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帝火丹王 > 第566章你这是污蔑!!!

帝火丹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566章你这是污蔑!!!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云琳这番话,铿锵有力,大有内涵。没错,宋星海是被削去了王爵,但是云琳却未受一点影响。她的背后还有两股谁也不愿去惹的势力,一是圣丹宗师云横天为代表的云家,还有就是炼丹师公会这个庞然大物。其实站在圣皇的立场,设计陷害成功后,恨不得马上就将宋星海夫妇就地***,只有斩草除根才能永绝后患。他之所以没有那么做,并不是他这个人有多么顾念兄弟之情,而是因为他还忌惮云琳背后的这两股势力。如果他真杀了宋星海夫妇,恐怕云家和炼丹师公会早就有所行动了。

    这也是圣皇最头痛的地方,宋立一家树大根深,比忠亲王难对付啊!

    朝堂之上的文武大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人站出来回应云琳的话,炼丹师公会在帝国的地位太特殊了,谁也不敢和这个庞然大物叫板。

    圣皇说道:“云爱卿不必动怒,朕自会秉公审理此案,不会冤枉好人,但也绝不放过坏人!”

    云琳虽然不再是王妃,但她还顶着一个宫廷炼丹师的头衔,所以圣皇还是称呼她“爱卿”。

    “秉公办理最好,我等着陛下还我儿公道。”云琳冷哼一声,丝毫不给圣皇面子。

    “来人,宣人证上殿!”圣皇的声音远远传了出去。

    外面随侍的太监尖着嗓子传达了圣皇的旨意,不多时,四名侍卫便带着两女一男三个证人走了进来。

    “草民参见圣皇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三个人进来就趴到在地上,口中山呼万岁,连头都不敢抬。

    “抬起头来。”圣皇威严地说道。

    三名证人抬起了头,两名衣着艳丽的少女都是十**岁年纪,相貌还算周正,另一名男子约莫三十出头,颌下有须,相貌颇有些猥琐。

    宋立赶到的时候,陪着赵元饮酒作乐的舞姬们已经逃了,所以他也不知道这两个舞姬昨晚有没有看到他。

    “报上你们的姓名,居所,从事何种职业。”

    三个证人战战兢兢地回答了圣皇的问题,两名***乃是赵元花钱买来的舞姬,而那名男子则是赵元府中的管家。

    圣皇询问铁律明:“他们的身份属实吗?”

    铁律明恭声答道:“据臣调查,完全属实。”

    “好,朕问你们,在事发当晚,你们可曾看到什么,听到什么,尽管如实说来。如若有半句假话,朕就摘了你们的脑袋!”圣皇大人声色俱厉,吓得那三名证人面色如土,身体抖得像筛糠一样。

    “回禀……陛下,昨天晚上,草民……正给伯爵大人表演舞蹈,这时外面有人闯进来,伯爵大人……突然发疯似地……打死一个姐妹,当时草民就吓跑了,可是草民在跑的时候听到伯爵大人说了一句话……”其中一名舞姬抖抖索索,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

    “他说的是哪句话?”圣皇目光灼灼地盯着那名吓坏了的舞姬。

    “草民听到伯爵大人说,额,原来是明王殿下……那时候草民心里害怕,跑得飞快,后面的话就听不到了……”这名舞姬喘了口气,指了指身旁的伙伴,颤声道:“她……她当时就和我跑在一起,也听到了这句话……”

    那名舞姬像小鸡啄米似地点头,颤巍巍地说道:“是是是,……草民也听到了……”

    “你们有没有看到这个人长相?”圣皇继续问道。

    “没有,我们跑出去的时候慌慌张张的,没敢多看,他当时还在院子里,没有进屋,草民只是不经意地扫了一眼,看不清长相……”那名***恭敬地回答。

    宋立仰天大笑三声,说道:“就这也算证据?只是听到了伯爵大人说‘哦,原来是明王殿下……’都没看到人,就硬往我身上套吗?”

    铁律明驳斥道:“整个圣狮帝国,受封明王爵的,除了殿下你之外,还有第二个人吗?”

    宋立面色不变,侃侃而谈:“两个十**岁的姑娘,面对同伴***的情景,恐怕魂都吓飞了。在逃跑的过程中,她们的精神一定处于极度的恐慌之中,这种时候,出现幻听幻视之类的情况,再正常不过。我问你,当时你耳边是不是充斥着同伴们的尖叫?”

    宋立转向其中一名舞姬,目光炯炯,自有一股穿透人心的力量。那名舞姬顿时连大气都不敢喘,只觉得这位传说中的明王殿下比圣皇陛下还要可怕几分。

    “是……的确是这样……姐妹们都被吓坏了,一边逃一边哭号……”那名舞姬不敢再直视宋立的眼睛,老老实实地回答问题。

    “在那么嘈杂的环境之中,你又在极度慌张的情况下,居然还能听到赵元一句无关痛痒的话?如果不是你在撒谎,就是你幻听了……”宋立面色陡然一沉,冷冷道:“你确定自己听清楚了吗?赵元真的说了这句话?”

    那两名舞姬顿时缩成一团,惶恐地说道:“好像听到了……又好像……”

    宋立摊了摊手,嘲弄地笑道:“铁大人,如果这就是你所谓的证据,那也未免太让我失望了!”

    圣皇暗自叹息,不过表面上依然保持冷静,用略带责怪的口吻说道:“铁爱卿,她们俩的证词恐怕不能作为定罪的直接证据,只闻其声,未见其人,不能说明什么的。”

    铁律明恭声道:“启禀陛下,臣自然还有别的人证。”目光看向那名一直沉默不语的中年汉子,说道:“赵永年,该你说话了。”

    那名叫赵永年的中年汉子瞄了宋立一眼,急忙低下头去,颤声说道:“回禀陛下,草民是赵府的管家赵永年,伯爵大人是我远房侄子,因为我粗通些文墨,又会算账,所以伯爵大人安排我到他府上做管家。事发当时,草民恰好就在伯爵大人赏舞的大厅附近,看到那个凶手闯进来,草民胆小,就躲进了旁边的树丛之中,也因此目睹了那个人的脸。这两个舞姬听到的那句话,草民也听到了。伯爵大人当时站在门口,而那个人站在院子中,伯爵大人看似松了一口气的样子,说道,哦,原来是明王殿下……”

    圣皇大人点了点头,淡淡道:“这么说的话,那两名舞姬应该不是幻听了。”

    赵永年恭声道:“启禀陛下,她们不是幻听,因为草民就躲在院子里,所以听得清楚。”

    宋立昨晚在赵府之中,以他金丹后期的神识,整个伯爵府的风吹草动都瞒不住他。自然也知道附近有人躲着,只是从气息分辨是个普通人,所以他根本没有理会,否则,别说赵永年躲在树丛中,他就是躲在老鼠洞里,宋立也能准确地定位,并且把他抓出来。

    “既然你看到了这个人的脸,那么不妨说说,这个人是谁呢?’圣皇不动声色地说道。

    “启禀陛下,他的脸上戴着面具,所以草民没办法看到他的五官。只是,伯爵大人称呼他为明王殿下,他也没有否认。”赵永年脑袋垂地更低了。

    “然后呢?”

    “然后他们就进去了,草民的***天赋差,所以修为低微,谈不上有什么耳力,他们在室内的谈话我一句也没听清,后来能听到打斗的声音,还有剧烈的爆炸声,等到声音平息之后,过了很久,草民才敢进去查看。这才发现,伯爵大人已经不见了。”

    “不见了?你的意思是赵元失踪了?”

    “回禀陛下,是的。赵大人失踪了。属下找遍了伯爵府的每一个角落,都没有看到大人的身影。我问府里的人,他们都说没看到大人出府。所以小的判定,大人很可能是被那个凶手杀害了。”

    宋立暗觉好笑,心说赵元那狗奴才被老子一把帝火烧得连渣渣都不剩,你们能找得到才怪。

    铁律明厉声道:“人证确凿,明王殿下还有什么话说?”

    “我有什么话说?我无话可说。”宋立不屑地撇嘴道:“本王还以为刑部尚书有多大本事呢。就凭这点捕风捉影的所谓证据,就断定闯进伯爵府的人是我?那么铁大人,我们府里曾经发生过一件命案,至今还未告破,看来那个杀害婢女的凶手,就是铁大人你了。”

    “一派胡言!贵府婢女之死,跟铁某有什么关系?”铁律明对宋立的言论嗤之以鼻。

    “后来我调查的时候,有仆人回忆说,当时听到那个婢女叫了一声‘铁尚书,怎么是你’?第二天就发现那名婢女溺死在井里了,按照你的逻辑,铁大人岂不正是杀人凶手吗?”宋立顺口胡诌,荣亲王府的确有个婢女死亡实属不假,但她是正常的患病身亡,与他人无干。(http://.)。

    铁律明指着宋立,颤声道:“你……你……你这是诬陷!铁某堂堂朝廷大员,岂会和你家婢女有什么瓜葛?”

    宋立慢条斯理地说道:“男女之间的事很难讲的。说不定铁大人看上我家婢女青春貌美,上前勾勾搭搭未遂,恼羞成怒,愤而杀人呢。”

    “胡扯!简直是胡扯!铁某行得正走得端,怎能做那等卑劣之事?”铁律明气得胡子都撅起来了。

    “我这只按照铁大人的办案逻辑推理得出的结论,铁大人反应这么大干啥?难道是做贼心虚?”铁律明越生气,宋立越是一脸无辜,他越是这样,铁律明就越生气。

    说到铁面无私,冷酷无情,铁律明当仁不让,但说到斗心眼谋略,十个他也不是宋立的对手。比奇提示:如何快速搜自己要找的书籍

    《百度书名+比奇》即可快速直达

    
帝火丹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