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1937全球速递 > 第九十三章 逃跑的约翰

1937全球速递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九十三章 逃跑的约翰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对了,还有一件事。中午我和多诺万见了一面,他在开罗遇到你的人了?”结束了关于海蒂拉玛的话题,约翰又想起了另外一件事。

“我知道,克莱芒跟我汇报过了。你觉得需要跟他挑明吗?”雷利四下看了一眼,小声地对约翰说道。

约翰也知道这种事确实不适合在人多的地方深谈,于是也压低了声音叮嘱了一句:“你自己把握吧。我只强调一点,奥兰阿尔及利亚第二大城市,海港那边的力量还要继续加强,最好在卡萨布兰卡再增设一个点,隐蔽一点。”

“恐怕有点难度。”雷利皱起了眉头:“我手下会法语的人不多,新招的话又不放心。”

“实在不行,你可以跟多诺万合作,但是动作要快,务必在年底前完成,明年这些人会有大用常”约翰丝毫没有因为雷利强调的客观条件而放松要求,反而为他划了一条红线。

“行吧。谁叫你是老板呢。”雷利无奈地叹了口气,接下了约翰布置给他的任务。

1938年,约翰让他把派去教训几个法国“二世祖”的人手留在法属北非,以商业运输公司为掩护在几个海港城市组建秘密据点的时候,雷利还完全无法领会他的用意。

但是现在,欧洲的战争都打到这种地步了。雷利又不傻子,当然能够猜出约翰这么做的真实目的。一个战前就扎根在法属北非海港城市,与当地商界、驻军和部族关系密切的情报络,可是花多少钱都买不来的。

所以,雷利在将联邦快递公司安保部和“白山大队”交给副手爱德华强生打理的时候,唯独把由克莱芒领导的北非分部留在了自己手上,没敢让***人插手。

经过近三年的发展,如今北非分部表面上是一家具有美资背景的法属北非运输公司,暗地里它却将触角伸进了阿尔及尔、摩洛哥、突尼斯和利比亚几大港口城市的地下黑市。凭借着联邦快递公司的财力和武力支持,克莱芒已经在北非沿海地区编织出了一张颇具规模的地下情报络。

即便北非分部掌握的力量还没有暴露,但光是分部露在明面上的部分,也足以让英美情报部门眼热了。连多诺万在开罗考察的时候,都巴巴地跑去与北非分部的人接触。

雷利不知道的是,发现了北非分部价值的可不止是多诺万,还有英国人。伦道夫在给约翰的信里,也隐讳地提到了这一点,希望能与北非分部开展合作。

约翰倒也没想过要把北非分部的情报完全掌握在自己手里。反正他当初在北非布下这枚暗子,目的就是为了明年的“火炬行动”。这张情报迟早是要公开的,但具体和谁合作,怎么个合作法,他还没有考虑明白。

不过小科尼利尔斯的办公室显然不是讨论这个问题的地方。而且,他已经听到门外传来了清脆的高跟鞋的声音。

“下午好,先生们。”一个带有一丝魅惑,让人耳朵根酥酥发痒的动听女声从门口传了过来。

约翰抬头一看,整个人都呆住了。门口站着的,是一位足以让任何艺术品都黯然失色的极品***。一头黑色的卷发,精致的小脸一笑一颦都像磁石一样吸引着众人的目光。一身高档女士套装在勾勒出这个女人的完美身材曲线的同时,也赋予了她一丝知性和英气。

但是,这些都不是让约翰如此失态的真正原因。当众人与这位***寒暄的时候,他一直死死地盯着对方的脸,甚至忘却了身边的一切。

“像,简直太像了。”约翰喃喃自语道。这张脸,与无数次出现在他儿时梦里的那张简直一模一样。如果不是明知道站在他眼前的是海蒂拉玛,他几乎以为那个早已被他遗忘在记忆角落里的女人又回来了。

“海蒂小姐,这位是我的表弟,约翰范德比尔特上校。”这时,雷利已经开始为海蒂介绍他了。

“您好,范德比尔特上校。很高兴认识您。”海蒂拉玛优雅地向他伸出了手。

约翰想要回应,但是这一刻,他身体僵直,嗓子干涩,脑子里翻江倒海,根本抬不起手也说不出话。

作为受到万众追捧的好莱坞明星,海蒂拉玛显然也没有遭受过如此冷漠的对待。她的脸上闪过了一丝不快,但立刻她又用更加热情的微笑掩饰了过去。

海蒂拉玛太清楚眼前的这位上校的分量了。老牌豪门范德比尔特家族的掌权人,一手改变传统运输业格局的商业奇才,联邦快递公司、休斯飞机公司和德拉科防务技术公司的幕后老板。***方面,他曾成功推动过联邦食品、药品和化妆品法案的颁布,对华盛顿具有相当的影响力。现在这个年轻的大人物又加入了陆军,外界普遍都很看好其未来在军界的发展。

海蒂非常清楚,获得约翰的支持,是她实现自己目标的最佳途径。当初,自己处心积虑折,与德沃夏克那个胖子曲意逢迎,目的就是为了和约翰搭上线。现在,居然意外地遇见了正主儿,怎么能轻易放弃?

所以,虽然不知道约翰为何对自己如此冷淡,但海蒂还是强作笑颜,娇声说道:“一直听德沃夏克说起您,今天终于有幸一见。我还以为能让德沃夏克如此佩服的一定是个充满威严的大叔呢,没想到您这么年轻英浚”

“谢,谢谢您的夸奖。”约翰终于从震惊中缓了过来,强打着精神与海蒂拉玛应酬道:“我也没想到,像您这么年轻漂亮的女士会有如此了不起的发明。我非常期待能与海蒂小姐有进一步的合作。但是很抱歉,我今天身体有些不舒服,就先告辞了。”说完,约翰转身就要离开这间屋子。

与海蒂拉玛以及那几个无线电专家不同,小科尼利尔斯和雷利虽然对约翰会有这么大的反应感到有些吃惊,但他们都很清楚问题出在哪里。

别看这两个人一个是约翰的侄子,一个是约翰的表哥,但他俩是同龄人,都比约翰大6岁。约翰生母离开美国时,他们都已经上高中了,自然知道海蒂拉玛长的像谁。这也是之前,他们在约翰面前提到海蒂拉玛时,表情会有些古怪的原因。

见约翰要走,小科尼利尔斯连忙说道:“我送你吧,你身体不舒服就不要自己开车了。”说着他又对雷利使了个眼色,意思是“接下来的事都交给你了”。

雷利也连声附和道:“对对对,你快点回去休息吧。海蒂小姐这边我一定全力配合好,你就放心吧,保证完成任务。有什么进展,我会及时通知你。”

“范德比尔特上校,请等一下。”在约翰出门的那一刻,海蒂喊住了他。她从小羊皮手包里掏出一支眉笔,在一张手绢上写了几行字:“非常感谢您对我的支持和帮助。这是我的联系方式,请您在方便的时候,务必给我一个表示感谢的机会。”

约翰机械地接过了那张散发着淡淡香水味的手绢,魂不守舍地离开了小科尼利尔斯的办公室。这一刻,他突然意思到,自己从来都没有忘记过那个他连名字都不愿意提的女人他的亲生母亲。


1937全球速递》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