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7全球速递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章 阿黛尔的日常(上)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华盛顿如今已经进入了隆冬,室外的的气温降到了零下。前两天一股寒流席卷了东海岸,下了很大的一场雪,已经封冻的波托马克河都被厚厚的积雪盖住了。

上午难得出了会太阳,小艾拉在院子里玩了一会雪。中午吃饭的时候,阿黛尔发现女儿的脸有些烫。担心她着凉感冒,阿黛尔给她熬了“家传感冒秘方”生姜糖水。小家伙被妈***着喝了一整杯,然后又被赶回房间睡午觉去了。

自从有了小艾拉,阿黛尔就没有了午睡的习惯。这么多年,她一直坚持自己亲自抚养女儿,从穿衣打扮到吃饭睡觉、讲故事、做游戏,事无巨细样样操心,甚至因此淡出了原先的社交圈。每天只有女儿午睡的这段时间,是真正属于阿黛尔自己的。她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

像阿黛尔这样喜欢天天在家里守着孩子的“豪门贵妇”还真不多见。她们这种家庭的女主人,一般都会把孩子和家务事交给管家、佣人以及家庭教师,自己每天忙着参加或者筹办各种社交聚会。与他们比起来,阿黛尔生活得像个“隐士”一样。

这一方面是阿黛尔的性格使然。从小就在教会学校就读的她,本身就不是个喜欢热闹的人。很多时候,一本书、一支画笔就能让她一个人待上很久。成年后,就算是参加社交活动,她也更喜欢去一些文化、艺术沙龙,对那种热热闹闹的舞会不太感兴趣。

另一方面,这也跟他们这两年老是搬家有关系。每到一个新地方,想要融入当地的社交圈总需要一个过程。约翰这个男主人老是不在家,阿黛尔又不习惯一个人抛头露面,所以出现在社交场合的次数就越来越少了。

在纽约的时候还好,范德比尔特家族的亲戚们比较多,每周总有这样那样的活动邀请。到了底特律和华盛顿,阿黛尔就要低调得多了,基本上就是跟邻居家的太太们有些往来。

对于原本温柔知性,富有艺术细胞的妻子变成“家庭主妇”这件事,约翰的心里虽然有一丝愧疚,但更多的是感动和欣慰。从小到大,约翰见多了流连于各种社交场合的“贵妇人”,连他的亲妈也是如此。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他都是个家庭观念很强的人,对所谓的“交际名媛”不太感冒。

现在阿黛尔把家里的一切都打理的井井有条。不管他们搬了多少次家,每到一个地方,阿黛尔总能把家布置得舒舒服服的,根本不用约翰操心。一回家,就有滚烫的咖啡和可口的食物,房间总是打扫得很干净,床铺总是叠得很整齐,花瓶里总是插着鲜花。更关键是,这里面都充满着浓郁的家的味道,约翰还有什么好不满意的。

今天中午,趁着小艾拉午睡的时间,阿黛尔来到装有暖气的玻璃花房里打理花草。这间差不多占了半个花园的阳光房,是他们这次搬过来的时候新盖的,直接通向会客室。每天中午,阿黛尔都喜欢在这里喝一杯咖啡或者鸡尾酒,顺便打理一下她自己种植的各种花花草草。

午后的阳光下,阿黛尔正把一束盛开的水仙花***一只深红色花瓶里。这只花瓶是德拉诺先生早年在越南的时候买的,是阿黛尔的嫁妆之一。这些年,他们走到哪都带着,一直摆在起居室的壁炉上面。

今天,阿黛尔穿了一件淡褐色的丝绸睡袍,腰上束着一条有银扣的黑皮带。她的一头秀发烫成了波浪式,披在耳朵后面。在1938年,这还是一种很新潮的发型。虽然平时阿黛尔很喜欢园艺,特别是插花。但是这会儿,她却有些心不在焉。自打从大烟雾山国家公园回来后,阿黛尔就一直在为当晚约翰跟她商量的事情纠结。

阿黛尔出生的时候,德拉诺先生已经从越南回到法国,开始经营私人银行生意了。作为家里的小女儿,阿黛尔从小就比较受宠爱,接受过全套的“名媛”培养课程。其中,家庭理财作为必不可少的一门课,阿黛尔也是系统地学过的。虽然这与真正的商业经营还是有很大区别的,但阿黛尔多少对财务知识了解一点。

结婚后,阿黛尔一直对自己的婚姻生活很满意。丈夫约翰虽然出身“豪门”,但在情感上很专一,不是个沾花惹草的人,两个人的感情生活一直很和美。再加上婚后不久他们就有了小艾拉,一家三口的小日子过得很幸福。

但自从去年年初,约翰出过车祸后,阿黛尔发现丈夫逐渐变了。虽然他仍然对自己很好,也很宠小艾拉。但她总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似乎丈夫与这个家的距离越来越远了。

刚结婚那几年,即使再忙,约翰也不会拒绝陪妻子出去吃顿晚餐,看场演出,搞点小浪漫。但自打他离开家族企业开始创业后,就变得非常忙碌,经常十天半个月都不着家。阿黛尔为了跟丈夫离得近一点,跟着他搬了好几次家。但约翰在家的时间却越来越少了。

短短两年时间,丈夫的事业就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迅速膨胀起来了。甚至他本人也一跃成为了“商界新星”,连在华盛顿的***圈也逐渐有了名号,这所有的一切阿黛尔都是丝毫没有心理准备的。

她也在心里安慰自己,男人有事业心是好事。自己应该配合丈夫,照顾好这个家。但当看到丈夫迅速从一个“顾家好男人”转变为商业大亨、成熟政客的时候,阿黛尔内心是有一丝慌乱和不安的。

阿黛尔从来没有担心过丈夫会变心,但她很不喜欢目前家里的这种状态。她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回归家庭并不意味着她甘心做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家庭妇女。她更在乎和丈夫之间的情感交流和沟通,现在这种状况再持续下去的话,两个人迟早会没有共同语言的。

这也是阿黛尔最后答应约翰的原因。既然丈夫已经在这条道路上越跑越远了,那她就准备试着踏上同一条道路。也只有这样,才由一丝追上他脚步的可能。不管怎么样,至少以后和丈夫沟通交流的机会会多一点吧。


1937全球速递》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