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90节 大杀器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90节 大杀器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二更!求推荐票,求收藏!目标日推荐票五千!兄弟姐妹们助我向前冲!!

郭嘉拿着酒碗差点扣在自己脑袋上。张辽虽感觉火锅好吃,但也感觉实在太过***。

二人均没想到在曹家吃顿火锅还有娶亲的义务,一时说不上话来。

单飞霍然站了起来。

曹馥骇了一跳,只怕这小子会当众提亲,忙向单飞使着眼色,暗示这事儿急不来,他其实并不傻,虽说过将妹妹嫁给单飞,但那不过是随口之言,他当然知道单飞敢当众提亲,酒楼火不火说不定,单飞活不活都两说。

曹洪见状,微有意外道:“你小子有了意中人了?”

“没有。”单飞连忙道。

那你站起来做什么?

曹洪微有不爽,就听单飞道:“曹将军不用操之过急,他们这些招数撑得过一时,撑不过多久,酒楼兴旺之道本来酒菜之上,不出月余,他们终究无法撑得下去。”

单飞劝说中,心中早有了数个方案,暗想荀恽不按规矩出牌,我们要取胜自然需另辟蹊径,只是如此一来,倒是颇费心力。

曹洪见单飞不语,觉得这小子多半也没有办法,可亦知道自己多少强人所难,他对单飞经营酒楼一事看在眼中,更听曹馥有事没事说说酒楼的发展,什么开连锁,多品种经营,甚至可将生意做到邺城——当然邺城得先拿下来再说。

在曹洪心中,见酒楼生意益发火爆,早准备到邺城先搞快大的地皮扩建生意,他这点倒和单飞不谋而合,也知道单飞说的有道理。

可眼下是老子撑不过去这半个月了。

曹洪知道赌局的日期,远比单飞还要着急,冷笑道:“夏侯渊会玩花样,老子难道不会。儿呀,一会儿你就去找管家,让他立即写上几百张帖子,给许都城姓曹的每家送上一张。”

“爹,你的意思是?”

“荀家有人,咱曹家难道没人?”曹洪嘿然道:“贴上就说为父有请他们大驾光临,若有娶妻嫁女的尽管到曹家来办,总比夏侯家酒楼要便宜。”凭他曹子廉的招牌,曹洪还不信抗不过夏侯渊。

曹馥眼前一亮,连连道:“爹的这招真的高明。”

你抄袭也得抄的高明点吧。

单飞暗自皱眉,不等劝说,就见曹洪喃喃道:“子孝不在许都城,若有他帮手,我们把握还会更大一些。”蓦地眼前一亮,失声道:“怎会是子和?”

长街喧嚣,前方有一骑如飞而来。

行人微惊,可闪避的却少,只因为来骑虽猛,却和曹丕肆意奔马不同,闹市中奔马竟如闲庭信步般。

本有挑担行人才至街心,见奔马过来吓呆了不知闪躲,不想来骑只是轻巧一带,骏马飞跃而起,马上骑士亦是如贴在马身上高高跃起,不等那挑担行人反应过来时,来骑早过了他的顶头。

好骑术!

单飞骑术当然幼稚,可眼力还是有的,一见来人来骑纵马如写意山水般挥洒自如,不由暗自琢磨此人是谁。

子和?这是字……曹子和……

张辽似看出单飞困惑,搞不懂这个曹府的家人什么都知道,怎么会对自家的事情如此陌生,低声道:“曹纯曹子和,你家将军的从弟。曹仁将军的亲弟弟。”

单飞心中微震。

他对曹纯这个名字绝不陌生,不但因为这人是曹洪的从弟,曹仁的亲弟弟,还有个最重要的原因。

三国本流传着一句妇孺皆知的俗话——曹家虎豹、袁家先登;八百陷阵、白马义从;丹阳青巾,江夏射勇;西凉苍狼,汉中鬼雄!

这句话言简意赅的概括了三国时期八大王牌主力军。

先登、陷阵、义从说的是袁绍、吕布、公孙瓒手下的中坚力量,只是官渡一战后,袁绍身死,先登军损失惨重,难成气候,陷阵、义从更是随吕布被斩白门楼、公孙瓒****朱雀楼而土崩瓦解。

鬼雄为张鲁雄踞汉中的本钱,青巾本是江东孙权的锐气,苍狼是说西凉韩遂、马腾的底牌,而射勇正是江夏黄祖手下精兵。

如今王牌军可说只剩其五。

八百陷阵本来是吕布的手下,天下第一的骑兵,可如今八大王牌中居首的却是曹家虎豹。

虎豹骑!

曹操手下第一骑军,可说是类似当代特种兵、突击队的存在,虎豹骑的每个人均是百人将中挑选而出编入虎豹骑,其中威力不言而喻。

而统领虎豹骑的赫然就是曹纯曹子和。

单飞思绪飞转,那骑并不比他思绪慢了多少,这片刻的功夫已至曹洪面前,倏然而立,马不嘶,尘不起,马上那人双肩很宽,手长腿长,脸上线条如削,秋阳照耀下显得极为沉凝。

只是那股沉凝中竟也带分惊奇之意。

曹洪一见曹纯前来,倒有分意外之喜,暗想老子正准备给许都城的曹姓家族挨个发贴求助,哪个不来以后都记帐上,子和不愧是兄弟,竟然知道老子的心意,这快前来领贴。

“子和,楼上请,我有要事相商。”曹洪大笑道。

曹纯飞身下马,却不随曹洪上楼,只是一把抓住曹洪的手臂,低声在他耳边说了一句。

曹洪先是怔了下,随即失声道:“此事当真?”

“当然。”曹纯只回了两个字。

曹洪抬头向远方望去,脸上肥肉颤了几颤,拉过曹馥低声说了两句,曹馥先是愕然,后是振奋,随即反身冲上酒楼。

曹洪见郭嘉只是饮酒吃肉,过去一把将他拎起来。

郭嘉忙道:“曹将军,不才不娶亲,你也不至于这么快就赶客吧?”

“不是、不是,怎么会赶。欢迎还来不及。”曹洪大手竟有分发颤,“郭祭酒不要走。”

“我没走埃”郭嘉一头雾水的模样。

曹纯纵马长街,早惊动了长街左近的一帮人众,夏侯渊、张滂、荀恽等人本来将将到了夏侯家酒楼前,见曹纯如此,旁人还不知晓,夏侯渊早就心中一颤,顾不得和张滂客气,翻身上马,竟然跟了过去,正遇上曹纯,夏侯渊急问道:“子和,怎么了,军情有变?”

无论如何对赌,夏侯渊毕竟是疆场老将,还是知道轻重。

曹纯看了眼四周,正要开口。曹洪催促喊道:“和他罗嗦什么,你去和司空说……曹家酒楼早已准备妥当,就在恭候司空的大驾光临。”

什么?

众人霍然而惊。

张辽满是不信的表情,夏侯渊更是惊错道:“什么……曹……曹司空要到曹家酒楼?这怎么可能?1

Ps:哈哈,一早上就两千多票,还有书友发红包帮老墨拉票,你们很强大!谢谢你们!***码字,争取下午早点第三更,期待看到你们把⊥到更前的位置上!刚看到此书的朋友,还请收藏下!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