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1937全球速递 > 第六十四章 关于纳粹的报告

1937全球速递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六十四章 关于纳粹的报告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接下来的几天里,约翰开始抓紧处理基金会的产业。他一天都不想在德国多待了,倒不是因为怕了纳粹。而是他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在一点点地被这里环境所改变了。

刚到柏林那会儿,约翰只要看到餐馆的门口挂着“不招待犹太人”的牌子,就马上退缩,宁肯到别家去。但随着越来越多的“客户”邀请他去这类餐厅吃饭,他的态度也逐渐动摇了。虽然心里还是有些疙瘩,但约翰开始觉得因此拒绝这些邀请是愚蠢的。再到后来,他连想都不想,就自然而然地对这些馆子门口的牌子视而不见了。

环境对一个人的影响真是可怕。就像约翰明明知道斯多勒所作的勾当是令人作呕的,但他却越来越心安理得地从中分享着好处,甚至开始觉得对方是个不错的“朋友”。

当约翰意识到自己的这些变化时,着实被惊出了一身冷汗。约翰虽然是个资本家,追逐利益是他的天性,但他并不希望因为这点小利就泯灭了自己的良知。

约翰很清楚,纳粹目前颁布的关于犹太人的各项法律,其目的根本不是像他们宣扬的那样,是要***这个少数民族,使他们在德国经济中所占的比重不超过他们应得的部分。

这些排犹法案的本质,就是掠夺。现在还只是掠夺犹太人的财产,以后还会掠夺他们的生命。约翰现在只想早一点了结这些“objekte”业务,然后离它越远越好。

在约翰适当调整了报价后,这项工作进展的很顺利。只是在鉴定克诺普曼提供的那批艺术品时出了点小波折。

孔苏埃洛堂姐办事是很有效率的,在接到约翰的***后,她很快就替他找来了三名专业鉴定师。一个瑞士的珠宝商人负责鉴定各种首饰、钟表,一个巴黎大学的美术史教授负责鉴定油画和雕塑,一个英国皇家纹章院的退休***官负责鉴定那批古董兵器和勋章。

本来一切进行的都很顺利,问题出在那几幅德国当代艺术家的画作上。那个法国教授对这些受纳粹高层追捧的“当代艺术家”的画作嗤之以鼻,认为它们毫无艺术价值、只是些供商业广告使用的**画。这个法国教授的“傲慢”让德国人有些恼火。

约翰对油画的鉴赏力不怎么样,不过考虑到希特勒本人也不过是个三流画家,他欣赏的东西也应该好不到哪去。而且这些油画一旦被打上了“纳粹”的标签,以后估计也很难被收藏界所接受。

有一点,约翰是可以肯定,德国在这段时期里没有出过什么“艺术大师”。即使有,后世也不会予以承认,比如他在戈林宴会里遇到的莱妮·里芬斯塔尔。

这个美丽的、坚强的、才华横溢的女电影导演在纪录片上的成就无人能及。但在战后,她的艺术成就成为了一个禁忌,一直到下个世纪才逐渐被人们提起。

前世,在2003年,这个101岁的女导演去世后,她所拍摄的纪录片《意志的胜利》、《奥林匹亚》一度在网上热传,约翰也出于好奇下载过。

当时,约翰也被这位女导演震惊了。她在记录纳粹纽伦堡会议和柏林奥运会时用到的艺术手法,在几十年后仍然是那么震撼人心,让当时的约翰看得热血沸腾。

据说,后世某著名导演在筹备奥运开幕式时还在反复观看、学习《奥林匹亚》这部影片。连某卫视著名的亲子真人秀《爸爸去哪了》,开播季第一集的片头仍然在模仿里芬斯塔尔著名的“上帝的声音”桥段。

虽然死后,莱妮·里芬斯塔尔被评为了20世纪一百位最重要的艺术家,但在身前,她一直是被主流艺术界所排斥的。

二战结束后,她因为涉嫌美化纳粹而两次被捕,待了4年监狱中,还一度被关进精神病院,但最后都被无罪释放了。因为她既不是纳粹党员,也不是纳粹支持者,甚至“从未从事过应受惩处的支持纳粹统治的***活动,也没有致力于建立与自己艺术事业无关的联系”。她的罪过只是把纳粹拍得“太美”了。

连莱妮·里芬斯塔尔这样的艺术大师以后都很难被承认,更何况这些约翰连名字都没听说过的纳粹画家。他果断地支持了那位法国教授的观点,拒绝接受这批画作。

除了处理基金会的业务,约翰的主要精力都放在了琢磨他给罗斯福的报告上。

他原本想“神棍”一把,对德国和捷克斯洛伐克之间领土问题的发展趋势进行一番“预测”的。但是后来,他改变可主意,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费太多的笔墨。他只是简单地提到了德国对捷克问题的强硬态度,认为纳粹不大可能在这一问题上让步。

即使让华盛顿知道了“慕尼黑阴谋”的来龙去脉又能怎样呢?他们要的不就是“和平”吗。至于捷克的利益,连他们的法国盟友都不在乎,白宫更不会在乎的。

在报告里,约翰着重写了自己对纳粹高层,尤其是对希特勒的感官。

约翰提醒罗斯福总统,现在的美国媒体喜欢把希特勒刻画为一个滑稽的疯子,这是严重失真的。在约翰看来,如果希特勒去掉那撮小胡子,他的外表就像是由所有德国人揉合成的一样。他不是贵族,不是企业家,也不是知识分子或***什么,他就像是一个街上的普通德国人,一个对德国未来发展有某种思考和领悟的德国人。

约翰在报告里强调,理解希特勒和德国普通民众之间的这种联系是非常重要的。在考虑对德问题时把二者区分开来,是非常错误的。希特勒并不是通常意义上的***者,而是德国一种极端***的代表。而且这种***正在像瘟疫一样蔓延,并最终会把这个国家推向战争。

约翰认为,面对这种***,美国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向他们投降,要么打败他们,想要与之和平相处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

如果希特勒真是媒体描绘的那个半疯半滑稽的战争狂人,那么打赢这场战争是很容易的。因为指导一场战争需要头脑、意志力、战略远见和手腕。

但不幸的是,希特勒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而且他已经控制住了这个国家,甚至包括思想领域。即便在纳粹上层人物之间存在同床异梦的情况,但这并不影响希特勒对这个国家的控制。

一直以来,纳粹都对他们领导层内部意见分歧毫不掩饰。表面上看,希特勒是激进势力的代表,而二号人物戈林则代表较为缓和的那一派。

在希特勒不断地对外放狠话的同时,很多涉外事务,比如和英法之间的私下沟通,与美国之间的商业谈判,则由戈林出面来进行。

但约翰认为,这不过是一种假象,是做给外人看的。当德国还没有实力动手的时候,纳粹是有意想让外界认为他们内部存在两种声音。他们通过戈林释放一种缓和的可能性,以便捞到更多的好处,并为最终的进攻政策争取时间。

别看戈林外表很象马戏团里的畸形人,胖得令人作呕,却又偏爱打扮。但约翰很清楚,他却是个精明的现实主义者,他从现行的纳粹政策中获利甚大,得到的好处远比***人要多。

而且戈林也有自己的小算盘。他知道虽然纳粹发展得很顺利,但好运总有走完的时候。如果希特勒的进攻政策搞砸了,那时候他作为一直高唱和平的人就会有机会更进一步,一面为那垮台的元首流泪,一面很高兴能取而代之。

除了对纳粹高层的感官,约翰还在报告里着重提到了纳粹的排犹政策。他认为,目前纳粹针对犹太人的政策,目的远不止是***他们的经济活动。

约翰告诉罗斯福,他感觉纳粹是在有意识地将犹太人从***德国民众的生活中驱逐出去。这些犹太人正逐步赶出原本的社区、工厂和学校,纳粹在人为地撕裂犹太人与普通德国人的日常联系。

维克多曾经跟约翰说起过,柏林的犹太人如今大多只在有限的几个***区活动。因为越来越多的公共场所都不再接纳他们,而他们也尽量避免在聚居区以外的公共场合活动。维克多来柏林快一个月了,甚至都没见到过几次犹太人。

约翰在报告里“推测”,纳粹这么做是为了接下对犹太人实施更为残酷的“***”做准备。因为如果民众日常生活中与犹太人接触的越少,就越容易听信***对犹太人的诋毁,对排忧政策的抗拒感就会越校

毕竟对于普通居民来说,如果一个惨遭***的犹太人是你熟悉的邻居后者同学,那谁都难免会有恻隐之心。但如果是一个跟你八竿子打不着的,从未在你的日常生活中出现过的人,那大部分人都不会有太大反应。

约翰花了很大的功夫才整理好这份“跑题”了的考察报告。他不知道白宫会如何看待这份报告,因为里面的内容和罗斯福之前想要了解的相去甚远。

他甚至一度犹豫要不要发送这份报告,他不确定报告里展示出的明显的***倾向性,会对自己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发还是不发,这还是约翰第一次在***问题上独立做决策呢。

犹豫了一天之后,在他们离开柏林前往哥本哈根的前一天晚上,约翰才最终做出了决定,让戴维斯把这份报告交给了大使馆的外交信使。


1937全球速递》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