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帝火丹王 > 第835章 拉人垫背

帝火丹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835章 拉人垫背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噗……”酒道人吐出一口鲜血,陷入悲痛之中的他根本没办法控制瞬间上涌的气血。

    “好,好……”酒道人连续道出两个好字,抹去嘴角的鲜血继续道:“诛人诛心,你这个女娃娃当真好手段,不愧被誉为宗内年轻一代第一天才。”

    一击之下便是让酒道人受伤,宁浅雪一出手便是震慑众人。

    “听酒道人所言,小雪用的是诛心攻击?”清远真人喃喃自语,不知在问谁。

    其它人更是不明所以,无论是百姓还是宗门***都不明白酒道人怎么就无缘无故的受伤了。

    见酒道人只是轻微受伤,并没有因为他的诛心攻击而忘记控制自己的护身气罩,宋立的破空逐日突与帝火乾坤剑仍旧在他护身气罩的防御之中,宁浅雪带着一丝失望望向宋立。

    宋立轻轻一笑,摇了摇头。

    少许后宁浅雪飘飞而且起,如瀑长发迎风飘散,后背上的锦瑟突然飞起,待得宁浅雪盘膝落在宋立身旁,那锦瑟亦是适时的落在她的膝间。

    此时宋立手中多了一枚玉箫,在他的手上翻转起来。

    “他们这是要干什么?”

    “太子殿下是要奏乐么?”

    “那一只玉箫,还有那一面锦瑟不是凡物……”

    总之所有人都在猜测着,只有城楼之上的宋星海知道宋立要干什么,对此他也颇为期待。

    他当然听过宋立独自一人吹颂难离鸳,但没有莫离鸯在旁,宋立所吹出来的只是普通的曲子,虽然那也足以让普通人陷入自己的情绪之中。

    “那咱就再给他奏一曲……”宋立笑吟吟对着宁浅雪道。

    说着,玉箫已到唇边,闪烁着淡***的光晕。

    难离鸳,莫离鸯,终要忆曲醉人肠……

    “叮叮叮……”

    名为难离鸳的玉箫先是响起,声音短促昂扬,跳动的音符自难离鸳之中飞祭而出,四下弥漫开来。

    在所有人眼中,此时的宋立与宁浅雪自成空间,而他们自己却是空间外的人,两人的表情和互动是那样的和谐自然。

    “咚咚咚……”

    轻柔绵长的莫离鸯这时亦是响起,毫无拖泥带水,不多不少,恰好补齐曲中那一份缺憾。

    忆曲如水,缓缓前行。

    “好美……”

    有些人呢喃自语,犹不自知。

    突兀的,箫音毕,瑟音悠扬。

    忆曲,忆迟暮暮……

    刚刚宁浅雪诛心攻击下数百年的苦痛回忆,仿若如实质般呈现在酒道人的眼前,更像是又重新经历一番。

    这便是精神攻击与诛心攻击的不同,诛心攻击是让人陷入回忆,而精神攻击是让人重新陷入回忆。

    尽管酒道人精神力亦是十分的强大,但关键是宁浅雪与宋立所用的精神攻击之法乃是人皇端宇所创,用的武器亦是人皇端宇曾用过的,几乎可以说无视酒道人的精神防御。

    数百年的苦痛,一瞬间便是要重新经历一番,酒道人目光呆滞,面色却是不断的变幻,时而兴奋,时而悲伤,时而惊愕。

    突兀的,瑟音毕,箫声起……

    酒道人刚刚眼中的一切瞬间便是消失,他陷入太深,竟然想用谁却抓,但又如何能够抓到。

    忆曲,忆尘土飞扬……

    刚刚经历了自己的记忆,现在酒道人又要去经历人皇端宇关于战争的记忆。

    金戈铁马,冰河沙场。

    战场上的人类,就如同一只只待宰的羔羊,前仆后继的扑向那些飞在半空之中拥有着翅膀的神族。

    瞬息之间,这战场上就多了数千具尸体,血腥的气味氤氲在他的鼻间。

    突然,他向下一看,那一片沙场不是别处,就是自己心头。

    血流如注,尸横遍野,无尽的厮杀,这一切就发生在自己的心头之上。

    “扑通……”酒道人跪在地上,面色苍白,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而在此时,他竟然有一种想要呕吐的感觉,自从***以来,数百年间,他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

    然而,他却忘记了自己还处于宋立的破空逐日突与帝火乾坤剑的攻击之下,那面以酒为体筑成的气罩已经不见。

    “刺啦……”

    破空逐日突首先而至,旋转的雷神之鞭没有一丝的拖沓,一瞬间便是钻进了酒道人的肩头,激烈的旋转带动着血肉,飞扬而起。

    剧烈的疼痛让陷入余悸当中的酒道人凛然清醒,心中暗恨,不敢拖沓,马上忍着肩膀的疼痛,祭出护体气罩,此时他已经来不及在去用自己的本命法宝壶中酒筑成防御,只是简单的一面罡气护体防御。

    帝火乾坤剑上的乾坤火柱已经***成无数个乾坤图案,向着酒道人奔涌而去,尽管酒道人已经布起了一道防御,但是仓促之间布起的防御,却抵挡不住这么多乾坤图案的攻击。

    无数的爆炸声在酒道人身前响起,终于将他身前那道罡气击破,剩下的直击他的身体。

    宋立长吁一口气,他和宁浅雪的忆曲随着两人都晋级了分身,威力更是强横些许,让他十分满意。

    唯一可惜的是忆曲之力虽然属于精神攻击但却对人的精神空间造成不了多少伤害,而且在释放忆曲之时是不能祭出其它攻击的。

    所以宋立只能提前祭出两记能够持续攻击的破空逐日突与帝火乾坤剑,等到两人用精神攻击让酒道人暂时失去操控防御的能力,两式招数便能对酒道人造成伤害。

    “酒道人,居然被击中了……”清远真人惊诧道,作为分身四层的强者,突然间丢掉防御,实在匪夷所思,他当然知道刚刚宋立与宁浅雪奏出的诡异乐曲是一种精神攻击之法,但无论何种精神攻击之法,都无法让人彻底的丧失意识,而且宋立和宁浅雪同酒道人还有着实力上的差距,本身酒道人又颇为通晓精神攻击。

    其实清远真人所虑不假,一个无法伤人,只能控制人的意识,但却不能做到完全控制,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甚为鸡肋。

    就像酒道人的漫天醉梦,虽然让宋立陷入了沉睡,但宋立还是存有一部分对现实世界的感应。

    但是宋立与宁浅雪所用的精神攻击之法乃是人皇端宇所创,更是有着人皇端宇所用的精神攻击法宝,岂是***精神攻击之法可比?

    经过数场战斗,整个刑台已成残垣断壁,这里既是刑台又是一座擂台,这最后这场战斗的结果也很快在这里产生。

    宋立的帝火乾坤剑造成的爆炸,让周围漫起一片沙雾。

    此时,百姓与宗门之人是看不清里边的情况的,只有寥寥数人可以通过真气外放探查到里边的局势。

    “哈哈,宋立你以为这样就可以杀了我么,我乃分身四层的强者,就凭借你这般的攻击,是杀不掉我的……”

    酒道人双眼通红,身上的衣衫已经褴褛不堪,手中提着一尊酒葫芦,慨然站起,刚刚记忆中的一番挣扎,反而让他更加的疯狂。

    宋立眉头微皱,酒道人本来就在宁浅雪诛心攻击之下受了心伤,精神攻击虽然不能对他造成损伤,可是在让他失去短暂防御的同时却也能让他感到疲态,在自己的两式攻击下即使不死,也会重伤,丧失一战之力。

    “不对,有古怪……”宋立并没有同酒道人争口舌之利,而是赶忙祭出真气,探查一番。

    “这是……”宁浅雪沉吟少许,旋即眉头皱起,道:“他在燃烧本命法宝,这种情况我识得。”

    宋立心下了然,在临沧镇之时,宁浅雪为了救宋立曾燃烧自己的浊世青莲。

    探查一番,宋立已然清楚,他的两式攻击的确让酒道人重伤,可能是因为刚刚受过精神攻击的原因,精神还处于亢奋的状态,没有因为重伤而昏迷,如今却用了燃烧本命法宝之法,让他还有一招之力。

    “酒道人,没想到你居然如此决绝……”要知道燃烧本命法宝,也会将自己的元婴一同燃尽,同灰飞烟灭无异,而且在燃烧的时候,人可以感受道自己的生命不断的消逝,无论对身体上的痛楚还是心理上的痛处都是人难以忍受的。

    “哈哈,即使我不燃烧本命法宝,你宋立会饶过我么,仍旧会将我杀死毁去元婴,如若那样还不如我自己动手,顺便还能拉上你这个垫背的,哈哈……”

    “去死吧……”酒道人此时的声音变得十分的尖立。

    此言一出,一团黑气自他的体内冒出,而且不断的抽动着周围的真气,它抽动的速度极快,在这种强力的抽动下整个空间开始变得扭曲起来。

    而酒道人的身体亦是随着这团黑气的不断增大,而逐渐变得透明,最后居然只是变成一个影子。

    虽然如此,酒道人仍旧没有停止他尖利的笑声,即使变成一面没有知觉的影子,如果能见到宋立死在他的脚下,他亦是会很兴奋。

    “燃烧本命法宝造出的威势居然如此恐怖。”即如清远真人也是不免惊诧道,此等威势就算是他本人也不敢阻挡。

    “宋立快躲开……”同样身为分身强者的宋玉,对这股气息也是颇为心惊,赶忙提醒道。

    
帝火丹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