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1937全球速递 > 第五十章 巴黎之行(4)

1937全球速递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十章 巴黎之行(4)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谈完了正事,约翰就陪孔苏埃洛堂姐聊了会家常。前世,他也看过那部著名的英国电视剧《唐顿庄园》,对历史上那批“百万美元贵妇”的经历还是很感兴趣的。

不过孔苏埃洛堂姐显然不愿意多谈当年在英国的经历,话题很快就转到了小艾拉身上。

“艾拉今年四岁了?”孔苏埃洛问道。

“马上就四岁半了,这孩子调皮得很。”一说道宝贝女儿,约翰的嘴角就不由地向上翘起来。

“这是个聪明的孩子,你们要好好培养她。”孔苏埃洛提醒约翰,培养一个名媛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有些东西现在就应该开始教她了。”

“阿黛尔已经在物色老师了。这孩子太好动,以后能有姐姐你一半就算好的了。”

“像我这样有什么好的。”孔苏埃洛摇了摇头,“连自己的孩子都见不到。”

看到堂姐的眼眶都红了,约翰连忙安慰她说:“我这次去英国,需要帮你打听一下么?”

“不用了,谢谢你,约翰。”孔苏埃洛叹了口气,“他已经成年了,真的想见我的话早就来找我了。”

“哪有孩子不想见自己母亲的。”约翰试图再劝劝堂姐,“也许只是缺少一个契机呢。”

“他应该还在恨我吧。是我对不起他,我应该等他再大一点再离婚的。”孔苏埃洛陷入了深深的自责。

“孩子成年后会慢慢理解你的。”约翰宽慰她说,“珍妮阿姨不就一直跟两个孩子关系很好么。”

约翰提到的珍妮阿姨就是英国未来的战时首相,温斯顿·丘吉尔的亲生母亲——珍妮·杰罗姆。杰罗姆家族跟范德比尔特家族是世交。珍妮阿姨的父亲伦纳德·杰罗姆是个富有的华尔街商人,还是《***》的大股东,在老科尼利尔斯时代他就与范德比尔特家族有生意往来。

珍妮阿姨嫁给了英国保守党议员,后来担任过财政大臣的伦道夫·丘吉尔勋爵。这位勋爵是马尔伯纳公爵七世的二儿子,也就是孔苏埃洛前夫的亲叔叔。

和孔苏埃洛一样,珍妮也是个非常有魅力的女人。连当时的“威尔士亲王”,后来的英国国王爱德华八世都曾是她的裙下之臣。为此,珍妮曾经和丈夫长期分居,但她和两个儿子的关系却一直非常亲密。甚至当在丈夫去世后又嫁给了一个比温斯顿·丘吉尔还小得多的“小鲜肉”,也丝毫没有影响到他们***之间的感情。

“不一样的,珍妮毕竟没有跟丈夫离婚。而且温斯顿又没有爵位要继承,不用顾忌这么多。”孔苏埃洛其实还是很羡慕她的。

虽然珍妮阿姨也算是孔苏埃洛第一段失败婚姻的罪魁祸首之一,但孔苏埃洛并不恨她。

事实上,当年在英国的时候,因为同样的家庭出身和生活经历,她们两人的关系一直非常要好。连带着,孔苏埃洛和温斯顿·丘吉尔的关系也不错。当初丘吉尔在南非做战地记者的时候,孔苏埃洛还经常资助他。

“我会把你的情况跟克莱门蒂娜说一声的。如果你在英国遇上什么事的话,可以跟她联系。”孔苏埃洛说的克莱门蒂娜就是温斯顿·丘吉尔的夫人,苏格兰艾尔利伯爵的外孙女。

“你们现在还有联系?”约翰还以为孔苏埃洛嫁到法国后,她和马尔伯勒家族的联系早就断了。

“我以前在苏格兰为未婚妈妈们建立***之家的时候就认识克莱门蒂娜了。这些年我不方便去英国,那边的慈善事业都是她在帮忙打理。”孔苏埃洛解释道:“放心吧,她和温斯顿都是很和善的人,我正好有东西要托你捎给她。”

能够在战争爆发前和英国历史上最著名的首相认识,这对约翰来说真是个意外之喜。孔苏埃洛堂姐真是太给力了。

“没问题,我一定带到。”约翰连忙答应了下来,作为投桃报李他也提出了自己的想法:“我和阿黛尔准备看完世界杯决赛后先去里昂逛一逛,然后再去各地考察基金会的产业。以现在的局势,我不方便带着她们到处乱跑。等我们从里昂回来后,你看能不能让阿黛尔带着艾拉在你这小住一段时间?”

“这真是太好了1孔苏埃洛有些喜出望外,“我和雅克两个人正觉得有些寂寞呢,有个孩子就热闹多了,你们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真要是寂寞的话,就搬回美国吧。那边可是一大家子人呢,光小艾拉的侄子侄女就有十几个。”欧洲马上就要爆发战争了,约翰也不放心姐姐、姐夫留在法国,想乘机把他们诓回去。

“等雅克退休了,我是打算回去看看。但长住恐怕不行,我已经习惯这边的生活了。”虽然有些意动,但孔苏埃洛还是拒绝了约翰的提议。

“最好早一点,欧洲可能很快就不太平了。”约翰再次提醒了一句。

“我知道了,1940年以前么。”孔苏埃洛有些狡黠地笑了笑,显然在约翰安排***基金会产业的时候,她就猜到约翰对欧洲局势的判断了。“没关系的,真打起来我和雅克会去伯尔尼的,我们在那有一栋湖边别墅,可以在那里等到战争结束。”

瑞士么,确实是个好地方。至少第二次世界大战对它影响不大。无论是去“避难”还是去养老都挺合适。于是约翰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吃过晚饭,约翰一家三口就起身告辞了。小艾拉依依不舍地搂着孔苏埃洛的脖子,信誓旦旦地表示自己从里昂回来时一定会给姑姑带礼物的,逗得大家都哈哈大笑。

接下来的几天,约翰一家三口马不停蹄地去了巴黎圣母院、卢浮宫、歌剧院和荣军院,还专程去参观了一下凡尔赛宫。小艾拉最近迷上了拍照,约翰那台昂贵的徕卡相机成了她的专属玩具。

阿黛尔一开始还不放心把这么贵重的东西交给孩子使用,约翰倒是很支持艾拉的“艺术创作”。喜欢摄影不是挺好的吗,如果小家伙真的有天赋的话,将来当一名摄影家也是很不错的。对于在女儿身上的投资,约翰向来大方的很。

19日,约翰一家和德加诺先生一起来到了巴黎哥伦布球场的贵宾包厢观看世界杯决赛,对阵双方是意大利和匈牙利。如果说4年前的意大利世界杯还只是被笼罩在法西斯阴影里的话,这一届的世界杯,无论是赛场内还是赛场外都已经能够闻到浓浓的战争硝烟味了。

“爸爸,为什么世界杯没有我们美国队呢?”艾拉一边用望远镜看着比赛,一边问约翰。

约翰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难道告诉她美国队本来是要来参加比赛的,但队里的英国外援不愿意周末加班,所以不得不退出了世界杯?

当然,这届世界杯缺席的不只是美国队。本来阿根廷也想申办1938年世界杯的,但国际足联主席雷米特是个法国人,结果法国近水楼台先得月,拿走了主办权。这让阿根廷人非常不满,他们认为欧洲不应该连续两届举办世界杯,一怒之下拒绝参赛。

乌拉圭则对第一届世界杯中欧洲各国的缺席还没有消气,所以也没有来参赛。英格兰自诩“足球的故乡”,还看不上刚创办不久的世界杯。此外,西班牙正在爆发内战、奥地利被德国吞并了,他们也没有派出队伍参战。

最后,这届世界杯决连决赛圈的16支参赛队都凑不齐,国际足联只能临时拉了古巴与荷属东印度群岛来顶替。这个荷属东印度群岛就是今天的印度尼西亚,印尼队也成为了第一支出现在世界杯赛场上的“亚洲球队”。当然了,球员还都是白人。

虽然本届世界杯有种种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但19日的决赛还是很精彩的。意大利人4:2拿下了匈牙利,成为了世界杯历史上第一个蝉联冠军。“矮个巨人”梅阿查在比赛中的表现非常惊艳,他精湛的球技、俊朗的外表迷倒了一大批球迷。

前世,约翰是通过国际米兰知道梅阿查的。现场看过他的比赛后,约翰非常想知道,他那梳得整整齐齐的头发在比赛中是怎么保持不被弄乱的。

不过,这场比赛给约翰印象最深的不是梅阿查的头发,而是意大利队那扎眼的黑色队服。这是墨索里尼钦点的意大利法西斯的颜色。据说决赛前,意大利队主帅波佐还收到了来自这位法西斯领袖的电报,上面只写了一句话:“要么夺冠,要么去死1

所以,即使输掉了比赛,匈牙利队也没有太难过。他们认为自己做了件好事,至少挽救了十几个同行的性命。

在整个球场乃至整个巴黎都在为这届世界杯的***结束而庆贺的时候,有谁会想到,接下来受到法西斯“死亡威胁”的不再仅是意大利队的球员和教练,还包括了他们每一个人呢。


1937全球速递》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