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856节 召唤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856节 召唤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单飞前来楼兰的时候,或许想过有朝一日会和鬼丰、夜星沉面对,却没想到这二人会为他***。W书W?W·KA?NSHU·COM

盘膝而坐时,他心中有了那么一刻的犹豫他已知道夜星沉的目的,那鬼丰呢?鬼丰乍入此间看起来没有太多的意外,而且为他单飞积极***,鬼丰真正的目的是什么?

犹豫稍转间,单飞已心神合一,屏气掐诀。

临!

虚!

二字一出,他已集中精神,先将感知向外扩散。他知道龙树看似和善,实则也是极为精通内息之人。

龙树若是没有说谎,他能以两块干粮维持十数日的过活,如今还是神采奕奕,实则是内息高深的功效。

单飞自习武来,先是自悟武道、又得魏伯阳指点,等习得《伤寒杂病论》,再得授六甲秘祝后,隐隐已觉得人体宛若世上最精密的仪器,偏偏世人却丢失了如何调用的说明书,黄帝、释迦等人更像是对人体这个仪器极为了然,这才能发挥出极为神奇的效果。

这十数日,龙树想必早已通过禅坐冥观试探龙宫天塔的动静,像是一无所获,单飞却还是想要尝试。他以“临”为聚,用“虚”字诀的时候,瞬间将自己的神识扩到周边极为广博之地。

四周唯有白茫茫的一片,竟和他当初与阿九所在的异度空间仿佛。

单飞并不死心,因为他在运用六甲秘祝时,感官实则到了极为敏锐的地步,感觉前方不远似有异样。

内息急转,他瞬间将神识再延外数百丈,就感觉神识微亮那是一种奇异的感觉,他并未用眼去看,却是真切的感觉到亮度加强。心中喜悦,单飞再次发力间,就觉得脑海中轰鸣声响,瞬间看到一道七彩的霞光冲天而起,直冲天际。

这场面似曾相识?

单飞心中讶然,下一刻的光景立即发现一个事实,他们竟然仍在那亚特兰蒂斯文明之地,而且在那个消融文明的深洞之上!

心弦悸动间,单飞还能再将神识向外探索。陡然心中一震,因为他“看到”孙策立在一个小丘之前,正盯着前方的方向。

孙策等人为何会到此?

单飞不由叫道孙兄……

他并非呼唤出声,仍像是用意识感知和孙策说话,孙策身躯微震,四下望去,似是茫然。W?WWK?ANSHU·COM

单飞心中微喜,感觉孙策似乎察觉到他的意识。他才待再次召唤时,就听到似有冷哼传来。

巫咸!

是巫咸的声音。

单飞凛然之际,内息稍凝,神识倏然回转。孙策四下望去,并没有看到什么异样,有丝讶然道:“吕兄,你可听到了什么声音?”

“什么?”吕布扬眉。

曹棺自遇到那奇特的便溺桶后,一直神色恍惚惊惧,死死的盯着前方那个发光的小丘。吕布心中不耐,听到孙策又有点疑神疑鬼的样子,坚决道:“我什么都没有听到。你听到了什么?”

“我好像……好像……听到单飞在叫我。”孙策讶异道。他那时感觉极为奇特,说是听,但更像是感觉,而且是真切的感觉到单飞在呼唤。

吕布皱起眉头,他看不到孙策的表情,但听出孙策并非妄言,也是不由向四周看去,却是鬼影都看不到一个。

“没有单飞,你恐怕是幻觉。”吕布摇头道:“我知道一个人久在恍惚下,极容易产生幻觉。”

他说出这话倒是深有感触。事实上,在他当年逃亡的时候,无论清醒还是在做梦,总是时不时的看到浑身是血的董卓立在他的面前咬牙切齿的说道吕布,我会回来的,我会回来找你们的!

一念及此,吕布心口没来由的剧烈一跳。

“不是幻觉。”曹棺突然露出丝极为诡异的微笑,“你们听,有声音,真的有声音,是从坟丘里传来的声音。”他脸色本来灰败,再是诡异微笑说出这些话来,吕布和孙策饶是身经百战,亦是心中发毛。

“没有声音,这也不是坟丘。”孙策侧耳倾听半晌,摇头否定道。

“有个声音。”曹棺坚持道:“有个声音在召唤我们,是从坟丘中传出来的。”

孙策本有不信,不过忽然想到自己适才的所闻,暗想难道曹棺也听到类似的声音,“声音是谁的?单飞?”

曹棺怔立片刻,摇头道:“不是单飞,似从地狱里来的声音。我一时间听不明白。”他脸上又露出异常诡异的笑。

吕布本是镇静,但自从想到董卓后,不知为何再次心浮气躁起来。他在楼兰率楼兰铁骑一战后,本已解开心结,因此察觉到自己的心浮气躁极为不喜,忍不住道:“没有声音,你们莫要疑神疑鬼,曹棺……你冷静一些。”他感觉曹棺有些不对劲。

曹棺摇头道:“有的,就在这坟丘之内。”

“没有1

吕布一声断喝,“没有声音,也没有什么坟丘。这绝不是坟丘1他说话间一戟挥去,正砍在那小丘之上。

那小丘极为坚硬,但吕布实在有惊天之能,他没得不死之身时已是天下第一猛将,如今已成僵尸,那一戟更是在一腔愤懑无法排遣下挥出,简直可说是石破天惊。

当!

火光四溅,小丘倏然而开。

吕布反倒一怔,他想到自己能将小丘砸个大坑,却不想能将小丘硬生生的砸开。小丘裂开后,之下随即现出个黝黑不见底的深洞。

有冷风吹来。

三人都是凛然,孙策咽了下唾沫,想要问这深洞通向哪里,却是硬生生的止祝他暗想在场之人均不知如今身在何处,却如何会知道黑洞的去向?

“要不要下去看看?”孙策改口道。

吕布诧异道:“去看看1他左思右想始终没有方法,暗想就这么走下去,只怕一辈子看到的都是那些闪光的小丘,难得看到这般的一个洞穴,如何能不去查个究竟?

二人不等商议完毕,曹棺已是不吭一声的向那深洞走去。

孙策、吕布相顾讶然,心中暗叫惭愧曹棺究竟是在土中生活,在这种地方终显出非凡的胆量。

曹棺一入深洞,已经伸手拿出颗夜明珠,这本是他们摸金校尉的标配。曹棺手持夜明珠,沿着那深邃的洞口一直走下去,并不回头。

孙策紧跟其后,感觉像跟个幽灵般。走了盏茶的光景,孙策觉得这条路真的像要通往地狱般无穷无尽,不由心中发毛。

他才要开口,吕布已道:“有点不对。”

“哪里不对?”孙策认为到了此间后,就没有看到对的地方。

吕布瓮声道:“这里好像是个山洞。”

“不然呢?”孙策反问道。

“这里本不应该有山洞的。”吕布皱眉道:“我等遇到的均是世人难想的奇事,适才所在更是极为奇特的场地,如何会蓦地到了一个山洞中?”

孙策止住脚步,抽刀向一侧砍去。“当”的大响,一块物体应声而落。孙策抄那东西在手,疾走到曹棺身前借夜明珠的光芒看去,“这像是岩石。”

他不如曹棺精通土质,但感觉手上的确像是地下的石块,却怎么也想不明白那奇特的小丘下会有岩洞暗藏。

“自然是岩石。”曹棺幽幽道,他说话间,双眼直勾勾的望着前方。

“为什么?”孙策不由问道,他终究也是一方之主,随即道:“鬼丰破开鬼门后,单飞和鬼丰同往白狼秘地,女修让我等前往相助单飞,按理说也应该将我们送到白狼秘地。传说中,白狼秘地本是在极深的地下。难道……这里是白狼秘地的一个入口?”

他除了这般想,倒实在难有***的解释。

吕布摇头道:“不对,入口若真的这般简单,何以女修不来?”

孙策暗自点头,不待言语时,曹棺幽然道:“这里不是通往白狼秘地……”他说话间脸颊扭曲,在幽幽的夜明珠下看起来着实恐怖,“这里应是黄泉道。”

“什么?”吕布、孙策齐声问道。他们亦听说过黄泉道的传说,随即齐声道:“绝无可能1

他们知道黄泉道的传说是从梁孝王的陵墓中流传而出,却知道这多是愚人之语,并不信这世上真的有这么一条充满魂灵的黄泉道。

“你们莫要忘记了,梁孝王陵本是斩山为廓,穿石为藏……他的陵墓,就在芒砀山内。”曹棺声音中有着难言的幽冷。

孙策、吕布自然都知道此事,可听到曹棺这么说,却齐齐的毛骨悚然。

“曹兄,你的意思是……我们不是在通往地狱的黄泉道,而是在梁孝王陵中的那条黄泉道中?”孙策难以置信道。他根本不信这个事实,因为他们是在西域,梁孝王陵是在中原的芒砀山,其间隔着太远的距离,他们如何会到了梁孝王的陵墓中。

“不错。”

曹棺却是斩钉截铁道:“我走过这条路,如何不知道这是哪里?”看着左右两方的幽暗甬道,曹棺道:“向左就是梁孝王的主墓室所在。”

“你如何分辨出方向?”孙策几乎抓狂。他饶是见过太多的奇异,但在这般情况下,不疯掉已算是意志坚强。

“我来过。我在地下每走过一段路,都会留下暗记,这是我的习惯。”曹棺淡漠的将夜明珠伸向左手的方向,“我走在黄泉道中,曾经多次留下暗记。”

孙策、吕布定睛望去,果然见到夜明珠所照的地方有个奇怪的记号,那记号绝对是经过人工绘制而出,这些年月过去后,依旧是清晰如初的模样。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曝光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meinvxuan1长按三秒复制!!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