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7全球速递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十六章 诺曼底号日常(5)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在接下来的旅程中,阿黛尔和罗达成了形影不离地好朋友,两个人经常结伴去教堂、看演出或者参加茶会。

约翰大部分时间都留在房间里整理那堆基金会的材料,没有再与维克多有更多的交流。那天下午他们聊得已经够多的了,约翰也害怕再聊下去自己会不小心说漏了嘴。而且他知道维克多已经听进去了他的建议,他不止一次看见维克多和格罗克在公共休息室跟一对法国父子打桥牌。

表面上看起来,约翰一家在“诺曼底号”上的生活都很安逸、愉快,但实际上他们却遇到了一件让人糟心的事。

阿黛尔在船上有一个匿名的追求者。每天她都会收到一大捧包装得很精美的鸢尾花。在这些花束里,约翰没有找到任何署名信息,但是在包扎用的绸带上有一行手写的法文:“送给我挚爱的彩虹女神。鸢尾花在希腊语中是彩虹的意思”

刚开始,约翰并没有太往心里去。他对自己和阿黛尔之间的感情很有信心,甚至他还一度因为妻子如此有魅力而感到过一丝骄傲。但当这种事接二连三地生时,他也有些恼火了。

骨子里,约翰还是那个传统的中国男人。电影泰坦尼克号里的杰克和萝丝的爱情故事是很唯美浪漫,但男二号卡尔肯定不会这么认为的。同样,深爱自己妻子的约翰也绝对不会容忍有***男人三天两头来向阿黛尔表达爱慕之情。

阿黛尔自己对此也很困惑,她真的想不出这个没头没脑的追求者是怎么冒出来的。她和罗达一起去玩的时候确实遇到过几个主动献殷勤的男士,但她不确定这个人是不是他们其中的一个。

最后,忍无可忍的约翰找到了雷诺船长。这个法国船长显然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浪漫的小插曲”了。他让手下的管事去打听了一下,很快就找到了替那个“神秘男士”送花的服务生。不到二十分钟,约翰手里就拿到了这个“觊觎阿黛尔美色”的家伙的资料。

这个人叫鲍尔杜维耶,年纪比约翰还大几岁,是个来自里昂的生意人。杜维耶曾经在北非的法国殖民地服过役,后来一直法国和阿尔及利亚之间做贸易。他的生意做得很杂,但规模都不大。他还有一个叔叔在里昂市议会担任副议长,在当地的丝绸加工业有一点影响力。

在雷诺船长的陪同下,约翰和阿黛尔在头等舱的公共休息室找到了这个杜维耶。这个家伙穿了一件***的花衬衫,正跟别人聊天呢。约翰他们没有走近,就在休息室的入口处远远地打量了一会。

杜维耶的个子很高,大约有1米9左右,消瘦的像一根竹竿。看得出来,他很注意自己的仪表,头上抹了不少油,梳理的非常整齐。如果忽略他那个大得足以破坏脸部整体布局的法国式鹰钩鼻子的话,这个杜维耶勉强可以算是个老帅哥。

这会,杜维耶正在用法语和人争论着什么问题。他说话的语调有一点奇怪,有些刻意地抑扬顿挫,拖长的尾音再加上丰富的肢体语言,让人感觉他在表演舞台剧或者吟诵诗句。嗯,也许这家伙还是个文艺老青年。

因为距离离得比较远,约翰没有听清他在说什么,只依稀听到了“犹太人”、“阴谋”、“卑鄙”几个词。约翰猜测,这个里昂小商人是个反犹主义者,至少是个“犹太人阴谋论”的支持者。

这点并不奇怪,“犹太人阴谋论”可不是那个写货币战争的宋鸿兵明的,早在罗马帝国时代就已经很流行了。犹太人就像是欧洲当权者的夜壶,是他们转移***矛盾焦点的选替罪羊。

从莎士比亚的威尼斯商人中就不难看出欧洲***对犹太人的普遍印象。夏洛克这种自私、贪婪、阴险、狡诈、残忍、刻薄和不择手段的犹太商人形象早已在欧洲深入人心。

像杜维耶这样的“小商人”在之前的经济危机中肯定也受了不少冲击,把这种愤恨情绪转嫁到犹太人身上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约翰对杜维耶是不是反犹主义者这种事并不关心,他更关注的是杜维耶隐藏金丝眼镜后的那双眼睛。说不上来为什么,那双眼睛总让他有一丝危险的感觉,就像是小时候在动物园笼子里见到的非洲鬣狗一样。直觉告诉他,这个杜维耶不是个心慈手软的人,很可能见过血。

“约翰,我想起来了。”阿黛尔小声地跟他说:“第一天晚上舞会的时候他请我跳过舞。我们聊过,他就住在里昂的雨果大街,跟我小时候住的地方只隔一个街区。”

“后来你们再见过么?”约翰问道。

“在教堂里见过一次,当时他坐在我和罗达的后面一排。”想了想,阿黛尔又补充道:“弥撒结束后他说要请我们去喝咖啡,不过当时艾拉吵着要去儿童游乐场,我就没答应。再后来就没见过了。”

一见钟情么,还是跟有夫之妇。约翰在心里小声嘀咕着,这个法国人到底是浪漫过了头,还是他本来就是一个精虫上脑的酒色之徒。嗯,看他这么瘦,眼底还有点青,后一种的可能性比较大。约翰突然没来由地想起了自己早逝的堂兄雷金纳德,他生前也是这么一副纵欲过度的样子。

“范德比尔特先生,需要***警告他一下么?”雷诺船长问道。这种事他非常有经验,头等舱的客人们都是有身份要面子的人,在遇到这种龌龊事时一般都不方便直接出面,通常都会由他来代劳。

“算了,没有必要。”约翰想了一想还是拒绝了。“明天早上就到南安普顿了,以后也不会再见到这个家伙了。让你的船员别再帮他送东西了就行了。”

“诺曼底号”原本只往返于纽约和法国的勒哈弗尔港。但是由于载客率不佳,为了争取更多的客源,近来它会分别在英国的南安普顿、法国的勒哈弗尔、荷兰的鹿特丹和德国的汉堡四个港口停靠。

南安普顿是“诺曼底号”抵达欧洲的第一站,那里距离约翰他们此行的目的地法国的勒哈弗尔港只有一条窄窄的英吉利海峡。抵达南安普顿就代表着他们的这次航行已经进入了尾声。

“如您所愿,范德比尔特先生。您就放心好了,没有人会再来打扰您和夫人的。”雷诺船长笑着向约翰行了个礼。

“我们走吧,亲爱的。我不想再看到这个人了。”阿黛尔主动挽起了约翰的胳膊,转身离开了休息室。

回荡房间后,约翰和阿黛尔都很有默契地没有再提起这件事,两个人都想尽快它忘掉。约翰没有再去翻那堆基金会的材料,他决定用剩下的时间好好陪陪阿黛尔。

晚上,他们两人单独去了船上的“水晶”餐厅享用了一顿晚餐。这座专属于头等舱客人的小餐厅装修得非常别致。它的十二盏由著名奢侈品牌“莱俪”公司设计的水晶灯并没有吊挂在天花板上,而是倒置在地面,形成了穿插于餐桌间的12座水晶“喷泉”。

晚餐后,他们还一起去商业区逛了逛,买了些船上的小纪念品。虽然后来小艾拉对爸爸妈妈抛下她单独行动表示了强烈的不满,但这段短暂的二人时光很好地抹平了他们各自心中的小芥蒂,两个人的感情反而比之前更好了。这一点,让一直在旁边暗中观察的德加洛先生非常满意。

第二天早上,雷诺船长把头等舱的乘客们都招呼到了餐厅。在那里,他们可以享用在船上的最后一顿早餐,并有机会跟在这次短暂旅途中结识的新朋友做告别。每个女宾席上都放着白兰花,花下面是一个金白二色的粉盒,这是邮***司送的小纪念品。

餐厅里,孩子们都按照传统,戴上了纸帽,兴高采烈地抛掷着彩色纸带。约翰和维克多做了告别,阿黛尔依依不舍地拉着罗达夫人的手,约定等他们去柏林的时候一定会登门做客。

早餐后不久,“诺曼底号”就抵达了南安普顿,一部分乘客在这里下了船。约翰他们一家回到房间收拾行李,他们会在下午抵搭勒哈弗尔港。然后,他们将改乘内河游艇,沿塞纳河直达巴黎。

“哦,巴黎1阿黛尔搂着艾拉,激动地对约翰说,“我真的已经迫不及待了1


1937全球速递》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