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1937全球速递 > 第一百一十三章 马歇尔与麦克阿瑟

1937全球速递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一十三章 马歇尔与麦克阿瑟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如果不是约翰,换作***任何一个人,哪怕是与自己关系最亲密的朋友、晚辈,米德尔顿也不会跟他说下面这些话。毕竟一个参军没两年的临时上校,冒然接触一名上将参谋长和一名前任参谋长、现任中将军区司令之间的博弈,未必是件好事。

如果没有掌握自己命运的能力,那就还是老老实实服从上面的摆布为好。知道的越多,顾虑也就越多,遇事反而更容易出错。

但是约翰不同,他的出身、背景和能力,决定了他在这盘大棋局中扮演的身份。虽然暂时还够不上“棋手”,但也不是毫无自主性的普通“棋子”。无论是马歇尔、麦克阿瑟还是***那位“棋手”,在要动用约翰这枚“棋子”之前,都需要好好掂量一下。因为说不准哪一天,他就有可能成为“棋手”中的一员。

在米德尔顿看来,反正约翰参与到高层博弈之中是早晚的事。提前让他多了解一些高层的“内幕”,也是很有必要的。这也算是约翰成长过程中的必不可少的一刻了吧。

“我27年前就跟道德拉斯一起共事,和马歇尔认识也有20年了。”米德尔顿回忆道:“别看他们俩是同龄人,又都出身自军人家庭,但完全是两种人。”

“马歇尔参谋长的父亲不是开煤矿的吗?”约翰忍不住插了句嘴。陆军大部分重要人物的资料,他都多少了解一点。马歇尔参谋长的父亲生前是宾州一家焦炭熔炉公司的董事长,名下有好几座富煤矿。老马歇尔去世后,这些产业都由马歇尔的哥哥在打理。

“那个年代的人,当过兵有什么好奇怪的。”米德尔顿一副嫌约翰少见多怪的表情,“老马歇尔在北军波托马克军团服过役,是胡德将军麾下的一个中尉排长,参加过1863年的葛底斯堡战役。”

约翰点了点头,那就说得通了。这种低级军官在南北战争期间多如牛毛。而且老马歇尔估计是战争一结束就解甲归田做生意去了,所以知道的人不多。

米德尔顿一口干完了杯中剩下的酒:“不过对于马歇尔来说,他父亲的从军经历除了在向弗吉尼亚军校递交入学申请的时候有点用外,几乎帮不上他什么忙。但道格拉斯就不一样了,他父亲在陆军的影响力,我不说你想必也清楚。”

约翰当然知道,大名鼎鼎的阿瑟-麦克阿瑟二世嘛。17岁参加入威斯康星第24步兵团,19岁不到就在查塔努佳战役中一战成名,获得了国会荣誉勋章,并在一年后担任了该团团长,成为了妇孺皆知的“娃娃上校”。

这一威名更是在之后的美西战争中达到了顶峰。可以说整个菲律宾都几乎是他带部队打下来的。战争结束后,老麦克阿瑟又担任了多年驻菲律宾军事总督,最后官拜三星中将,成为了老狮子那一系在陆军的中流砥柱。

如今,小罗斯福总统之所以要舔着脸求麦克阿瑟出山,看中的就是这对父子在远东无人能及的影响力。

“要说起来,道德拉斯和他父亲一样都是天生的军人。他从小就在军营里长大,在西点的时候就一直是全校第一名。从他加入陆军的第一天起,就被高层普遍看好。”

米德尔顿不无感慨地说道:“道格拉斯一毕业,先是给他父亲当副官,然后又被老狮子看中挑入了白宫的军事顾问团队。他还是中尉的时候,就成天和总统、国务卿、陆军部和参谋部长官们打交道,被当成了未来陆军参谋长的培养对象。”

约翰也有些咋舌,***就是不一样埃他也算是背景深厚了,但根本没法与一参军就有一大帮在军内位高权重的叔叔伯伯们罩着的麦克阿瑟相比。

“我是1914年的时候跟道德拉斯认识的。那时候我们团被派到墨西哥与比利亚匪帮作战,他从华盛顿空降到我们连当连长。我跟着他在墨西哥打了几仗,回国后我还是少尉,他摇身一变就成了陆军部长的少校秘书了。”

看见米德尔顿已经不知不觉灌下去了半瓶高度烈酒,说话开始变得絮絮叨叨,约翰赶紧提醒他不要跑题。“你刚才说,麦克阿瑟和马歇尔在利文沃斯堡步骑兵学校的时候就不对付?”

“那只是同学之间争强好胜,在学业上相互蹩一憋苗头而已,不算什么大事。”米德尔顿终于把话题转了回来,“真正让他俩产生心结的是1918年,发生在法国的一件事。”

“那时候马歇尔是远征军司令部的上校参谋,道格拉斯是42师的准将副师长。那会儿战争已经快结束了,但是色当还在德国人手里,攻克色当被普遍看做是战争结束前的最后一场打仗。”

要是搁两年前,约翰可能还理解不了最后一仗的含义。现在他自然明白,最后一仗,不仅意味着荣誉,还意味着最后一份功劳和最后一份晋升的希望,无论哪个军官都不可能轻易放过。

“当时,距离色当最近的就是42师,大约只有8英里。他后面是第1师,然后是我们第4师。法国人还在从我们后面60多英里外的地方往色当赶。”

“为了不让法国人抢先,远征军司令部那边给各师发了一道命令,大意是不必等待法军,无论是哪只部队,只要先赶到就可以对色当发动攻击,防区分界线不再具备约束力。这则命令是马歇尔负责起草的。”

约翰有些糊涂了,这命令不是正中麦克阿瑟下怀吗?怎么会让两人产生矛盾呢?

“原本命令里说取消分界线是为了激励前线部队奋勇争先的。结果紧跟在第42师后面的第1师先接到了命令,一下子就呼呼啦啦地冲进了42师的防区。两个师在通往色当的路上挤成了一锅粥,部队完全都冲散了。麦克阿瑟气得跟第1师的人干了一架,结果被宪兵给扣了。”

“本来42师的师长就生病回国了,麦克阿瑟这个副师长再一被扣,局势彻底就乱了。等两支部队好不容易重新组织起来,法国人已经赶到了。我们第四师断后,拦着不让法国人通过。法国人就架起了重炮,宣称只要他们没有进城,不管里面是德国人还是美国人,他们的炮弹都会一直往城里发射!双方吵了好几天,结果还没等进攻,德国就宣布外一仗谁也没捞到。”

“所以,麦克阿瑟将军就恨上马歇尔参谋长了?这也就是阴差阳错而已,怪不到马歇尔头上吧。”约翰觉得有些不可思议,麦克阿瑟这未免也太小鸡肚肠了吧。

“可是道格拉斯不这么看。他认为如果没有那条毫无常识的命令,色当早就落入42师手中了。而且马歇尔曾经担任过第1师的代理参谋长,第1师又比他早一个小时接到命令,他认为马歇尔是故意想让第1师抢他的功劳。”

好吧,这种事就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了。不过约翰还有一个疑问:“那也只是麦克阿瑟将军单方面对马歇尔参谋长有意见啊?”

“你以为道格拉斯是能忍气吞声的主儿啊?”米德尔顿撇了撇嘴,又灌下去一杯金酒:“他当了陆军参谋长后,马歇尔都被他赶到国***卫队去了。要不是潘兴将军最后拉了马歇尔一把,他都已经回家卖煤去了。”

约翰恍然大悟,难怪1932年的时候,马歇尔会离开正规部队,被调到伊利诺斯州国***卫师当师长呢,原来是麦克阿瑟捣的鬼。得亏潘兴还记着他当年的这个参谋副官,否则二战就没马歇尔什么事了。

这么说来,马歇尔和麦克阿瑟也就差公开撕破脸皮了吧。难怪历史上,太平洋战场上的美国陆军人事任命会这么奇怪。艾森豪威尔、米德尔顿等一批麦克阿瑟的故交旧部都被派往了欧洲。本来在远东打得好好的柯林斯、科利特等人也先后被调离。马歇尔显然是防了麦克阿瑟一手。

“特洛伊,你要是去了菲律宾的话,会不会……”约翰有些担心地提醒道。

“这你放心好了。我和马歇尔也不是认识一两天了。他不敢轻易对我怎么样的。”米德尔顿不以为意地说道。

想想也是,米德尔顿可是本宁堡步校建校时的第一批教员,和马歇尔也是老同事了。更重要的是,在本宁堡步校、利文沃思堡军校、美国陆军军事学院当了近20年教员,米德尔顿的学生可以说是遍布全军。马歇尔最多也就是不派他去远东,应该不会拿他怎么样。

1937全球速递》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