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帝火丹王 > 第817章 背后算计

帝火丹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817章 背后算计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此时大堂喧闹一片,清言宗宗主王道全亦是来回踱着步子,心中有些后悔来趟这趟浑水,那宋立连紫云真人都能杀了,实力实在可怖。他清言宗算不上什么大宗门,一直以密云宗马首是瞻,如今密云宗宗主云霄子被宋立抓了,他心头亦是没什么主意。

    “哼,太岳宗居然还好意思称自己为第一大宗,作为宗主,宁乐山居然临阵倒戈向宋立,真是丢人。”王道全越想却是生气,便是开口骂道。

    “王道全,饭可以乱吃话却不可以乱说,宁宗主是否倒戈向了宋立还未可知,即使为真,那也是他个人行为,与太岳宗有何关系?”说话的是太岳宗一位女长老,名唤云芝,其实在他心里,倒是希望宁乐山倒戈向宋立,紫云真人陨落,宁浅雪叛宗已经被紫云长老逐出太岳宗,此时如果宁乐山再倒向宋立,那么作为太岳宗如今的第一高手,她便可顺理成章的成为太岳宗宗主,她已是元婴九层的实力,高于宁乐山,对宁乐山作为太岳宗宗主心中早有不忿,只不过一直隐藏的极好罢了。

    “云芝长老,谁知道那宋立是不是许诺给你们太岳宗何等的荣华富贵了。”一位密云宗长老没好气的说道。昨夜一场大战,宋立不但没有***息,还隐隐的将这战斗过程散播了出去,对于战斗的过程这些宗主长老们自然知晓。

    密云宗与太岳宗因为圣狮帝国第一宗门之争关系一向不好,而在得到宁乐山偷袭重伤云霄子的消息后,双方长老***之间更是剑拔弩张。

    “青云子,我再说一遍,宁乐山一人不能代表我们太岳宗的态度。”云芝冷冷说道,这话他虽然他是朝着密云宗的那位青云子说,其意更是说给太岳宗***听,趁着这时候削弱宁乐山在宗内的影响力。

    青云子冷哼一声,道:“狡辩。”

    突兀的,一股强大的气息朝着水阁飞掠而来,强大的压迫感似是让人窒息,原是一片喧闹的大堂,亦是安静了下来。

    “太岳宗之人何在?”那人已经走进水阁大堂之人,声如洪钟,缓缓说道。

    云芝不知此人来历,而且看上去此人实力恐怖,不知是敌是友,便并没有答话。

    他不答话,不代表别人不落井下石。青云子见此人来者不善,似是针对太岳宗,心下一横,朝着云芝一指头,恭敬的说道:“拜见前辈,这位便是太岳宗内门的云芝长老。”

    那人上下打量云芝些许,旋即缓缓问道:“你是太岳宗之人?”

    云芝施礼,恭敬道:“晚辈太岳宗内门长老云芝。”

    那人点头,旋即道:“我乃是太岳宗护宗长老,你叫我一句师祖并不过分。”

    云芝一愣,紫云真人是太岳宗护宗长老,她是知道的,但是眼前这人她却从来没听说过,问道:“晚辈怎么从来不知道宗内还有一位护宗长老?”

    那人淡然道:“我唤清远真人,宗内之人知晓我存在的便只有宗主宁乐山,甚至那紫云真人亦是不知道我的存在。”

    云芝听后难免惊恐,清远真人他自然听过,二十岁金丹二十七岁元婴四十岁便晋级分身,那时候号称宗内年轻一辈第一人,百年前的那一场宗门大战,连斩分身强者三名,分头一时无两,不过也正是因为那一场大战他自己也身受重伤,至此之后宗内便没有记载,所有人都以为清远真人重伤未愈身陨,想来应该是被宗门雪藏了。

    “我且问你,紫云真人如何身陨,宁乐山如今又在哪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为何不传音于我?”清远道人连续问道。

    “敢问老祖,您是如何得知紫云真人身陨?”云芝不解道。

    “我的责任便是护佑宗门,作为宗内身份最高的两人,我曾在紫云与宁乐山身上留下了一缕气息,只要他们出事我自然就会知晓。”清远真人道。

    云芝点头,沉吟少许道:“禀老祖,紫云真人乃是被宋立杀死,而宁宗主他投靠了宋立。”

    清远真人听罢大怒,厉声问道:“此事当真?宁乐山居然背叛师门?那宋立又是何人?你前前后后说于我听。”

    云芝不敢拖沓,将前因后果汇禀一遍。

    清远真人踟蹰少许,喃喃而道“想来宁乐山应该是因为宁浅雪的关系才是背叛了师门。哎,紫云其人我暗中亦是有所观察,此***力心太重…”

    云芝哪里敢接话,这三人都不是她这个长老能背后编排的。

    青云子在一旁观瞧一番,自然看得出这清远真人要比紫云真人修为高深许多,如果有他帮忙必能从宋立手中救下云霄子,心下一横,言道:“前辈,归宗宗内之事我们密云宗管不着,但是宁乐山打伤我们宗主却是事实,还请前辈给我们一个解释。”

    清远真人本来就阴沉的脸色更是加重了几分,怒目望向青云子,冷声道:“解释?一个小小的密云宗宗主而已,还用不着我太岳宗给什么解释?我在此说一遍,宁乐山之事乃是我太岳宗自己的事,其它宗门不得过问。”

    “清远,当真是好大的口气,也太不把我密云宗放在眼里了。”话音由远及近,声音刚落,那人便已来到水阁大堂门前。

    清远真人先是沉吟片刻,旋即笑道:“我当是谁,原来是长风子,这么多年你居然还没死。”

    “哈哈,当年你被我轰下重伤都是没死,我又怎会死。”长风了冷冷笑道。

    清远真人听长风子提当年重伤便是心中暴怒,宗门大战之时他被密云宗五大高手围殴,正是中了长风子背后一掌而重伤,虽然没死但修为亦是毫无寸进。

    定睛观瞧少许,旋即笑道:“百年过去,你长风子才提升一层,也只有密云宗这样的小宗小派才会收你这种蠢材。”

    清远真人所说正是长风子的痛处,长风子要比清远真人的年龄大了一百五十岁,修为却不如天赋极高的清远。百年过去,虽说清远真人重伤之后修为再是无法更进一步,但长风子却因天赋平平,也只从分身二层提升到了分身三层而已。

    正当清远真人与长风子互相嘲笑的时候,整个水阁突兀的弥漫起略显呛人的酒香,而是越来越浓郁。

    清远真人微微的皱了下眉头,旋即淡淡道:“酒道人,没想到你也来凑这个热闹。”

    此话一出,身着脏兮兮的道袍,头发花白且显凌乱的老者便是出现,摇摇晃晃的走近,打了个酒嗝后笑道:“哎,我那侄儿传音于我,亦是被那宋立抓走,年纪一大把了,还要给这小***蛋擦***。”

    酒道人其真名唤作杜宗,乃是现绿野门宗主杜云的亲叔,虽属杜家的人,但***的确不是绿野门的***,而是寄情于酒,自成一派,从不过问宗内事宜。因为本身无后,便极为袒护其亲侄杜云,出了名的帮亲不帮理。

    三位分身强者突然的出现,让其许多宗内长老心中唏嘘不已,以前他们自认为是宗内高层,但是一直不知宗内有这些隐世的分身强者,其中自然有提防这些长老的意思。

    清远真人沉吟少许,轻笑道:“竟然一下子能让咱们三人一同出世,宋立其人也算是人中龙凤了。”清远真人内心中倒是有几分佩服这个宋立,而且听其云芝所述,这宋立还帮助过太岳宗度过昊天老祖的化尘之劫,亦算与杀云海等长老的事情功过相抵了,不过不管怎么说,宋立杀了紫云真人这事他还是要追究的。

    长风子听后极为的不屑道:“区区分身一层,而且还是刚刚晋升的,便是如此狂妄,如若让他继续***下去,日后这圣狮帝国怕是再无半分宗门的一席之地了。”

    酒道人睡眼惺忪,喃喃道:“宗门什么的如何我是管不着,但抓了我杜家之人便是不行,如若他能乖乖的将杜云交出来还好,不然我酒道人就要和他絮叨一番了。”酒道人性格怪诞,即使对他杜家所创的绿野门也无半分的感情,但对于杜家之人却是极为的在乎。

    这时一位绿野宗长老眼珠一转,上前恭敬道:“老祖有所不知,宗主之子杜城亦是这宋立所杀。”

    本来昏昏欲睡的酒道人登时起身,双眼一瞪,仿若雷霆,怒声道:“我那还未曾见过面的侄孙儿让这个宋立杀了?”

    “正是,所以杜宗主一直想找机会报这杀子之仇。”

    酒道人提起腰间的酒葫芦,大饮一口,恨声道:“好,好极了,宋立小儿这是欺负我杜家无人么?”

    清远真人冷哼一声,言道:“与皇族对抗?皇族的底蕴你们俩个又不是不知道。”宁家兄妹牵涉其中,而且可能已经是宋立一方,清远真人打算尽量不将事情闹大,保住宁家兄妹的性命为主,为太岳宗找回脸面倒是其次,何况的确如他所说,皇族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这一次长风子倒是并非反驳,喃喃道:“你是说宋玉那个婆娘?”

    清远真人缓缓点头,并未继续言语。

    酒道人已经没有了平时的酒态,眼中一片清明,道:“光是对付宋立的话,想必这位鸾凤公主应该不会过问,毕竟这不涉及到宋家的生死存亡。”

    
帝火丹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