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88节 虎父犬子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88节 虎父犬子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三更!补周五日推荐票过四千票的欠更!

单飞愣祝不止是他,就连张辽听到郭嘉所言,都是错愕难言。

张辽心中发热,他从未想到单飞不但说的好,而且看的远、想的更远。

围而后降者不赦!

这句话本是曹营军中铁令,亦是曹操亲自所设,只因为这句军令,曹军当年攻克徐州之时,屠戮了抗拒的十数万军民,其实不止曹军,很多军阀乱世争雄时,均是默默贯彻这个不成文的军规。

冷血,但有效。

有效,可残忍。

单飞本是推脱不过,又不想让郭嘉、张辽小瞧,这才随口议论两句邺城的形势,对于这个时代,他仍贯彻着自己的原则。

陌生中带分熟悉,熟悉中带分隔阂。

亲手杀了尹老大的时候,他并没有任何快乐的感觉,他看多了战争,却从来喜欢和平,提及邺城的时候,一想到无数的军民百姓在其中哀号辗转,一时热血上涌。

进一言也是好的。

可他根本没想到郭嘉竟说拯救邺城百姓的重任在他身上,这又从何说起?

张辽知道郭嘉放荡是有的,可失言却是从未听过,不由错愕道:“祭酒大人……这句话……”

“这件事不但要看单飞,还要看文远。”郭嘉微微一笑,不等再说什么,就听一人冷冷道:“郭祭酒喝多了吧?邺城之事只有司空才能做主,什么时候轮到一个降将和个家奴来发话?不要说他们俩,只怕就算郭祭酒恐怕都是说不上话1

郭嘉一听话音,两道秀气的长眉扬了下,放下酒碗,胡椅上拱手笑道:“夏侯将军竟然有暇,可共锅否?”

张辽早长身而起,施礼道:“夏侯将军。”

单飞抬头望去,望见一人一骑立在秋阳下,有诺大的身影笼过来,正罩在他身上,端是气魄逼人。

能让郭嘉、张辽如此的夏侯将军如今只有两个夏侯渊、夏侯。

是夏侯渊!

单飞一眼就断定了这点,只因为马上那人双眼如灯,明显没瞎,夏侯是瞎一只眼的。

他片刻之间推出对方的身份,立即起身拱手,却没有打招呼。

夏侯渊为什么来这里,难道是因为夏侯衡?别看这些爹娘在外威风凛凛,可子女有事,哪有爹妈会不上心?

他单飞最近把夏侯衡逼的喘不过气来,夏侯渊见到他怎么会爽?单飞感觉自己最近把官二代得罪的差不多了,但那是逼不得已,如果不作死的话,对这种掌权阶层还是能闪就闪的好。

单飞在那里徒担心事,夏侯渊却是看也不看他一眼,只是斜睨一眼张辽,随即望向了郭嘉道:“郭祭酒真的好雅兴,贵为司空大人的军师,如今竟在大街公然饮酒作乐,成何体统?”

郭嘉笑道:“夏侯将军此言差矣,古人有言食色性也,无论再忙,饭还是要吃的。只是饮酒是有,做乐可是冤枉了奉孝,奉孝在用饭的时候还在和张将军谈论军情,总算不负司空所托。”

夏侯渊看着他牙缝里的肉丝,嘿然道:“郭祭酒饮酒时,就将邺城的结果安排清楚,不知道曹司空若知,会不会感觉所托非人?”

郭嘉笑道:“夏侯将军对司空大人忠心不言而喻,只是不知夏侯将军来到这食街之上是打仗还是用饭?”

夏侯渊一怔。

郭嘉微笑道:“如果打仗的话,奉孝实在不敢插言,可若是用饭的话,这里的火锅最新出来,可算是一绝,夏侯将军若肯赏脸,奉孝就请了这顿饭。”

他说话时很是心痛的样子,看起来从来只是白吃,很少请人的模样。

夏侯渊心中不悦,冷然道:“不敢让郭祭酒破费,久闻郭祭酒放浪形骸,本将军还有分不信,今日一见……”

他不等再说下去,就听一人洪亮笑道:“今日一见,原来比妙才还要妙才了。”

夏侯渊双眉一竖,他字妙才,听来人这般调侃,显然没把他放在眼中,让他如何不怒,可一听那如洪钟般的声音,立即知道来人是谁。

许都城除了寥寥几人外,恐怕也没谁敢对他如此放肆。

来人正是曹洪。

曹洪竟然和曹馥并辔而来,见夏侯渊望来,大笑道:“妙才今天怎么看起来比这火锅还要火大,要不要在这里用饭下下火?”

夏侯渊冷哼一声。

曹洪却早跳下马来,大步到了郭嘉面前,一把握住他的手道:“郭祭酒来这里饮酒,实在是给老夫面子,就算要请妙才,也该由老夫来请才是。”

得,又让这小子省了一顿。

单飞对郭嘉混吃混喝的本事不得不佩服,就见曹洪转望张辽,含笑道:“张将军,老夫和你平日少有来往,不想你今日竟为曹家酒楼美食而来,实在是让老夫意料不到。以后……”竟走过去拍拍张辽的肩膀,曹洪笑道:“你以后尽管来这吃饭,我多送你个包子。”

张辽的脸和包子仿佛,没想到曹洪竟对他如此亲热,可无论如何都难再去看夏侯渊的脸色。

曹洪心中畅快。

他当初听曹馥输了药堂。一口气堵着出不来,人生莫不如此不蒸馒头争口气,他和夏侯氏明争暗斗许多年,仗着一帮曹姓兄弟,略有优势。

可老子英雄儿***,所谓的虎父无犬子都是骗人的鬼话,虎父生出犬子的机会反倒更大。曹馥天生喏喏,始终被夏侯衡压了一头,比不上荀恽、荀奇,更不要说去比荀攸。

那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十八层地狱埃

曹洪因为这点始终心中耿耿,不然也不会听单飞一言,给曹馥一个机会。

老子再气儿子,***子要努力的时候,老子还会心中期待。

曹馥不行,可单飞这小子不差啊,信那小子一次,总不能看着自己儿子被比下去。

果不其然,曹洪暗中观察酒楼多日,眼见食客一日多过一日,心中欢喜不言而喻,转望曹馥,曹洪微笑道:“儿呀,听说你还要开什么连锁。”

他不懂什么连锁,但总感觉曹馥跟了单飞几天,用词都显得高档很多,连锁嘛,把这条街都锁在曹家的仓库中,好气魄。

曹馥早得单飞提点,大声道:“爹,是埃食客就是卖糕的……我们一定要抓准食客的口味,力争上游。”

食客为什么是卖糕的?

曹洪想要发问,可感觉见识总不能不如儿子,连连点头道:“说的好,食客就是卖糕的,要将他们紧紧的粘在我家曹家酒楼周围。”转望脸色发冷的夏侯渊,曹洪似才发现他还没走,故作客气道:“妙才如果喜欢,不如和我一块去楼上用饭?顺便谈谈令郎伯权有何高见?”

夏侯渊看起来恨不得一刀劈了曹洪,突然嘴角带分哂笑,“曹子廉,你以为自己可能会赢?”

Ps:推荐票总数还差不到一千票就过十万票,想想都高兴,能不能今天超过十万票?呵呵,相信你们可以的!另外,接到起点编辑通知,今天下午开始上网站强推,下周五,也就是四月一号开始上架,还请关注墨武的书友,到时候订阅投月票支持下,月票获得方式是,高v初v用户本月订阅消费一千起点币,下个月可得保底月票和投票权,也就是您这个月消费了,下个月才能给墨武这本《偷香》投票,还请支持墨武的书友检查下您本月是否订阅消费过了,谢谢!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