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1937全球速递 > 第四十三章 哭泣的阿黛尔

1937全球速递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十三章 哭泣的阿黛尔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等约翰开完会回到家,已经晚上八点多了。约翰见到小艾拉一个人在那玩布娃娃,就问道:“艾拉,妈妈呢?”

“妈妈在卧室。”艾拉精致的小脸眉头紧锁,一副闷闷不乐的样。

“怎么了,我的小公主?”约翰把女儿抱到了自己腿上,亲昵地捏了捏她的小鼻子。

“妈妈刚才教我学法语的时候,突然哭了,然后就回卧室了。”小艾拉难过地说道:“我没有不听话啊,妈妈为什么要哭。她是不喜欢我了吗?”

“怎么可能,我们艾拉永远是爸爸妈妈的心肝宝贝。”约翰一边安慰着女儿,一边拿起了扔在沙发上的那本法语书。

这是一本法国作家阿尔丰斯·都德的短篇小说集,约翰前世曾经在语文课本里学过他的《最后一课》。从书的折页上看,阿黛尔之前给小艾拉念的是《柏林之围》。在这页书的最后,“广场上一片凄凉的寂静中,听见一声喊叫,一声惨厉的喊叫:快拿武器快拿武器普鲁士人来了”这段,有明显的被泪水打湿的痕迹。

约翰知道,这是一部描写1870年普法战争。阿黛尔这是触景生情了。最近报纸和广播里都是法国战败的消息,阿黛尔为了不让他担心,虽然嘴上一直不说,但心里一定很难受。法国毕竟是她的祖国,是她出生和度过整个童年时代的地方。

安慰了小艾拉几句,让她在家乖乖地听妈妈和苏珊奶奶的话后,约翰起身去了卧室。推开房门,他看到阿黛尔躺在床上,用被子蒙住了脸。约翰走过去,轻轻地来揭开被子,把妻子搂到了自己的怀里。

“亲爱的,我们已经输掉了这场战争,是吗?”满脸泪痕的阿黛尔小声地问道。

约翰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难道安慰她“英勇”的贝当元帅将再一次创造奇迹?恐怕过几天贝当宣布投降的消息传到华盛顿,阿黛会感到更加绝望吧。

“亲爱的,法兰西第三共和国可能会失败,但是法兰西永远不会。我相信一定会有更多勇敢的人站出来,继续为它坚持战斗的。你们法兰西民族不是最崇尚自由吗,有什么能阻止他们为了自由而战呢?”

“可是最近几年来,没有人能够阻挡希特勒那个恶魔。《***》上说昨天德国人已经占领了里昂。”阿黛着又哭了。

约翰为妻子拭去了泪水,“想想吉罗将军、还有戴高乐上校,他现在正指挥一个装甲师与德国人战斗。法国有很那么多像他们一样意志顽强的军人,是不会向德国人屈服的。罗斯福总统已经开始加大对欧洲的支援力度了,相信我,我们会跟上次一样取得最后的胜利的。”

当阿黛尔在约翰的怀里哭泣的时候,在遥远的法兰西北部,弗朗德平原腹地,法国第一集团军的四个步兵师正在与德国装甲师与党卫军部队进行殊死地搏斗。在他们身后几十公里的地方就是敦刻尔克,那里有近50万英法联军和比利时残军正在等待撤离的船只。

而他们接到的命令是不惜一切代价延缓德国装甲部队的推进速度,为“发电机”计划争取时间。这些法***人都很清楚,等待自己的只有死亡和战俘营两个结局。但是这样的绝境却激起了他们的战斗意志,在隆隆的炮声中,马赛曲的歌声时常在阵地上空飘荡。

在法国北部边境的一个乡村修道院内,已经61岁的法国第9集团军司令吉罗上将又一次开始了自己的越狱计划。法兰西战役开始的第九天,这位法国上将就在进行前线视察的时候和自己的参谋团队一起被一支德国突击小分队俘虏了。

这已经是吉罗第二次进入德国人的战俘营了。上一次他还是个年富力强的年轻上尉,而现在他已经是个白发苍苍,腿脚还有残疾的老人。但是这些并没能阻挡他继续战斗下去的决心,他开始重新捡起丢弃了二十多年的德语,努力纠正着自己的发音,随时准备乔装逃离。

在法国东北部,默兹河与运河区附近的森林中,夏尔-戴高乐正在集结自己的装甲师,准备对一群正在进攻塞浦路斯师防线的德国步兵发动进攻。

虽然戴高乐一直致力于推动法国装甲部队的发展,但法国陆军对大炮主义的信仰从拿破仑时代就已经根深蒂固了。即使是他的老上司贝当元帅,也只是把坦克当做步兵的附属品。这么多年来,戴高乐一直作为国防部的一个边缘角色干着默默无闻的参谋工作,从来不曾获得指挥一支装甲部队的机会。

直到不久前,他才被任命为一支刚刚组建的装甲师的指挥官。虽然他手里只有50辆雷诺坦克,但幸运的是他遇到了一支撤退下来的法国炮兵部队,获得了三个***炮兵营的支援。这让他有力量趁着德国空军的斯图卡轰炸机因为油料不足从战场上撤离的空隙对德国人发动一次突然袭击。

戴高乐的第一仗赢得相当干脆利落,当数千名法军高唱着马赛曲跟随着戴高乐的坦克从敌人后方冲出来时,猝不及防的德国人只抵挡了不到十分钟就被击溃了。大部分人逃进了不远处的森林中,大约了近千人成了俘虏。

当法国士兵和被解救了的塞浦路斯人开始大声欢呼,庆祝胜利的时候,戴高乐心里很清楚,因为法国第二集团军阵线的全面崩溃,这场战斗的胜利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他现在要做的,是迅速集结尽可能更多的部队,去南边的埃纳河组建一条新的防线。

戴高乐把身子探出坦克炮塔,最后看了一眼法国北方的土地。作为一名骄傲的法***官,即使是在坦克里,戴高乐也坚持带着那顶做工考究的圆筒军帽,这让他在人群中异常显眼。“我们走1他大声命令着部下,赶在德国人的轰炸机回来之前,离开这个硝烟弥漫的战常

1937全球速递》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