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1937全球速递 > 第九章 善有善报?

1937全球速递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九章 善有善报?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平安夜当天傍晚,约翰一家四口带着苏珊奶奶和玛丽来到了位于百老汇第39号大街和第40号大街之间的纽约大都会歌剧院。对于这座纽约最豪华,最负盛名的歌剧院,约翰是再熟悉不过了。范德比尔特家族与大都会歌剧院的渊源可一直追溯到威廉爷爷那一辈。

据说,约翰的奶奶生前很喜欢看歌剧,但当时纽约唯一的豪华歌剧院包厢太少,经常很早就被分配完了。于是威廉爷爷就把罗斯福、阿斯特、摩根等家族的当家人邀请到了家里,表达了想要建造一座新剧院的想法。

威廉爷爷的提议得到了在场的纽约名流们的热烈响应。“纽约地主”阿斯特家出了地皮,***几家凑了500万美元,威廉爷爷自己又出了300多万美元,终于在1883年建成了这座拥有3788个座位,122个包厢的***歌剧院。虽然那会儿,约翰的奶奶已经去世了。

在后来将近半个世纪的时间里,范德比尔特家族都是剧院的董事会成员,一直到1932年,股份制的大都会歌剧院公司因在受经济危机影响亏损严重而宣告解散。

如今大都会歌剧院的管理方是由贝尔蒙特夫人发起的“大都会歌剧院协会”。这个协会目前拥有超过两万多名会员,全部都是纽约当地的中上阶层人士,又背靠朱利亚德基金会和卡内基公司这样的大金主,所以剧院在资金上非常充裕。很多世界一流的艺术家都争先恐后与剧院方签约。

原本,大都会歌剧院今晚还有一场重要演出的。不过看在范德比尔特教育基金会和英国领事的面子上,剧院方给阿黛尔她们的活动让了路。反正,他们也从来都不靠演出门票吃饭,约翰他们这些人每年给剧院的捐款才是大头。

约翰原本纯粹就是陪妻子来走个过场的。阿黛尔一进剧院,就抛下他们投入到了繁忙的工作中。约翰则带着小艾拉逛起了剧院,给她讲范德比尔特家与这座剧院的故事。可是没想到,他刚给小艾拉介绍完就巨型拱门上的雕刻,就变成了全场的焦点人物。

原来,今晚来参加平安夜活动的大部分英国孩子都是约翰当初一路从英国“护送”过来的。不少孩子都还记得约翰这个陪伴他们度过了那段海上旅程的美国“军官叔叔”。一批又一批的孩子在他们的美国养父母的陪同下,上前向约翰表示感谢,弄得他应接不暇。

最后,约翰只好拿照顾睡着的小艾瑞克为幌子,躲到了后台的贵宾休息室里。说实话,约翰还从来没有当众收到过这么多人的感谢。在受宠若惊的同时,他心里还有一丝心惭愧。

其实在船上那会儿,他心里还挺厌烦这帮初次离家又哭又闹的“熊孩子们”的。现在回想起来,那时他除了每天履行一些必要的职责外,大部分时间都窝在房间里和小约瑟夫讨论心理战报告的事,压根就没对这些孩子的事太上心。

没想过,他当时做的那点微不足道的小事,居然会让那么多孩子铭记在心。约翰甚至有些羞愧,觉得自己有些对不住这些孩子。当时他要是能多关心关心这些离开父母,独自前往异国他乡的孩子就好了。

“亲爱的,你果然在这埃”阿黛尔推开门,兴冲冲地走进了贵宾休息室。她先是看了看睡着的儿子,然后又抱住约翰亲了一口。“亲爱的,你真伟大。帮助了那么多的孩子,你怎么从来都没跟我说过埃”

约翰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好含糊地说道:“我只是履行正常的工作职责罢了。”

在阿黛尔眼中,丈夫这都是谦虚的表现。她自豪地挽起了丈夫的胳膊,“走吧,亲爱的,莫吉爵士正在找你呢。”

身为英国驻纽约总领馆的领事,莫吉爵士当然不会错过与约翰搞好关系的机会。他可是听外交部的同事说过,约翰与丘吉尔首相一家私交甚好。他今晚能亲自出席阿黛尔组织的这场活动,本身就有向约翰以及范德比尔特家族示好的意思在里面。

在二楼的包厢里,约翰与莫吉爵士一直聊到了演出开始。起初,他们说的都是一些没有营养的废话。莫吉先是向约翰一家表示感激和钦佩之情,接着他们又从今晚的活动聊到了伦敦可怜的圣诞食物供给和德国人近期的轰炸。然后他们又对卓别林刚上映的电影《大***者》交换了看法,顺便八卦了一下近来关于元首和纳粹高层的***笑话。

当约翰听到演出前的最后一遍***响起,准备告辞回自己包厢的时候,莫吉爵士拦住了他,并递给他一个蓝色信封。

“这是?”约翰有些糊涂了,封信上的收信人写的是阿黛尔,寄信人是戴高乐。看起来,应该是戴高乐对他帮阿黛尔转交的那封信的回信。

可是,戴高乐这会儿人不是应该在布拉柴维尔吗?而且就算美国不承认自由法国,但这又不影响他戴高乐往美国寄私人信件。他的回信怎么会通过英国外交官转交?

“今天早上刚到的,说是戴高乐将军给阿黛尔夫人的私人邮件。”莫吉爵士的眼神有些躲闪:“不过我想给你是也一样。”

废话,当然一样了。约翰很无语地接过信,这个领事脑袋里在想什么?难不成他以为阿黛尔和戴高乐还能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不成。

回到自己的包厢,约翰和阿黛尔一起阅读了这封所谓的“戴高乐”的回信。

写信的不是夏尔-戴高乐本人,这个家伙正在刚果捣鼓他的法兰西帝国防务委员会,哪里顾得上给阿黛尔回信。给阿黛尔来信的戴高乐的妻子伊冯娜。如今,她正带着智力有缺陷的小女儿住在伦敦的乡下。

伊冯娜首先在信里回顾了她与阿黛尔在巴黎结下的友谊,又对阿黛尔对他丈夫领导的自由法国事业的支持表示了感谢。最后她才在信里提到,自己的长子菲利普将于近期陪同达让利厄神父前往加拿大和美国。希望能够通过阿黛尔与美国支持自由法国运动的法国裔团体取得联系。

约翰看完信,撇了撇嘴。看来戴高乐没跟英国人打招呼,擅自搞出来的防务委员会日子不太好过埃英国人应该对他那份“最终建立正常性质的法国***和法国人民的代议机构”的宣言有些恼火,所以暂时会晾他一阵子。

少了英国人的资金支持,戴高乐拿什么来鼓动非洲黑兄弟帮他们打仗。让达让利厄神父这位前大主教,以私人身份前往加拿大和美国筹款也是迫不得已的事。要知道,这会儿,美国和加拿大可都是与维希法国有正常外交关系的。

约翰有些犹豫,让阿黛尔过多地牵扯到这种事里到底好不好。

1937全球速递》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