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1937全球速递 > 第六十三章 没那么简单

1937全球速递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六十三章 没那么简单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约翰在维克多的陪同下去见了林德伯格。两三年没见了,林德伯格比以前瘦了不少。原本像鹰一样锐利的双眼如今也已浑浊暗淡,整个人显得有些阴郁。

约翰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来劝说林德伯格放弃接受纳粹的授勋,但是没有什么任何效果。异常固执的林德伯格根本听不进去约翰的劝告,他坚持认为美德之间应该友好相处,拒绝授勋是对纳粹领袖“不必要的侮辱”。

看到林德伯格这么处处为纳粹着想,约翰只能在心里哀叹:我的哥哥啊,就算侮辱了戈林那个死胖子又怎么了。你不过是被他们利用的一颗棋子罢了,怎么还反过来为他们的感受考虑了?

原本那么头脑冷静、意志坚定的一个人,怎么掉到纳粹给他挖的坑里就爬不出来了呢。这帮德国人的***功力简直跟后世的传销组织有一拼埃

约翰一方面对无法改变林德伯格的想法感觉十分失望,另一方面又暗自庆幸,要不是自己知道历史走势,说不定也已经跟林德伯格大哥一样,被那帮德国佬忽悠得找不着北了吧。

从林德伯格那出来,维克多邀请约翰去他的住处喝两杯。当初在“诺曼底号”上的时候,约翰就答应过来柏林后要去他那做客的,阿黛尔还有礼物让约翰转交给罗达夫人呢。

维克多住在施普雷河畔的一栋灰色的石头房子里,离大使馆步行只要10分钟。房子的门前是一大块平坦的草地,直接延伸到河边。屋后有一个硬地网球场和一个很大的花园。花园里还有一个大理石水池,养了很多肥大的红鱼。

屋子里面的装修也十分豪华,一楼的大厅里有中东的地毯,配着金框的大幅古画,一张胡桃木餐桌和十六把配有蓝色绸椅垫的软椅。楼上有五间配备了法国家具的卧室和三个大理石浴室。

“喝点什么?罗达陪大使夫人去汉堡出席文化活动了,要后天才回来。”维克托推过一辆带轮子的小车,上面摆满了各种酒和调酒工具。

“你们驻外人员都这么奢侈吗?”约翰对房子的豪华程度感到非常吃惊,“这么大的房子就住你们两个人?”

“是啊,租金100美元1个月。”维克多为约翰调好一被马蒂尼酒。

“怎么可能1约翰以为维克多在开玩笑,这价格不跟白给一样吗。

“骗你干嘛,不过我当时也吓了一跳。”维克多告诉约翰,纳粹前不久又出了一个新条例,对犹太人的房地产所有权做出了***。

“这个栋房子本来是一个犹太食品商人的,按照新条例应该由***托管。但如果有像我这样享有外交豁免权的房客借住的话,那个犹太人就可以保住房子的所有权。”

“真不明白,这些犹太人为什么不离开德国。现在他们无论干什么都会受到***,连公园的长椅上面都贴了judenverbbten德语,犹太人不许坐。”约翰感慨道。

“也许是舍不得他的食品加工厂吧。”维克多把约翰的疑问含糊地应付过去了。

有时候现实世界就是这么奇妙,他和约翰一样都很反感德国的排犹政策,但他们又都不同程度地成为了这些政策的受益者。这让他很难理直气壮地对纳粹进行指责。

而且身为外交官,他很清楚欧美各国都没有大规模接收德国犹太移民的计划。大部分德国犹太人根本无处可去,只能默默地承受越来越严厉的盘剥。

“不聊这个了,这次林德伯格的事你们大使馆怎么看?”之前陆军武官劝阻林德伯格很可能只代表了陆军部对此事的态度,约翰想知道外交系统内部的普遍看法。

“大使馆内部意见很不一致。实际上在所有跟纳粹有关的问题上,大家的意见都是如此的,有些人极力反对,有些人极力赞成。”

维克多斟酌了一下措辞,“反对的那拨人认为,希特勒以后会是美国最大的威胁。有朝一***有了足够的力量,就会向美国发动进攻。另一派则把纳粹看成是欧洲唯一的堡垒。他们认为那些***国家已经无力对付布尔什维克的发展。希特勒将是对付极权主义的重要火力。”

“我之前收到了邀请,明天晚上去参加戈林举办的一场宴会的,你觉得有必要拒绝吗?”约翰其实并不是在征求维克多的意见,他只是保险起见把自己的行踪先在大使馆“备个案”罢了。

“你又不是林德伯格那样的现役军官,想去就去呗。”维克多没看出约翰的“小心思”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不过很快,他就反应过来了,笑着拍了拍约翰的肩膀:“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明天晚上凯琳别墅的宴会是吧。大使馆也收到请柬了,我明天跟你一起去,行了吧。”

这真是再好不过了。到时候有一个美国外交官在身边,纳粹总不能再把“法西斯主义支持者”的帽子硬往约翰头上扣了吧。

第二天下午,约翰先去大使馆与维克多汇合,然后他们一同前往了凯琳别墅。

凯琳别墅虽然离斯多勒的别墅并不远,但那里跟充满田园风格的斯多勒别墅完全是两个世界。约翰的车先穿过一道电力控制的笨重大门,又穿过了一道钢筋混凝土修筑的围墙,最后穿过两排手持***、面对面站着的空军哨兵,才来到了宏伟壮观的凯琳别墅门前。

约翰他们来到比较早,斯多勒先带着他们参观了一圈。凯琳别墅非常大,里面的走廊和房间似乎无穷无荆宴会厅的十几个玻璃柜子里陈列着镶有宝石的纯金制品,这些都戈林搜刮来的收藏品。

会客室里没有人,但宽敞华丽的程度不下于宴会厅,木制的墙上挂着壁毡和旗帜,室内陈列着雕像和镶着珠宝的盔甲。

但是,约翰总感觉所有的这些都像是好莱坞用硬纸板和油画布搭起来的布景。不管别墅的结构有多么宏伟,房间有多么宽敞,装饰有多么精致,也不管那些艺术品有多么珍贵,约翰总觉得这些不过是昙花一现的假象。

他很清楚自己看到的都是货真价实的珍宝,而且大部分都是斯多勒替戈林从犹太人手里抢来的“赃物”。但即使不考虑道德上的因素,凯琳别墅本身装潢设计的粗俗也让约翰感到很失望。戈林据说还是出身名门呢,怎么品味跟暴发户差不多。

这天晚上的宴会非常盛大,上百名德国各界的显要人物,以及像约翰这样的“国际友人”出席了宴会。

戈林夫妇都穿戴着华丽的礼服和珠宝招呼着各路宾客,戈林的衣服甚至比他夫人的还要华丽。

戈培尔和里宾特洛甫也出息了宴会。这两个人长得跟约翰前世在历史相片上看到的差不多,就是体型上要比他想象的小上不少。据维克多说,这两人目前正在全力争夺对德国外交战线的控制权,戈林正是他们争相拉拢的主要对象。

约翰还看到了林德伯格,他正在跟几个德国空军军官聊着天。林德伯格也看到了他,但两人都没有要继续交流的意思。昨天该说不该说的,他们都已经说得够多的了。

在宴会快进行到尾声的时候,阿道夫希特勒竟然也出现了。这个纳粹领袖穿了一件很普通的的灰绿色军装上衣和黑色裤子,跟戈林的“舞台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和传闻中一样,希特勒是个素食主义者。他只简单地吃了点素馅饼和蔬菜浓汤,然后就开始拿一块裹了糖衣的黄油小饼干逗弄起了戈林的小女儿。

一支弦乐队在大厅的一角轻柔演奏着莫扎特的乐曲,粗大的木材在壁炉里燃烧着,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所有人都聚精会神地注视着元首与小女孩的互动,戈林和他的妻子带着做父母的骄傲微笑站在希特勒的旁边。

突然,戈林的小女儿吻了一下希特勒苍白的大鼻子。希特勒大笑起来,把饼干给了她,全场响起了一阵掌声和欢呼声。

约翰对眼前发生的一切非常感兴趣。以前希特勒在他的脑海中都是一副挥舞着拳头,有些歇斯底里的战争狂人形象。

但是现在,你能想象得到吗!历史上那个曾经残忍地下令***了上百万犹太人的恶魔,他在为刚才的掌声表示谢意时,竟然流露出了那种略带羞涩的微笑。

约翰暗自提醒自己,这个纳粹领袖绝非后世艺术作品里刻画的那种咬着地毯的、发着神经的卓别林式政客。他和他领导到纳粹党绝不是一群缺乏理智的暴徒,在于他们打交道时,任何轻视和疏忽都有可能造成灾难性后果。


1937全球速递》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