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帝火丹王 > 第877章 点名,问罪

帝火丹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877章 点名,问罪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哼,竟然能在我伴日山护山大阵的压力下进行突破,天才之名,果然不虚……”

    此时陈玉然已经注意到宋立的修为,不禁心中有是惊愕,因为公审宗门之事,在星云***乃是头一遭,所以震动天下,宋立的实力也因为此事几乎可以说是天下皆知,在公审宗门之前刚刚晋级分身,公审宗门之时还是分身一层,。

    这才过去数月,却又晋级到分身三层了,而且就在刚刚,在伴日山护山大阵的压力下,又是晋升一层,他人在分身期每晋升一级,多则百年,最少也要数年,但宋立只用了短短几个月就能连续提升***,这样的天赋,实在让陈玉然羡慕。

    “皇族宋家,果然好气运,在日薄西山之际居然出了你这么一个天才,正因为如此,我陈玉然今日无论如何也不能放过你,若是让你继续***下去,想搬倒宋家,岂不更难。”

    恢复如常的陈玉然表情看似淡然,但语气之中却饱含着阴狠,对于宋立他已是恨极,亲眼看见了宋立的天赋之后,更加确定此子不可留,今日若是让他逃脱,就算是尊上出世,以宋立的天赋,找一处隐蔽之地藏起来,安心***,若干年后,即便尊上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陈玉明与陈玉清也曾与我说过这样的话,不过最终死的确是他们。”

    宋烈嗤笑着说道,眼神中满是不屑,他当然记不得陈玉明与陈玉清是否说过这样的话,如今这么说无非是为了气陈玉然一下。

    “你……”

    陈玉然轻哼一声,眉宇不禁上撇。

    “口舌之利无用,我就不信你分身四层的修为能是我分身五层的对手,修为上的差距,是你的天赋弥补不了的。”

    不得不说身为一代隐世家族的家主,陈玉然练就了一身好涵养,即便宋立如此说,他也并未急躁。

    陈玉然观察了一番宋立,宋立又何尝不在观察他,此时宋立也是颇为心惊,陈玉然身负神种不假,但与宋立之前遇到的那些因为神种晋升分身的强者不同,陈玉然体内的神种之力极其微小,或者说大部分居然让陈玉然吸收掉了,只是残存了一丝而已,以陈玉然的能力当然不可能炼化得了神种,料想一定得到了所谓的尊上的帮助,而所留下的那一丝神力,应该也是为了牵制陈玉然而已。

    虽然与真正的分身五层强者相比,陈玉然体内的真气还不是很扎实,但对付的分身四层的修为,却也是足够,好在宋立也不是一般的分身四层修士,将神种全部炼化之后,无论是体质还有真气的浓郁程度,皆是超出相同修为之人不少,亦是足以与陈玉然一战。

    “砰……”

    龙象般若掌的掌风与陈玉然的拳风对峙许久,轰然崩裂,碎裂成了气块,下落许久,才是化作虚无。

    陈玉然一击不成,还想祭出下一拳,对他来说此时尽快击破这古怪的幡子和名碑才是正经,宋立反而是其次。

    可是为时已晚,那附着在阴阙气团上的陈家阴魂已经在经纶魂幡强大的引力之下逐渐开始脱落,朝着经纶魂幡掠过,一缕缕阴魂飘过,远远望去,倒像是一条流动的魂河。

    “你……你……”

    陈玉然知道,此时做什么都于事无补,他狠下心来将赤日山庄所有身无修为之人的阴魂抽出,没想到最后竟然便宜了宋立。

    “宋立,我要杀了你……”

    陈玉然一声巨吼,浑身上下居然抖动起来,望着这些阴魂不断的向着宋立的经纶魂幡中***,他居然有一种背叛的感觉,那些都是他的亲人啊,此时皆是成了宋立法宝之中的一份子。

    说着陈玉然的身旁便是出现一对如同通体泛着殷红如同满月一般的圆环,一对圆环光芒耀眼,如同满日。

    赤日轮,陈家历代传承的武器,陈家的嫡亲血脉,***到分身的本命法宝便是赤日,而这赤日轮便是与陈家本命法宝衍生出来的武器,相互配合,威势能够提升数倍之多。

    在陈玉然的心念操控下,一对赤日轮旋转而出,半空之中犹如两颗红日一般。

    而这赤日轮的在旋转之时,亦是溅射出一道道红色的光刺,如同一支支实质的红色针尖,横向之处,皆在这不断溅射出的针尖攻击之下。

    “突突突突……”

    光刺弥漫,几乎布满了整个空间,一时间让宋立手忙脚乱,身形翻转,堪堪躲过。

    而那些不断向着经纶魂幡涌去的陈家阴魂却没有那般幸运,轮如赤日,光芒万丈,刺若雨幕,刺透阴魂的身体,发出呲呲似乎物体灼烧的声音。

    “哼,我陈家之人的阴魂,岂能由你宋立来操控……”

    陈玉然冷声言道,脸上布满了阴狠与狂傲,他的想法很简单,这些阴魂虽然是陈家的,既然此时他已经操控不了,那便要彻底将这些东西毁灭。

    宋立惊诧少许,旋即调转身形,躲在了名碑之后。

    “哈哈,你宋立也怕你了,想躲,我叫你无处可躲……”

    陈玉然一声狂笑,狰狞异常,狞笑之下,空中犹如红日一般的赤日轮转动更加的迅速,已经成为了两道虚影。

    随着它转动速度的加快,溅射出的光刺更多更快,砰砰砰的撞击在宋立身前的名碑上,爆发出距离的声响。

    “想用光刺射穿我的名碑,想法很好……”

    宋立嗤笑一声,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支足有两丈的毛笔,笔锋墨黑,笔身青绿,整个笔上隐隐蕴动着真气。

    上可画天,下可画地,天下地下,仅此一支,名曰鬼判。

    鬼判笔,宋立偶然之间在已经死于他手中的长风子手中得到,起初,宋立只是当它为普通的法宝,并未在意,但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才是发现这鬼判笔颇不寻常。

    当宋立祭出真气仔细探查这一支判官笔内部的时候,才是发现,笔锋内部居然还隐藏着画天画地独一无二这般霸道的话语,其心亦是被这几句霸道的话震颤到。

    后来有经过一番尝试,才是发现这一支鬼判如若运用得当,其威势甚至堪比自己的帝火饮血剑。

    而在此时,正是用着鬼判的最好时机。

    宋立大手一挥,即使他如今衣着军人一般的银盔银甲,亦是如书法大家一般,潇洒恣意……

    其笔,笔走龙蛇,犹如深海孤帆,摇晃之间,皆是云卷云舒。

    “湖川城,丰南楼店小二程力,年方十八,死与阴阙之气下”

    宋立说着,手中的笔锋便是落于名碑之上,数笔之下,在名碑上的一角,一个名字骤然闪亮一下,旋即这名字骤然变大,形成两个墨黑的的巨幅文字,赫然正是“程力”二字。

    随后,在这名碑的前方,突兀的出现一道阴魂,与其它阴魂不同,这道阴魂并不会让人觉得有狰狞之感,反而那黑色阴魂,居然换成成一张年轻的面孔,那一张面孔越来越大,不断的向前,涌向陈玉然。

    “这是什么招式……”

    突兀的向他用来的年轻面孔,不禁让陈玉然一怔,他的年纪已过双百之年,也算是见多识广,却从来没见过如此这般的招式,不禁愕然问道。

    不过宋立显然没有回答他的意思,那张巨型的面孔栩栩如生,甚至还眨动着眼皮,瞬间便是来到陈玉然的面前。

    陈玉然心惊之余下意识的一指划过,那张面孔可以说是弱不禁风,一下便是烟消云散,可是当陈玉然长吁一口气的时候,那一张碎裂的面孔有陡然凝聚,好无动作,就立于陈玉然身前,陈玉然心下又是一惊,祭出一招,碎裂的面孔又是恢复如常。

    “湖川城,猎户古达,年约四十,死于阴阙之气下。”

    赫然古达二字涌出名碑,两个墨黑大字出现的同时,在名碑之前亦是出现一张布满沧桑的脸孔,缓缓的涌向陈玉然。

    宋立笔锋不断的游走,一连说出数百人的名字,还有他们的年纪,他们名字不同,年纪不同,生活的地方有的是湖川城有的是赤日城,他们只有一个相同点,那便是都死于阴阙之气下。

    一张张面孔亦是朝着陈玉然掠去,这些面孔或喜或悲,百种人百种表情,但就是没有哀怨之情。

    望着这一张张不同的面孔,陈玉然眼睛瞪大极大,心念之下,空中的赤日轮已经停止了旋转,突兀的感到自己心头仿若有一颗巨石砸下,这是一种不同于身体受创的剧痛,但却让他这个分身五层的强者感受的更为强烈。

    “噗……”一口鲜血突兀的自陈玉然口中喷出。

    “宋立,我要杀了你……”

    起初这一张张面孔出现的时候,陈玉然并在意,然而随着这面孔越来越多,仿佛整个天地之间都蕴满了,那时候整个天地之间好似都在质问他为何去释放阴阙之气,那时候巨大的压力自他的喉咙处出现,轰然砸下,直抵心脏

    
帝火丹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