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1937全球速递 > 第五十一章 与桑顿反目

1937全球速递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十一章 与桑顿反目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狂妄的德州佬1约翰狠狠地将手中的***听筒摔在了办公桌上。桑顿那个“自大狂”竟然一点情面都不讲,直接就拒绝了他要人的要求,还敢挂他的***。

“哼,真以为得到了阿诺德将军的赏识,还有个大牌老乡就可以不把我放在眼里。”

约翰这次真被桑顿气得不轻。这小子实在是太目中无人了,难怪陆军副参谋长梅耶中将会被气到说要送他上军事法庭呢。

桑顿也不想想,当初要是没有约翰帮忙,他这么一个连大学都没念完的德州工业技术学院肄业生,怎么可能28岁不到就坐上了陆军航空兵司令部上校处长的位置。没错,历史上,桑顿确实是统计管制处的缔造者,但那是1942年,而且那时统计管制处也只不过是由盖茨上校领导的“管理控制局”下面的一个小单位。

虽说有抢了对方“风头”的嫌疑,但约翰一直认为他对桑顿还是有“恩”的。没想到这个白眼狼得志便猖狂,丝毫不念他的好处。在***里一副上级机关领导打发基层军官的那种语气,更可气的是居然没说两句就挂了他的***。

有本事的人恃才傲物一点,约翰也不是不能接受。可也没有桑顿这么不尊重人的。原本因为这家伙在历史上曾担任过休斯飞机公司的总裁,约翰还在潜意识里把他当自己人呢。现在么,哼!他倒桑他,将来退役后,还能不能在加利福尼亚军工圈子里混!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是小人报仇,从早到晚。约翰自认为自己算不上小人,但也达不到谦谦君子的高度。既然桑顿这么不给他面子,那他也没有唾面自干,以直报怨的气度。统计管制处就算是铜墙铁壁,他也要给它捅出几大个窟窿出来,让桑顿知道知道他的厉害。

当约翰开始盘算怎么找桑顿麻烦的时候,内心是一点负担都没有的。甚至他还觉得自己已经算是很“顾全大局”、“心慈手软”的。

要不是看在桑顿在统计管制处的工作对陆军航空队发展还算有帮助的份上,他就干脆直接出手让那家伙滚蛋了。连胡佛这么“牛气”的人物都给他扳倒,灰溜溜地到司法部下面一个半官方的专家委员会当挂名顾问去了,更何况一个小小的桑顿。

不过“死罪已免,活罪难饶”。约翰没打算就此终结桑顿在军界的***生命,但也绝不会让他继续这么“春风得意”下去。历史上,这个野心勃勃又狂妄自大的家伙,之所以能够在得罪人无数的情况下始终屹立不倒,成为陆军航空队不可替代的重要人物,靠的不就是他对统计管制处的绝对掌控吗。

约翰做事一向喜欢抓主要矛盾,讲究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直击要害,让对手翻不了身。这一次,他把目标直接对准了桑顿在统计管制处的权利基石。

“您好,杜南院长,我是约翰,约翰-范德比尔特。”约翰把***打到了哈佛大学商学院院长杜南那里。

“你好!范德比尔特先生!真是好久没有联系了,听说你参军了,最近还好吗”杜南院长的态度非常热情。

能不热情吗,这年头美国工商业界还不流行***职业经理人,哈佛商学院远没有后世那么“牛气”。真金白银往学院砸了不少钱的约翰,可是他们难得的大金主。

现在不仅学院的很多研究项目有约翰的资助,就连杜南院长本人也拿着联邦快递公司不菲的津贴。从某种角度上,说约翰是杜南的老板也不为过。

“还不错。就是时间上没以前自由了。”约翰可比桑顿会做人多了。先是关心了一下杜南院长的身体,接着了解了一下学院最近一年多来的发展,然后又询问一下联邦快递公司和学院在休斯顿开展的合作项目的进展情况,最后才转入了他今天的正题。

“杜南院长,有这么个事。我听说陆军航空队那边跟咱们学院有个合作,学院给他们的人开设了一个培训班?”约翰看似随意地问道。

“是有这么个事,不过还在协商中。从去年底开始,已经谈过好几次了。第一次来了一个少将,后面几次出面的都是一个叫查尔斯-桑顿的上校。”杜南院长有些拿不准约翰的意思,难不成他是来给陆军航空队当说客的?

“学院也不是不想配合军方工作,但是他们给的培训费太少了。你也知道我们是私立大学”杜南院长抢先给约翰打起了预防针。

他哪里知道,约翰在***那头听说合作还没开始,心里早就乐开花了。历史上,桑顿之所以能够把统计管制处上上下下都经营得滴水不漏,靠的就是和哈佛商学院的合作。

他先是从军官预备学校中挑选出自己看好的学员,让他们加入统计管制处。再将这些新人都送到哈佛哈佛商学院的培训班,接受精英教育的洗礼。他还明确要求每一个统计管制官,在上岗前都必须具有哈佛培训课程结业的资格。

这样一来,所有统计管制处成员,都经过同样标准的筛选,接受同样内容的训练,使用的同样风格的语言,秉持同样的信念,履行同样的使命,部门凝聚力自然是不用说了。更重要的是,这种人员准入办法杜绝了***将军往统计管制处里塞人的机会,确立了他在该部门的绝对核心地位。

约翰有些庆幸,自己让统计管制处提前诞生的决定真是歪打正着。历史上,桑顿创立统计管制处时美国已经参战了,大批青年被征召入伍,其中也包括哈佛大学的学生。那时候商学院已经根本没法开展正常教学了,所以只能与陆军航空队合作,至少军方那会儿不差钱,给的培训费足以维持学院运转。

而现在,美国还没参战呢,陆军航空队的经费远不像参战后那么宽裕,而商学院也没落到一没生源二没经费的程度。结果桑顿的计划,就因为小小的培训费问题卡壳了。

这对于约翰来说,简直再好不过了。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抢先把这个培训机构掌握在自己手里,挖掉这块桑顿用以控制统计管制处的基石。


1937全球速递》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