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1937全球速递 > 第七十六章 从照片里消失的女人

1937全球速递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七十六章 从照片里消失的女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范德比尔特家族的专用旅行车厢非常宽敞,共有2个带独立卫生间的主卧室、6间客人房、4间佣人房、2间警卫室、1间秘书室,此外还有餐厅、厨房、茶室、会客室、会议室、办公室和游戏室,长度甚至比普通旅客车厢还要长一些。

上车后,阿黛尔就抱着小艾瑞克直奔车厢主卧室而去。刚才在来的路上,小家伙一泡尿把自己给浇醒了,哭闹了好一会儿。阿黛尔得赶紧帮他把尿布给换了。

玛丽和苏珊奶奶则将忙着指挥众人重新布置车厢。没错,就是重新布置。虽说原先旅行车厢里的布置并不比高级酒店差,但显然并不能完全满足阿黛尔一行的全部需要。

别看他们一行只有十来个人,在火车上也只待不到两天的时间。但他们这次随身带的东西还真不少,从小艾瑞克的摇篮到给小艾拉做果汁用的榨汁机,甚至还有阿黛尔用惯了的茶具和那支从不离身的的深红色越南花瓶。

等阿黛尔把小艾瑞克哄睡着出来,玛丽他们还在忙活着。阿黛尔突然发现小艾拉不见了,连忙四处寻找。推开会客室的门,眼前的一幕差点没让阿黛尔憋过气去。艾拉居然穿着鞋子爬到了会客室的沙发背上,正努力地把一个相框从墙上取下来。

“艾拉,你给我下来1阿黛尔这次真的生气了,“哪有女孩子像你这样的1

“妈妈。你看这个人是不是爸爸小时候?”小艾拉就跟没有发现妈妈生气了一样,指着一张全家福照片上的一个五六岁男孩说道。

“应该是吧,你看他身后站着的不是你乔治爷爷吗?”阿黛尔不是第一次见到这张全家福照片了,他们家里也有一张。记得丈夫曾经对她说过,这张全家福是1909年三伯威廉-萨基姆-范德比尔特60岁生日那天拍摄的,当时他才5岁。

不过阿黛尔很快就发现,这张照片和家里的那张有点不一样。在丈夫的身后,“公公”乔治的右侧,还站着一个非常美丽的年轻女士,而家里的那张全家福里却没有这个人。

“那爷爷边上的那个女人是谁?她可真漂亮,我以前怎么从没在照片上见过埃”小艾拉指着那个女人继续好奇的问道。

“我也没见过,可能是家里某个亲戚吧。”阿黛尔说的是实话,照片上的那个女人她确实从来没见过。不过,她隐隐有种感觉,这个被从全家福里抹去的女人很可能就是自己从未谋面的“婆婆”。

嫁入范德比尔特家这些年,阿黛尔也陆陆续续听说过一些关于自己“婆婆”的传闻。不过由于约翰一直都对自己的亲生母亲讳莫如深,阿黛尔也就很自觉地从不主动打听。这还是阿黛尔还是第一次见到“婆婆”本人的照片。

从照片上看,年轻时的“婆婆”还真是个充满“媚力”的女人,跟最近几年很火的好莱坞艳星海蒂-拉玛有些神似。

虽然照片里称得上年轻貌美的贵妇人和大小姐足有七八位,但这个女人无疑是其中最耀眼的一个。无论谁看到这张照片,都会在第一眼就注意到她。就连阿黛尔也不得不承认,仅论容貌的话,她所认识到人中,也就只有孔苏埃洛堂姐能与其相比了。

只是与孔苏埃洛这位热心慈善的一代名媛不同,自己的这个“婆婆”在返回法国后,就成了欧洲社交界艳名远播的“交际花”。她不仅先后结了四五次婚,还长期与很多权贵子弟保持着地下情人的关系。

真是可惜了。阿黛尔在心中暗自感慨。如此受造物主宠爱的女人,灵魂怎么会堕落到这种地步。在从小接受教会教育的阿黛尔看来,这个道德败坏并让自己丈夫蒙羞的女人,死后注定是要下地狱的。

“妈妈?妈妈1当阿黛尔盯着照片愣神的时候,小艾拉已经跳下了沙发,拉着她的衣角说道:“我渴了。我想喝果汁。”

“哦,好,我们去找玛丽吧,让她给你弄点果汁喝。”回过神来的阿黛尔连忙拉着女儿的手离开了这个房间。她可不想让小艾拉跟这个沉迷于物欲的堕落女人产生任何联系,哪怕那只不过是一张略有些发黄的老照片。

当阿黛尔她们前往路易斯安娜的时候,约翰和米勒则在玛丽的指挥下忙着收拾他位于亚历山大市的新家。

本来按照82师的训练计划,全师在完成25英里负重行军训练后,是有两天假期的。部分表现优秀的士兵,还可以获准离开克莱博军营,到亚历山大市里去逛逛。约翰也打算利用这段时间,把新家的事料理完。

结果,约翰和布莱德利他们低估了新兵们对第一次休假的兴奋程度。放假的前一天晚上,军营福利社就发生了一起大规模酒后斗殴事件,宪兵队一口气关了60多个人的禁闭,才勉强控制住局面。

事后,为了避免再次出现此类恶**件,布莱德利连夜召集师部主要军官开会,临时决定取消了全师军官的休假。由于505团马丁上校在事发前就已请假离开了军营,约翰临危受命前往505团坐镇,确保该团平稳过这两天假期。

所以,一直到阿黛尔一行抵达亚历山大市的前一天,约翰才勉强挤出时间赶回市里,去为迎接妻子和孩子们的到来做准备。

问题是,自打一出生,约翰就是在一大堆管家、保姆、佣人的伺候下长大的。收拾房间这种事他从来都只动嘴不动手。结婚后,这些又一直都是阿黛尔在料理,他更成了甩手掌柜,甚至连嘴都很少动了。

现在,约翰充其量也就是能做到生活自理而已。再怎么说,他在哥伦比亚大学念书的时候也是独立生活过一段时间的。而且以前几乎每年都要去野营、狩猎,洗衣做饭这类的小事还难不倒他。否则当初在利文沃思堡军校培训的时候他就得完。

但是,突然让他和米勒两个人在一天时间里把上下四层半共32个房间和前后两个院子都收拾好,显然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面对着满是灰尘的房间、摆放凌乱的家具、以及大大小小上百个没有开封的行李箱子,约翰和米勒都意识到大事不妙了。

1937全球速递》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