怎么可能?

曹操在许都城,可算是比天子还要***,就算天子都不会让他这么等候,那他等待的究竟是什么级别的存在?

夏侯渊今天坐过山车一样,感觉人生大起大落的很有些***肠胃,搞不懂什么才算正事,皱眉道:“司空,正事是什么?”

曹操也咽了下口水,还能忍住没有动筷,只是看向张辽道:“文远,阴安百姓可是安置妥当?”

张辽怔了下,暗想我才回许都城就向你禀告过了,怎么还要问?

不过他毕竟谨慎,立即起身道:“回司空……”

“坐下谈。”曹操看了下胡椅,感觉坐的倒挺舒服,终于来了分兴趣,“这东西是谁搞出来的?”

郭嘉笑道:“司空,你也发现这胡椅的妙处了?”

曹操看了下座椅,起身折叠一下,赞道:“妙啊,这……胡椅是吧?坐起来和坐木墩一样,又比木墩携带方便,奉孝,传孤的命令,让少府将作照做百来张,以供行军之用。”

郭嘉点头示意知晓。

曹洪一旁赞道:“还是大哥头脑活,我们只想到这胡椅坐着不会腰痛,如果在行军中使用,那真的方便很多。”

夏侯渊就算不爽,可也不能不赞同曹洪所言。

古人流行跪坐或箕踞,但哪种方式坐久了都不方便,如果年纪大了再加上天气转凉,很容易得上老寒腿,因此木榻比较低矮,一方面用来睡,一方面也用来坐的。

行军天气变幻无常,遇到阴雨连绵,有时候找个坐的地方都大费周章,带这把胡椅过去,看起来简单,实则解决了很大的麻烦。

夏侯渊不知道单飞可能是从春运得到的灵感,本想否决,但否决曹洪就是否了曹操,只是冷哼一声。

曹洪又道:“做出这胡椅的人,是今天给大哥做饭的曹府下人,叫做单飞,就在那面站着呢。”

嗯?

曹操显然没想到能做厨子的下人居然是个好木匠,微笑道:“不错。”

夏侯渊实在郁闷,又要动筷,被曹操敲打一下,“你急什么?”

蓦地怔了下,曹操突然道:“单飞这个名字……我怎么听过?”

夏侯渊、曹洪均是一怔,异口同声道:“怎么可能?”

曹操怎么会认识单飞?这根本是八杆子打不到一起的事情!

郭嘉见曹操望过来,知道他的意思,点头道:“司空大人,这个单飞就是曹棺举荐成为摸金校尉之人。”

夏侯渊脸色微变,曹洪却是皱了下眉头。

二人均算是重臣,亦是曹操的亲信,虽和曹操亲密,但显然也不是事事知晓,唯一知道的是——摸金、发丘再加上校事,本是许都城最神秘的存在,也是直接隶属曹操,不受法令管辖。

曹操又看了远方的单飞一眼,喃喃道:“有趣,真的有趣。一个下人做得手好菜,做出了胡椅,居然还会摸金?子廉,你府上能人不少埃”

曹洪忙道:“还不是大哥唯才是举,这才让天下奇才辈出,就算寒舍也有了点人才。你看及远,这段日子将酒楼做的不错。”

他随口一转,就将好处拉到儿子身上,只盼曹操心情大悦,能赏给曹馥一官半职,俸禄无所谓,关键是能在夏侯衡之上了。

曹操似没听到曹洪所言,眉头皱了下,眼中竟然有分忧虑之意,“奉孝,那件事准备的如何?”

众人都是一头雾水,显然不知道曹操说的何事。

郭嘉回道:“司空,曹棺举荐了单飞,卢洪举荐的却是荀奇,赵达说了……已经发现了……”顿了下,郭嘉犹豫一下,含糊道:“已经有所发现,不日就将启程赶赴邙山。这次曹棺、卢洪亲自出手,按理说……”

郭嘉没有再说下去,神色也有分迟疑。

曹洪、夏侯渊互望一眼,看出彼此都不知道郭嘉、曹操谈论的具体内容。

可曹棺擅长摸金,卢洪是赵达的副手,兼主发丘中郎将。卢达、曹棺这二人职责不同,但如今都是颇有地位,寻常盗墓早就不劳这二人出手。

曹棺、卢达联手的事情,这十数年来堪称罕有!

曹操眉心皱成个川字,似在思索什么事情,就在这时,酒楼的方向突然传来个孩童的声音,很是惊喜道:“爹爹,你怎么会在这里?”

曹操一听那声音,神色微喜,转瞬将所有的忧虑压到心底,起身道:“冲儿,你怎么来了?”

ps:周一的票数让老墨感动!那一刻心里只是想,我老墨也能在推荐榜第一待过!哈哈哈!!感谢诸位书友的热情支持和厚爱!让老墨好好的满足了一把!老墨会尽心尽力的写好这个故事,让支持我的人不失望!!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