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帝火丹王 > 第876章 心虚吗?

帝火丹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876章 心虚吗?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若是她知道,宋立虽然是人类,却是人皇之身,而且彻底炼化过了一颗神种,身体经过帝火与神种之力的双重打磨,强悍程度已经同当年的神族无异,也许她就不会如此震惊了。

    惊恐的心绪,让她不禁后退一步,然而当她这一步还未落地,燥热的风又至,随后她腿便是传来炙烈的疼痛。

    一剑,两剑,三剑,瞬息之间,宋立便是挥出了整整十九剑,每一剑的部位都同刚刚孤囚划向他的十九刀一致。

    而此时,被宋立抛在空中的名碑已然落下,宋立脚尖轻点,身体退后数丈距离,右手擎碑左手收剑,一气呵成。

    黑暗隐去,紫光隐去,赤日的光芒终于重新照进了这里,微风拂过,吹在孤囚的身上,衣衫霎时化成了碎布,随风飘去,而孤囚的身上只剩下了白色的内衬被她紧紧的抱住。

    即便宋立家中尽是倾城美色,此时亦是把持不住,眼睛不愿从孤囚的身上移开,宋立本来没有将孤囚的衣服划成碎片的意思,眼下的景象纯属误打误撞,不过福利已送,宋立也不能不收。

    “啊……宋立,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孤囚此时顾不上身上的疼痛,呲牙咧嘴的暴喝着,她最为自豪的便是自己的速度,不过这种自豪却刚刚被宋立狠狠的践踏了一番,不但如此,这个宋立竟然还看了自己的身体,这让她怎能不暴怒。

    “这个,纯属误会,何况我现在上身也是***,你也不算吃亏……呃,不得不说,别看你年纪大了些,身材保持的还是挺好的。”

    宋立赶忙解释,刚刚也报了孤囚划他十九刀的仇,此时倒是对孤囚毫无恶感,从一开始他发现孤囚身上无神种气息的时候,宋立对孤囚便没有了杀心,而且孤囚作为影杀刺客团的首领,如果能够将她收做朝廷所用,要比杀了她作用更大,如故能利用她将整个影杀刺客团全部招安,那么无论对于朝廷还是六扇门都是天大的好事。

    不过在这之前,宋立还要确定一件事。

    “陈家的种种行径,你们影杀刺客团有没有参与?”

    问及此处,宋立的面色突然的转冷,声音亦是冰冷异常,如果影杀刺客团参与了陈家搜集阴魂的事情,那么即便影杀刺客团隐藏的再隐秘,宋立也不介意将他们都挖出来。

    “陈家究竟干了什么我不知道,我说过我来杀你只是陈家给我足够的好处,双方只是一场生意而已……”

    宋立气息突然的变化,不禁让孤囚一怔,虽然心有愤恨,但是仍旧实话实说。

    宋立眼睛一直紧紧的盯着孤囚,当孤囚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和气息都没有半分的异动,宋立姑且暂时相信了她说的话。

    “我很好奇,我宋立的性命价值几许……”

    “陈玉然答应延续我***的性命,所以我才会接下这趟任务……”

    这并不算什么隐秘的事情,既然已经被宋立击败,孤囚亦是不介意将此事说出。

    “呃,怪不得……看你的身材样貌还有行事风格真的不像是个百岁老人,莫非你***才是真正的孤囚。”

    孤囚点了点头,并没有言语,剧烈的疼痛不免让她一张俏脸有些抽搐。

    “***命途将尽,我便接下了孤囚一职,六扇门将我们影杀刺客团列为一级重犯,今日被你打伤,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孤囚冷哼一声,撇过头颈,一脸的决绝。

    此时宋立才是明白,孤囚并不是一个人名,应该是影杀刺客团对首领的称呼,突兀的手中出现一枚丹丸,要比一般的丹药小上许多,轻轻一弹,数丈距离即刻便到,直接进入了孤囚的口中,那一枚丹丸入口即化,甚至孤囚都没有反应过来。

    “你给我吃的是什么?”孤囚恨声吼道。

    “缓解疼痛的丹药而已,只不过呢有那么点副作用……”宋立嘴角轻笑,神色玩味的看着一脸惶恐的孤囚,少许只够便是继续道:“你且下山去吧,那里皆是朝廷的人,不要想着逃跑,没我的解药,这丹药一旦发作犹如一万条虫子在身上爬,待我收拾完陈家,再追究你们影杀刺客团的罪……”

    “你……那要是你被陈玉然杀了呢?”

    孤囚恨声说道,世人皆知宋立除了是分身强者之外,更是一名圣丹宗师,她并不怀疑宋立给他的丹药拥有剧毒,因为宋立有足够的本事炼制出这样的毒药,心中早已经诅咒了宋立千遍万遍。

    “那只能说你运气不好,享受过万虫噬心之苦后,也会下来陪我的……”

    “宋立……你……***……”

    孤囚一阵大吼,奈何宋立已经转身朝着伴日山山顶走去,不再理会她。

    …………

    整个护山大阵已经因为宋立突破而被破坏,没有了大阵的压力禁制,剩下的数千级石阶宋立登的十分的容易。

    越是靠近赤日山庄,宋立便越是心惊,因为宋立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感觉,甚至他自己的神魂裂缝处都有些震荡。

    “阴阙之气……”

    立于赤日山庄大门外百丈处的宋立突兀的驻足下来,陡然之间他后背如小山一般的名碑变得沉重了数分,犹如被什么东西激活了一般,开始不断的震颤着。

    “陈玉然好狠,居然在自己家中施展阴阙之术,搜集阴魂……”

    即便是宋立,此时的内心也不断的踌躇着,他知道陈玉然心肠足够狠,要不然也不会搜集百万人魂,可是却没想到他如此疯狂,竟然将自己的家人皆为献祭,这个尊上难道这的值得陈玉然如此做。

    “今日我宋立定要诛杀了你……”

    宋立暴喝,声若惊雷,震彻天地。

    “宋立小儿,你果真来送死了么,用不了多久,尊上就会恢复自由之身,你还有整个宋家都会死,都会死,哈哈……”

    陈玉然的声音突然响起,回荡自赤日山山顶,声音中透露着他的疯狂。

    当陈玉然这一声话毕,赤日山庄中陡然升起数朵气团,那气团的表面上是扭曲的人形,被阴阙之气凝聚在了一起,与赤日城中的一幕何其相似。

    不同的是,这里边每一具阴魂皆是陈玉然的亲眷……

    气团升起,速度极快,向着赤日山下飞掠而去。

    宋立少许沉吟,他不知道陈玉然要用这些阴魂到底做什么,但前后联想一番,陈玉然以及死在他手上的陈家之人反复提到让尊上恢复自由之身,那么就一定与此有关,既然如此,宋立便会全力的破坏。

    不再做他想,经纶魂幡突兀的出现在宋立手中,轻轻将这魂幡向上一抛,那幡子犹如按照轨迹行进一般,直接掠上了宋立后背那一座名碑的最顶处,随风而动。

    而名碑亦是如同活物一般,瞬间发出共鸣之声,名碑上篆刻着的名字陡然间闪烁起来。

    此时那座如小山一般的名碑便是这面经纶魂幡的杆子,互成一体,瞬间共鸣,嗡嗡之音弥散在空中。

    刚刚升腾起来的阴魂凝成的气团,在这轰鸣之声下,突兀的停顿下来,而那些被禁锢住的阴魂发出了刺耳的鸣叫。

    “呃,宋立小儿居然想收到这些阴魂,他如何收?”

    陈玉然惊诧自语一声,也不在多做停留,心念一动,身形如影,飞掠出庄,他不能眼看着自己狠下心来抽离的阴魂被宋立收走。

    “这是……”

    当陈玉然望见,飘荡于近乎于百丈空中的经纶魂幡还是幡下如同小山一般的名碑,不禁眼神一滞。

    陈玉然终于出现,而那名碑与经纶魂幡不由得爆发出巨大的怨气,直冲云霄,划出一道暗黑色的气柱,即便陈玉然有着分身五层的修为,在这道怨气出现的时候,心下也不禁打了个寒颤。

    名碑上篆刻的名字已经不再闪烁,而是全部亮起,爆发出耀眼的光亮,即便半空中那一轮红日,亦是无法与名碑上篆刻着的二十多万名字所爆发出的光亮争辉,而陈玉然便是这光芒照耀的焦点。

    那一缕缕光芒,好似在哭诉质问咒骂,种种情愫一瞬之间便传入陈玉然的脑海之中,无数的声音在陈玉然的脑海中响起,尽管杂乱,但每一个声音陈玉然皆是能够听到清。

    少许过后,陈玉然突兀的跪下,双手紧紧的捂住自己的耳朵,心中莫名的升起一丝丝愧疚,这样的愧疚之情让陈玉然都颇为心惊。

    “不对,我问心无愧,为了大业,为了家族,牺牲掉你们这些贱民,我陈玉然何错之有?”

    “我贵为王爷,我们陈家有着开国之功,杀几个贱民而已,又能如何?”

    “尊上……对,尊上何等尊贵之躯,你们这些贱民能够为尊上恢复自由之身出上一份力,那是你们的福气……”

    陈玉然捂着自己的双耳不断摇晃着脑袋呢喃自语,少许后眼神却是一片清明,对于他来说,只要尊上能够恢复自由,这些都是值得的。

    “阴晦之物,居然侵扰老夫的心神,该死……”

    陈玉然暴起冷喝一声,一拳轰出,凝结成气旋的拳风便向着名碑轰去,对他来说这座名碑与这一面魂幡有着收取阴魂之用,为了让些阴阙气团能够顺利的祭于山脚下的大阵之中,他一定要将名碑和魂风先行毁去。

    “哼,面对着名碑心虚么……”

    宋立嗤笑一声,身体一凛,整个名碑瞬间便被他抛在了空中,升起的名碑气势更盛,鸣音更重。

    “龙象般若掌……”

    龙象般若掌能够随着修为的提升,而掌力亦是随着提升,宋立以分身三层的修为用出,足以抵挡住陈玉然轰向名碑的一拳。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他杀了他的子民,他杀了他的儿子和兄弟,两人相见没有多余的废话,直接交手

    
帝火丹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