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1937全球速递 > 第八十二章 物是人非参谋部

1937全球速递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八十二章 物是人非参谋部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那句怎么说的来者,当看到朋友失败的时候,你会难过。当看到朋友成功的时候,你会更难过。约翰虽然还不至于因为一个小小的准将嫉妒克拉克,但想到自己忙活了这么老半天,最大的那块蛋糕缺掉到了比人嘴里,心里总归是有些不舒服的。

但事已至此,约翰也只能在心里安慰自己,幸好克拉克是自己人,要是便宜了个不认识的外人,那才真叫郁闷呢。

“约翰,现在才11点,你是直接去吃饭还是去我办公室坐坐?”克劳福德问道。

“去办公室吧,好几个月没来了,先和大家见见面。”说完,约翰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刚才在停车场,没有见到参谋部的吉祥物——停车管理员布莱恩特军士长。

“老布莱恩特哪去了?停车场管理员换人了吗?”约翰好奇地问道。

“老爷子在沃尔特-里德呢。上周他在西侧停车场被一个新来的上尉给撞伤了。”

“伤到哪了?严重吗?”

“还好,只是尾骨骨折而已。据说当时他正蹲在地上给停车线上油漆,那个上尉没看见,就直接撞上去了。得亏是倒车,速度不快,伤得不是很严重。”

“这可真够背的。那个倒霉蛋叫什么名字?”

克劳福德当然知道约翰说的倒霉蛋不会是老布莱恩特,而是那个上尉军官。相比于尾骨骨折的受害者,肇事的冒失鬼才是真正倒霉的家伙。

要知道,布莱恩特军士长不仅曾是潘兴将军的司机,还是目前参谋部里资历最老的超级大前辈。1894年入伍,在古巴、墨西哥、菲律宾和欧洲都打过仗,这份资历搁到越战后,绝对是陆军总军士长的不二人眩

即使在没有设立总军士长职务的今天,老布莱恩特也是深受参谋部上下爱戴的“布莱恩特爷爷”。就连马歇尔参谋长见了他,也尊敬有加,一般都会主动示意对方不必敬礼。

这个上尉得倒霉成什么样,才会刚来参谋部不久,就把这位老爷子撞进了医院。可想而知,今后这家伙肯定不会有好日子过了。

“好像叫什么法兰西斯-杜德,上个月刚从菲律宾回来的。”克劳福德笑着说道:“这家伙现在在参谋部可有名了,大家都叫他闪顶小子。”

约翰也乐了,不过很快,他就发现了一个更有意思的事。这个叫法兰西斯-杜德的“闪顶小子”不会就是巨济岛事件中的那个视察联合***战俘营的倒霉指挥官吧。

要真是同一个人,那这家伙的运气可真是衰到家了。在太平洋战场上舍生忘死,数次负伤,好容易到朝鲜战争快结束的时候,才熬到了第八集团军参谋长的位置。结果在去巨济岛战俘营视察的时候被一帮朝鲜战俘当人质给扣押了。

虽然杜德最后被释放了回来,但因为给免费赠送了朝方一次宣传战的大胜,他随即就被解除了指挥职务,同时降阶为上校,转年又被勒令退役。最后还是上司范弗里特念旧情,为他说了好话,陆军部才在1977年恢复了他的准将军衔。不过那时候杜德都已经郁郁而终四年多了。

约翰打心里同情这位命运多舛的倒霉上尉,但也仅仅是同情而已。在战争这一充满偶然性的领域,有多少“名将”因时运不济而折戟沉沙。像法兰西斯-杜德这样倒霉的,不是第一个,也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

约翰可没有这么多菩萨心肠,杜德对于他来说只是个不相干的陌生人而已。他就是再倒霉,约翰最多也就是感叹一下,丝毫没有要插手改变其命运的意思。

上了四楼,进入了作战计划处的办公区,约翰立刻就被几个老同事热情地包围了。最近一年来,作战计划处人员变动非常大。大部分老同事都已被调离,偌大的办公区里基本上都是些新面孔。为数不多的老人见到几个月没在处里露面的约翰,都格外高兴。

特别是惦记华盛顿饭店大餐很久了的帕卡琳娜,一见到约翰她就奉上了一个大大的拥抱。“见到你真高兴,长官。对了,米勒呢?”挽着约翰的胳膊,帕卡琳娜开心地问道。

“他这次没来,还在路易斯安娜呢。”约翰一直都很喜欢帕卡琳娜这个性格爽利、快言快语的小***,很自然地就跟她开起了玩笑:“你对他是不是有意思啊,这才分开多久就想他啦。”

约翰原本以为帕卡琳娜会不好意思,孰料她却叹了一口气:“我下个月就要离开华盛顿了,这次见不到,以后还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见面呢。”

“离开?你要去哪?”约翰有些不解地问道。帕卡琳娜不是一直在作战计划处干地好好的吗,处里上上下下都对她挺满意的,为什么要走呢?

“我们的帕卡琳娜要升职了,以后她可就是帕卡琳娜少尉了。”克劳福德替她解释道。

原来如此,约翰都忘了,上个月国会才通过法案,将陆军妇女辅助队的规模扩大到25000人,好把更多的男性军人从非战斗性文职工作中解放出来,参与到战斗中去。帕卡琳娜这是要借着妇女辅助队扩编的东风,从士官转为军官了。

“恭喜你,帕卡琳娜。去处定下来了没有?”约翰由衷地为这个小姑娘感到高兴。

“还没呢。我还要先要去得梅因堡的训练营接受6周的候补军官基础训练,然后才能分配岗位。不过听说我们这一批大部分都会被分配到各集团军去,回参谋部的可能性很校以后可能就见不着大家了,真舍不得离开。”帕卡琳娜说着眼圈就有些红了。

“哎呦喂,马上都是少尉了,怎么还哭鼻子埃”约翰逗她道:“加油,好好干,说不定你将来会是美国第一位女将军呢1

“净瞎说1帕卡琳娜嗔怪道:“我就是当了妇女辅助队第一指挥官,那也才是上校,哪来的什么女将军。”

想想也是,虽然后世美军女将军一大把,四星上将都不止一位,但目前还真没有女性成为将军的先例,最高军衔就是上校,帕卡琳娜自然会以为约翰在胡说八道,拿她开心。

“行了,别难过了。不就是不想离开作战计划处吗。你放心去培训好了,剩下的交给我,包你满意。”约翰拍着胸脯作出了保证。

他这可不是说大话。一来,新上任的陆军妇女辅助队指挥官奥维塔-霍比夫人是范德比尔特家族的老朋友。这位前德克萨斯众议院议员、史汀生亲自任命的陆军部公共关系局妇女处处长的老公,是休斯顿的报业大亨,前任德克萨斯州州长威廉-佩特斯-霍比。

所以无论是从史汀生那边,还是从威廉那边,约翰都能跟霍比夫人搭得上话。请她帮忙安排一个少尉回原部门任职,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二来么,帕卡琳娜的俄罗斯血统将来在作战计划处还是很有用的。现在已经是6月初了,再有3周不到的时间,希特勒就要发动巴巴罗莎计划了。到时候,处里有个会俄语的文职秘书,对接来下的工作有很大帮助的。

约翰算算日子,等帕卡琳娜培训结束的时候,美国***差不多也已经开始于苏联接洽,商讨物资援助的事宜了。到时候,说不定不用他动手,作战计划处也会主动把帕卡琳娜这样的稀缺人才请回来的。


1937全球速递》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