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7全球速递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九十章 “自由轮”命名委员会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中午“牛扒馆会议”的最终结果是,约翰不得不给布莱德利打***多请了两天假。为了让菲利普-海斯等人相信约翰确实有意竞争第三集团军后勤主任的位置,史汀生他们特意给约翰安排了一次与陆军后勤主管萨默维尔将军的会面。

当然了,大后天的这次会面机会,与其说是史汀生他们安排的,倒不如说是约翰自己找的。这周五,凯泽造船的里士满造船厂,第一艘自由轮“帕特里克亨利”号将正式下水。届时,罗斯福总统本人将亲自前往船厂主持下水仪式,华盛顿***、国会和陆海军高层都会出席。

身为里士满船厂的大股东之一,约翰一周前就收到了亨利-凯泽的邀请。原本,他并不想凑这个热闹的,打算让小马士基代他出席的。但是现在,这倒成了他与萨默维尔将军接触的最佳好机会。到时候只要他在下水仪式上露个面,跟萨默维尔聊上几句,很容易就能让菲利普-海斯等人误会,把他当做潜在的竞争对手。

其实,约翰之所以要这么麻烦,宁可往里士满跑一趟也不愿意在华盛顿与萨默维尔会面,主要还是怕布莱德利等人多想。麦克奈尔他们既然已经把风声放去来了,相信马歇尔那边肯定很快就会把这消息透露给布莱德利的。约翰这时候要是再去拜访萨默维尔,很容易让布莱德利误会。

而去里士满参加“帕特里克亨利”号下水仪式就不同了。布莱德利作为兄弟连造船厂的股东,很清楚他与亨利-凯泽之间的关系,势必不会多想。果不其然,当约翰打***请假的时候,布莱德利很爽快地就同意了。

跟布莱德利请完假后,约翰又给亨利-凯泽那个大胖子打了个***。自己既然决定要出席下水仪式了,总得跟主人打声招呼不是。虽然严格说起来,他自己也是船厂的主人之一,但他这个股东从不参与具体经营,是个主管分钱从不管事的主儿。

“你好,亨利!我是约翰。”约翰一连打了好几个***,最后才在休斯顿找到了凯泽。自从3月份,防御援助辅助拨款法案通过后,凯泽的造船事业就一日千里。英国人订购的“自由轮”数量在最初60艘的基础上又增长了117艘。为了能及时完成订单,凯泽又在加利福尼亚和休斯顿购买新建了两个新船厂。这会儿,他正窝在休斯顿敦促船坞改造工程的进度呢。

“你好,约翰1***里传来了凯泽浑厚而又略带沙哑的声音,“你这个大忙人,怎么想起来给我打***了啊?”

“我再忙难能比得上你埃”约翰笑了,这个胖子还挺“记仇”,自己不就是上个月没去加利福尼亚参加新船厂的开工典礼嘛,至于一直耿耿于怀到现在吗。“周五帕特里克亨利号下水是吧,我那天正好用空,咱们在里士满见一面呗,有件事想找你聊一聊。”

“行啊,难得你关心一下船厂的事。我也正好有事要找你。”凯泽当然不会拒绝约翰见面的要求。

“是新船厂物流方案的事吗?你放心,我早就交代沃尔特了。”凯泽造船厂的第一艘自由轮之所以能比历史上提前2个多月下水,最大的原因就是联邦快递公司为其量身订造了一整套物流解决方案。这套方案确保了来自6个州128家分包商的50万种零部件都能在第一时间运抵船厂。因此,凯泽的模块化造船法才能在179天内完成一艘万吨货轮的建造。

“不是,是新船命名的事。海事委员会那边想组建一个专门的命名机构,我这边有几个名额,你有兴趣加入吗?”即使是从***里,约翰也能听出凯泽内心抑制不住的兴奋和喜悦。

按照惯例,给新建船只命名这种事,一般都是由船主来做得,只要经海事委员会审批通过即可。因为这批“自由轮”是租借给英国人使用的,名义上所有权还属于美国***,所以命名权直接归海事委员会所有。

最初,海事委员会决定以独立宣言署名者的名字来命名这批“自由轮”。比如即将下水的第一艘“帕特里克亨利”号,就是以***会议代表,弗吉尼亚州首任州长帕特里克亨利的名字来命名的。

但问题是,当初在美国独立宣言上署名的只有56个人,刨去之前已经被***船只用掉的,不过40来个。而现在,凯泽造船厂光已经签署的订单就接近小200艘了,海事委员会准备的名字显然是不够用的。

本来就算名字不够用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重新再取就是了。关键是凯泽造船的速度太快、太吓人了。人家造一艘万吨货轮要用两年,你一百多天就完成了。以现在的战争形式,傻子都能看出来未来几年内“自由轮”的生产数量将会是一个极其庞大的数字。

照这样下去,海事委员会还干不干别的事了。所以,成立一个专门为“自由轮”命名的机构也是势在必行的事。作为“自由轮”的制造商,凯泽自然少不了要在这个新机构里掺一脚。

约翰心里明白,凯泽是出于好意才邀请自己加入的。毕竟在西方传统价值观里,命名权是很神圣的,这一点从创世纪里就能看出来。他也认为能给“自由轮”命名是件挺荣耀的事。但一想到将来要给2000多艘船起名字,约翰还是感觉亚历山大。

貌似历史上,所谓“自由轮”命名委员会最后自己也烦了。一开始,他们还能从美国历史名人中为“自由轮”挑选名字,后来范围扩大到了在美国生活过或者有联系的外国名人,再后来干脆宣布凡是购买战争公债达到200万美元的组织,都可以其组织名称命名一艘“自由轮”。到了二战后末期,名字实在不够用了,他们连阵亡名单都没放过,一大批在二战中牺牲的美国海员的名字成了“自由轮”的船名。

“算啦,亨利。这事我就不参与了。”约翰最后还是果断地拒绝了凯泽的好意。“记得到时候把我们家老科尼利尔斯的名字报上去就行。”

“哈哈,没问题。”凯泽爽快地答应了。反正以老科尼利尔斯在美国历史上的地位,拿他的名字来命名“自由轮”谁也说不出什么。更何况他的后人还是造船厂的股东,那就更没有问题了。凯泽只是有些惋惜,他的祖上只是普通农民,享受不了这份荣耀。

1937全球速递》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