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天才邪少 > 第1420章 一个人一条路

天才邪少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420章 一个人一条路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帝国皇室,搜寻天下奇珍异宝,包罗万象,那虚空之中,沈安和周身五彩光芒交织,释放澎湃威能,无疑是充分验证了背靠大树好乘凉这一颠簸不破的至理名言。

电闪如柱,那似乎是在度天劫,寻常的法器,根本不堪一击,瞬间碎裂成齑粉。

但沈安和在被禁锢住之后,依仗那五件强大的法器,竟然是硬生生的承受住了攻击,尽管,略显狼狈,却是并无,陨落之虞。

感受着攻击降临,沈安和眼前一亮,他知道,自己即将成功。

他的判断是对的,闪电攻击只有一次,只要承受住,那么,压力就会骤减,的确如他所料想的如出一辙,在一道攻击降临之后,他周身压力,瞬间就是减轻,与此同时,禁锢消失了。

毫不迟疑,沈安和抓住机会,一举,踏上了那断桥。

与沈安和一道出动的,共有五人,这五人之中,除了二人侥幸抵御住了攻击,随同沈安和一并踏上断桥之外,另外三人,则是纷纷喋血,非常之凄惨。

断桥之上,沈安和居高临下,深深的看了江尘一眼,继而就是一挥手,领着那二人,迅速离去。

“沈安和那家伙还真是心胸狭窄啊,有必要在我面前炫耀吗?”江尘嚷嚷道。

“江兄,我先走一步。”微微一笑,秦世继道。

炮灰足够多了,便是连沈安和都看出了端倪,秦世继焉能看不出?

话音落,不待江尘回应,秦世继就是身影一动,脚踏虚空,扶摇直上,拉出一道可怖的残影。

他极其自信,与沈安和从头武装到脚不同,只是随手祭出一件法器,就是成功扛过闪电的攻击,掠身于断桥之上,身影转瞬消失。

伴随着沈安和于秦世继先后成功,一些原本望而却步之人,再度蠢蠢欲动,但却不是谁都有沈安和与秦世继那样的幸运。

数十人发起冲击的情况之下,仅仅只有区区数人,取得成功。

沈安和与秦世继成功踏足断桥,和侥幸毫无关系,各有依仗,底蕴雄厚,远非***武者,所能比拟。

一众天才武者,被沈安和和秦世继的成功,冲昏了头脑,其结局,自然是无比之悲惨。

“江兄,行动吧。”牧天狼道,他眼神明亮,神光炯炯,早就按耐不住了,却是一直在等待着一个适合的机会。

江尘点了点头,无数的鲜血,堆积出了一条路,自然是无所犹豫,他祭出纯阳鼎,悬浮于头顶之上,释放金芒,以一种异常直接而生猛的方式,往上冲击。

这里的闪电攻击,对江尘近乎无效,江尘以一种无比轻松的姿态,登上了断桥。

“果不其然。”目送江尘踏足断桥,牧天狼与有缺和尚相视一眼,均是有所触动。

二者之所以会处心积虑的拉上江尘,正是知晓,那纯阳鼎神异之极,但江尘的表现,依旧是令人惊诧,直接就是无视攻击,速度丝毫不减,甚至连那奇异力量的禁锢,也就是,略微减缓了江尘的速度罢了。

“这家伙,究竟有多少秘密?”牧天狼暗自道。

随后,二者极有默契的开始冲击,牧天狼手持石斧,虚空斩出,那空气如同具有实质,被斩出圈圈涟漪。

而有缺和尚,周身发光,那是菩提金身,看上去仿似一尊神明。

二者都是至强存在,比之沈安和以及秦世继,要强上一大筹,亦是生猛之极,置身断桥之上。

立身断桥,江尘极目看去,依旧是看不到断桥的边际,而且,从下方往上看,并不如何宏伟的断桥,在立身其上后,却是大到惊人。

而沈安和与秦世继等人的身影,也都是消失了,动用神识,都是无法捕捉。

“走1

略作沉吟,江尘朝着牧天狼和有缺和尚一挥手,三人当即行动起来,如长虹疾驰。

这里的一切,似乎都没有异样,如同只是走在一座寻常无奇的桥上,但细细感受之下,却又是,大为不同。

虚无,缥缈,极不真实。

“规则衍化?”江尘有所联想,却也是一时间,难以确定。

每一步踩上去,都是脚踏实地,如若真是规则衍化,那太惊人了,即便是江尘,都是要为之动容。

越是往前,这样的感觉,就是变得,愈发强烈,直至,一直跟随江尘两侧的牧天狼与有缺和尚,诡异消失不见。

“嗯?”

这等情况的发生,让江尘的脸色,微微一变。

毫无征兆,并无迹象,江尘可以断定,牧天狼和有缺和尚,并不是主动脱离,而是,莫名其妙的,他们二人,就是消失了。

瞬间,江尘脚步停下,他动用神识,进行扫射,但明明只是一息之间,却是怎么都无法捕捉到牧天狼与有缺和尚的气息。

“怎么回事?”江尘沉吟,若有所思。

“难不成,不止一条路?”江尘默默道。

不止一条路的意思就是,尽管他看似与牧天狼以及有缺和尚,走在一条路上,实际上,三人并未同行,牧天狼和有缺和尚,无意之间,走到了岔路口,这才是消失了。

这无疑是最为合理的解释,但即便合理,却也是有着诸多,难以解释之处。

“一个人一条路,是这个意思吗?”江尘心想着。

按照有缺和尚与秦世继的法,断桥的尽头是彼岸,那里有着一颗,奇异果实,这也就是,到最后,所有的路到最后都是会殊途同归,抵达彼岸。

当然,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成功抵达彼岸就是了,一个人一条路,每一个人,走在一条属于自己的路上,其所经历的以及其所看到的,毋庸置疑,将会截然不同。

“若真如此的话,倒是有点意思了。”咧嘴,江尘笑了。

他有一种强烈的冲动,要召唤出神女画像中的女子一问究竟,终究是忍住了,一道的考验罢了,不至于那样去做。

好钢要用在刀刃上不是,对于万物园的探索,某种程度上而言,才刚刚开始,这一方世界的冰山一角,都是未曾揭露。

万物园的神秘面纱,必须要自己亲手去一点一点的去揭开,那样才会更有意思不是吗?

略作停顿之后,江尘继续前行,前路看不到尽头,笔笔直直的往前延伸开去,就仿佛,只要一直往前走,都是能够抵达天宫之中。

那让人变得亢奋,心中有着无穷无尽的**在升腾,必须是要不停的往前走,永不停止。

这实际上是一种奇异的幻境,只是这样的幻境,触目看去,无所察觉,影响在无声无息之声。

但江尘的灵魂何等之强大,这等幻境,自然是对他而言,毫无影响,江尘保持着固有的节奏,不紧不慢。

与此同时,江尘更是在欣赏着断桥之上的风景。

这里,云雾萦绕,给人一种,立身云端之感,一座断桥,接连天与地,头顶之上,云层翻涌,光芒灿灿,绚丽夺目。

忽然之间,江尘的视线前方,出现了一道身影,那赫然是牧天狼,江尘心中一动,速度即刻加快,想要追上去。

却是,就在江尘无限逼近过去的时候,那一道身影发生了变化,变成了有缺和尚。

“这仍旧是幻境?”江尘无声苦笑,一不心之下,竟是差点中招。

这种情况的发生,让江尘略感动容,幻境无处不在,甚至有着一种可能,这一座断桥的存在,就是幻境,一如那海市蜃楼。

无限之真实,无限之逼真,可是往往,越是真实,越是虚幻,虚与实时时刻刻在变幻与交替,直至最后,让人不可分辨,何为实何为虚。

最终就是导致,如同梦魇,让人迷失其中,不可自拔。

“这断桥,究竟是谁人构建,可曾与神女画像中的女子有关?”江尘轻声自语。

神女画像中的女子,自称万物园的构建者之一,那么自然是有在万物园之内,留下诸多的痕迹以及足迹。

没有过仔细的询问,江尘并不清楚,是否与神女画像中的女子有关,但却是更加让江尘确定了一件事,神女画像中的女子,只怕并不是寻常意义上的证道强者。

江尘脚下不停,他看到了更多,感悟也是变得,越来越深刻,这如同是一场历练,实际上,更接近于心灵的洗礼。

当然,也可称之为对心灵的一场摧残,若是心智不够坚毅的话,很有可能在某一个时刻,就会崩溃。

又一道身影,出现在了江尘的视线之中。

与先前所见到的牧天狼以及有缺和尚的身影不同,这一道身影的存在,无比之显目,那是一个女子,婀娜聘婷,却是有着,睥睨天下的傲气,当真是不可一世,是那如同神明一样的人物。

“我的执念?”江尘看着,缓缓道。

那一道身影,勾连起了江尘的回忆,那一场旷日持久史无前例的大追杀,全然是因为一个女子而起。

最后,他剑折血枯,神魂俱灭。

那个女子,就是眼前的这一个女子,这宛如一道执念,深深扎根在江尘的内心深处,从未与人提及过,却是,一直存在,不可磨灭。

就在江尘,着这话的时候,那女子,倏然之间转过身,朝着江尘,看了过来,她似哀似怨,分明还可以听到,她在轻声叹息,千肠百转……

天才邪少》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