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1937全球速递 > 第三十五章 阿黛尔捅娄子

1937全球速递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十五章 阿黛尔捅娄子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当约翰在魏德迈家盘算怎么为范弗里特争取师参谋长任命的时候,远在华盛顿的阿黛尔刚参加完一场由“四健会”组织的为乡村青少年职业教育募捐的活动,正匆匆忙忙地往家里赶。

明天约翰就要回家了。要想让丈夫一回来就能享受到温馨舒适的家庭生活,阿黛尔今晚还有很多准备工作要做。虽然很多事情,苏珊奶奶和女佣们可以代劳,但阿黛尔并不打算然他们插手。

上次约翰回来过圣诞节的时候,因为忙于慈善活动,阿黛尔婚后第一次没有为丈夫准备平安夜晚餐。为此,阿黛尔心里一直有一点愧疚。这一次,她准备亲自下厨,为丈夫准备一顿丰盛的法国大餐,好好弥补一下。

一近门,阿黛尔脱下外套就直奔了厨房:“玛丽,我早上让你买的鲑鱼买到了吗?”

“对不起,夫人。鱼店的鲁道夫老板说鲑鱼要明天一早才有货。”玛丽正在为小艾拉烤制明天带去幼儿园的小饼干,听到阿黛尔问她,连忙回答道。

“真糟糕。鲑鱼奶油冻做好后至少需要在冰箱里冻上三个小时才能定型。约翰要是回来吃午饭的话,可就赶不上了。”阿黛尔有些失望地说道。这道鲑鱼奶油冻可是约翰最喜欢的法国菜肴之一,可惜做不成了。

“不要紧的夫人。鱼店那边早上5点多就进货了。我已经跟鲁道夫老板预定好了,明天早上六点上店里去取鲑鱼。”玛丽在约翰家服务快10年了,办事还是很周到细致的。

“那也行。”阿黛尔点了点头。随即她又想到现在才2月,早上5点天都没亮,于是又叮嘱了一句:“我一会跟司机说一声,让他送你去吧。”

玛丽正要推辞,这时候小艾拉跑了进来:“玛丽,我明天要带的布朗尼做好了没?”

“艾拉,你怎么还没睡觉?”阿黛尔看了看手表,“这都已经十点多了。你明天还要去幼儿园呢。”

这几天,阿黛尔晚上都有活动,回来得比较晚。小艾拉趁着妈妈不在家,经常玩到很晚才***睡觉。这会儿,她一个人在房间里玩饿了,就下来想找玛丽弄点饼干吃,没想到妈妈然已经回来了,被逮了个正着。

小艾拉顽皮地吐了吐舌头,开始跟妈妈撒娇了:“妈妈,我肚子饿了睡不着嘛。我就吃三块,两块也行。吃完我就回去睡觉。”

“说好了,只能吃两块,吃完就去刷牙睡觉,听到没有。”阿黛尔捏了捏艾拉的小脸蛋,转身就从放在一旁等待冷却的烤盘里拿了两块曲奇,又让玛丽去热了半杯牛奶。

小艾拉嘴里一边吃着还热乎着的布朗尼脆曲奇,一边嘟嘟囔囔地问道:“妈妈,爸爸明天是要回来了吗?”

“是啊,你想他了吗?”阿黛尔摸着小艾拉的脑袋问道。

“不想。这个坏爸爸,把我生日都忘了。”小艾拉一提起这事,委屈得眼圈都红了。从小到大,约翰都把她当心肝宝贝,每年生日都会为她精心准备礼物。结果今年,约翰只是晚上打了个***,对她说了一声生日快乐而已。至于让小艾拉期盼已久的生日礼物,连个影子都没有。小家伙为此一直耿耿于怀,甚至怀疑爸爸是不是有了弟弟就不爱她了。

其实,小艾拉真得是冤枉约翰了。他现在虽然有了“亲生儿子”,但对小艾拉还是一样疼爱的。今年生日礼物的事,纯属意外。一来那段时间他忙于结业***,抽不出太多时间。二来,有一个突发事件打乱了他的安排,让他根本无心为女儿挑选生日礼物的小事。

真说起来,那个突发事件也不是什么大事。但是因为牵扯到了阿黛尔,才让约翰一时投鼠忌器,险些乱了手脚。现在如果有人问约翰,这些年他所做的事情中哪一件最让他感到后悔的话,约翰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告诉对方是他试图将阿黛尔打造成“商业女强人”这件事。

在约翰作出这个“愚蠢”的决定之前,阿黛尔是个标准的贤妻良母加文艺女青年。除了相夫教子,照顾家庭,闲下来的时候,她一般都留在家里读书养花画画。就算外出,一般也就是和社区里的太太们去看个画展、参加个文化沙龙什么的。

这些年他们的婚姻生活虽然有一点平淡,但也算是温馨甜蜜,约翰与阿黛尔都对此非常满意。他们的“美满”爱情生活也一直让不少东海岸的“贵妇太太们”羡慕不已。但是,自从约翰试图让阿黛尔参与联邦快递的管理工作后,事情很快就偏离了他预期的发展轨道。

虽然阿黛尔在联邦快递公司任职期间做得很不错,至今很多公司员工们都还在“怀念”他们美丽善良的监事会主席。但是阿黛尔显然对这项工作并不感兴趣,各种无休止的报表、文件和会议给她带来了很大的心理压力。

本来,约翰倒也从没想过要阿黛尔一定得如何如何。安排她出任联邦快递公司的监事会主席,也只是一个尝试。如果阿黛尔真的不愿意再干下去,约翰并不介意然让她重返家庭。

可是令约翰没有想到的是,这段短暂的工作经历,居然让阿黛尔发生了这么大变化。尤其是他安排阿黛尔以兴建职工食堂,提升员工福利待遇作为进入公司突破口的做法,让阿黛尔开始对慈善活动产生了兴趣。

一开始,阿黛尔的“慈善事业”还只局限于联邦快递公司内部,项目也不过是帮有那些困难的职工家庭垫付个药费、学费,为职工组织点文娱活动啥的。一年下来的开销也才几千美元,约翰也就没当回事。

后来,法国战败了,阿黛尔又和那帮法国裔团体走到了一起。这次,她就不仅是捐点款了,在怀孕期间她差点没把家里搞成了法国侨胞的活动据点。

再后来,阿黛尔又被丘吉尔夫人拉下了水,一头扎入了帮助“英国客童”的大水坑。哪怕肚子里怀着小艾瑞克,她也经常出门为那些“英国客童”忙前忙后。小艾瑞克出生后,阿黛尔更是变本加利了,那架势仿佛她不是联邦快递公司监事会主席,而是范德比尔特教育基金会理事一样。

约翰虽然不太喜欢阿黛尔的这种变化,但对妻子还是能够包容理解的。就算去年12月24日阿黛尔不跟他商量就拉着全家去陪一帮英国孩子过节,约翰都没有太过计较。在他看来,阿黛尔喜欢做慈善也没什么不好,就当是花钱刷声望好了。这在他们这种家庭的女主人中很常见。

但是,约翰显然把问题想得太简单了。阿黛尔“乐善好施”的名声传出去后,各种组织团体就陆续找上门来了。

前段时间,约翰老不在家,阿黛尔被人一忽悠,就参加了一场呼吁改善女性、黑人和少数族裔职工权益的***,还给一个叫“美国青年大会”的组织捐了500美元。她哪里知道,这场***的幕后组织者有左派***主义份子的影子。阿黛尔就这么傻乎乎地把自己送到了胡佛的手上。


1937全球速递》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