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1937全球速递 > 第四十六章 选举下注

1937全球速递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十六章 选举下注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虽然约翰最近在陆军参谋部的工作非常忙,但他还是抽出了一天的时间去参加家族大佬的聚会。再过半个月,共和党代表大会就要在费城进行总统候选人选举了,范德比尔特家族也到了必须要表态的时候了。

虽然自从罗斯福宣布他将再次参选后,共和党这边的支持率就不太乐观。民众普遍倾向于选择这位“成功”带领他们走出经济危机的强力总统,来领导国家度过这段战乱时期。

但是作为共和党核心力量的组成部分,范德比尔特家族还是要坚定立场,为协助党内同仁打好这次选战尽心尽力的。

约翰是第一次参与这种家族会议,四年前他还在辛辛那提当他的分公司经理,只有根据家族“会议精神”乖乖掏钱的份,压根没有参与讨论的资格。

往年,这种事一般都是由家族在政界的代表——威廉堂兄来主持。大堂兄科尼利尔斯负责发动家族的媒体力量,哈罗德和艾尔弗雷德则分别负责在工商界和学界摇旗助威。

如今,约翰也算是家族大佬之一了,尤其是进入陆军参谋部后,也算是半个“官场中人”,在这方面自然也就拥有了一定的话语权。

现在摆在他们这些家族决策层面前的有三个投资对象:托马斯·杜威、罗伯特·塔夫脱和阿瑟·范登堡。

这三个人里面,跟范德比尔特家族最熟的是今年56岁的阿瑟·范登堡。范登堡做国会参议员已经有18年了,从1937年起就一直是参议院的共和党领袖。

***,范登堡无论是***手腕还是施政经验方面都完爆塔夫脱和杜威。特别是他近年来成功弥合了党内两大派别之间的矛盾,更是将自己的威望和号召力推到了一个相当高的层次。

论私,范登堡和威廉是几十年的好友和***伙伴,两人的配合一直非常有默契。约翰也与他的侄子,霍伊特·范登堡私交甚密。

按理说,范德比尔特家族应该尽全力来支持范登堡参加竞选的。可问题恰恰出在范登堡本人身上。

范登堡虽然资历最老,党内地位最高,但斗志并不旺盛。从某种意义上说,他这次参选甚至有些不情不愿。

近几年由于共和党在历次选举中接连失利,党内要求更换新鲜血液的呼声很高。一批“老面孔”接连在换届中败选,倒是一批出身基层的年轻党员在1938年的中期选举中战绩不俗。

所以,作为党内的元老,范登堡不愿意在这次胜算不高的选举中消耗自己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人气和威望,也是可以砾以,他第一个被范德比尔特家淘汰出了资助名单。

剩下的两个候选人,塔夫脱和杜威都是新人。塔夫脱前年刚刚成为联邦参议员,步入全国政坛。而杜威,到现在和还在纽约州当他的检察长。相比较而言,范德比尔特家族对塔夫脱更为熟悉一点。

这位参议员是美国著名***家族——塔夫脱家族的成员。他的爷爷阿方索·塔夫脱在格兰特总统任期内担任过陆军部长和司法部长。他的父亲威廉·塔夫脱是美国第27任总统和第10任最高***首席**官。

尤其是老塔夫脱这位美国历史上最胖的总统,卸任后留下的可不只是华盛顿那3000株日本樱花树,和著名的“金元外交”政策,还有一张庞大的家族关系网。

小塔夫脱自从参政后就一直顺风顺水,在连任了多年俄亥俄州参议员后又顺利进入了国会。即使是在约翰穿越前,塔夫脱家族仍然活跃在美国政坛。小塔夫脱的儿子也是一名资深联邦参议员,他的孙子则是俄亥俄州的州长。

范德比尔特家跟塔夫脱家族是几辈子的交情了,就连约翰在辛辛那提分公司的时候,也跟小塔夫脱的弟弟打过不少交道。从某种意义上说,始终站在大资本家一边,坚定维护自由资本主义传统,主张***节约开支,平衡预算和减少权力集中的塔夫脱是“自己人”。

而且罗伯特·塔夫脱跟他那个因为太胖容易打瞌睡的“糊涂老爹”不同,他是个精力充沛、头脑睿智、善于从千丝万缕的复杂关系中抓住主干的***家。这几年,他在参议院异常活跃,为约翰他们这些大家族***罗斯福新政、打压工会运动出了不少力。

约翰还知道,就是他在1947年成功推动了《塔夫脱·哈特莱法》的颁布,赋予了资方组织反工会行动的权利,将他们这些资本家从《瓦格纳法案》的压迫中解救了出来。

所以,在会议上,哈罗德和科尼利尔斯都旗帜鲜明地表示了对塔夫脱的支持。

但是,威廉和约翰却不大看好他。如果是在其它时期,支持小塔夫脱倒也未尝不可。但是1940年的总统大选有些特殊。人们在选举总统的时候更关注他的对外政策,而不是国内经济政策。

偏偏塔夫脱是个坚定的孤立主义者,而范德比尔特家族更偏向于主战派这一边。所以,约翰和威廉都主张支持比塔夫脱更年轻的杜威。

与塔夫脱相比,杜威的***经验更为浅保这个年仅38岁的纽约州检察官是个靠打黑和反腐起家的***“黑马”。通过对纽约黑帮、和**毒瘤坦慕尼协会的铁腕打击,短短几年间他就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律师、小助理,爬到了全国***舞台的中心。

目前,杜威在底层选民中具有很高的声誉,他那标志性的牙刷胡子一度在纽约州非常流行。根据盖洛普的***调查显示,有33%的共和党人把杜威视为总统候选人的第一选择,大幅领先于***潜在的参选者。

“杜威虽然不是罗斯福那个老狐狸的对手,但是他还年轻,很有潜力,值得进行长线投资。”***讲究的就是走一步看三步。在威廉看来,家族可以将杜威作为进行长期培养的扶持对象。

“我觉得反正这次胜算不大,倒不如让杜威这个年轻人出来亮亮相,积攒点经验。毕竟输给罗斯福对他来说并不算丢人,要是能跟对方你来我往几个回合,那就赚大了。”

约翰的想法和威廉比较接近。虽然,他本人并不喜欢杜威这个铁面无私的“反黑英雄”。但他认为共和党现在最需要的不是白宫的那个宝座,而是尽快培养出新一代的扛鼎人物。杜威有很好的群中基础,好好培养一下,有助于扭转“大佬党”形象。

而哈罗德则认为杜威过于冷酷无情的铁面形象对选举很不利。毕竟民众对这种人一般都会选择敬而远之。缺乏亲和力和不懂得如何妥协,将是杜威的致命伤。

在这塔夫脱和杜威之间,范德比尔特家的决策层分成了两派,争执一直持续到了深夜。

1937全球速递》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