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89节 阴招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89节 阴招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一更!强推了,求推荐票,求收藏!推荐榜上,我们能不能更进一步?拜托诸位了!

单飞见曹洪突然变得这般模样,多少有分好笑,心中更多的却是高兴。

他很喜欢看到一家人团团圆圆的样子。

听夏侯渊突然放话,单飞心中微动,意识到夏侯渊可能会有后招,夏侯渊当然不是轻易认输的人。

坑爹的儿女秀子女的爹。

千古以来,这句话不能说是绝对,但不少人都是按照这规律来走,曹洪好脸,夏侯渊何尝不是?如今这场赌局说不上轰动许都城,但着实引发了不少人的关注,曹洪不想输,夏侯渊何尝会想?

曹洪听夏侯渊反问,先是一怔,后是哈哈笑道:“妙才,不是我以为可能会赢,而是我以为一定会赢。一定1

四下打量下,曹洪一指郭嘉二人道:“你看连郭祭酒、张文远要来吃饭都没有地方,还得在外摆桌用饭,你家酒楼可曾这般?”

郭嘉一口酒差点没喝到鼻子里。

张辽更是闷头吃菜,差点跳到火锅之中。

夏侯渊冷笑一声,“一个酒鬼,一个降将算得了什么?”他不等说完,就听有人笑道:“夏侯将军,怎地在长街上呢,咱家正要给你送匾去,碰到可真的巧了。”

夏侯渊脸色露出不易觉察的微笑,勒转马头笑道:“张常侍,找妙才何事?”

曹洪望见一黑胖之人鸭子一样的摇摇摆摆的过来,身后两个小宦官合力抬着一长匾,上盖蜀锦,看不清上面写的什么。曹洪认得前面那黑胖子叫做张滂,本是宫中常侍,负责皇帝刘协的起居,这时见其与夏侯渊亲热,终于意抒问题,迎上扰常侍,哪股风把你吹到了这里,来、来、来,楼上请。”

他一把拉住张滂就向楼上拖去。

“诶、诶……”张滂被拖的像个企鹅一样,想要挣扎,可哪扛得过曹洪的大力。

夏侯渊双眉一竖,飞身下马,一把扼住曹洪的手腕冷笑道:“曹子廉,你要不要脸?张常侍是给夏侯家酒楼送匾,可不是给你曹家。”

曹洪感觉夏侯渊下一刻要拔刀的样子,终于松开张滂的手腕,干笑道:“妙才何必如此火大。”

“我看是你曹子廉火大才对。”夏侯渊毫不客气道:“只怕看到匾上写着什么,更会火大。”

“匾上写着什么?”曹洪心中一紧。

夏侯渊一伸手,扯下匾上锦缎,赫然露出匾上的几个大字——天下第一羹。

“曹将军,你不知道。”

张滂揉着手腕赔笑道:“夏侯将军家的酒楼用的厨子本是宫中御厨,那御厨不胜宫中烦恼,告老回乡。圣上一直想念那御厨做一道羊羹,知其未走,还被夏侯将军留在许都城,一时高兴,亲书了这几个大字赐予夏侯将军的酒楼。”

曹洪心中火大,暗想你刘协早不赐匾,晚不赐匾,这时候送来一张匾,看来一定是欠扁了。

他对刘协素来没太大的敬意,暗想当初若不是司空和老子去接你,你不是饿死、就是被杀死在洛阳,哪有今天的风光?

不过这毕竟是皇帝亲手所书,意义大是不同,夏侯渊红光满面,拉着张滂的手亲切道:“圣上有心,也要谢谢张常侍亲自前来。”

“夏侯将军客气了,能给将军家的酒楼送匾,可是咱家的福气。”张滂看曹洪脸色黑的发紫,不敢再说什么,拔腿要走,却被曹洪一把拉住,“张常侍何必着急,一碗水都要端平,宫中岂能厚此薄彼,不知道圣上什么时候也书一张匾到曹家酒楼呢?”

张滂推脱不得,无奈道:“下个月如何?”

下个月黄花菜早馊了!

曹洪恨不得一拳把这黑胖子打成死胖子,夏侯渊却是扒开曹洪的手掌,含笑道:“张常侍这边请。”

“不过一张破匾。”曹洪唾了口。

张滂只当没有听到,跟随夏侯渊才走了几步,荀恽策马而来,高声道:“夏侯伯父怎地此时才来,长倩恭候多时了。”

夏侯渊不咸不淡道:“怎地?”

荀恽只是看着夏侯渊道:“长倩听说天子赐匾,将这件事在家族中一说,不少荀家子弟颇有兴趣,都想来尝尝天下第一羹是个什么味道。”

曹洪脸色铁青,抬头望去,就见夏侯家酒楼前的确多了不少人,一个个人模狗样的大家做派。

夏侯渊亦是望见,脸上露出分笑意,“有劳长倩贤侄了。”

荀恽微笑道:“举手之劳,何足挂齿。不止如此,荀家族人外戚听闻‘天下第一羹’的美誉,有不少有意在夏侯伯父家的酒楼筹办婚宴。这半月就有四五家之多,还望夏侯伯父许可。”

不但夏侯渊微有动容,就算曹洪都是脸色一变。

单飞皱了下眉头,倒没想到荀恽这小子还有这招,放在当代,做个***策划也是不成问题。世族大家人脉自然广博,这个荀恽为了击败他单飞,也算操碎了心思。

“长倩贤侄不错。”夏侯渊哈哈一笑,大声道:“来、来、来,夏侯家的酒楼随时为荀家打开。”

“长倩只怕一点。”荀恽突道。

夏侯渊微怔道:“长倩贤侄怕什么?”横了曹洪一眼,夏侯渊淡淡道:“有人若找你的麻烦,有夏侯伯父为你顶着1

“长倩只怕来客太多,伯父家的酒楼还要扩建一番,那实在让伯父麻烦。”荀恽含笑道。

夏侯渊哈哈大笑,意气风发道:“好,夏侯渊就等着那一天1

二人说说笑笑,和张滂一起向夏侯家酒楼行去,再不看曹洪一眼。

曹洪脸色铁青,握着拳头道:“儿子,荀恽这小子不是说对宁儿有意?如今是几个意思?”你对老子的女儿有意,如今竟然帮助老子的敌人,这样的人,若再敢登门提起亲事,老子弄死你!

曹馥看了单飞一眼,暗想荀恽只怕是为了单飞,可这些日子他没少从单飞口中领悟到金玉良言,感受到单飞对他的好意,对出卖导慢慢淡了,迟疑道:“孩儿也不知道。难道荀恽这***喜欢上了夏侯家的女人?”

“夏侯渊一家狗蛋。听说有个侄女稍有姿色,还被张益德抢了,荀恽这货如何能抢得过张益德?”曹洪冷笑道。

荀恽总不是喜欢夏侯渊的几个儿子?

曹洪对荀恽和单飞的恩怨并不清楚,对于这个变故倒是没有意料。

曹馥见状,惭愧道:“爹,孩儿没用,没想到他们还有这么一招。”

他从单飞身上学会一点——对老子适当认认错,比死抗效果要好上许多,你认错最多不过是被骂几句,要是死抗到底,***也有可能。

果不其然,曹洪喟然一叹,老怀弥慰,微笑道:“儿呀,这怎能怨你,怨只怨夏侯渊这老小子不守规矩,孩子的事情,他又参合什么?”

曹洪是乌鸦站在黑***背,只看到***黑,看不到自己黑,冷然又道:“夏侯渊不讲道义,就不要怨老子也不讲规矩。”

转望一旁只顾吃火锅的单飞、张辽、郭嘉三人,“你们三个哪个今日娶亲,老夫为他在酒楼大大操办,只收七成酒菜的价钱。”

Ps:看书感觉满意的朋友,还请您收藏了,谢谢!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