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42节 异样的心跳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2节 异样的心跳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二更,继续求票求收藏,三江票也请诸位帮忙投下来!向前冲!

单飞心中一凛,毫不犹豫的一肘反击了回去。他知道这个时代人命有如草芥,虽在许都城,可这才几天的功夫,看起来得罪的人都快有一车了,人若敬他,他当敬人,可人若踩他,他当然不是束手待毙的性格。

砰!

一人惨叫一声,大叫道:“单飞,你做什么?”

单飞一肘击退对手,正要挥拳痛击落水狗,一听那人的声音,立即收了拳头换上笑脸道:“大公子,怎么是你?”

方才偷袭他的人赫然就是曹馥。

不过单飞转瞬明白过来,这家伙不是偷袭他,看起来是要和他打个招呼,只是这家伙毛手毛脚的,让人难免误会。

曹馥揉着胸口,嘶着冷气道:“你小子竟敢殴打本公子,真的是什么可忍……什么不可忍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王祥一旁接了句。

曹馥立即点头道:“对,就是这么一句。”

“我不知道是大公子。”单飞知道这小子肚子里面都是草,只能算是***,但算不上坏人,解释道:“大公子,你不知道,最近我都被人偷袭怕了。因为曹家,我得罪了夏侯公子,他还放狗咬我了,乌青,你说是不是?”

乌青连连点头,“我们还把那条狗……”他还想往下说,被单飞踢了脚,明白过来,住口不再说下去。

曹馥终于止住了痛,被单飞转移了话题,忘记了方才自己说过什么,立即道:“怎么的,夏侯衡那小子对你不利?”

“对埃”单飞见曹馥咬牙切齿的样子,立即道:“他最近总是看我不顺眼。”

“这小子也太嚣张了。”曹馥一把搂住单飞的肩膀,同仇敌忾道:“我早就看出他不是个东西,没想到他这么不是个东西。单飞,你放心,我为你出头。”

单飞一颗心没有放下来,反倒立即提了起来。

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这个曹馥这么挺他,其中定然大有问题。

“大公子,你忘了和我约定的事情了。”单飞感觉这小子肯定是个大反派,让他卧底还和他这么亲热,明显在暴露他的身份了。

“什么约定?”曹馥显然得了老年痴呆,半晌才想了起来,“那事儿眼下不是那么重要,走,我带你去个地方。”

老子以后绝不和你搭伙,不然死不瞑目。

单飞见曹馥拉他去屠宰场的模样,忙道,“大公子要去哪里?”

“你去了就知道。”曹馥并不解释。

单飞用力挣开曹馥的手道:“去也不用这么亲热了,不过大公子,你等我做点事情。”

曹馥有些不耐烦道:“你要做什么事情?”

单飞整理下思绪,暗想看这大公子猴急的模样,不陪他去是不行了,自己总不能才到许都,就把这些***、官二代都得罪一遍吧?

“你给我点钱。”单飞伸手道:“我记得当初公子的手下麻强还欠我两贯钱呢。”

“都被邓义拿走了,他说要交给你,怎么的,还没有吗?”曹馥立即道。

单飞下巴差点掉下来,暗骂交友不慎,只能道:“那大公子先借我点钱好吧?”

“不借1

曹馥干脆利落的拒绝,见单飞皱着眉头,曹馥哈哈大笑起来,“你小子还跟我客气什么,借什么借?拿去用了。”

他从怀中掏出一小块金子来交给单飞,不解道:“你要钱干什么,去喝花酒吗?”

单飞拿过钱来,心情有点沉重,感觉这可能是自己的卖命钱,但还是下了决定,将钱交给王祥道:“王兄,这金子你拿着,算我买茱萸的订金。”

王祥差点跪下来,吃惊道:“单……单……大人,怎么用得了这么多,这一车百十个钱就够了吧。”

他其实也不知道茱萸的价格,可见到一小块金子入手,还是感觉做梦一样。

“不止是这车,有多少我要多少。”单飞有种承包下整个鱼塘的气势,“如果还有很多,我再加钱好了。乌青,你和王兄联系下这件事情。”

乌青虽然不明白单飞的意思,可知道这个老大脑袋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想出的点子从来没有亏本的时候,自然一口应允。

单飞向王祥拱拱手后,不等再说什么,被曹馥拖着向前走去,单飞脚步踉跄,好不容易跟上曹馥的脚步,见到曹馥走不多远,在一家酒楼前停了下来,终于明白过来。

这是曹丕和青衣人方才进入的酒楼。

夏侯家的产业!

曹馥醉翁之意不在酒,显然在于如仙!

曹馥迫不及待的拉着单飞就要入楼,酒楼前有两个门神模样家丁立即拦在曹馥的面前,皮笑肉不笑道:“曹大公子,你不能进去。”

“你们眼睛瞎了,不知道我是谁吗?”曹馥勃然大怒道。

一个白脸门神道:“曹大公子,我们就是眼睛没瞎,才不能让你进去。夏侯公子说了,以后这个酒楼,曹大公子和狗不能进入1

他说话间看了单飞一眼,微笑道:“也就是曹大公子和这位都不能进入。”

单飞皱了下眉头,却没说什么。

他素来都是如此,和这些狗眼看人底的做口舌之争干什么?有能力就当场打脸,没能力私底下弄死他们就好了。

曹馥却是暴跳如雷,一指单飞道:“你知道这人是谁吗?他可是单飞,你去告诉世子,就说我曹馥把单飞领来了,世子一定会见我。”

单飞心中一沉,立即感觉不妙。

他方才见曹馥超乎寻常的亲热,就感觉其中大有问题,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个大公子是要利用他才会对他这般热切。

可他没想到曹馥会如此利用他。

难道说他得罪曹丕的事情转眼就传到曹馥的耳中,曹馥要拿他讨好曹丕?

单飞虽然不是曹馥肚子里面的蛔虫,却将曹鸺猜的一清二楚,曹馥自从对夏侯衡毁约后,一直被圈中人笑话,甚至连如仙的面都见不到。

知道今日夏侯衡在自家酒楼宴请曹丕,甚至请来了如仙姑娘,曹馥自然想登门一见,可曹馥肚子里面装的是草,脑袋里面毕竟不都是水,知道见面之下难免被嘲笑,甚至可能被驱赶出去,因此一直在附近转悠。

得知挡茇В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