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1937全球速递 > 第二十章 来自中国的消息

1937全球速递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十章 来自中国的消息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圣诞节的清晨,因为要去附近的教堂参加天明弥撒,约翰一家起的很早。小艾拉抱着从圣诞袜里掏出的白雪公主裙高兴地在爸爸妈妈的床上又蹦又跳,连连催促阿黛尔帮她换上。得亏这里是温暖的佛罗里达,要是在底特律,约翰可不敢让她穿这一身出门。穿上这件裙子后,小艾拉一整天都在努力地扮演着白雪公主的角色。不得不说,小家伙跟这件裙子真的很配,连行为举止也开始变得端庄优雅起来,那架势活像个真正的公主。

等到他们从海明威家做客回来的时候,家族成员们都已陆续赶到了。当年光老科尼利尔斯就有13个子女,几代传承下来,范德比尔特如今已是个庞大的家族。虽然因为当初的遗产纠纷官司,有几支族人与约翰他们这一系早已不再来往,但这会来参加聚会的也有将近200来人,让宽敞的别墅宴会厅陡然显得拥挤起来。因为很多五代范德比尔特的岁数都比约翰大,对于自己早早地升格成爷爷辈这件事,他已经习以为常了。倒是小艾拉对自己突然多出这么多侄子侄女感到很新奇,一本正经地装出一副长辈派头,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一年一度的家族聚会,是家族成员们交流感情,拉近距离,提升家族凝聚力的好机会。近十几年来,约翰这一支出现了人才断档,后继无力的情况。这也是为什么约翰今年异军突起后,家族支持力度如此之大的原因。家族高层也开始对旁支成员越来越重视。

对此,约翰是鼎力支持的,大家好才是真的好么。不信你看看杜邦家族,50个大杜邦,200多个小杜邦遍布各行各业,遇事一拥而上,连洛克菲勒家族都不敢招惹他们。财大气粗的摩根家族也只能捏着鼻子,老老实实地跟他们分享通用汽车的控制权。反过来再当年东海岸富豪圈的领头羊,号称“纽约地主”、“美国第一贵族”的阿斯特家族。因为财富权力过于集中,当年富力强的家族掌门人雅各布跟着泰坦尼克号一起沉入大西洋底后,20多年了这个家族都没能再站起来,只能靠吃纽约曼哈顿的地租过日子。

整个晚上,约翰都在威廉和哈罗德的带领下,跟众多家族成员们拉拢感情。以前约翰在家族里算不上核心人物,跟***家族成员的交流并不多。因为他是典型的年龄小辈分高,和他打起交道来无论是对方还是约翰自己都多多少少有些尴尬。现在他也算是一只脚迈进家族决策层的大门了,自然不用再过多顾虑这方面问题。家族成员们也乐于在这个“新贵”面前混个脸熟,没一会他就收到了一大堆名片,顺带还替联邦快递公司拉来了不少单生意。这些家族成员虽然都不是啥大富豪,但绝大多数还是有些产业的。知道约翰是搞物流运输的,给个顺水人情再正常不过了,反正那些货交给谁运不是运呢。

聚会结束后,大家三五成群地去各自找乐子去了。约翰原本想和几个新“朋友”一起去那家著名的“邋遢乔”酒吧喝一杯,不过哈罗德牌瘾犯了,非拉着他去二楼的游戏室打桥牌。

“这叫***,我胡了1刚进游戏室,约翰就听到了一句带有口音的中国话。定睛一看,眼前的一幕差点让他乐出声来。一个满脸大胡子的彪形大汉正在教一帮美国佬打中国麻将。这个大胡子约翰认识,是他姑妈家的孩子,比他大6岁,大家都叫他雷利。雷利以前在美国陆军第十五步兵团服役,驻扎地点就在中国的美租界。退役后,雷利在中国做起了***生意,是个小有名气的洋买办,张学良、冯玉祥都曾是他的客户。

“雷利,好久不见。今年怎么舍得丢下你的中国小情人回美国了?”约翰知道雷利在中国曾经和一个教会学校的女学生好上了,要不是两家人都坚决反对,前年他差点就跟那个中国姑娘结婚了。

“别提了,中国和打起来了。他们一家搬到西安去了。”

“现在那边什么情况?“

“德国***出面调停了,这些年他们和蒋的关系不错。但是态度很强硬,估计还得打上一阵子。现在国会要求我们保持中立,不光是我,十五团明年也要撤回来了。”雷利这两年在中国赚了不少钱,显然对放弃那边的生意有些不甘心。

约翰看见牌桌上有人起身,便顺势坐了下来开始动手洗牌。前世逢年过节的时候,他也没少陪家里长辈打牌。“什么打法?”约翰一边码牌一边问。

“国士无双十三幺的前身,太复杂的我也不会。”雷利来了精神。

“你刚才说龙旗军团也要撤回来了?”美国陆军第十五步兵团从1912年就开始常驻中国,因为团队徽章和团旗上有蓝底黄龙图案,被戏称为龙旗军团。这个团在中国驻扎了25年,美**界很多大人物都出自这个团。其中包括一个五星上将美国陆军参谋长马歇尔,四个四星上将二战期间先后两任中国战区参谋长史迪威和魏德迈,以及朝鲜战争时期的前后两任美国第八集团军司令沃克和李奇微。其中沃克是在战场上车祸身亡后被追授的上将,李奇微是接替麦克阿瑟出任远东美军总司令后升的上将,以及美国驻华军事代表团团长马格鲁德,西点军校校长康纳等一大票将军。在军界,他们被称作可恶的“中国帮”。

“我回国前在汉口见到了醋性子乔史迪威的绰号,他说现在人气焰很嚣张,美国想要在中日之间保持中立越来越困难。第十五团实际上已经无法履行保卫北平至之间铁路线的职责了,国会考虑让他们明年初就撤回来。”

接着,雷利开始跟约翰讲述起自己这几年在北平和的见闻,特别是那场今年7月7日发生在北平郊外的战斗。“那些中国小伙子都很勇敢,士气也很高,就是武器装备太糟糕了。有些步***还是一战期间的***货,***膛都快磨平了。人数虽然不少,但是没有重武器,只有少量的***,***也不多。一般都是先扔***,然后就冲上去肉搏。”雷利感慨着灌下一杯龙舌兰酒,“真是一群棒小伙子,可惜了。我本来可以卖给他们几门步兵炮的,但是上面不允许,国会要求我们保持该死的中立1

这天晚上,约翰一直陪着雷利打了两个八圈。但不是因为他想过麻将瘾,而是想多从雷利口中听到点关于中国的消息。从他穿越过来的第一天起,他就一直惦记着那片远方的土地。他知道“故乡”正在经受历史上最悲惨的磨难,家乡父老在侵略者的铁蹄下痛苦地***。但是,约翰却找不到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深深地无力感一直在折磨着他的内心。

现在雷利的出现,让他看到了一丝希望。也许他能够通过这条线,跟中国建立某种联系。陈纳德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在昆明帮宋美龄组建航校了吧,飞虎队是哪一年成立的来着?1941年?还是1942年?晚上躺在床上,约翰的大脑异常兴奋。他觉得自己应该可以利用在加州航空工业的那笔投资,促使“美国志愿援华航空队”早一步成立。也许想搞到大批38,40这种美国陆军航空队列装的制式战斗机不太容易,但休斯飞机公司不是还有一款1战斗机没有被军方采用么。后世经常有人说三菱重工的零式战斗机是盗用了休斯1飞机的设计,这款飞机怎么说比现在中国空军老掉牙的35强吧。

虽然赞助飞机比直接捐钱麻烦的多,但约翰可不敢相信国民***那帮人。1934轰动一时的南昌机场大火传说不就是有高层***了民间募集来的购机捐款,买了一堆飞不了的破烂,然后放火来掩盖罪行么。约翰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说什么也不能便宜了那帮蠹虫。


1937全球速递》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